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68章 长路漫漫(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2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铁匠在这个时代里头,是每一个不论多小的村庄都会存在的职业。

  原因十分简单,铁器相比起其他器皿而言,有着太多太多的优势——而有需求,就肯定会有供给。

  木制的农具器械在效率和耐久度上自然是无法与铁器相比,再换到打猎上头,即便是烤火碳化过的硬质箭头在穿透力和杀伤力上面也远远不如铁箭——就算这些都不提,作为一个普通人,要生火做饭了,一个黏土烧制而成的陶锅,在铁锅的面前也得被甩出好几条街。

  首先它更沉,其次易碎,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是陶锅的导热性完全无法和金属相比。用同样的篝火来烧陶锅需要几个小时才能让水微微沸腾,而换到铁锅,这就仅仅是十来分钟的事情。

  各种各样的需求让铁匠这个职业人丁兴旺,自然而然地,也就有了满足他们需求的任务应运而生。

  镜头锁定到我们眼下所在的克兰特王国的切斯特小镇,亨利和米拉二人在一夜休息以后次日一大早第一个拜访的便是这间有着一位师傅和五位学徒的中等大小的铁匠店铺——二人的防具以及米拉的长剑都需要一定程度的保养,并且贤者也希望女孩能够在此过程中学到一些什么。

  需要保养武器和防具的佣兵对于切斯特的铁匠们来说不算少见也不算常见,虽说这里工作不太好找,但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有三三两两的佣兵从这里经过。

  他们有的是想要去南方闯荡,去见一见广阔无垠的草原;有的则试图走的更远,去看看传说中的塔克桑施泰因大荒原,并且心有戚戚地念想着在这个传说中的“巨龙栖息之地”偷到一枚价值连城的龙蛋,或者更好的,发现这些硕大无朋的生物的传奇宝藏。

  每一年都会有数不尽的无知年轻佣兵们从这里经过,年过六十的铁匠铺主人鲁道夫·史密斯在他成为铁匠的42年里头送走了不计其数的一去不归的年轻人,由此养成的眼力也让他可以很清楚地判断出一名佣兵是否是真的拥有一定的实力——

  而在眼下的例子之中,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发锈的锁甲被学徒们从皮甲底子上拆了下来放在一个装有从海边收集的干燥细沙的巨大木盆之中,接着用一根巨大的木棍开始搅动着整个盆子。

  这是相当费力的活儿,两名铁匠学徒交替着不停地搅动着,让细沙一遍又一遍地打磨着锁甲。米拉将她发锈的单手剑交给了另一位比这两人更加年长一些的学徒,这段时间以来它已经从锈迹斑斑变成了除了彻头彻尾的全是锈面,一米八几二十来岁的学徒端着单手剑皱着眉观察了一会儿,然后从旁边挑取了一块磨刀石,接着坐到了硕大的水缸旁边就开始打磨。

  清理这些锈迹的技巧不用亨利提示米拉也认开始认真地观摩和学习,贤者心底里猜测对于洛安少女而言或许相比起装备被弄脏的烦躁,受伤更多的是她小小的自尊。

  装备磨损却没有方法和知识能够自行清理,虽然一定程度上作为老师的亨利也得对此负上责任,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自己的无能。

  专心致志地盯着对方并且不时询问的可爱少女给充斥着汗味火焰和钢铁的铁匠铺内增加了一丝活泼的气息,三名正在忙活着两人委托的铁匠学徒时不时地望着米拉露出笑容,而另一侧正在制作其他物品的余下二人也是不时回头看向这边。

  这一切作为导师的铁匠鲁道夫和我们的贤者先生自然是看在眼里,只不过相比起这些问题,两人在另外的一个方向上展开了交谈——或者说交涉。

  “你确定吗?这可是一个可以免去工费的机会,精明人都会拿下的吧。”一米八左右,虽然年过六十但身姿看起来依然相当挺拔的鲁道夫摸着自己花白胡子的下巴这样说着,而亨利对此的反应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唉……”铁匠至此也不再强求,在另一侧忙活的同时他对着贤者提出的方案是以调查观摩他的那把大剑作为装备保养的工费——有过四十多年经验的老师傅自然能够一眼就判断出亨利大剑的特殊性,莫说是露出来的半截剑刃了,就连同样是钢制的护手和配重都没有一丝一毫生锈的痕迹。

  这种工艺假如能够被他掌握了,凭此扬名在外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可遇不可求,既然人家不同意,那么也就只能作罢——强取的念头连一瞬间都没有停留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就好像前面提到过的,鲁道夫能够轻易地判断出对方是否拥有真正的实力。

  一个上午的时光就在闲聊和观摩学习之中度过,在两名学徒满头大汗的喘息和米拉若有所思的表情之中,重新变得闪亮发光的锁甲和长剑被递了过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保养的小小知识。

  各种油脂是平常能够维持武器不那么快就锈蚀的上好材料,最常见的要数茶树油这种常常被用来刷在木材表面的油脂,但在大多数无法或者没有能力购买它们的佣兵手里,捕猎得来的动物身上烤火滴落的脂肪也是一种不错的材料。

  用猪毛制成的刷子将它们刷在金属防具或者武器的外头就能达到保养的效果,缺点是它的闻起来并不是那么地美好,因此大部分旅行在外的佣兵和冒险者们都还会在里头添加进揉碎了的薄荷或者植物的树根,来中和掉那股腥臭的颤味——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自身的舒适,还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为这种类似食物的味道而吸引来肉食性的野兽和魔兽。

  虚心学习并且相当有礼貌地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和一声诚挚的“谢谢”作为回报的米拉让那名帮她打磨了长剑的铁匠学徒感觉整个人的身心都被治愈了,而之后就在亨利打算付钱走人的时候,鲁道夫思索了一会儿,做出了另一个决定。

  “工钱就免了,正好我们要去沼泽那边采矿,你们就来充当护卫吧。”

  年过半百的铁匠如是说着,而亨利望了一眼米拉,点了点头。

  ……

  时间流逝,辗转之间就到了下午。

  里戴拉地区的铁匠们取用的铁矿不像亚文内拉那边是直接从山上开采的磁铁矿或者赤铁矿,充斥着大量沼泽和软烂泥土的它在种种方面上都不如平原和山地来得舒适和优越,除了生活以外在各种发展资源上也是如此。

  一行六人自切斯特小镇中心的铁匠铺后门出发,三名学徒背着偌大的藤篓,作为师父的鲁道夫则是带着一根上了年头的老旧木棍——米拉和亨利并没有骑着马,这是因为这里的道路更适合徒步,并且距离不是特别地远。

  左绕右绕花了不少时间众人才走上了尚且能算是道路的土路,这条路非常地狭窄,两侧高高的芦苇也就亨利能够望得到顶。

  中间显然是多年行走把野草都磨光了形成的道路只有一人那么宽,两侧都被高高的芦苇丛给遮挡住,只能看得到前方和后方其他全是未知的环境导致即便是大白天几人也都有些胆战心惊,毕竟这附近菜单上包括有人类这种生物的大型爬虫实在是为数众多。

  里戴拉地区被人所认知的鳄鱼就有十几种,除了亨利上次干掉的恐鳄以外,大大小小的从一米多长到七八米长的各类习性和分布范围都有许多不同的其他种类也遍布各处。

  但它们还不是最值得惧怕的,身体扁平喜欢趴在地上的鳄鱼是一种笨重的生物,即便一部分个体拥有冲刺的能力,也仅仅是甩动着尾巴奔跑出一小段的距离罢了。

  比起追击,鳄鱼更像是伏击型的猎手——所以对本地居住的人类而言最为危险的生物,其实并不是它们,而是龙蜥。

  一部分的学者认为龙蜥即便一边沾了龙字另一边沾了蜥字,但实际上不论和龙还是和蜥蜴的关系都并不是那么地亲密——相比起来,越来越多的化石证据表明,这种一直被人误会的大型爬虫其实应该算得上是一种原始的鳄鱼。

  有着更长的脚和更高也更瘦的身体,再搭配上和鳄鱼极为相像的鳞甲,这种最大可以达到六米长和战马差不多高的大型爬虫飞奔起来时就连棕熊也要甘拜下风,更不要提人类了。

  灵活的身体加上狡诈的头脑,再搭配以强大的嗅觉,沼泽地区的龙蜥每年都要为不计其数的村民和冒险者的失踪负上责任。

  避开它们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从靠近恐鳄之类的大型鳄鱼的领地借道就行了。狡诈的龙蜥会避开比自己体型更大的掠食动物的领土,虽然这种行为通常会被玩笑似地称呼为“选择跳上谁的餐桌”,但不可否认地是它确实相当有用。

  一路无言,亨利打头,米拉站在最中间,零零碎碎的脚步声交织着响起,女孩紧紧地握着自己单手剑的剑柄随时准备将它拔出,而前方的贤者却是闲庭信步。

  这一点上多多少少可以看出两人的差距,即便亨利已经教过米拉一些关于辨别危险的小知识,但前段时间目睹过数次这些大型爬虫的女孩还是免不了紧张兮兮冷汗淋漓。

  所幸直到这段道路走完也并没有遇上袭击,春风吹过芦苇轻轻摇摆,周遭的环境平和而安宁,不像是有一头巨大的龙蜥正潜伏在那儿。鲁道夫越过亨利走到了前面,他用手中木杖拨开了芦苇,接着往前走去。

  里戴拉地区只有极少的地方能够采出质量上等的矿石,而这些地方通常也已经被商人或者是贵族给占领。

  对于平民采矿者和铁匠而言,方便入手的就只有作为次等矿石的褐铁矿。

  稍稍探寻之后,鲁道夫在附近的地面上找到了一些踪迹。

  “铁矿石总是离不开水。”老铁匠嘟哝了一句,像是在自言自语,身后的几人没有接话,只是跟着他踩着软烂的泥土朝着前方走去。

  鲁道夫用手中那根上了年头的木棍探探戳戳,引领着众人走出了约莫二十米远,然后在一块看起来像是已经干枯了的小河河床的地方停了下来。

  河床前后的两段已经长满了芦苇,高低差并不算是特别大,只有两米不到,但就在老铁匠想要滑着泥土往下落去时,亨利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子。

  “怎么?”鲁道夫稳住了身体回头看向了亨利,贤者抬起了一只手指着对面的芦苇丛,其他所有人循着他的指示望去,瞧见了三米多宽的干枯河床对面的堤岸上有一只小狗大小的爬行动物在颤颤巍巍地爬动。

  “你这么大个子,却怕这么一只小崽子?”鲁道夫皱起了他金色的眉毛显得相当地不满,而亨利平静地瞥了对方一眼,开口解释道:“龙蜥有亲子养育行为,幼儿在的话,母兽多半也在附近。”

  “嘶——”他话音未落,众人就看见对面的芦苇丛产生了剧烈的晃动,紧接着一个比那只小龙蜥的全长都还要大的深青色脑袋从中探了出来。

  “呜恶——”米拉躲到了亨利的身后,其他人想要向后退去,但贤者用稳重的声音阻止了他们。

  “不要示弱。”他这样说道:“我们在数量上占有优势,它是出来寻找幼崽的,不是来捕猎的。不要示弱,但也不要有什么突然的行为,只要不刺激它,它就会很快带着幼崽离开。”

  贤者的解释让众人多多少少地安心了一些,而他的话语也再一次应验,那头硕大的龙蜥用黄绿色的竖瞳盯了他们一会儿,就轻轻地叼起了颤颤巍巍的幼崽,转头再次没入芦苇丛之中。

  “呼……我还以为要没命了。”“是啊是啊”三名铁匠学徒纷纷如是感叹着,而鲁道夫则是回过头,用比之前皱得更紧的眉头对着亨利:“你这小子,不简单。”

  “其实我是一位贤者。”亨利耸了耸肩,而老铁匠则回之以哈哈大笑。

  又过了一会儿,望了一下动静确认安全了以后一行人都下到了干枯的河床之中,开始捡采起堤坝上的矿石。

  有惊无险,尽管因为担心那头龙蜥再度折返几名铁匠学徒都加快了速度,但直到他们采完矿石回到能够看见小镇炊烟的地方,都没有再碰上对方。

  这一天就这样飞快地流逝,在告别了一众铁匠回归到旅馆等待晚餐的时候,亨利注意到米拉的脸上有一些若有所思的神色。

  “怎么了?”他开口询问道,米拉转过了头,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眸直直地盯着贤者。

  “老师如果用剑的话,是能杀死它的对吧。”她这样说道,话语中的“它”明显指的是之前遇到的那头龙蜥,亨利点了点头。

  “但是不这样做,更好呢。”女孩接着说道:“我说不清楚,但我就是觉得,能够不用战斗却解决了问题,这种强大要比单纯耍剑的强大更加地强。”

  她皱着好看的小眉毛像一位古板的学者一样一边点头一边说着,而贤者微微一笑,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

  “确实是这样的,小米拉。”

  “确实是这样的。”

  ……

  R:今天双更,第二更16:00送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