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21章 魍魉之地(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3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章州的国道直通坪山县县城,在得知更多讯息以后一行人理论上应要规避这片区域。不过行至县城仍有不短距离,因此从辅道绕下来过后短时间内浩浩荡荡的队伍便行走在了平稳的国道之上。

  长年累月耕耘的道路四通八达。若从上空俯视,除去地表夏日郁郁葱葱的植被后,铺有青白色石板的国道与附近土黄色的辅道看着就像干枯老死的松柏——

  粗壮的主干道笔挺而两侧辅道犹如树木的枝丫,四通八达连接着附近的村庄聚落。

  但这种笔直畅通的体验在愈发往南之后便逐渐开始消失。

  新京修建国道之初,负责各地规划的国土博士们信心满满,打算不惜人力物力凿山填湖也要做出一条尽可能短尽可能垂直的道路。而令这种理想主义一度折戟沉沙的,便是章州南部尽是淤泥瘴气的土壤。

  遍地淤泥的章州哪怕是铺条路也需要做极多的考量——直接建立在沼泽之上的路是不可取,因为一旦下雨就会被淹没看不到石板,迷失方向的话陷入淤泥之中便会丧生。

  因此要么绕道要么抬高架空。过去负责的那位国土博士选择了后者,迎难而上,以支柱架高路基,取名“天道”。得新京批准后章州华族集结人力物力齐心协力建成的这一大工程,于十数年间成为闻名天下的绝景,甚至于载入月之国的名卷《天工开物》之中,成为章州人民自豪的本地名胜。

  然而这种光荣并未持续太久,由于沼泽地带过多,为节省成本天道大量使用木质支撑。尽管当初花了很大力气进行防腐工作并涂抹大漆增加支撑寿命,它仍旧只支撑了十来年不到便被有毒的瘴气所腐蚀。

  劳民伤财的大工程最终成为了昙花一现,负责这一段国道企划的国土博士从此被雪藏再无要职担当。而这事尽管使用的材料与工程方案均是新京批准,最终承担责任的却还是地方。

  新京必须维持自身权威,不可以犯错。批准的方案与使用材料都没有错漏,会出问题定是因为地方官员偷工减料做了手脚——这是事实还是只是为了维持颜面把章州华族当成替罪羊无人知晓,但这件事情过后章州更加得不到新京重视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鸡肋领省终究无法咸鱼翻身,大段坍塌的天道残骸如今伫立于远方地平线之上,像是在无声嘲笑人类试图征服自然的愚蠢与无知。

  行走在贴着山脚修建弯弯曲曲的新国道之上,亨利等人往东望去所见的便是这样一幕。

  6月迎来尾声即将步入7月,晴天的热浪舔舐着地表一波接着一波。山脚下东面低侧的沼泽表面土壤已经被热得干燥裂开,但一旦以为是硬地踩踏下去,便会一脚深入到大腿陷入淤泥之中。

  仍未被晒干的水道附近植被郁郁葱葱,蒸发的水汽在热浪作用下扭曲了视线。在这个距离看起来芦苇就像是在扭来扭曲的魑魅魍魉一般,尽管是大白天却令人不由鸡皮疙瘩起一身。

  这下方是毒虫猛兽的家。新月洲独有的鳄鱼品种三两成群在岸边懒散地趴着。还有一部分身体倾斜藏在碧绿浑浊的水中,只露出扁平头壳的上半截和突出于上方的眼睛,伪装作枯木观察着岸边是否有前来饮水的野生动物或是人类。

  和人本地的语言里将鳄鱼称作“蛟”,认为它们是新月洲龙的亚种。而龙类遍地的里加尔学者则认为鳄鱼比起龙蜥和巨龙的关系更远。

  就连新月洲传说中的龙,里加尔人都认为更接近于蛇类,和更具兽类形象的里加尔巨龙是不同的生物。

  只是特点相近因而在两地对译的文本中采取类似的说法。正如里加尔人爱穿的外套译作和人语言也用外套称呼,单从文字上看就是一样的东西,功能和定位也是一样。但强调人体曲线的里加尔风尚和宽松的和式衣物实物却有极大不同,这些细节都是光凭文字所难以体现的。

  不同文化出身的人,即便用同种语言交流往往也仍旧需要配合上手舞足蹈来解释自己的意思。而即便如此能传递的信息量仍旧有限,不足的部分被后来人用想象填补并书写成游记。这样由少数真相,错误遗漏加上作者脑补构成的文章成为了从没到过这片土地的人了解知识的唯一途径,时间长了,也便有了远在大洋彼岸的帝国人对于月之国很多东西误解颇深的这一幕。

  有的东西终归要亲眼去见一见才会懂得——就像眼下一行人所在的区域。你在到来之前只听瘴气遍地都是沼泽一类的描述或许想出的是自己家附近的田野和小池塘,但实际上章州这边的瘴地却是一望无际,在热辣的阳光下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和人民间有说法章州过去是写作瘴州,意为瘴气之州,但因不够文雅便改为文章的章。

  滚滚袭来的热浪夹杂着沼地里挥发气息的臭味,动物尸首与腐烂植物埋藏于淤泥之中散发出独有的臭气,但除此之外却还有一股与海水相近的咸腥之气。

  按照龙之介等人的讲解,这里的沼地有不少地方都是咸水。过去也曾有百姓以从中提纯盐碱为生,但终归沼地的水质浑浊污秽,费力熬煮筛晒之后的盐巴也总是带有怪味会使人得病,最终便被官府勒令不得进行。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作为生活必需品的食盐是官营的,私自制作与贩卖属违法行为,这些人也大多是因为官盐买不着又有需求才偷偷熬煮,并把多余的售予同村。

  百多人规模的浪人部队走在路上如同瘟神,周围出游的商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即便是其它旅行的武士也尽可能拉开距离不打算上前搭话交谈。

  在社会阶级严苛的月之国,浪人这种原先是武士现在又没了职业的存在是微妙的。因为他们仍旧隶属于贵族阶级也可以拥有武器装备,地方官府不好像是对待无业游民那样驱赶或者关押,但没有正当职业的他们却又在一定程度上遭受排挤与敌视。

  像是好好学生遇上了不良少年,惹不起打不过,能规避就尽可能规避,倒也在另一种层面上达成了亨利等人需要的低调不被打扰。

  枯燥的行军过程加上夏日炎炎和沼泽的腥臭变得更加度日如年,体感上已经走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待到精神疲惫地打算休息时,却发现还不到上午10点。

  离午饭都还尚早,加之气候炎热口鼻尽是腥臭气息,尽管消耗甚大一行人却也没什么胃口。

  没在夏日炎炎之下行军过,你便不会理解这到底有多难受。

  和人男性与小孩在夏日时爱穿一种叫甚平的衣物。这种服装用的面料是质地轻薄疏松的棉麻,透气性极为良好不说,仅到手肘长的袖子和躯干部分还是用绳接而非缝纫的,配上不过膝盖长的短裤散热性极为优良。

  有的农民在天尤其热的时候会连甚平的短裤都不穿,就只穿着名为兜裆布的打底,用上衣的下摆遮盖住裆部两条腿都露出来,可谓是极致凉爽。

  但正经的武士却不能如此,即便是夏日他们仍旧必须穿着里外两层的衣物来维持自己的体面。着甲的情况下更是麻烦,作为内衬的铠下着上衣长袖下着长裤,再配上盔甲在外,即便不被日光直射半小时内也能让你汗流浃背。

  新月洲的甲胄爱用涂漆,相比里加尔的抛光盔甲面对太阳照射升温确实相对缓慢一些。加上他们采用的金属面积较小不是整块的板材而是小块或者长条状金属缝在布料上,整体要比里加尔式的对燥热环境抗性更高一些。

  但尽管如此,长时间的行军仍旧足以让人头脑昏眩疲惫不堪。因为武装不光是温度还有负重一项,两两相加只会让人更加疲惫。

  龙之介麾下最底层的步行足轻是完整的基础配置,四肢护具分别是以3条简陋铁板缝在布料上组成的一对小腿臑当,和同样用简陋涂漆铁条配合面料缝制的简易长笼手。这两个部分加起来约占2公斤左右的重量,大腿不做防护,再加上约重5公斤的轻薄胸背甲,下垂的草摺——里加尔称作裙甲——保护胯部与大腿上段,戴上1.5公斤重的铁制阵笠,整套装备的重量其实只在10千克以内。

  和全套大约20千克的武士护甲相比轻了近一半的重量,但足轻们不比武士没有马匹代步东西都需要自己扛着,这其中还包括一部分生活物资。

  月之国长途行军的食物标准单位是以50天份作为一个基数,而足轻需要自己携带3天的口粮,剩下的才用大包装存放于辎重之中。

  这3天份的口粮主体是米面一类烤制脱水的干粮因此还不算太重,真正麻烦的还是淡水资源。

  和人爱用的竹制水筒或者葫芦以里加尔标准大约能装个0.7升左右。当然因为是手工制品实际有大有小,一般而言一名足轻会带上两个水筒,加起来将近1.5升的水足够支撑半天的行军,省一点的话一天也能撑到。

  常年锻炼的足轻一天下来走出几十里路并非难事,只要熟知地形知道哪里有能补充的实际上问题不大。但在夏季消耗大增的情况下原本简单的问题也会被放大,单兵携带的1.5升水不过半日就会消耗殆尽。

  亨利一行之前也是陷入这种窘境,消耗过大加上不熟悉地形缺乏路程规划最终便引致阿勇三人趴窝的结局。

  ——而龙之介一行采取的解决方案是将一辆马车直接改成了水车,特殊订制的大型竹制水箱出自能工巧匠之手,用刨子处理到无比平直的边缘严丝合缝,再以金属外箍绞紧。轻薄且不怎么漏水的这种大型储水箱实际是和人用以消防的移动水箱,因为大多数地方地震与泥石流频发,为便于搜救和人的房屋多是轻薄的木制结合纸质结构制成。

  这种结构便于灾难发生后搜救抬起,且倒塌时对于居民的伤害也比沉重的石质结构要轻,但却在盛夏时节很容易失火。

  连成片的木制房屋若是有一间失火很容易就会焚烧整座城池,因此司火防的人员便订制了各种规格的水箱。一般装在轻便灵活的独轮小车上,可以拉着迅速于街道间来回游走,相较人手提木桶能运载更多的淡水。

  龙之介专门定做的这个水箱比消防的那种还要大,几乎是与大型四轮马车的长宽比相当。不过平常这个水箱并不会装满。因为即便是好走的国道也常有上下坡颠簸,装满水的水箱对于车轴还有拉车的马匹而言都是极高的负担,而且因为重量过大的缘故下坡时也会有很大的风险。

  不过即便如此多这样一台水车也大大地提高了龙之介一行的持续作战能力,而与他们暂时同行的亨利一行也沾了这个光,得以获得充足淡水供给趴窝的阿勇三人免得脱水休克。

  这样的坏处自然是机动性较差导致他们无法离开平坦的国道,但毕竟人数规模摆在那儿。小规模团体尚且能轻装上阵,过百的人数要是没有足够的给养,沦为强盗靠打家劫舍维持生活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炎炎夏日加上沼泽的腥臭热浪,所有人基本都是疲惫不堪的。10时过后他们又行走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但眼见走的速度越来越慢,前方便有龙之介副官一样的上士分发了一些用小木罐装着的膏状物。

  用薄荷油、桉树油和樟脑等几味提神药物萃取精华,佐上蜂蜡制成的这种膏状物是和人社会常见的眩晕药物。亨利一行在离开紫云之前也有购入。

  将其涂抹在额头两侧和人称作“太阳穴”的位置,以及上唇名为“人中穴”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清凉辛辣的气息便可使人头脑清明一扫因为炎热带来的昏眩。

  如此暂时缓解了暑气,又行走了约莫40分钟左右,将近午间12时,一行人便在路边已经废弃的山脚驿站附近稍作休息。

  他们到来时原本在这附近竹林下乘凉的其它旅客迅速地收拾起东西便拉开了距离,少部分反应较为迟钝的在察觉到武士们并无家纹是乃浪人以后也挪得远远的。

  这种情景让亨利一行挑了挑眉毛,而早已习惯的龙之介麾下的人员则是开始摆设起锅具准备制作午饭。

  显然,他们已是见怪不怪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