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0章 相遇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1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远离了里戴拉地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穿过一段贫瘠的区域来到了西海岸的最南端,索拉丁高地的二人——非常遗憾地,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这一点我们一向喜欢节俭的小米拉自然是满心的不爽,虽说他俩在之前门罗的事件当中也获得了作为报酬的二十来个艾拉银币,加上过去在另一侧进行佣兵活动时所获得的报酬,存款实际上还有一些,但即便拥有存款,坐吃山空也永远都不是努力向上的洛安少女会做的事情。

  成为蓝牌佣兵以后他俩能赚的钱会更多,然而同时地,花费也会更大。

  防具、武器的维护与保养,损坏了的防具需要维修,而武器则通常需要直接更换——在穿过断戈峡谷来到了这一侧以后,光在更换装备上面花掉的钱,就已经让女孩经历了从心疼到麻木再到习以为常的三个过程。

  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她也是懂得的,至少现如今手中拿着的这把一手半剑就算单单只看外表也足以令人爱不释手,光滑平整的剑刃是之前那种常见的钢剑灰溜溜的质感所不能比拟的,更不要提用熟铁制成的更差的武器,加上优越的重心——需要提及的一点是,米拉手中的这把一手半剑,重心离护手的位置要比亨利的大剑更加地靠后。

  处于倒V型护手前段约莫七到八公分位置的重心,是拥有多年经验的老铁匠迈克尔特意根据女孩的身形和体力量身定做的,这把一手半剑虽然净重在一点三公斤上下,但用配重球平衡过重心靠后加上两手使用这一些特点一并使得它变成了一把即便是年仅十二岁的洛安少女也能够轻易掌握的优良武器。

  诚然,较为靠后的重心会使得劈砍更为无力,但长剑的剑技本身就拥有大量的穿刺和上挑的招式存在,如果仅仅把它作为一个劈砍用的武器的话,那么她倒不如直接造一把长刀算了。

  话归原处,旅行需要花很多钱。住旅馆要钱、衣物的更换要钱,吃东西要钱、维护装备要钱,就连马匹的饲养和马蹄铁的更换也全都是钱。钱,钱,钱,贫瘠的南方盆地地区许多国家都要么没有可以赚取酬劳的任务要么任务不是适合他们的,但这一点在来到了索拉丁高地以后就有了改变吗——答案也显然是否定的。

  原因,归根结底还是教会的存在。

  在盆地地区往上前进的这一小片地域,教会的影响力是最强的,而在他们拥有能力做出决策的地方,佣兵公会处处受限。

  类似于草原游牧民族和教会理念之间的冲突吧,崇尚及时行乐的佣兵们自然和处处要求禁欲天天要你忏悔的教会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这种理念上的不同再加上教会拥有以前的拉曼贵族军队支持他们来行使自己的权力,佣兵在教会拥有决策权的国家和地区找不到工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两人自然也就没有打算在身后的那些地方再停留太久。

  索拉丁高地也并不是全都由教会所掌控的,虽然普遍信仰白色教廷,但也有一些地方他们仅仅只是普通的信仰神殿这样的存在,而不是会与当地的领主直接挂钩。

  科里康拉德,就是这样的一个王国。

  一边继续学习着各种知识,一边为了找到佣兵的挂牌工作向前前进,在约莫进入六月份,蝉鸣声开始不分白天夜晚地响起的时候,两人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所在。

  如果说西海岸最为强盛的国家西瓦利耶,是一个被称作“骑士之国”的国家的话,那么科里康拉德,或许可以称之为“佣兵之国”。

  我们在这一路上并没有,见到过太多关于科里康拉德的传闻,在西海岸,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的人会去提及这个国家。这和它作为一个国家的性质,以及这个国家大量存在的人口的成分,有着极大的关系。

  若是有一头西海岸常见的猎隼从上空飞过俯瞰这个国家的话,它会发现,科里康拉德整个国家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它常常捕捉的那些小型啮齿类动物——老鼠。

  位于索拉丁高地东南方向的这一小块被诸多邻国包围着的土地,是仅仅只有三座城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王国本体——这个国家甚至比亚文内拉都还要小,所以许多人都在怀疑是否应当管它叫做一个王国,而不是城邦——作为本体的科里康拉德城邦联合有着比克兰特那边的门罗都城更大的占地面积,算上周遭的村落的话还要更甚。但它最为引人瞩目的恐怕还是那一条长长的,长长的,从索拉丁高地一直延伸到海岸线的,沿途布满补给站、旅馆和各类冒险家商店的宽阔道路。

  ——事实上,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并不是先有的科里康拉德,然后才有的这条道路。

  相反,我们从名字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科里康拉德这个词汇来源于西海岸的通用语,在此之前它是古代亚文内拉的高地方言。那个时候人们还没有管莫比加斯内海叫做内海,普通人对于海的称呼实际上和湖是一起的。所以科里康拉德当中的“科里”这个词实际上意味着的就是湖——而后面的“康拉德”,“康拉”意味着支援,而“康拉德”则是支援者的意思。

  连起来的话,科里康拉德,意思就是去湖边进行工作的人们的支援者所居住的地方——而佣兵们的支援者是谁,理所当然地,就是他们的妻子和儿女。

  远在佣兵工会伴随着拉曼人和西海岸的海上交易而普及开来之前,科里康拉德的男人们就常常会为了财富而乘船跨海前往东方去进行战斗——有的时候是作为强盗,但更多的情况下是充当佣兵。

  由于索拉丁高地已经是西海岸的结束,假如你深入西方登上坦布尔山脉的某座山峰的话莫比加斯内海南面的海岸线甚至可以直接映入眼底的缘故,这里的人们只要从海边出发,乘船前进一段时间,然后折转东南方向,就可以直接登陆到里加尔的内陆之中,去寻找另一侧的矮人和定居国家的人。

  方便行动的波平浪静的海面,距离比起直接由东西海岸来往更加地短暂,这些原因一并导致这里的男人们在很久以前就开始靠海吃饭,除了渔夫以外他们还拥有佣兵的副业会为接受异国他乡的人的雇佣去为他们而战。而这在佣兵公会这种组织入住了以后,自然而然地,一切开始蓬勃发展。

  现如今的科里康拉德,拥有许多个对于东方和南方内陆的国家而言大名鼎鼎的佣兵团存在。他们不和北方的亚文内拉还有西瓦利耶做太多的接触,因而我们此前的故事也就从未提及这些佣兵的存在。

  话归原处,作为一个职业佣兵泛滥的国家,各种各样的需求自然也是有所存在的,虽然绝大多数都是与外雇战争相关的任务,亨利和米拉也应当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他俩的任务才是。

  马蹄轻响,骑着马来到这儿的两人不再是那么地显眼,因为接近草原的缘故,这里骑马的人人数上要远比身后的地方多上许多。

  草原上的马和亨利还有米拉骑着的马相比起来更加地低矮,这种马冲刺的能力不是很高,但却耐力十足,与高大健壮负重能力和加速能力更强的亚文内拉马匹相比各有千秋。

  马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骑马之人也自然有许多都是爱马之人,加之以亚文内拉制式的马鞍,两人没有像是过去那样引起平民的注意,倒是引来了许多佣兵同行的瞩目。

  背后背着大剑的贤者来到了这儿也如叶隐于林,大街上走着的骑着马的佣兵当中背后背着巨剑的不在少数,绝大多数都早就超过了一米五的长度,一掌宽的这类巨剑多数都是厚实的熟铁打造,采取斧式开刃,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应当算是“剑”和“斧头”的一个集大成的结合体。

  要细说这类巨剑的来由必然又是一番赘述,因此我们这里就仅仅粗略地概括一下。

  在金属冶炼工艺尚不发达的年代里头,武器通常为了不容易损坏都会往大了造,但即便如此通常对付人类大小的目标也都还不会使用如此沉重迟缓的武器。所以这种通常最低都在八公斤以上最大的可以有十来公斤的巨剑,刚开始,实际上是一种磨练臂力腕力的类似于举重用的工具。

  它变成实用武器并且开始走入佣兵们的生活,与人类生存环境的扩张密不可分,当人口越来越多人们开始不得不迁徙到以前认为无法居住的地区时,免不了地就要和当地原先存在的一些大型食肉猛兽产生纠纷,再加上一些地区土地贫瘠气候不适合种植,急需食物的人们自然就将眼光锁定在了一些大型的食草动物的身上。

  长矛和弓箭,需要耗费相当的精力和时间来将它们放倒,而且一旦惹怒了这些巨大野兽对方朝着这边冲刺过来,人们就只能转身逃跑。

  说是异想天开,也可以算是豪杰之气,当一位只有蛮力而不懂得如何使用长弓战士扛着这沉重的可以作为钝器的练习用巨剑上去并且砸裂了一头年青恐鳄的颅骨成功救下几名猎人以后,这件武器,不可避免地开始逐渐地受到人们的重视。

  话归原处,巨剑这种武器的存在类似于对人兵器当中的刺剑——或者说迅捷剑,只是两者一个走的是极端的对抗野兽的路线,另一个则是极端的对人路线。

  “绿牌……蓝牌……蓝牌……好多蓝牌。”骑着马的米拉左右观望着,成为佣兵以后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同行同时在一个地方行动,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是跟他们走的反方向的道路,两人从东北的方向一路走来,而这些人显然是要朝着东方前往港口去出征执行任务。

  “前面似乎不让马匹通过了。”走在第一位的亨利忽然回过头这样说着,米拉也瞧向了那边,科里康拉德的佣兵公会装修得比西瓦利耶的首都普罗斯佩尔还要华丽,据称是曾经与那边的分会抬杠的结果,科里康拉德的人们觉得这边的分会更适合作为西海岸的总部,然而结局是帕德罗西那边的人选择了西瓦利耶,缘由为何——我们眼下就能够看得到。

  科里康拉德,是当初为了给外出的佣兵们进行支援而建立起来的。

  换句话说,这三座城市以及这个王国,都是为了这些佣兵而存在的——再换句话说,他们很排外。

  工作机会,有,而且某种程度上比普罗斯佩尔要更多,然而科里康拉德的原住民们认为这些工作机会全都是属于他们的年轻人的,即便同为佣兵,对于外来佣兵和本地佣兵之间的条件却从来都不是平等的。

  佣兵工会是一个跨国的中立性质盈利组织,人越多他们能赚的钱自然越多,而科里康拉德的做法无异于将利益全部都圈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头,从短期上看确实任务都让有能力的熟悉本地环境的人给做掉了,没有外来新手就没有大量的失败,高超的任务完成率带来的自然是高昂的报酬。

  “有什么错误啊!让有能力的人去做这些任务。”——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这是科里康拉德分部的人高傲地排斥着那些外来的佣兵。然而有能力的佣兵们会老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任务越来越多,仅仅局限于这个小国家的人们,无法再消化下所有的东西。

  最后他们妥协了,然而就算直到现如今,这种对于本地的佣兵家族更为优待的“走关系”式的东西仍然存在。

  本地的居民可以直接进去,外来的佣兵却来到了靠近佣兵公会的这一片城区的范围,就必须下马登记。

  “马要寄放在哪里?”亨利上前一步对着那边站台前的人这样问道,他俩的马上面还带着许多的书籍,这都是昂贵的东西,所以不寄放在有人看管的地方是相当危险的。

  “啊?”负责登记的人是个小个子,待在用木头搭建成的凉棚之中,抬起头一边挖鼻孔一边看向亨利。

  “呜哇好高,小哥北方人?”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始搭话,亨利点了点头作为答复,然后接着要开口询问,但正是在这个时候——

  “咻——哒哒哒哒”一连串的杂乱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贤者与洛安少女一并回过了头。

  “哎!等等,那是我的书!”一名留着金色长发的少女,和一头红发的佣兵一起追逐着某个人物。

  少女满头大汗一会儿似乎就体力不支起来撑着自己的膝盖开始喘息,她的皮肤白皙通透看起来像是贵族人家的大小姐,而前方的那名红发的佣兵以极高的速度追了上来连呼吸都没有乱掉他的奔跑速度如此之快抢夺了他们书本的小偷直接吓了一跳然后就朝着亨利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他的眼神十分敏锐,直接就注意到了贤者二人放在马背上的书本,一个冲刺过来之后把书丢到了他们这里然后高声大喊:“老大!这本书我帮您抢来啦!”

  “嚓——”红发的佣兵停了下来,小偷“噌——”地一下跑了个没边,亨利转过了身,然后注意到了一些什么,他的表情产生了微微的变化。

  “橙牌……”米拉小声地喃喃念道。

  “你是,他的老大吗。”红发佣兵撇过了头,米拉立马注意到他的双眼似乎并没有焦距的模样,似乎是视力有障碍的人。

  “算了,话不多说——”“锵——”他拔出了腰间的一手半剑,朝着亨利突袭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