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6章 雨夜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14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呼啸的风雨声透过墙壁隐隐地传来,雨水倾斜着泼打在外围的屋檐和泥土地上,路边的树枝疯狂地摇摆着,一些细小的石块开始在大道上飞舞。

  狂风和暴雨在约莫傍晚六时达到了极点,但在被木石结构的墙壁所保护的旅馆之中停歇着的人们,却像是身处于另一个世界之中。

  就好像是被隔断了的时间洪流当中的一座孤岛一样,任由外围千变万化,内里,却是一片平静。

  ——他们租住的是一间四人房。我们前面曾经说过这间旅馆的占地面积十分广袤,这里有一点要申明的是:这类野外的,或者是存在于村落乃至于城镇当中的旅馆,通常都要比人流量更大的大型城邦当中的占地面积更大。

  一般人可能对于这一事实怀抱有疑问,毕竟按照常理来想的话,在人来人往的城邦当中旅馆这种建筑物理应更为庞大可以容纳更多的客人才是。

  陷入这种思索的人们通常都并不太了解城邦的总体结构和其他一些相关的规划的内容,首先我们要给出的是关于城邦或者说主城的定义——第一点:这里必须有领主府存在;第二点:它要有城墙——是的,就只是这么简单,然而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定义,考虑到许多综合因素,城邦也依然是一种复杂的存在。

  城墙是用于防护内部的居民以免遭到野兽或者盗匪的袭击的重要保障,但高昂的建筑成本也直接导致了它会成为约束城邦面积的一道屏障。

  不了解的人们可能会觉得治理一座城邦并没有太多的难题,我们这里出于篇幅的影响也就不作过多赘述,但即便是简要地概述的话,提出来的问题也足以让一般人烦恼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做一下最简单的数字计算,以通常的成年人和普通的舒适宜人的气温为例,一个人一天需要至少饮用一公升的水,加之以清洗物件和食物的加工,就算不洗澡吧,工作用水与食用加起来,最少也需要八到十升左右的淡水。

  那么十个人,一百升,一百个人,一千升——这还仅仅只是一天的用量。光用水的问题,就已经限制了许多不靠近充沛水源的村落和城邦无法演变成广大的城邦,而对于一座人口以万计数的领省主城而言,它也是一个每天都必须派出人手前去维护的重要问题。

  饮水解决了之后是食物,食物解决了之后,则是重要的城市卫生与清洁的问题。

  亨利他们一路走来,去到过的几座城邦都还算是卫生良好的,因为附近都有水源的缘故,人们通常都会建立起下水道,用它们来将污秽带走。

  一万个人一天所产生的生活垃圾和排泄物若是堆砌在一块的话可以形成一座散发着恶臭的小山,加之以进城出售肉类和蔬菜的商人们摘除的动物内脏和烂菜叶子,若是一座城市的掌管者对此视若无睹的话,那么不出一周,所有的人都得生活在恶臭之中。

  不清楚这一切的人们往往只将目光着眼于城市本身的耀眼之处,然而古往今来不论是那一座城邦都是依靠这些普通人所不知道的暗处的精密有序的细节才能够完善地运行。

  ——话归原处,城邦高昂的扩张成本和处处用人的维护决定了它必然是寸土寸金的,这也就解释了那些存在于主城当中的旅馆客流量更大却反而面积更小的事实,而换到了眼下这样的荒野之中,因为可以随意圈地,所以只要你有足够的人力,你甚至自己想要建立多大的房子,就能建立多大的房子。

  当然,在这里你必须承担起另一种意味上的支出,毕竟在荒野中存在就等于没有任何的保护和援助,但让我们把目光锁回到一行四人的身上,总而言之亨利他们眼下所暂居的这一间旅馆的四人间,是相当之宽敞,甚至于自己还带着一间浴室的。

  盛夏时分索拉丁高地的人们都喜欢每天用冷水冲澡,庞大的旅馆的拥有一口位于室内的水井,在下雨天的时候也能够自己前去提水。在天气比较冷的时候你还能用上水井前方靠着墙壁的石质壁炉将水烧暖了再拿回去,不过这种热带地区所谓的天气较冷,其实也就是从燥热难耐变成了凉爽舒适罢了——四人所在的房间位于二楼左侧的边角处,因为他们来的有些晚,这是唯一剩下的了。

  常见的西海岸旅馆从南到北都会将楼梯设置在靠右的地方,而多年在外旅行的人们,不论是佣兵还是商人,都会选择靠近右边的房间,也自然是出于防人之心。

  靠左的房间不好逃跑,除了一些精致的别馆会有多向的通道以外,居住于此的人们若遇上了强盗或者是仇家的话,就只能被围堵到了死角之中。

  蜡烛昏黄的火光微微地摇晃着。

  狂风暴雨之中窗户只能紧紧关闭,不过就算打开了,这会儿乌云漫天怕是也没有办法瞧得见月亮。不看月色只靠猜测的话,这会儿实际上只是差不多相当于晚上的七八点的时刻。

  下方一层的人们还在喝酒聊天,吹嘘着自己见闻的家伙比比皆是,之前那名商人所讲述的亨利他们的事情对于这些人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将其当成见闻转手传播出去又或者是一觉睡醒就忘掉是非常正常不过的,常年在外旅行的人们可不像那些接触面窄小的贵族大小姐,他们深刻地明白对方和己方之间身份的差距,加之以对于其他人的提防,只是听了下故事就过来勾搭的,往往都不安好心。

  米拉拧干了毛巾,反射着浴室边角高处蜡烛火光的清水顺着排水口缓缓流下,直接加入了外围的大雨之中流入到泥土地里。竹子的特殊结构让它非常适合用来制成管道,设置在屋后的排水口直接向下,顺着外侧的墙壁流出,因为多年的潮湿,外侧的墙壁长满了青苔。

  “呼……”白发的洛安少女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淋湿的衣服加上出汗,这一天下来浑身都黏哒哒的,洗完澡以后真是一身清爽。

  “出去吧。”旁边的艾莫妮卡也完成了个人的清洁,她俩用拧干了的毛巾擦干了水分之后换上了干净舒适的衣物,然后就走了出去。

  马背上的防水皮包,真是一种好东西——米拉这样想着,当初亨利连同马鞍之类的一同购买它的时候因为其高昂的价格女孩还有些无法理解,毕竟在她看来用更为廉价的麻布之类的包裹一下同样能够拿来携带东西,但米拉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不懂的东西她就不会指手画脚——加上对于贤者的信任,女孩也就同意了这种从理论上来说是二人共有财产当中大量支出的行为。

  而这在眼下以及一路走来遇到的诸多情况当中,也确实地证明了它物有所值。

  不论是物品还是人,脏兮兮的话肯定就会受到某种层面上的影响。常年在外旅行风餐露宿的佣兵们十天半个月不洗澡之类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实话说在此之前因为条件所限就连女孩自己也是这样,不过随着天气变得燥热起来,到了索拉丁高地这种地方,即便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舒适一些她也要坚持多进行一些清洁了。

  风雨依然在呼啸,宽敞的四人间内部左侧亨利正接着蜡烛的火光为约书亚讲解着字体,在近距离火光的照射下红发的剑师也还算能够看得清楚大致的所在,亨利用手指指正间并口头解释,而他则用自己的手指去触摸,感知文字的形状。

  ‘今天——就小小地偷懒一下吧’坐在了自己的床边,米拉这样想着,然后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艾莫妮卡。

  “怎么了?”头发湿哒哒的金发少女在昏暗的光芒下愈发显得皮肤白皙,米拉跑了过来坐在了她的床边,艾莫妮卡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洛安少女接着说道:“你和约书亚,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她直言不讳,这是因为洛安人与传统的西海岸人对于爱情的观念有着很大的区别。虽然实际上米拉接受传统的洛安式教育的时间也不过是十年,并且现在仍旧处于稚嫩的年纪,但或许是血脉使然吧,她总是有意无意地会透露出一股子洛安女性式的落落大方。

  从南到北,西海岸的传统女性都是一种社会当中的辅助性的角色,而相比之下崇尚武力的洛安人当初与奥托洛帝国的战争之中,女性的将领就曾层出不穷。两种文化之间的区分在眼下的场景当中尤为明显,米拉这么一问,艾莫妮卡立马就有些脸红地垂下了头,不好意思地错过了洛安女孩的视线。

  “嘿嘿。”大雨倾盆,这个时代的人们晚上除了歌舞以外就只有聊天讲述故事之类的娱乐活动,打算今天小小地偷一下懒的米拉更加地凑近了艾莫妮卡:“告诉我嘛。”她的脸上带着笑,故意伸出手去挠艾莫妮卡的痒痒。

  “别、别这样……好啦……”因为皮肤白皙,金发的女孩脸上的红晕更加地明显了。她对着这个本应是自己妹妹年纪的女孩叹了口气,两个人一起随意地坐在了床边。另一侧的亨利和约书亚正在认真地交流着关于文字的事情,艾莫妮卡望了约书亚好一会儿,旁边的米拉从她的侧脸上看到了复杂的情感,眷恋与爱慕之类的自然有之,但比起所有的这些,却还有一丝丝的不安存在。

  ‘是约书亚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白发的女孩这样想着,而艾莫妮卡则缓缓地开始了讲述。

  “他是个……有点笨拙的人呢。”雨点敲打在墙壁上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风声呼啸,艾莫妮卡用不算太大的声音说着,另一侧的亨利和约书亚对此全然未觉——她说着,不知为何米拉总觉得这句话里头带着一丝隐约的悲伤。

  “笨拙,但是又很善良。”艾莫妮卡接着说道:“你知道么……约书亚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彻底地看不见的。”

  “他在十一二岁的时候,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年轻猎人。”艾莫妮卡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瞧了一眼米拉,又垂下了头。她长长的睫毛颤动着,似乎是在回想着过去的事情:“约书亚的父亲,是索拉丁本地人,而他的母亲,是草原那边的归化民。”

  “他们原先是居住在古德索尔的。”艾莫妮卡说道,米拉在脑海当中搜索了一下,然后和之前遇上的那名逃婚的草原少女的事情对在了一起,那座小镇似乎就是属于古德索尔教会王国的范畴。

  “约书亚七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因为顶撞了教廷的人,就被不由分说地杀死了。”

  “教廷对待草原人和本地人,完全就是两种行为准则……普通人犯了盗窃罪,或者是顶撞了教会,顶多只会被罚款或者是游街示众,而归化民,哪怕是犯了最为微小的错误,也会被直接杀死。”

  “他们说约书亚的母亲是公然反抗了教会的军队,可是她所做的实际上也只不过是说出了大家都不敢说的事情而已……”艾莫妮卡又看了一眼米拉,白发少女那双亮晶晶的蓝色眼眸即便是身为同性的她也觉得是十分地美丽。

  “你应该也……看到过教会在派发食物给穷人的事情吧。”她这样说着,米拉点了点头,她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对白色教会仍旧保持着一些些的好感。

  “那个是……强制征召来的。”“哎?”艾莫妮卡的话语让米拉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金发少女再次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那一年,风雨很大,连续下了一周的雨让田里的作物全部都腐烂掉了,所以古德索尔的收成十分稀少,居民们就连自己家里糊口,也已经是十分地困难。”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廷还是以发扬神明的博爱的名义,要求居民们将自己家的粮食拿出来上缴,用以救济从南方逃亡过来的难民。”

  “约书亚的母亲就是因为对于这种行为不满,所以被当众处决了。”艾莫妮卡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更小了一些:“从那以后,人们就对教会言听计从,没有人再敢反抗。”

  “总而言之——!”似乎是觉得话题过于严重了,她抬高了音调再次用明媚的笑容盖了过去,另一侧的约书亚和亨利回过头看了一下,但没有投来多少的注意又再度开始交谈起关于学习文字的事情。

  “约书亚和他的父亲搬到了特雷米,然后我们就相遇了……”

  “那个时候的他,是村子里头数一数二的猎人。虽然不够高大强壮,但在使用草原那边的短弓的情况下,射出去的箭又快又准,打猎总是比大人们收获还要充沛呢。”艾莫妮卡笑着这样说道。

  “只是他的眼睛……”她再次垂下了头:“约书亚的眼睛会不好,都是因为我。”

  “我8岁的时候,被坏人掳走了。”艾莫妮卡说道:“那个家伙很强大,村里头的大人都没有办法阻止他,我被抓到了坦布尔山脚下的山洞里头,等了好几天都没有人来救我,我以为大家都放弃了,但是约书亚他出现了……”

  “他找到我了……”

  “明明是那么瘦小的身体,满身疮痍地,但却趁着夜色,带着我努力地逃跑。”

  “只是我们还是跑不过那个人,我们靠近到了村庄的地方,约书亚让我先跑,回去叫大人来……”

  “然后他就……”

  “不可能的啊,胜过那样的家伙。”

  “但是这个人就是这么地笨拙啊,就算明知道打不过,他也还是会拦上去啊。”

  “明明因为这样子,连母亲的遗物都没有办法再握紧去使用了,但却还是笑着告诉我说‘你没事就好’的啊!”艾莫妮卡说着说着忽然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米拉牵起了她的手,另一侧的亨利和约书亚都看了过来。

  “就是这样子的家伙……”“吱呀”艾莫妮卡小声地开始了啜泣,另一侧的两人推开椅子走了过来。

  “这样笨拙的家伙,所以才必须要让我来照顾他呀。”艾莫妮卡抬起了脸,虽然还带着眼泪,但是却笑着这样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