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0章 不安宁的夜(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29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二层小屋内的探索有了预料之外的发现。

  藉由熟识当地民俗与神话的传教士加之以原住民璐璐等人经验判断,他们得以从屋中放的一些只有月之国地位较高的人可以使用的服饰与物品了解这是村里领导阶级居住的地方。

  这间村长屋和前面待过的村民屋总体风格十分相似,都是以木制结构配合纸制门窗作为主体,但面积以及内部架构却有极大区别。

  村长屋光是一层就具有五个隔间,其中除了最大的主卧室和两件看起来是给房主妻儿居住的次卧以外,余下的是便是接待客人还有日常生活的主厅。而另一间与主厅相连的是和人称之为“茶室”的隔间。这间茶室面积不大,但不论是地板还是墙壁都较其他地方更厚一些,因而隔音效果也更好,是和人用来商谈要事的地方。

  除此以外二层还有着另外四间居室。而相比之前待过的村民房屋,浴室以及茅房都被设置在了后院,避免水汽和臭味影响到住所。

  后院可以从主厅穿过去,也可以从茶室的另一扇门出去。从设计上来看,显然是为了方便谁悄悄从后门溜进来商谈一些需要掩人耳目的事情,而在有危险的情况下也可以从那里开溜。

  但这还不仅如此,在分头确保了整个屋子的安全过后,进入茶室的贤者踩上地板的一瞬间就停住了脚步。

  “低了一点。”他这样开口说道,原本来说更厚的墙壁和地板理论上都应该使得房间地基更高,但一只脚踩在过道一只脚踩在茶室当中的贤者却敏锐地注意到了高低差。

  这一细节引起了他的怀疑,因而之后其他几个人就借着月光看着他开始在整个茶室这里敲敲那里推推,最终在沉闷的“咚咚”声变成了“扣扣”声之后,贤者抽出了腰间的短剑,然后插在了木制地板上的某一条缝隙。

  “吱呀——”隐藏得很深的木门在被撬起来以后,上面铺着的毯子也滑落了下来。

  “咔——吱——”掀起的木板下方露出了一个周围有被灰浆砌过,通往地下空间的入口。只是这个入口狭窄到让人望一眼就头皮发麻:在湛蓝的月光下,只有半米不到宽度的通道唯独最上面的三节阶梯显现出来,其它都归于黑暗之中。

  因为不能点灯的缘故,这种死寂的黑暗让人有一种随时将有什么冲出来的不安。

  “有点难办。”亨利皱起了眉,月之国的人平均体格比拉曼裔的平民都要更矮小一些,这样的通道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恰好合适,但对195公分高的贤者而言却有些难受。

  他得侧着身才能走进去,即便是对其它体格稍小一些的人来说,走进这条通道的话要转身也会非常不便。

  “要、要下去吗?”旁边的艾吉声音颤抖略带结巴地搓着手开口询问。米拉和璐璐还有咖莱瓦把之前在屋内找到的蜡烛和油灯摸了过来。和贫穷的农民不同,村长家的各种物资颇多,照明用具也随处可见。但他们都没有点着。

  对能见度低下的恐惧让步于对未知生物的恐惧,在得知了那些家伙会循着热源而来以后,他们对于火的态度变得谨慎许多。

  “地下的话,点火更不容易被发现。”亨利回过头瞥了一眼众人,年青传教士的声音颤抖与结巴不光是因为恐惧,现在仍是隆冬而他们匆忙逃出又缺少热源,此刻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无意识地开始搓手或者磨蹭起自己的胳膊来。

  这都是感到寒冷的迹象,尽管现在因为紧张感还没消退他们没有意识到,但若是不采取点什么措施的话,低温会对队伍造成比起那些未知生物更严重的损伤。

  “那你就,不确定下面会不会有吗。”艾吉显得十分犹豫,又黑又狭窄的洞口不知道通往哪里,但留在这上面他也感觉不到安心。

  进退两难之际,首先行动起来的却是璐璐。

  夷人皆是猎民,由此出身的原住民少女蹲了下来轻车熟路地伸出手舔了一下手指然后放在了洞口:“有风。”她说道,这种地下通道不知与何处相连,若是单一入口的口袋地形,一行人进去之后即便不烧柴取暖也可能会缺氧窒息。

  有气流通过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下面的空间也许比起想象的更大。

  “我先走吧。”察觉到这一点,而且明白自己体型最为小巧的璐璐开口说着,拿起了一盏铁制的油灯,就开始一节一节地踩着阶梯往下走去。

  这使得旁边的几个大男人都感觉有些面上无光,尤其是艾吉,他彻底地闭上了嘴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丧气话。

  璐璐轻手轻脚地往下走着,由于没有直接光照,仅仅片刻她的周围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原住民少女不得不用一只手扶着冰冷的墙壁以防止跌倒,但所幸这一段阶梯并没有太长,她数着步慢慢地走了大约有15节以后,隔着毛皮短靴的脚就探索到了更加宽广的地面。

  “我到了。”璐璐的声音从黑暗之中传出,尽管并不像艾吉那么胆小,她还是不自觉地因为环境而压低了声音。

  “我也下去,咖莱瓦和老师断后?”米拉显然注意到了她压低声音透露出的那份不安,她这样说着,而亨利点了点头。

  女孩摸了摸身上的装备,匆忙逃离之中他们的工具都留在了那间小屋。不过月之国这边的取火工具也大同小异,只是用以敲击的火镰样式与里加尔颇有区分。这自然又是在村长家“借用”的。

  “啊——”身高与璐璐有些差距的洛安少女起初试图像她那样正着走下来,但因为阶梯过于狭窄的缘故担心滑倒的她最终背对着下方扶着墙壁缓慢往下。

  月之国服饰宽大的裤管使得米拉感到十分烦心,她弯腿的时候总有踩到裤子边缘的担忧。而因为通道狭窄的缘故,系在腰上的长剑也要么剑鞘末端要么剑柄末端磕碰到通道,时不时地就传出“咔——咔——”的声响。

  要不是事先开口说了一下,只怕现在还待在一片黑暗之中的璐璐会感到十分不安。

  “你在哪儿。”下来以后的米拉立刻感觉到空气又冷又夹着一股土腥味,她开口询问,而璐璐的声音立刻响起:“在你右边。”她说,声音近得吓了米拉一大跳,因为黑暗的缘故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就在这种位置。

  “我把火......怎么读来着,制作火用的工具拿下来了。”依然有些蹩脚的语言导致她不得不加入一些洛安语的词汇来试图表达通顺,而璐璐小小地“嗯”了一声,接着米拉就感觉到她摸索着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对,在你那一侧的腰包上。你点火,我站你前面,预防危险。”她这样说着,然后在璐璐取出了火镰与打火石之后扶着墙壁,慢慢地把脚尖往前挪,确认是平地,一点点地靠到了更前面一点的地方。

  “嚓——”身后璐璐打火的光芒在一片黑暗之中有些显眼,米拉借着火花算是勉强掌握了周围的环境,从入口下来以后这部分像是过道一样的地方相对宽敞。虽然也就一米八左右的高度,她踮起脚尖就能碰到顶部,但宽度却足以容纳两个人并排。

  旁边有着一些木制的支撑结构防止地道倒塌,一览无余的这条过道至少在这块区域附近还没有什么危险存在。

  “嚓——呼——”敲了半天总算冒出暗红色火星的火绒被璐璐捧了起来,她悠长又平稳地吹气使得它越来越亮,最终变成了明火。接着靠到了油灯的附近,烧了约莫两秒钟的时间使得因天冷而凝固的油脂融化并且点燃。

  起初黯淡的火光随着燃烧迅速地增大,一股熟悉的鲸鱼油脂略带腥气的味道也开始被两人捕捉。

  “呼——”细微的空气流动使得火花有些摇曳,角落里头有些什么东西在窸窸窣窣地躲避着光芒,米拉眯起了眼睛看了一下,发现是一些微小的甲虫类。

  隆冬季节地表的虫子都会被大雪给冻死,反而是土地里温度稍高一些,所以它们躲在了这儿吧。

  借助微弱的火光她基本辨明了至少在附近的几米范围内没有比甲虫更大的生物,于是回过了头:“安全,下面看起来挺大的!”米拉对着通道大声喊着,而上方的亨利则是对着仍旧十分迟疑的艾吉等人耸了耸肩。

  “......”年青的传教士不停地咽着口水,一直站在旁边等到其它三名年长的传教士全都下去了以后,没有了退路的他才在亨利和咖莱瓦的眼神压力之下强打勇气走了下去。

  他紧张得忘记了呼吸,但已经事先下去的三人也拿着一些油灯与蜡烛,有了已经点燃的璐璐那盏油灯在,他们可以轻易地弄出更多的照明。

  光照变得充足起来以后也让艾吉立刻松了一大口气,这股橘黄色他从未觉得如此可贵,甚至于有些情不自禁地想要下跪开始赞美起神明。

  “来,你也拿着一盏,然后在通道旁边放一盏。”前方的传教士同伴递给了他两盏点着的油灯,打断了艾吉的感动,年青传教士把东西放回去以后拿起了一盏油灯。

  “开始往前探索了。”米拉端着小盾和一支蜡烛和璐璐一起走在最前面,回头说了一句。

  身后的众人隔了一小段距离,以避免被彼此手中的油灯或是蜡烛烧着身上的衣物。而最后下来的亨利和咖莱瓦不光带了武器和食物还有棉被等物品,还用屋里找到的绳索捆了一大把木柴带了下来。

  “难受。”身高也有将近一米九的咖莱瓦与亨利一样只能驼着背在通道当中行走,年青的搬运工几乎是立刻就开始感觉到脖子十分酸痛,而贤者为了保险起见回过身在楼道入口的地方放了一个陶碗,用小木棍支撑的它维持着巧妙的平衡,如此一来若是有谁或者什么从这里下来了,他们也可以立刻察觉到。

  在一片黑暗之中,声音比起视觉更加可靠。尽管之前相似的警戒系统被绕过了一次,但这一次楼道的入口十分狭窄,相较小屋周围四通八达的环境区分甚大,所以警报装置的作用也会更大一些——至少他们希望如此。

  一边警惕着可能的袭击,一边往前靠近的众人在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眼前忽然豁然开朗。一个尺寸不小的厅室模样的场所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然而比起这个宽敞地点本身,却还是摆在上面的东西给了他们更大的震撼。

  “好多的.......”

  “黄金。”

  仿佛传说中巨龙的藏宝室,各种形状古怪的黄金堆成了小山。而在另一侧还有一些月之国风格的铠甲与武器。数量庞大的武器装备堆砌在那里似乎已经有些年头,因为其中不少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猩红的锈迹。

  “有老鼠。”前方的米拉和璐璐瞧见了躲避着火光的几个灰色影子,既然有避冬的甲虫存在,有以它们为食的小动物躲藏在这里头也就不是什么十分意外的事情。

  “看到洞了。”有老鼠活动就证明有与外界相连的洞穴,稍微在旁边搜寻一下,一行人看到了一些明显是人造的有搭砖瓦的圆形洞口。月光没有直接透进来,所以可能是弯曲曲折的,毕竟直上直下的话下雨或者积雪融化了地下室就会被水淹没,导致里头的财物受损。

  “呼——”端着蜡烛靠近以后火苗被吹得一阵摇曳,显然这就是这个地下网络系统的通风节点——

  是的,地下网络系统。四散开来检查旁边一行人在绕了一圈以后立刻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储存室这么简单,在黄金堆的旁边有着复数的通道存在,并且其中一条较为狭窄的,从方向上来看有些熟悉。

  “应该是和整个村子相连的吧。”贤者很快地给出了结论。

  “怎样?回去吗,那些家伙也许已经走了,我们的东西也得拿回来。”米拉开口说着,而其它几人则是回过头看着在火光下闪烁着迷人光彩的黄金发呆。

  黄金这种东西对人类天生就有着极高的诱惑,即便是在危机仍未消退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明天吧,我怀疑这些家伙是因为夜里太冷,生火了才会被吸引过来。白天太阳出来也许就去别的地方了。”亨利这样说着,而回过神来的其他人也都附和地点了点头。

  “先探索一下周围的通道,彻底确保一下这边的安全,两人一组,小心一点。”贤者重新下达了指挥,八人的队伍正好可以分成四个小组,而大厅另一侧的通道也正好就是四条。

  但片刻过后探索回来的众人交流了彼此的发现,却发觉情况有些超乎他们的预料。

  “另一堆金子。”负责最左边那边的两名年长传教士这样说着。

  “我这边也是。”米拉和璐璐这一组也一样。

  “同样。”咖莱瓦和艾吉的组合也有了一样的发现。

  “那就是四堆吗......”最后的贤者与另一名传教士走的那条通道也是如此。

  “然后还有通道看起来是通往更远的地方的,有些地方还有石砌,上面的文字看起来很有年头了。”遇到自己专业领域可以辨识的东西,艾吉多少冷静了一些。

  “我这边发现了青铜器和锈得不成样子的铁器。”米拉也开口说着。

  “这地方可能和这个国家一样古老。”一名传教士开口这样说着。

  “今晚怪事真是太多了。”咖莱瓦没忍住地开始抱怨道,尽管财富多少令一行人有些心动,但这种大量的财富与未知夹杂在一起,却令他们又有些隐隐的不安。

  “我们探索的那边有一处和通风管道连在一起的,看起来是已经被搬空的储存室,大小比较适合我们过夜。”亨利如是说着,然后当先带路朝着那一侧走去。

  他们分开背着各种物资走到了那边,有着厚实图层的地下相对比较保暖,几支蜡烛就足以让他们感觉身体不那么僵硬。走进来的众人吓跑了几只待在这里头的老鼠,它们迅速地蹿上了墙壁然后钻进了通风口一下子就跑到了外面。

  “只希望这些家伙不要半夜跑来偷咬坏食物啊。”艾吉开口抱怨着,而旁边的米拉瞥了他一眼:“会安排守夜的,而且有点着篝火呢。”

  她这样说着,而疲惫的众人在终于到达以后在靠墙的地方把斗篷袍子和村长家找到的被褥简单地铺了一下,就开始用蜡烛和油灯生火起来。

  “加柴别加太多,这里到底不是露天的,等下被烟呛到窒息了。”帮手的咖莱瓦因为寒冷而心急地堆了颇大的火堆,但亨利阻止了他。

  “咳咳——”贤者话音刚落,一开始火焰没有烧得足够大的柴火升起的烟雾就呛了咖莱瓦一脸。

  “呆子。”米拉翻了个白眼鄙视了一下咖莱瓦,而旁边的璐璐则是凑了过来,把自己的小方巾递给了他。

  “谢、谢谢。”有些受宠若惊的年青搬运工开口答谢,但这又引来了洛安少女的第二次鄙视:“你说拉曼语她哪里听得懂。”

  “啊,说得也是......”咖莱瓦无语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用蹩脚发音的月之国语言重新对着璐璐道了谢。

  火慢慢地烧了起来,烟气顺着升腾而上,使得洞**部的温度开始升高。

  “好酸痛啊。”弯了半天脖子的咖莱瓦终于坐在了被窝里头,左右地活动着脖子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声响,而疲惫又饱受惊吓的一行人到这会儿终于松了口气重新拥有温暖以后,困意也开始阵阵来袭。

  “睡吧,我守着。”亨利用一根木棍拨弄着火堆,对着投来眼神的洛安少女这样说着。

  “好,晚安,老师。”打了个呵欠的米拉把蜡烛都吹灭了之后放到了旁边,钻到了被窝之中。而贤者继续守着火光,同时往外侧黝黑的洞口望去。

  洞穴的内部是如此安静,除了火焰燃烧和众人悠长的呼吸声以外就什么都听不到。

  他一直注意着远处那打开的通道是否传来声响,在这么寂静的环境下,一个陶碗摔碎的声音还是可以传出很远的。

  其它地方的地洞入口门板都是盖着的,打开的就只有他们进来的那一处。

  不过一连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声音传来,于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也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火焰安静地燃烧着,在一行人都睡了好一会儿以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通道那里传了过来。

  一只小家鼠冒出了头,嗅着因为温度升高而散发出来的食物味道。

  它偷偷摸摸地沿着墙角开始往众人放食物的地方靠,但在打算爬上放食物的包裹时,一阵火光忽然照亮了它的身影。

  “......”贤者安静地望着这个小家伙,而意识到自己被发现的小家鼠迅速地从另一侧“咻——”地一声跑没了影,但却并不是从通风管跑回去地表,而是朝着外侧那些有存放财物的储藏室跑去。

  “.......”亨利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这只狡猾的小老鼠显然是还没打算放弃所以没跑回去外面,它打算等他放松了警惕再一次跑来偷东西。

  啮齿类的机会主义者正如人类一样,总是不折不挠。

  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可以在所有地方都留下踪迹的原因。

  “嗅嗅——”跑到一片黑暗之中的小家鼠仍旧饥肠辘辘,敏锐地捕捉到了旁边细微动静的它跑了过去用爪子抓起了一只爬行缓慢的甲虫然后迅速地翻面将柔软的腹部啃噬殆尽。

  但全是硬壳的甲虫只能塞塞牙缝,它仍旧饥肠辘辘。

  “咔——”腹部被啃掉的甲虫上半身仍旧在缓慢地移动,而小家鼠听到了另一侧传来了某种稍大一点的“咔哒”声,敏锐地抬起了头竖起了耳朵。

  ——是更大的食物,它一窜一窜地跑跳了过去,靠近到了堆满财物因此也有很多缝隙可以供小型生物活动的金堆那里。

  然后。

  “咻——”地一声被潜藏的黑影捕食。

  就连惨叫都没能发出。

  “咔哒咔哒——”火堆的烟气顺着通风口流进的空气走向,飘向了通道的其它地方,使得这些地方也开始升温。

  堆的密密麻麻,形状古怪的“黄金”们,在达到了适宜活动的温度之后。

  展开了自己多节的身体,伸出了脚爪。

  迅速地从彼此的身上爬下来,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地面。

  朝着温暖的方向靠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