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67章 (一):小小的起源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14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时间步入1353年的冬季之时,整个东海岸持续了许久的战争终于逐渐开始平息。

  这一切的契机,乃是帕德罗西的新皇登基。

  刚满11岁的克洛维·安布罗斯·塞克西尤图一世生于战火之中,并且很显然继承了自己父亲的才能,甚至远在此之上。自小就成为掌权者道具,被几大贵族利用作为筹码争夺摄政王职位的他,非但没有因此吓破了胆成为一个无能之徒。反而是吸收了无数知识,成为了一位年纪虽小但城府颇深的君主。

  一直低调做人的皇帝内地里培养了许多亲信,手段之隐秘,当他登基那天发布逮捕命令的时候,自认掌控了他的几位帝国内的大贵族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

  在惊愕和难以置信之中,他们被剥去头衔,押进了大牢之中。

  “你们都当我是小孩子,但就像少年与巨人的那个故事一样。巨人因为过于庞大而目盲,最终被使用投石索的牧羊少年所击败。”他口中说出的这句话语,最终成为了举世闻名的箴言。

  但坊间也流传着这样的消息,暗地里一直有着谁在帮助着幼小的皇帝。

  据说宫廷内的侍女曾看见一个“和皇帝瞳色相同的人”出入的模样,但这类传言到底是政敌抹黑还是确有其事,人们却也不得而知了。

  总而言之,帝国境内的战乱就这样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被逐渐地平息了下来。但在更加北部的地区,苏奥米尔王国的和平却来得晚了两年。

  一直到1355年的秋季,骚动、劫掠和各种大大小小的对立冲突,才终于有了缓和的迹象。

  一切的动乱始于1344年南征的大剑士归乡事件。

  尽管教会和王室还有各大贵族尽力控制宣传,过河拆桥予英雄以污名联合谋害了海茵茨沃姆元帅的说法还是在民间流传了开来。狂热过后面对越来越苦难的生活,头脑冷静下来的人民开始感到后悔。而这种悔恨的情感结合不少军民冲突,最终导致平民高举旗帜抗议,与王室和贵族之间的对立也变得愈发严重。

  耶缇纳宗因为也洗不干净的缘故,在苏奥米尔国内的声望一度也跌至谷底。

  本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权而进行的行为,到头来反而成为了声望下降的导火索。

  自取灭亡这种事情,说的大约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一定真的是感同身受,也许只是因为生活变得困苦因而对于教会与贵族们产生了不满借此机会爆发出来。但总而言之,作为元帅遗腹子的大剑士们借此机会终于是在苏奥米尔的民间深深扎根。原本只是异乡人只是叛逃的帝国骑士的他们,如今开始训练起苏奥米尔的本地人作为大剑士,一步一步地在民间扩散自己的声望。

  “立于人民之中,为人民而战。”喊着这样的口号,他们对于教会也好贵族也好寸步不让。在十来年的光阴之中发展成为了苏奥米尔境内不可忽略的第三股势力。

  不单如此,原本站在同一阵线上的教会和王室贵族阵营当中,因为诸事不顺加之以利益分配不均,也开始出现了对立的情绪。

  贵族们需要教会的影响力,而教会需要贵族们实打实的兵力。

  决裂的契机来自于1347年夏季耶缇纳宗教廷武装部队的成立——明摆着是对于贵族们的不信任,耶缇纳宗自己拿起了剑。利用狂热的宗教人员和之前培养银卫骑士团的经验,创造出了教会自身的武装部队。这种拥兵自重的做法直接导致了王室和贵族的不满,但却也因为他们的内斗缘故给予了大剑士们进一步崛起的契机。

  而光阴辗转至今,于1355年的秋季,苏奥米尔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微妙局势。各方互相钳制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利益盘根错节,若是有一方轻易出手的话很容易导致其它两方联手,在彼此都没有任何信赖的情况下,讽刺性地反而拥有了一种脆弱但却可贵的和平。

  战争结束了,最少明面上来说结束了。

  人民松了一口气,尝试继续生活。

  ————

  ————

  “盯紧了。艾里阿隆,用你的小眼睛给我盯紧了!”老人的苏奥米尔语在旁边响起,前方的风吹来使得他脸上沾满白霜的胡子和保暖帽上面的绒毛都微微抖动。

  而名为艾里阿隆的少年一张白皙的脸庞红扑扑的,显得有些不自在。

  两人趴在了雪地上,隔着厚厚的衣服寒冷都透了过来。即便是对于耐寒能力极强的苏奥米尔人来说,这里的天气也有些难受了。他们此刻地处北欧罗拉往北30公里的所在,这里广袤无垠的地面上虽说湖泊和森林仍有许多,但却几乎没有多少人居住。

  极端的天气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原因则是本地各种可怕的大型生物。

  别称是剑齿虎有着雪白毛皮和两个长长尖牙的雪虎;巨大的恐狼;可以将以上两者徒手打死的雪人,以及比它更大的巨人。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以及最重要的。

  龙。

  这里对于人类而言实在是过于危险,即便是最老练的猎人在做好最充足准备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前往。

  而他们这一对爷孙之所以仍旧到来,归根结底,还是为生活所困的缘故。

  连年的战争使得作为主粮的作物产量大大减少,畜牧业也是相同的道理。为了填饱肚子人们大量捕捞导致了河里的鲑鱼也开始减产,饥肠辘辘起来人心也开始变得险恶。

  苏奥米尔的禁猎法令在富裕的南方地区生效,那里森林当中的猎物全都是该领地贵族所有,民众是不可以随意狩猎的。

  因此平民出身的猎户必须去到更加遥远而险恶的北方地区,与自然环境还有可怕的生物进行搏斗,如字面意义上地一般“从虎口夺食”。

  光是面临的环境和生物威胁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担忧,除此之外狩猎本身却也全然谈不上轻松。

  爷孙二人的出来已有3天时间。

  凭借着优秀雪橇犬的奔跑能力,他们追逐着一群驼鹿深入到了极北之地。

  出行一趟所消耗的物资不算少。为了保证有充足的体力狩猎,不光是人,雪橇犬的口粮也必须准备。尽管给它们的是人不吃的冻得跟木头一样硬的鱼块,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他们必须获得足够大的猎物,才能令此行不虚。

  年轻的艾里阿隆显然跟任何年纪不大的男孩一样,注意力容易涣散。趴下来等待的十数分钟时间对于他来说极其难熬,他感觉身下躺着的地面又冷又硬非常难受,整个人都非常不自在。他悄悄地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爷爷,看到老人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远方那些驼鹿以后,用细微的动作从怀里掏出了粗纸的小本子,还有一支炭笔,开始“唰唰唰”地记载起一些什么来。

  唯有做这种事情时,他才能够全神贯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而待到年轻的艾里阿隆把这一段写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你还没放弃当抄书员的梦想吗,和你那个不成器的父亲一样。”爷爷的声音冰冷透骨,而艾里阿隆伸手把怀里的纸笔都抱了起来,满脸戒备地看着他。

  “我都说多少次了,这种白日梦不该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人总是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知道自己的能力所限才不会痛苦。”

  “你父亲那个蠢货一直自命不凡说什么别人都是井底之蛙,但是待在井底才是幸福,他试图爬出去的结果是怎样?”

  “身体垮掉了连出来狩猎都没办法,钱全部投入到购买纸和笔上面一根筋地希望自己能够获得哪个大贵族的赏识,但却始终不得志,最终变成了终日借酒消愁的废物!”

  “别变成那样,艾里阿隆——”“可这是我的梦想!”艾里阿隆垂下了头:“而且爷爷以前不就是抄书员吗,识字都是你教的——”

  “那你就没考虑过我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成为猎户吗!真是光顽固不听管教跟你爸一个——”老人抬起了手正准备打他,但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了沙沙声。

  “啊啊!惊动到驼鹿了,你看看你!”“明明是爷爷的错!”艾里阿隆跟老人斗着嘴,而他则是回过了头吹了一下口哨。

  “——!”整整齐齐的狗群拉着雪橇靠近了过来,老人一只手抓着上弦好但没放上箭的弩,另一只手把艾里阿隆提起来放到了雪橇上。

  “追——!”他催促着这些通人性的狗儿们迅速地奔跑,雪橇长长又光滑的接地面顺畅地滑过了雪面。“轰隆隆”的声音在另一侧响起,被惊动的驼鹿群狂奔着从左侧绕过湖水向前方跑去,而老人只迟疑了片刻。

  “向左转!”他大声地喊着让雪橇犬们转动了方向直直朝着冰面冲去。

  “爷爷!”艾里阿隆显得有些惊慌。这面湖泊并没有完全结冰,鹿群和其他动物会过来这里饮水,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这里作为伏击点的原因。但这样的话横穿冰面也显得有些令人担忧。

  “富贵险中求!”老人语气沉稳。

  “刚刚是谁说要知道自己身份地位安心呆在井底的啊——”少年大声喊着发出有如女孩子一般的尖叫。

  “咔——踏踏踏踏——”抄近路穿过了冰面雪橇成功地追上了驼鹿的队伍“呜喔——”体型庞大的驼鹿发出浑厚的叫声,一部分为了躲避他们开始脱离队伍朝着旁边避开,而老人眼见进入了合适的射程,朝着艾里阿隆伸出了手。

  “拿给我!”北地冰冷的天气之中以凝胶还有兽筋复合制成的弓弩会发硬难以张开,而强力的钢弩则会断裂,因此能用的仅有简单的木弩。但是它一来威力不足,二来射程也极近——

  雪橇车迅速地靠前,聪慧的狗儿们奔跑着紧随这一支被赶出来的驼鹿分支,飞溅的碎雪遍地都是,而这一段的地形也逐渐开始变得复杂起来——机不可失。

  “啊,好!”反应过来的艾里阿隆笨拙地伸手试图到自己的衣服内侧翻找,威力不足的木弩没有办法依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击杀驼鹿这种大型生物,所以他们的杀手锏是植物汁液做成的麻醉药。但是这种麻醉药在寒冷的天气之中会结冰失效,因而他把装有它们的小陶瓶子贴身携带,利用体温维持液体状态。

  “快些!”“咔哒!!”崎岖不平的地面让雪橇震了一下,老人上好了弦手里抓着弩箭催促着艾里阿隆。

  “好啦!”少年急促地摸索着总算掏到了陶罐,但就在他猛地抽出手把它递给自己爷爷的一瞬间——“哗啦!”同样放在怀里的粗纸笔记和炭笔一块儿丢了出去。

  “不要——”“艾里阿隆!!”下意识地探出了身体的少年,直接被甩到了雪地之中连连打滚。

  “啊啊啊——”他先是尖叫,紧接着本能地抱住了头紧闭双眼还有嘴巴。

  雪地和冬季厚实的衣物救了他一名,在滚了满身积雪之后他总算是停了下来。只是当他颤抖了许久总算是重新爬起身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陌生的森林,爷爷和雪橇犬们都不在附近。

  “笔记——”粗纸本和炭笔落在了旁边,他跑过去捡了起来拍干净了上面的积雪。

  “爷——哇呃——”正打算开口呼喊自己爷爷的少年眼角一瞥,忽然瞧见了旁边有一个硕大的足印。

  他吓得噤声,因为那几乎有他脑袋大的足印像极了猫咪,很显然是本地大型掠食动物之一雪虎所留。

  “看起来还很新鲜。”有一些基本狩猎知识的艾里阿隆观察了一下,认为这个足印应该是几个小时内留下的。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前面有一些更早一点的不同的脚印。

  “是驼鹿,看来是在追踪它们。”他看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就抱着笔记开始往前走去。

  “又有脚印,是落单的驼鹿吗,咦——不对——”少年注意到了一组新的足印,看起来比雪虎的都还要晚一些。

  “脚印和驼鹿不一样,是马的!而且在脚印旁边有一圈圆形,是冬季的马用保暖护腿,这是有人骑着的马!”他双眼一亮,感觉找到了希望,因而朝着前方跑去。在这种地方为何有其它人存在少年人的心并没有多去注意,他只是循着马蹄印往前奔跑,想着遇到了人的话便有希望跟随对方回到小镇。

  他在雪地之中艰难地跋涉着靠近到了森林的所在,这里似乎有什么地热存在一般,湖泊并没有任何冰洁,空气之中的温度感觉似乎也要高上一些。

  远处的冷杉墨绿色深沉无比,而他一眼看过去就瞧见了那人栓在了树木上的马——可他哪儿去了呢——少年用眼光四处搜寻着那个可以帮到自己的人,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听见半空之中响起了。

  如同雷鸣一般的声响。

  “天啊......”

  璀璨的阳光直直照射下来。

  洁白的雪地和远处的湖泊反射着这一切。

  而翼展遮天蔽地的白龙,以优美的姿态滑翔着,落到了地上。

  “啊——”吹起的狂风让地面上昨夜的新雪消去了许多,他下意识地挡住了自己的脸,但却因为神往而难以控制自己地从指缝间看向那无比震撼的一幕。

  鲜红的披风猎猎作响。

  马儿的主人走向了那有着白色羽翼的巨龙。

  “老天啊——”艾里阿隆愣在了原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感觉心跳速度快得不能自已。

  龙和骑士的对话因为距离他听得并不完全明白,只有最后的那句话还有白龙响彻山谷的笑声清晰可闻。

  “哈哈哈哈哈哈——”

  “那可是,值得好好期待了!”龙如是说着,然后背对着骑士转过身一跃而起开始飞翔。

  他走向了马匹的所在,解开了缰绳跨上了马背绝尘而去。

  而少年因为这震撼人心的一幕久久难以回过神来,只是站立在那儿,不停地思考着自己到底见到了什么东西,这一切到底是些什么。

  直到许久过后他才反应过来

  “啊!忘记跟上他了,这下要怎么离开!”他懊恼地抚着自己的额头,一边踢着步子走着,直到眼前的光亮被一个阴影所遮盖。

  拉着一头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驼鹿,雪橇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老人的脸上先是挂着担忧的神采,紧接着变成了严肃,但迟疑了需求他口中的教训终于没有能说出,那眉毛松动了开来,他呼出了一口白气。

  “艾里阿隆·卡塔亚南,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但比起那个,爷爷,你绝对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少年兴高采烈地开口说着。

  “我相信,不然你以为我是循着什么东西跑过来的。”

  “老天爷,龙——”老人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后怕地说道。

  “不、不是那个!”而艾里阿隆满脸兴奋地说道。

  “这一定会是个很棒的故事,一定可以让我成为抄书员的!”

  “是是是,但在那之前,我们先回去吧。”

  “回到南欧罗拉。”

  “回到我们的家。”

  “哦,现在帝国人已经给了她新的名字。”

  “波鲁萨罗。”老人摇了摇头:“真是个难听的名字。”

  “这样的名字,应该很快就会被人忘掉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