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94章 渐渐逼近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3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独角兽在躁动不安。

  这聪慧的生灵感官远比人类更加敏锐。米拉安抚着它,它的不安证明了他们前进的方向没有出错。

  天气的变化成为了另一项佐证,尽管并非之前那般酷寒,但在树林不那么密集的地方,抬起头总能看到远方天空中盘旋着的乌云。

  出行前已经听过魔法师们讲解的狩猎佣兵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是魔女被削弱的证明——她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拥有足以覆盖整片区域规模的魔力,这是件可喜的事情。但奥尔诺和卡米洛以及我们的贤者先生却并不这么觉得。

  诚然,魔力可以引发自然现象。这自然现象出现变化的范围和程度与魔力本身的总量也有所关联,但强大的魔法师并不一定是走路的时候自带风暴雨雪的,卡米洛这种只在人类当中算优秀的魔法导师不提,即便是更强的奥尔诺平日里也没有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夸张表现。

  这是因为归根结底魔力引发自然现象是属于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大面积的气候变化常常与强大魔兽的诞生有关,但并不是强大的魔兽存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气候变化。

  这种现象在魔法师业内被称为“被动性魔力溢出”——用通俗点的话语来解释,就是拥有魔法的个体因为自身的不成熟,不懂得控制魔力导致它们时刻都在溢出,进而引发气候现象。

  而若由此概念进而延伸的话,魔女对于天气的影响范围缩小程度也不如之前那么剧烈。乐观地思考你确实可以认为她是变弱了,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她就是。

  对魔力的掌控程度有所进步了。

  “试想一下。”奥尔诺解释道:“一个魔法师的魔力总量设置为100,假设他无法自我掌控魔力时时刻刻都在被动溢出的话,那么实际上有大量的魔力都流失都浪费在了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我们将这个数目假设为60,这60的魔力引发了大面积的天气变化,它确实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

  “可这仍不是真正的攻击性或者防御性魔法,它只是一种被动且长期的消耗,导致该魔法师的魔力总量虽然有100,实际可动用的仅有40。”

  “这就是为什么魔法师入门的第一课,就是控制自己的。”

  “魔力。”卡米洛补充道。

  “当他们学会控制自己的魔力以后,虽然不再有这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气候影响,在视觉效果上没有那么吓人了。但因为运用魔力的效率更高,魔力不会不受控制地流失,施法的效率和魔法的强度都要更高。”

  “换而言之。”

  “更致命了。”

  “......”

  士气在两名高等魔法师的解释下一度陷入低沉的境地,但本次出行所挑选的都是精锐好手。信仰坚定的圣骑士们不提,作为冒险者作为狩猎佣兵的史蒂芬麾下这些人,也绝对不是临阵脱逃之徒。

  他们这个行业与大型生物搏斗与蛮荒的自然搏斗是家常便饭,若非具有超人斗志的话必然是无法坚持下来走到如今的。

  许多人常常认为出色的冒险者必须是知识储备充裕身体素质优良的,但作为史蒂芬团长这样的人物,他在挑选新人的时候最看重的确往往是乐观精神。

  因为不论是知识还是身体素质都可以靠后天的锻炼磨砺来补充吸收,但倘若一个人没有在困境之中永不放弃的乐观精神的话,那么即便情况还没有糟到那种程度,他也很可能会自己钻牛角尖提早放弃。

  精挑细选千锤百炼的冒险者们存在的这种精神正是使他们快速适应危机的宝贵之物,不过士气这种精神层面没有受损,物理上他们却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咔嚓——”“轰隆隆——”

  出发第三天的午后,天空中开始了电闪雷鸣。

  这一次天气的变幻并不全由魔女所引发,急剧降温之后魔力影响消退导致回暖,气压和温差的迅速转变会有一场暴雨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碰巧它来的时候一行人刚好要下坡,深山老林之中藤曼遍地本就需要小心翼翼,再加上雨水淋湿地面更加湿滑的话,拼命想要多赶这几个小时时间的路途,很可能会导致他们损失惨重。

  不冒不必要的风险是一个成熟团队的标志,尽管与史蒂芬他们这批佣兵也好圣骑士也好都是第一次共同结伴旅行,我们的洛安少女却在其中感觉游刃有余,有一种与熟人合作的流畅和舒适感。

  这种感觉归根结底源自于彼此的专业化,名师出高徒我们的白发少女既然是师从亨利那么所学的自然全是精华毫无糟粕。

  这些亨利长久累积下来的经验和知识与时常历练的冒险者和圣骑士们总结的常识是一致的。

  没有低级佣兵队伍当中时常出现的那种恼人的自大者,分明对情况一无所知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强撑着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表现欲而抬杠。

  也没有为了自己的面子问题就在暗地里对队友下绊子,分不清楚局势是否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目光短浅的蠢货。

  佣兵和圣骑士们分工明确也效率奇高。这是一支由专家和老手组成的队伍所应有的景象,而我们的小米拉在这群平均年龄达到40岁后半的人当中却是如鱼得水,感觉十分地舒适自在。

  营地被迅速地扎了起来,佣兵们把大锅放在了外面接水,现在离晚餐时间还有点早,因为下雨和刮风他们打算用大锅套小锅的方式温一点酒来暖暖身子。

  雨水哗哗地顺着倾斜的防水布流到斜坡的下方,在最后一匹马也被安置在了庇护所当中以后,忙碌的人们总算可以开始休息。

  “至少我们短期内不必担心水的问题了。”望着暗沉沉的营地外围连成一片的雨帘,亨利耸了耸肩这样说着,而史蒂芬团长表情复杂地望了他一眼。

  洛安少女这一次被分配到了点火的分组。在整片巴奥森林内这些树木多数被严寒冻死的情况下可供燃烧的木材并不稀缺。消耗完毕食物的驮马身上被放置了预先收集劈砍下来的木柴,与小队规模出行的时候差距甚大,要烧开那么多大型铁锅他们需要的可不仅仅是细小的枝桠,佣兵们带了好几把大小斧头,砍倒死树以后再劈成小块柴火以供燃烧。

  暴雨突然到来即便事先就已经停顿下来不少人还是淋了一身,柴火也是如此。洛安少女和生火组的佣兵们一块儿把湿掉的木头先丢到了旁边,然后取出相对干燥的木头用小手斧劈开,再用小刀削下中心部分干燥的心木削成木屑,放置在点火用的石头垫板上。

  用火镰敲击打火石溅出火星点燃引火物这件事情米拉已经做了无数次,但即便如此在潮湿环境当中要点燃仍旧相当困难。不过她在到达了这边以后与本地的佣兵学会了一套新的招式大大地提高了成功率。

  搭配火镰的这种新的小物件叫做碳布,西海岸人没用过它的原因与技术水平相关。碳布的制作原理是焖烧,用上方开有一个小孔的铁盒,将棉麻类布匹剪成合适大小放入其中,再隔着铁盒燃烧。

  因为密闭空间的缘故布匹不会像是暴露在空气当中那样直接烧成灰,而是会发黑碳化,变成和木炭类似但纤薄又拥有大量孔洞的绝佳引燃物。

  这简单的小物件需要的是一定的相关常识以及文明普及水平——至少要铁盒这种小玩意儿是普通人也能负担的起的程度——在炼铁技术和锻造技术不如帕德罗西发达的西海岸,用以承装各种东西的更多还是木制容器,因而他们不懂这种技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将碳布覆盖在燧石上,然后以火镰大力敲击。两者碰撞溅射出来的火花直接落在了易燃的碳布上,暗红色的火星立刻开始焖烧蔓延,这远比对着一堆木屑不停地敲击期待火星落入其中点燃要来得高效。

  碳布被点燃以后洛安少女将它放到了木屑上,焖烧转换为明火之后她再逐渐加入一些细小枝桠,等火焰燃到足够的高度以后就连着石板一起被放到了锅架的下方。

  升腾起来的火堆照亮了在阴天之中盖着防水布的营地内部,掌控火焰高度确保不要让它蹿得太高烧到防水布的工作交给了其他的佣兵,米拉走到了旁边,厨子们开始处理起暖身的饮品来。

  纯粹的酒水会导致他们现在就开始醉醺醺起来,所以虽说暖身,其实温起来的酒还要再兑一下水和其它,做成一种佣兵们常喝的不那么容易让人喝醉的午后饮品。

  洛安少女望了一眼周围,亨利和史蒂芬还有阿道佛斯、卡米洛等人凑在了一块,他们拿着马里奥之前的那张地图正在确认前进的方向。

  奥尔诺孤零零地坐在了另一侧的出口。

  尽管这一回出行的团队当中只有包括洛安少女本人在内的少数人知道关于魔女的真相,但她身为精灵这件事情就已经足以让一般人望而却步。

  不仅因为感觉高不可攀,还因为不知道要如何与她交流。

  “在想什么呢?”米拉走了过来,坐在了她的旁边。

  小独角兽凑了过来用侧脸磨蹭着米拉,洛安少女伸出手去挠着它的下巴。

  “它似乎没那么怕你了。”

  “......”奥尔诺沉默地看着他们。

  “快接近了,你,不紧张吗?”她问道,米拉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因为有他在?”精灵说,米拉回过头瞥了一眼亨利,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大概是不知者无畏吧。”白发少女微笑着对奥尔诺这样说着,而后者愣了一下,先是垂下了头,然后转过脑袋望向了外面。

  女孩看着精灵那就连她身为同性也觉得美得惊人的侧脸,后者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挂起了一抹微笑。

  “是吗......正因为一无所知,所以什么都能成为。”

  “我终于明白了,人类的魅力。”奥尔诺转过了头,尽管外表上比起米拉还要年幼,她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十足的时光沉淀感。

  “我,还有其他的许多精灵,都明白自己的宿命,自己的职责。”

  “精灵没有国家,也没有太多民族之分,尽管我们也和人类一样有外貌上的差异,但精灵只论职责,只论岗位。”

  “每一个精灵从出生开始就知道自己未来将要做的是什么,我们称其为‘天命’。而千万年来叛逆自己天命的精灵。”

  “屈指可数。”

  “服从,严格律己,避免和外来者避免和其他种族的接触,除非这实在是必要之举。”

  “真不自由。”米拉皱起了眉毛。

  “是的,不自由。人类或许会这么想,但是自由是危险的。”

  “精灵拥有的能力远比人类更加强大,失去了秩序失去了严格律己的天命,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愿为所欲为的话,会造成极为可怕的腥风血雨。”

  “看看我,不就是这个例子吗?”她依然淡淡地笑着,只是这笑容却并不欢愉。

  “我们比人类更加长寿,对于魔法掌控的能力也更强。因此对我们来说自由是危险的,叛逆的思想与众不同的做法也是危险的,唯有所有精灵都按照天命的安排固守自己应当的岗位,种族才能长存。”

  “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才能维持下去。”

  “打破这种做法,试图去追求所谓幸福和美好,就会像是试图用手去握住沙子一样。”

  “到头来,什么都不会剩下的。”奥尔诺依然笑着,但笑容愈发苦涩。

  “一切都.......”她说着,米拉皱着眉头,她想说出一些什么来反驳奥尔诺,但又觉得自己嘴笨说出来什么话都只会是揭对方的伤疤。

  “总之——”精灵抬起了头,似是为了打破这沉重的气氛。

  “自由的心是好事,至少对你来说。”

  “因为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所以你也什么都可以成为。”

  “我想这大约也是他之所以带着你旅行,却不要求你必须成为怎样的一个人的理由。”

  “正因为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它才是值得期待的。”

  奥尔诺这样说着,她的脸上出现了缅怀的神情:“这是我的爱人在带我去冒险的时候,说过的话。”

  “当时我迟疑着想要回去,回归到守序的,安稳的,一切都是可预知的日子当中——”

  “虽然我是个坏例子。”

  “但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呢。”

  她淡淡地说着,而身后一位佣兵端着两杯热腾腾的酒类饮料走了过来。

  “女士们?”

  “谢谢。”

  “就要靠近了啊。”

  “是的。”

  “一切都会在这里结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