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28章 各有难处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69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队伍停在了路口处,刚刚还在争吵的村民们都把眼光投了过来。

  “啪!”护卫的佣兵们全都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拉开距离在周围警戒。

  情况变得有些难办。

  但所幸在进一步发生之前,浩浩荡荡的人群从另一侧赶了过来。

  带头的是一个只留着下巴胡须老人,而马里奥大叔一看到他脸上的神情立马就变得松懈了起来。

  “老村长!”他开口这样叫了一声,语气当中如释重负的意味十分明显。初次结伴的亨利他们一行五人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身后熟悉这一切的八名佣兵见到村长一行人过来已经是收拾起了武器,重新回归到车队的附近。

  “请跟我来。”率领着的一众队伍多是壮年男丁,其中不少人腰间还别着木棍。村长言简意赅,而会意的众人也都不再多问,随着他朝前走去。

  像马里奥他们这样固定会到来的商队对于这种村庄而言十分重要,毕竟地处偏僻道路又十分崎岖,平常的贸易往来并不方便,而村庄要发展的话这又是急切必须的。因此尽管他们只是一支和这个混居村比起来规模很小的商队,每一次的接洽和安排住所却还都是由村里的长老和村长负责,表现出足够的重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一行人在到达以后,村内长老等人赶来的速度比起以往都要快了许多。

  联系到村人对他们投来的眼光,任何人都可以猜测得到村庄内部必然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变故。

  “......”白发的洛安少女左右警惕地观望着周遭,其他那些护卫的佣兵在行进起来以后也都是拉开了距离没有和车队靠得太近。

  文明程度更高加之以商人们的有意挑选,东海岸的同等级佣兵相比起西海岸人在职业素养上面要高出许多。尽管只是绿牌等级,莫罗他们这八名佣兵却是懂得一些基本的团队战斗常识的。

  护卫紧贴着车队兴许能够给予外行提供一定的安全感,但这样却是以舍弃缓冲空间作为代价的。一旦侧翼遭受袭击,佣兵们因为过分靠近马车无法自如移动,会被轻易逼入死角之中各个击破。

  离马车较远的距离不仅能够保证一定的活动空间以在战斗当中保持移动闪避敌人攻击,也能够提早作为防卫的警戒线,在敌人真正靠近到保护的目标之前就触发警报开始应对。

  在米拉和亨利,甚至于菲利波等人看来这是团队战当中涉及到阵形方面的基本常识。但不要忘记他们都是识字并且经历过许多价值高昂的书本熏陶的,对于一般的下级佣兵而言不论教育还是书本都是属于奢侈品的行列,他们能够展现出这种技巧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要要求更多,就是在强人所难了。

  万幸的是尽管一路上村民们都投来了让人感觉浑身不舒服的眼光,在村长的威严下和加起来超过三十人的护卫警戒下他们也并没有靠近过来。所以一路上都是什么插曲没有发生,一行人顺利地就到达了村里为商队准备的宅邸。

  高高的院墙是石头和土块堆砌而成的,相比起帕尔尼拉那些精致的砖木结构房屋它看起来简陋得就像是米拉在艾卡斯塔平原的老家。加之以山脚下令人不快的湿气,土墙的四角长满了的青苔上有蜈蚣等毒虫在蠢蠢欲动,令人感觉毛骨悚然。

  但这看起来是村庄内部唯一一个足以容纳得下整支队伍的院子了。它原先应当是用来饲养牲畜的,院子南侧已经被拆掉木质结构的兽栏仍旧留有土制的半堵墙壁,从高度判断饲养的应该是猪或者羊之类体型中等的牲畜,由于某些原因被废弃了以后就拿来当柴火一类的杂物堆放的地方了。

  三层高的主屋看起来是后面新建的,相比起院子和南面矮矮的长屋它看起来又新又漂亮,很多装饰品材料很明显是马里奥他们出售的,不仅因为那精致的完工度,还有那异域风情的审美显然源于帕尔尼拉的海上贸易。

  这样的大房子大院子自然是村长自己的住宅。而在简短地安排一行人入住到破旧的南面屋子以后,马里奥他们一行商人就被村长给请到了正屋,进行商谈。

  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情况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他们只知道在这简陋长屋内等候了漫长的一个小时以后,马里奥等人一脸阴沉地走了回来。

  由于职业关系一向笑脸迎人的商人大叔脸上明显地出现负面情绪的事情多少说明了情况有多严重,而无需众人问及,他就开始将情况一一转达,以令团队内所有人都明白眼下的处境。

  “前几天,不是下了一场大雨吗。”他这样说着:“这里,受到的灾害,要比我们来时的路上遭遇到的更为严重。因为地处山脚,雨势过大导致山洪爆发了。恰好最近是粮食收成的季节,粮食都是种在下方面积大的平坦谷地里头的,直接就被冲走了大半,剩下的那些也在水里头泡得烂掉了。”

  “虽说种在山腰上的蔬菜大部分存留下来,但也是被大雨打得卖相凄惨,而且人光靠蔬菜哪里能够填饱得了肚子啊。”

  “也就是说,我们这一趟估计是白来了,现在这个样子,村民根本没那个心思去买我们的商品。”马里奥长叹一声,而余下的那些个商人也都是一脸的愁云惨淡。

  他们之所以愿意走这么崎岖的道路来到这个混居民的村庄,归根结底还在于这里的市场没有人去做,他们可以占据全部的份额。只要小心谨慎地挑选货物挑选一些村民们平常难以得到的东西,每次就都能卖个精光。

  对于商人而言除了被抢劫以外最糟糕的事情也就只有货品不热销了,而眼下他们所遭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只是仅仅如此的话还算是好了,在一片平静当中,我们的贤者先生缓缓地开口:“还不止是这样吧?”

  他这样说着,而马里奥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是的,其实我们运载的货物当中也有一些食品,是一些肉干之类的可以较长时间保存的干货。而村民们就希望用他们的蔬菜来跟我们更换那些。”

  “被雨水都给打烂了,就算用背篓背着去邻近的村庄卖也没有人要,他们希望我们以物易物来收购那些。”

  “这不坑人么。”菲利波有些忿忿不平,但身为当事人的马里奥却并反过来安抚着他:“你要理解,他们在这里的生活也是十分辛苦的。几个月的时间汗流浃背地种植的作物因为几天特别恶劣的天气就毁于一旦,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只是我们这边也有难处啊!”

  “我们是商人,行商是为了养家糊口,又不是教会的传教士那样,为了来做善事传播信仰的。”他这样说着:“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帮一帮他们。可蔬菜不好运输,体积又大价值又低,而且容易烂掉。”

  “附近的山路崎岖难走,就算要我们以物易物换下来去卖给其他村庄的人,等到我们拉过去了,估计也已经全都腐烂发臭了。”

  “难办啊,难办啊!”马里奥不断地揉搓着双手这样嘟哝着,尽管今天又是一个帕德罗西式的大晴天但许多人的心情都谈不上明媚。而就像是要让事情变得更糟一样,外头忽然就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响,一行人转过头去一看,十几个村民吵吵闹闹地就朝着村长大屋这边冲了进来。

  “村民们可不会去理解你。”亨利开口这样说着:“你若不肯按照他们的意来,在他们看来你就是把他们逼上绝路的人。”

  “是啊.....”马里奥应了一声,而刚刚等待时坐在椅子上休息的佣兵们这时候迅速地重新站了起来做好警戒的准备。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干什么呢!”嘈杂的声响不仅长屋内的众人注意到,三层高的主屋那边大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一个在东海岸人当中算得上大块头的年青人大叫着跑了出来。从相对更好一些的衣着判断他应该是村长的家属,很可能是儿子或者孙子之类的角色。

  “塔齐托大人,请让我们见见村长吧,请村长听一下我们的意见!”“是啊是啊”“请村长出来!”村民人多嘴杂,而名为塔齐托的壮汉很明显并不拥有耐心这一优点。他占据着自己身高体壮的优势直接就对着领头的干瘦农民一阵推搡:“去去去,给我出去,我爷爷没空见你们!”

  “请村长听一下!”

  “快给我出去!”塔齐托继续推搡着,体格比他小上许多的村民们乱成一团一时间看起来十几个人竟然被他一个人推着就要退出去了。

  “请村长出来啊!”“村长!”“村长啊!”但反应过来的村民们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他们再度试着朝内部冲来,本就基本没有耐心的塔齐托这下爆发了,他朝着前方推了一把,之后就跑到了一侧的废弃兽栏处拿起了一根充当柴火用的巨大木棒。

  “不识好歹的家伙,我打死你!”壮汉双手紧握粗壮的木棍高高举起,干瘦的农民惊恐地抬起了双手护着脑袋闭上了双眼,但这木棍却始终都没有落下来。

  “别闹事。”

  亨利单手抓着木棍,塔齐托涨红了脸都未能令他移动半分。长屋内的众人愣住了,尽管从门口跑到院子中间距离确实不长,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贤者是什么时候跑过去的。

  “你这佣兵——”塔齐托抬起了头,正对上了亨利那双平静的灰蓝色眼睛。

  “好高——”旁边的一众村民这会儿总算是注意到了贤者的存在,东海岸人在他的面前都像是小孩子一样。对陌生个体排外的人类本能发作了,尽管亨利是出手帮助了他们,所有人却都转过身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

  “切,我们走!”一个较为年轻的村民忿忿不平地这样叫了一句,贤者高大的身材和全副武装的模样震慑力十足,抓着商人们到来契机打算闹事的村民们选择暂且退却。而村长的孙子塔齐托啐了一口唾沫瞥着亨利说了一句“多管闲事”之后也迈着大步子朝着主屋跑去。

  “......”米拉瞥了亨利一眼,贤者耸了耸肩。位于长屋内的一行众人面面相看,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空气十分沉闷,整个早上待在长屋之中的感觉正是“度日如年”这一拉曼成语的完美展现。而如同马里奥所料,没有任何人在乎他们千辛万苦运过来的商品。

  长屋内愁云惨淡,所有人一言不发。

  气氛的沉重让人有些不太受得了,而兴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午饭过后趁着众人休息的时候,玛格丽特悄悄地溜了出来。

  她并非对于紧张的气氛一无所知,在贵族的圈子内察言观色几乎是基本生存常识级别的东西,因而玛格丽特不可能不知晓眼下她这种外人在村里头行走会吸引来多少注意。

  而她仍旧选择了这样去做,除了明白自己现在从外观上看起来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佣兵不会引起太多人的瞩目以外,还在于,她想实际地去看一看。

  不是从他人的口中,而是自己亲眼去看,亲口去交谈,去明白这些村民的处境。

  说是天真的贵族大小姐才有的想法也罢,但这至少比起那些道听途说却对此确之凿凿者好上许多。

  “......不行啊!”

  “但是,只能这么做了不是吗!”

  玛格丽特的选择是正确的,仅仅出门走出一小段的距离,前方的争吵声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娇小的卷发委托人轻手轻脚地靠近过去,而她刚刚一过来就听到了一个女人大声的哭喊:“不行啊,她是我们的孩子啊。”

  那是片四面有简单篱笆的空地,除了一张老旧的木桌子以外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像是这家人的前院。

  “我知道啊,你以为我很愿意吗!我们还有其他三个孩子啊!”发出很大声音的男人满脸涨红,他手里头抓着的小女孩约莫才七八岁的年纪,满脸懵懂的她望着自己父母的争吵似乎有些被吓到了说不出话来。

  玛格丽特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明白了他们在争吵的是什么,因为下一秒钟女孩的母亲哭着用近乎尖叫的嗓音喊道:“卖给那些人渣的后果你知道吗,你知道了你还下的去这个手吗!”

  “......”她沉默了。

  “那你要我怎么做!庄稼全死了,没死的也只能放在那里烂掉,菜拿来卖又没人要,没钱去换粮,家里头还有五口人要养!”男人大声地咆哮着,他黝黑的脸庞上太阳穴附近的血管整个鼓了起来。

  “......”玛格丽特把手伸到了怀里,她在犹豫。

  “你,你不配做人!”女人叫了一声,气得直跳脚,她左右地望着地面,找了根棍子就打算去打自己的丈夫。

  贵族小姐忍不住了。

  “那、那个!”

  她跑了过去,从简陋篱笆的缺口来到了这家人的面前。

  “我、我可以买下那些蔬菜的。”她这样说着,然后就从怀中掏出了钱。

  到底,玛格丽特还是涉世未深。

  “你......?”男主人愣了一下,他那没有读过什么冒险小说的农民大脑想不出来这种破天荒的场景,以至于一瞬间有些大脑短路了。

  一个小女孩佣兵?

  脏兮兮的小女孩佣兵?

  抓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

  佣兵是,这么好赚钱的行业吗?

  他愣住了,然后下一秒钟所发生的事情令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脑筋转得那么慢。

  “收购是吗!请收购我家的吧!”四周都没有任何的遮拦,玛格丽特手里头抓着的钱袋周围的其他人看得都是明明白白,而贵族小姐口中的话语他们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那么我们的怎么样!”“我们的啊!”“我家的也请您买下!”“佣兵小姐!”“我们家的!”

  一个,接着一个。

  像是一不小心捅了马蜂窝一样,绝望的农民们发出令西瓦利耶的重装骑士拉曼帝国的重步兵军团都自愧不如的惊人声响如潮水般涌来。

  “买我们的!”

  “买我的!”

  拉曼智者曾言:“希望乃是最美丽也最危险的东西,令一群绝望的人看到一丝希望,就像是往一锅油当中投入火星一般危险。”

  这句话的意义。

  玛格丽特明白的代价,有点大了。

  “买我的!”许多人手里头抓着发黄的蔬菜拼命地挥舞着,前方人挤着人很快地就挤满了这个开放式的小院子,而后面还有很多人拼命地挥舞着手臂跳起来想要让她看到。

  “我、我没有那么多钱——”她慌了。

  “收下吧!请您买下来吧!”

  那一双双充满了渴求和希望的眼睛是如此地可怕,玛格丽特不敢直视他们的表情,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她给了这些人希望,但却无法满足他们。

  如果只是帮助一小批人的话,余下的那些没有被帮助到的人该怎么办。

  她应该带更多钱的。

  但到底多少才足够。

  “停下,停下,听我说——”细微的声音并不足以阻拦村民们的激动,而在一片混乱之中忽然有人从人群当中探出了一只手直接一把夺去了呆立在原地的贵族小姐手中的钱袋。

  “叮锵锵——”洒落出来的,是金灿灿的帕德罗西金币。

  “金子啊!!”

  这一声呼喊令场面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人们手忙脚乱地挤着彼此的身体想要弯下腰去捡,起初只是推搡后面不知道是谁打了谁一拳场面立马就变成了混战。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的玛格丽特整个人都慌了,她左右地看着周围最终抱起自己的头蹲下去,但这些村民似乎还不打算放过她。

  “佣兵怎么可能这么有钱,她身上一定还有更多!”

  不知道哪个人,这样喊了一句。

  齐刷刷地,村民们转过了头。

  尽管这都是一些平民,尽管他们都是人类,尽管贵族小姐自己身上穿着护甲带着武器,她却感觉极其地无助。

  仿佛正处在森林当中,手无寸铁被群狼所围攻。

  “别......别做这种事——”她徒劳地举起了双手试图阻拦,声音已经接近于哀求。

  “砰——轰——”“锵——唰——”

  耀眼的钢剑闪闪发光,幽冷的光芒让村民们避之不及,他们一个个都挤着彼此努力地往后靠去逼开这两柄闪闪发光的长剑。

  一黑,一白,板甲背部反射着澄澈天空投射下来阳光的背影是如此地令人心安。松懈下来的玛格丽特小脚一软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泥地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对着护在自己前方的米拉和亨利不停地道歉着,两人都采取了偏向于防御性的姿态,尖锐的剑尖寒光闪闪,刚刚还十分热闹的村民们这会儿彻底陷入了安静。

  “能走吗?”米拉没有放松警惕,她头也不回地问道,玛格丽特扶了一下篱笆,但脚仍旧发软。

  “小姐,没事吧!”而就好像事情还不够糟糕一样,后知后觉喘着气的菲利波和费鲁乔赶了过来,心急的年青人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差点摔倒的玛格丽特,然后一如既往不经大脑地就开口喊道。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原本还有一丝转机的局势。

  一落千丈。

  “唉......”米拉长叹了一声,而亨利则对着她打了一个眼色。女孩点了点头,明白贤者的意图抽过身去退到了他的身后。

  “小姐?”

  “贵族!”

  “她是个贵族!”

  “那些根本不管我们死活还非要收税的贵族!”

  “我就知道,这是贵族在惺惺作态,在施舍假装自己很有爱心!”

  “该死的贵族,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一开始我们也不会遭受这种情况了,现在来装什么好人!”

  仅仅一瞬之间,村民们的态度再度发生了改变。

  “杀——”

  “杀了他们!!”

  这一次,是彻头彻尾的敌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