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5章 沉默骑士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72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该怎么做?

  六神无主的米拉回过头愣愣地望着菲利波,但浑身脏兮兮的年青人双眼之中存在的疑问也与她一般无二。

  在剑术上达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人很清楚装备差距能够造成的影响,刀剑一类自古典拉曼时代以来一直都只是随身的副武器与自卫武器。曾经是贵族与军官配备的它们在冶炼技术进步以及佣兵职业兴起后大行其道,也正是由于其尺寸和耐用性相较长杆武器而言更佳。

  但主战场上一流的王牌武器从始至终都是长杆,不论骑枪长矛还是斧枪斧锤,“寸长寸强”一词当中便已将一切完整概括。长剑在面对这类武器的时候胜算及其微小,除非技术上差距甚大能够将对方的长度优势转换为劣势欺身砍中才有可能扳回一城——但即便是这样,也还需要有对方并不着甲这个前提条件。

  锋刃武器无法破甲,因为它们本就不是为此而生的。

  即便近身过去,倘若你的刀剑劈砍在对方身上仅仅只会导致卷人从而毁掉武器的话,又有什么意义?

  而相较之下,对手的武器攻击距离更长每一次的攻击也更加有力,一旦被命中,缺乏防护的情况下非死即伤。

  米拉身上穿着的仅仅只是一套半甲,四肢不提就连喉颈头部这些要害都是暴露在外的,而菲利波更是只有一面从村民那边抢夺过来的简陋盾牌。

  以这样的装备和人数,就算是在精力充分的状态下,要对付一支三四十人的帝国军队,结果与以往的佣兵对抗正规军记录不会有任何区别,今后也很可能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地。

  只能是飞蛾扑火。

  若这样还不够糟的话,那再加上他们还是一副从冥界归来的死尸模样如何?

  到底要怎样把一具看起来都已经在腐烂的尸体给重新杀死啊?

  如果是活生生的人类那么还可以从盔甲的喉咙和腋下之类缝隙把剑尖捅进去让对方流血身亡,但这些尸体看起来已经就连血都流干了啊。

  到底要怎么做?!——焦头烂额,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该下地狱的鬼玩意儿!”他们这边还在迟疑纠结的时候,躲藏在房屋和小巷四角当中的混居民已经因为己方的人员折损而暴怒。他们手持柴刀与简陋长矛就朝着这些面目可憎的行尸走肉扑了过去,而米拉和菲利波就在震惊之中发现——

  这些亡灵。

  出乎意料的。

  弱。

  “啪——!”

  虽然是什么东西在驱动着它们仍旧行动并不明确,但是仍旧保留着人体结构这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加之以不知被什么东西啃咬的痕迹与开始腐烂的细节,肌腱乃至于软骨都已经损坏的手臂,又如何能够挥舞出足够强力的一击?

  盛怒之下的村民毫无章法地挥舞柴刀,而在砍中一名亡灵士兵手中长矛的一瞬间,因为冲击力它的两只手从肘子的部分“咔嚓——”一下就脱落到了地面。

  “这——”就连当事的村民也愣住了,由于开头那个骑士的亡灵杀伤力过于强大的缘故他是做好了拼命的准备冲出来的,结果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弱小。

  另一个行尸士兵刺出了歪歪扭扭的一记直刺,村民灵活地躲闪了开来然后抓着矛柄一拉直接就让它踉跄着摔倒在了地上。他用脚踩着亡灵的头盔然后一扯就夺过了长矛,几根腐烂的指头粘在矛杆上令人感觉十分反胃,但眼下不是在意这种细节的好时候,他在手中一旋然后就把这支矛给丢了出去。

  “哐当!”巨大的金属碰撞声响过后胸甲出现了一个小坑,冲击力直接让迟钝的行尸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而它就这样在原地摸索了半天也没能重新爬起来。

  “杀啊!!”眼见这些家伙这么弱小,绑着侧辫的村民领导者带着余下的人也都冲了出来。

  他们互相配合着,当两个村民用长杆把这些行动迟缓僵硬的亡灵顶到附近的墙壁上时另一个人就趁此机会用大砍刀斩首。

  腥臭的体液喷溅了这些村民一脸,若是帝国市民抑或贵族的话怕是会被它熏得开始呕吐起来,但彪悍的高地人根本无所畏惧,伸手一抹然后在自己衣物和附近墙壁上随意地擦拭两下就继续战斗。

  头颅被砍断以后的行尸直接就重新回归了尸体的状态,显然即便有着诸多可怖的地方,头颈这一弱点是仍旧与生前无异的。

  “哈啊啊——”十几个骁勇善战的高地混居民,短短数分钟内配合着竟一度杀得这些亡灵节节败退。

  一部分人的心里开始有点得瑟,他们沉浸于杀戮之中,浴血奋战,但却。

  忘记了一个事实。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这么弱小的话,比他们装备更加完善更加良好的帝国军士兵,又是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啧,拉曼人的军队也就装备好看了,实战能力还是不行!”若这会儿是在一个小酒馆里头,对着两杯酒下肚自我感觉良好的一位高地民询问的话,他定是会带着鄙夷和嘲讽,这样回答你。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如果帝国军队真的除了装备好看以外一无是处。

  高地民又为什么。

  会屡战屡败呢。

  “咻——砰!!”被沉重斧刃命中的头盖骨仅仅进行了一下最微小的抵抗,紧接着就整个碎裂掀翻了开来。

  血液与脑浆飞溅,之前还在洋洋自得的那第一位出手的村民眨眼之间就没了生息。

  “唰——!”那个全身着甲的骑士亡灵举起了斧枪,而仅仅在刹那之间,原先迟钝又麻木的士兵亡灵就像是变了一副模样。

  “唰!咻——!”它们以整齐不输给生前的姿态端起了长矛紧接着高度统一地往前刺了出去:“呃啊啊啊”两名躲闪不及的高地民立马就被好几支长矛给捅到,虽说肌腱乏力因此未能造成真正的杀伤,但锋利又尖锐的长矛也已经足以令他痛不欲生。

  “情况不妙,我们该走了。”菲利波这样说着,而米拉也同意地点了点头,虽然疲惫得不行但眼下那些高地民正在跟行尸战斗,不抓着这个机会逃跑等他们分出胜负很可能就再没机会了。

  “哦啊啊啊啊啊!”扎着小侧辫的村民头子在身后发出一声怪叫,他手里头拿着双手大砍刀呼啸着就冲了上去——只是当米拉和菲利波觉得他会勇猛地冲上去对付最棘手的骑士时,这人却接连砍倒了好几个普通士兵,然后一拐弯就跑了回来。

  “真够狡猾的。”这令米拉在百忙之中仍旧忍不住鄙夷,结合这人前面恩将仇报以及反抗村长家统治的行为,显然所谓“民风淳朴”的高地人当中也一样存在有这种奸诈狡猾的角色。

  毕竟人类在哪儿都是一样的,即便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也在勾心斗角上面天生优越于其他四大种族。

  她抽回了视线,两人都伏低身体准备朝着古井旁的两匹战马跑去——这是之前被那些村民给俘获了的,此刻正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

  战马虽说也十分劳累但脚力也远超人类,若能骑上去的话单靠步行这些人是没有办法追上的。

  “等等,你们在做什么!”——两人的动作被一声大吼打断了,米拉和菲利波紧张地回过头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但却瞧见那个村民头子对着喊的是之前两名被长矛刺伤的村民。

  “威力姆,停下!你跑错方向了,别破坏队形。”另一个村民朝着这人跑去,虽然文化粗野但这些高地民对于战斗当中的阵型十分注重。

  “喂,停——咕——啊啊——”

  喉咙被切开了。

  名叫威力姆的村民低垂着头,背对着亡灵一方。

  沉默的骑士再度举起了斧枪,而另一名同样受伤的村民在一阵子诡异的肢体扭曲以后,也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转过了头。

  “这他妈什么鬼东——!”“呀啊啊啊啊啊啊——”像是要把自己的声带整个震破一样尖锐高亢的尖叫声从两个变得奇怪起来的村民喉咙中传出,紧接着在所有人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之前,他们以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高速冲了过来。

  “唰——咔扑哧!”毫无准备地就一跃而起直接跳过了五米距离的发狂村民在落地的一瞬间使用柴刀把自己原先同伴的半张脸给劈开了。

  鲜血狂涌,而反应过来的那名扎着小辫子高地人头子回过头来瞧见了正打算逃离的菲利波和米拉,他立马知道了二人的想法,而就在女孩担心这人会冲过来攻击他们的时候,他一言不发,竟然抛下同伴直直朝着古井旁的马匹跑了过去。

  “这懦夫!”尽管并非友军,菲利波仍旧开口唾骂了一声。两人不再缩身而是站起来直接迈开了脚步朝马匹赶去,而被留下来的高地民们注意到了这个声响回过了头。

  “大哥!罗诺大哥你在做什么!”他们这样喊着,而被称为罗诺的村民头子连头都没有回。他直接朝着战马跑去,明显很有眼光的他挑中了菲利波的贵族纯血马,翻身上马之后一拉缰绳:“驾!”

  “狗屎小偷!!懦夫!!”年青人气得满脸通红地捡起一块石头就朝着他丢去,但已然做好了准备的罗诺操控着战马就朝着另一侧的雾霾之中狂奔而去。

  “兄弟们,罗诺那个狗娘养的丢下我们跑了啊!”狂响的马蹄声令众人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清楚地看到了罗诺抽身离去的背影。本就在骑士的指挥以及新增加的两名发狂村民攻击下节节败退的高地民们士气雪上加霜,米拉和菲利波左右瞧着,女孩的那匹在帕尔尼拉购买的战马上还背负有不少的物资,加之以之前一路奔波,要承担两个人的重量不一定能够确保脱身。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下达了决定。

  他们左右观望着,最后相中了村中最大的那座废弃房屋——那是一座石质的神殿。

  “嘿!朝这边来。”米拉牵着缰绳然后朝着那些高地民挥着手,简单的言语和动作指向令他们都注意到了巨大的神殿。在士气接连遭受打击且节节败退的情况下这像是一盏明灯,村民们再度发起了一波攻击,然后丢下了不够灵活的长杆武器拔腿就朝着这边跑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身体活动能力如猿猴一般强健的两名发狂村民再度发出怪叫朝着这边冲来,菲利波再度急急铲脚停下,沙土飞扬他慌忙捡起了一块石头大大地抛了出去,而这一次总算没有落空准确地命中了一名发狂的村民。

  “砰匡!”被命中眼眶的发狂村民直接摔倒在地,但另一个发狂村民的攻击奏效了,“啊啊啊!”一名村民在逃跑过程中被砍中了背后惨叫着摔倒在地。

  “利亚姆!”他的友人回过头厉声高喊“他没救了!”但另一个人粗暴地抓着他的领子蛮横地朝着前方拉去。

  “鬼东西!”年轻村民又气又恨地骂着,而待到一行幸存的十几个人全部冲进到教堂里头之后,米拉和菲利波还有其他几名村民配合着把边角嵌铜加固的沉重木门推到合了上去。

  “吱呀——匡!”“咳咳——咳咳咳咳——”神殿所在的区域比起其他地方似乎干燥许多,两扇门合上以后一阵灰尘令众人咳嗽连连。

  “砰!”但他们紧接着就重新聚集起了注意力。

  “堵门,快找东西堵门!”菲利波回过头这样喊着,而在生存下去的这一利益共通之下村民们也不计前嫌,不论如何至少这两人没有骑上战马丢下他们而是在努力想办法拯救所有人的性命。

  “顶住!”“妈的这鬼东西为什么力气这么大!”

  “别那样说啊,那可是威力姆和麦考林!”

  “他们不是了,朋友,不再是了!”

  “顶住!”人多力量大,十几个全都是青壮年的高地民迅速地搬来了一些损坏的神殿石柱等等沉重物体顶住大门,而机敏的白发少女左右探查在地上还找到了一根已经锈迹斑斑的粗大铁质门栓。

  当她和菲利波配合把这个抬起来插进门框上的固定槽以后,外面的捶打再也无法影响到大门半分。

  “呼——”

  十几个人同时松一口气的模样十分罕见,但他们刚刚喘了一会儿,就听见外边再度传来了清晰又明亮的马蹄声。

  “援军?”“罗诺回来了?”村民们交头接耳,而米拉顺着室内有亮光的地方看去,发现内部有一座石质阶梯可以通往二楼。

  “我们上去看看!”她这样说着,而众人在再度确认了门被堵得死死的以后就跑到了上面前去查看。

  “——小心点,别被看到!”他们凑在玻璃已经碎掉的窗户前面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门前方确实有着一堆亡灵围在那儿,而远处则是单骑回归正在探头四处张望的罗诺。

  他显得有些紧张,而所有人也都在好奇他的回归原因。

  “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那名一直都沉默着的亡灵骑士转过头朝着他走了过去。

  行尸们也转移了方向,朝着新出现的罗诺跑去。

  “弟兄们!你们都在哪儿啊,帮帮我!”高地民头子这样喊着,他焦急又担惊受怕的神情显露无遗,但待在神殿内的众人却没有任何一个开口回应。

  “兄弟们!同胞们!你们在哪儿!”

  “我的朋友,我的兄弟!”罗诺这样喊着,同时操控战马与这些亡灵拉开距离,但他的双眼却始终离不开身后——也就是一开始他撇下其他人独自逃跑的方向,仿佛那里随时会出现什么比起这几十个亡灵更加可怕的东西。

  “要不要帮他。”其中一名村民心软了,但他说出这句话的下一秒钟,罗诺的那张脸变得铁青了起来。

  “——驾!”他像是有着必死的信念一样操控着战马强行朝着前方突破,想要以战马的冲击力直接辗过去,但并未达到完全加速的马匹只是被卡在了其中,战马受惊开始嘶鸣,菲利波怒气腾腾地捶了一下墙壁。

  而罗诺担忧得以至于做出这种冲动之举的原因,在下一秒钟给出了答案。

  “咚咚咚咚——”

  那是整齐的马蹄声。

  马蹄声,行军声,板甲和武器碰撞的声音。

  “唰——!”破雾而出的,是高高在上的帕德罗西帝国黑旗。

  “咚!”“更多的亡灵么!”“嘘,小点声!”

  它们冲了过来。

  “咦——”但米拉注意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是——”菲利波也瞧见了,紧接着是更多的人。

  “噫——”罗诺丢下了手中的砍刀满脸苍白地蜷缩在了马背上。

  “嘭!!!”

  但重装骑兵集群,只是从他的身边冲过。

  包括两名发狂的村名在内,普通的行尸全部被践踏成渣,骑枪捅穿。

  高地民,毫发无损。

  “咔——锵——”马匹在冲出小村庄的范围之前减速然后绕了回来,而为首的那名穿着华丽黑甲的骑士,在再度从面甲的缝隙呼出一阵白气之后,掀开了它。

  “这里是帕德罗西帝国边防第九大队,我问,此地还有其他活人吗!”

  头盔之下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闪闪发光,这个身材高大的黑发骑士这样开口问着,紧接着就注意到了那名残存下来的亡灵骑士。

  “......”他瞥了一眼吓得在马背上尿出来的罗诺,虽然一言不发,但大概是些什么表情远在神殿之中只能看到他背影的众人也都能猜得出来。

  黑甲的骑士翻身下了马,朝着那名孤零零留下来,沉默一言不发的骑士走去。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但也正是这个时候,神殿的内部也响起来一些诡异的声音。

  像是奇怪的“咕噜咕噜”声,而且异常地靠近。

  “哎呀!”一个村民发出了一声尖叫与自己的同伴拉开了距离,之前曾经被血液溅到过的四名高地民此刻脸上也出现了怪异的痕迹,他们的眼睛也开始充血,站在原地垂下了头之后四肢以诡异的角度手舞足蹈了一番。

  最后,抬起脸。

  “呀啊啊啊啊啊——”

  发出犹如鸟类般高亢的尖叫。

  “麻烦大了。”“锵——”米拉抽出了长剑,和菲利波站在了一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