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第241章 大胃口的精灵 与魔女传说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正如其他很多词汇一样,如今流传在人类世界语言当中的“精灵”这个词汇,也是由拉曼语创造出来的。

  尽管它的发音源自于巫师语中对于精灵称呼的拉曼化,而意味早在帝国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但在长久的历史当中根据时期不同,拉曼人逐渐赋予了它许许多多与最初不同的涵义。正如博大精深的这个东方帝国其文化本身一样,这个词如今也成为了一个多义词。

  拉曼语之中的“尼”这个尾缀有“类似、相似”和“属于此物”的涵义存在,而在将它和精灵结合变成“艾尔芬尼”以后,这个词汇就变得适合形容一切柔和而美好的事物。

  阳光灿烂的帕尔尼拉主城有三种日子,毒辣热烈阳光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和不那么灿烂的阴天分别占据了相当的比例。而夹杂在它们之间,不那么毒辣但却依然阳光明媚的柔和日子,帕尔尼拉的市民们以拉曼语表达时便会称它是:“乌恩-艾尔芬妮-基罗涅”。

  这种醇厚的文化唯有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才能体会个中意义,而它在拉曼语当中到处都是也进一步地使得这门语言成为了——这里也让我们再度引用一个拉曼式的双关语——“学会容易,学会难”的一种对异邦人并不是那么友好的语言。

  尽管表面上谦逊而又热情,但这种骨子里头的千年东方帝国骄傲是他们不论如何都甩不掉的。一个东海岸本地人可以很清楚地从口音以及用词上头判断出来你是哪里人,不论你伪装得有多好,这些需要有共同文化才能理解的俚语并不是只要会读就能够理解的——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精灵”这个词显然在拉曼语当中有着极其美好的意味。而随着拉曼文化对世界上相当多地方进行的输出,许多从未接触过精灵的人们也都对于这些单从外观上看要比人类优秀非常多的种族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不过若前去追究人性本源,谁又不是这样呢?

  五大种族当中和人类接触最多的是矮人,但在人类社会当中风评最好瞩目程度最高的却是精灵——这归根结底,还是和外貌相关。

  毛绒绒的兽人只局限在大陆西部的库尔西木地区,虽说他们的女性也娇俏可爱但这可是能够盯着一张可爱脸庞用爪子撕碎猎物茹毛饮血的存在,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接受得来。

  而余下的侏儒和矮人,又矮又壮的后者不提前者的外观就与人类12岁以下的儿童差不多,除了少部分口味独特的人以外也显然是狩猎范围之外。

  以排除法计算,精灵的身形是与人类最为接近的,而与此同时他们还有着整个种族都优越于人类的外表。

  常年穿行于森林之中的自然之子,为盖亚所热爱的光,肥胖和被太阳晒黑之类的事情与精灵是无缘的。而在外表的衬托之下他们的任何一举一动——至少在人类心目中——都变得是如此地优雅、迷人。

  发个呆就是若有所思地凝视远方,有气质有内涵。

  心情不好垂下头就是忧郁得惹人怜爱,有故事有内涵。

  就连发脾气——尽管精灵很少这么做——也都是娇嗔可爱。

  只要长得好看,一切都似乎是可以被原谅的。他们都不需要自己前去解释,人类就给出了无数相关的传说和书籍,仿佛他们比起精灵本身更加了解他们的想法一样。

  那么。

  当怀抱有这种朦胧又美好的印象的人,真的遇上了一个精灵的时候,事情会是如何呢?

  亨利环抱着双手,倚靠在树干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营地内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嘴角隐隐有着一丝笑意。

  坏心眼的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对于这个人已经熟悉的不得了的米拉翻了个白眼无言地传达了这个意思,但就连她自己也是心中的震撼久久未停,因为这个身高和玛格丽特差不多的娇小精灵女性,实在是。

  太能吃了。

  “虽然想象过了,虽然,能够理解,但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心灵是容易受伤的。

  菲利波的反应看起来就像——事实上也——是美好幻想被击碎了一般,他想扭过头不想再看着这一切,但是又忍不住被她给吸引再度盯得目不转睛。但望了一会儿又还是受不了扭过头,最后只能扶着额头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地感叹。

  不食人间烟火是不可能的,但一个娇小可爱又代表了一切美好宛如神话传说一样的角色在短短十分钟以内解决了八人份的口粮这种事情——

  “我、我去冷静一下。”菲利波捂着脸跑开了。

  青春期的男孩子,心灵是很容易受伤的。

  “噗——”米拉小声地笑了出来,这个小插曲多少让其他人回过了神。组成队伍的大部分成员到底也是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的成年人了,纵使精灵再如何拥有绝世美貌,也不会像是年青人那样就乱了方寸。

  于是在一众人等的围观之下,她总算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呼——”煞风景的饱嗝她没有打,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就连马里奥和莫罗他们这些大叔也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而在吃饱喝足以后,这位金发的精灵小姐似乎也记起了要紧的正事。

  她先是回过头瞥了一眼在营地一侧休息的光头大汉,也就是之前跟亨利交手过的那人——不论如何佣兵们显然还是没有天真到就这样完全放松警惕,昏迷中的光头大汉被用麻绳绑住了手脚,同时旁边还有四名全副武装的佣兵手抓在剑柄上守着。

  “哎——”精灵少女小小地叹了口气,但却也没有对人类的这种做法表达太多的意见,这结合前面所发生的事情来考虑,显然可以得出结论她并非人们常有的概念所认为那般不谙世事。

  “那么,可以开始解释了吗?”开口的人是商人领队而不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亨利和米拉这会儿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站在外围的地方。这支队伍的核心到底是玛格丽特和马里奥,他们二人仅仅只是被雇佣而来的护卫。所以他虽说可以控制一下令一些事情不至于脱离掌控,明面上的决策还是要由其他人来下达。

  这是大人的处世哲学,如果样样都要争取发言权掌控权的话只会导致队伍分裂对立。

  “......”精灵没有立即回答,她左右地观察着周围的众人。

  亨利与她的一些交流二人都默契地秘而不宣,而贤者与光头壮汉之间的冲突被用误会轻描淡写地带过之后,她为何要悄悄接近营地的理由,则是“由于附近有潜在威胁的缘故,想要探查在这种时候会到来巴奥森林的旅者到底何许人也。”

  这样简短的一两句话显然无法让老道的商人和佣兵买账,但在她能够给出一个具有可靠说服力的解释之前,精灵小姐就因为饥饿和终于放松开来的紧张感。

  昏倒了。

  “......”马里奥皱起了眉,而精灵少女左右观望着,始终就是不肯开口。

  “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如何?”贤者看了出来她虽说是有跟人类交流的经验,但显然也还不甚熟练的事实。或许之前曾经和人类社会有过交流也是跟着长辈一块儿去的,所以虽然对于人类不会陌生到见了就跑,但也没办法很随意地就像个自来熟一样通顺地交流。

  从这点上判断,结合小巧的身形,她以精灵的年龄算应该确实还只是个少女。

  “啊、嗯......我叫奥尔诺妮朵拉梵——”“简称就可以了——”亨利打断了她,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米拉瞧着他有些头疼的神情小声地偷笑了起来。

  “——叫奥尔诺,就可以了。”她这样说着,精灵口音说出来的拉曼语显得十分动听,但除了重新走回来的菲利波以外,大部分人的关注重点都还是在她所说的那个威胁上头。

  因而闲话不多说,奥尔诺——她的名字在精灵语当中意味着“明亮的双眼”——开始整理起语言,思索着如何以拉曼语来表达好自己的意思以确保令众人都明白情况。

  而当她终于从拉曼语当中找到了第一个词汇,吐出口的一刹那,米拉注意到亨利的表情变了。

  “魔女。”

  “瓦——各位知道吗?”发音虽说美妙,用语显然还是有些生硬并且很多地方都还是习惯性地想要用精灵语说出来,但所幸她所要叙述的东西也并不包含有特别冷门的讯息,至少对于东海岸人而言是如此。

  “魔女?真的吗。”玛格丽特吓了一跳,而其他的拉曼人也都没有好上多少。唯有我们的小米拉一脸懵懂地左右望着,西海岸出身的她并没有相同的文化背景,因而完全跟不上其他人的反应。

  “那是什么?”下意识地,白发的洛安少女开口问道。

  在其他人都明白是什么的情况下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但转过头来望向这边的奥尔诺注意到那一头白发以后就立即明白了前因后果,因而主动开始了解释。

  “不同于,优越于,魔法师的存在。”——只是她的解释显然只会让米拉更加迷糊。

  “是恶魔。”还好在场的并不只有精灵,贵族出身语言措辞表达能力更好的玛格丽特开口接下了话茬。米拉注意到她所用的恶魔这个词汇并不是传统的那种带着硫磺味的地狱恶魔的概念,而是可以作“魔鬼”之类翻译的拥有超自然理论的存在。

  这个词在拉曼语当中属于广义词,用以形容可怕的超乎了人类理解的存在。

  “很久以前,发生过,一件事情。”玛格丽特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转过头看向了沉默着一言不发的贤者。不知道是因为一些什么原因,她显得有些慌张,结巴了一小会儿然后才接着解释道:“.......在北地,苏奥米尔王国的主城,欧罗拉。”

  “!”这个名词令米拉也离开转头望向了亨利,但贤者不为所动。

  “出现了魔女。”营火的光芒照亮了黑发贵族小姐的脸庞,尽管稚嫩,但她严肃的神情令这句话更显诡秘。

  “帝国派遣了一整个军团前去救援,随行的还有前去支持当地分团的教会神圣骑士团。纵使不说精锐的万人军团,神圣骑士团乃是由帝国精英贵族子弟和虔诚信徒组成,配上精良的盔甲与武器,每一人都是以一敌百的强者。”

  “这支远征军说是帝国的尖端武力也不为过。”玛格丽特这样说着,而米拉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清楚这段历史发生的时间,但转换洛安女孩更熟悉的概念,依照玛格丽特所言这支军队放在西海岸的话怕是已经能征服一个国家。

  “但他们。”贵族小姐用措辞精美发音讲究的语调这样说着。

  “一去不复返。”

  “这里就是历史发生断片的地方了,因为‘没有任何幸存者’的缘故——”说到这里时她瞥了亨利一眼,似乎是在注意后者的表情,但贤者依旧波澜不惊,玛格丽特有些失望地皱了皱眉,然后接着说道:“所以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查阅到任何具体细节。”

  “民间如今流传的只有各式各样的传说,但不论如何,一座将近十万人口还有着教会顶级武力的城市在短短半个月内人间蒸发,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这也因此,教会与魔女成为了世仇,并且在民间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狩猎活动。人们恨屋及乌,将同样拥有他们不能理解力量的魔法师们也列入了狩猎的列表,最终导致除了站在教会这一边的元素法师以外其他的魔法师举起反旗。”

  “这就是历史上被记载为‘十年动荡’的事情,帝国因此民不聊生,而它的一切起源,就是魔女。”玛格丽特说着,而其他拉曼出身的人也都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米拉这下总算能明白为什么在东海岸人对这个词汇谈之色变了,不仅是因为魔女这种存在本身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力,还因为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缘由。

  对于骄傲又不可一世、且确实横行于东海岸的帕德罗西人而言,这个久违地使他们吃瘪对象的名讳,大概是涉及到耻辱和民族仇恨级别的存在吧——玛格丽特接着说道。

  “据遗留下来的历史资料记载,魔女的能力是常规元素魔法师和巫师的结合体,并且要比他们强大十倍百倍。”她这样说着,而奥尔诺在沉默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再度开口,摇了摇头,打断了贵族小姐:“你们瓦拉......人类的记述是错的。”

  “魔女不是巫师,也不是元素使。”

  “她们是,生而天成的。”

  “人类魔法师的魔法”奥尔诺轻描淡写,但却在众人心中泛起波澜万丈:“就是魔女创造的。”

  “换而言之,她们对于魔法师而言,是神。”

  “......荒唐!这种存在怎么能跟神相提并论!”在白色教会信仰普遍的东海岸,这样的话语显然有些刺激到他们,一名佣兵愤怒地这样喊着,但考虑到说话的人并不是人类也不是信徒,他的怒气也无处发泄只能直跺着脚。

  “瓦拉——”她又一次习惯性地使用了这个词,而众人也多少知道了在精灵语当中这个词显然是指人类:“你们的神话说,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塑造的。”

  “高等魔兽会幻化人形,也是因为这是完美的神的姿态,它们趋向于完美,趋向于神。”

  “魔法也是这样的。”奥尔诺说着,她的语言简单明了,应用比喻之后即便是不懂得魔法的人也能明白她想说的是什么。

  “魔法师用咒语调动魔力,是想要重现魔女所创造的事物。”

  “就像孩子模仿大人,人类崇拜神明一样。”

  “瓦拉的教会否定魔女,也否定巫师,要斩尽杀绝,是因为他们会威胁到神明的存在。”

  “魔女本身和神明一样,拥有创造物的能力,如果被很多人得知,教会就会被威胁。”她平淡地说着,但这些话语在有信仰的人耳朵里听起来就像是针一下一下地扎着肉一样难受。

  “我听不下去了!魔女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跟神明相提并论!”之前气得跺脚的佣兵是第一个受不住的人,他转过身跑到了远处的地方,而即便是留下来的莫罗乃至于一向和善的马里奥大叔,此刻也摆出了一张冷脸。

  “那么你是想说,魔女其实是能够创造生命,创造奇迹的什么伟大的存在,我们人类的认知全都是错的咯?”马里奥少见地话中带刺,显然威胁到他的信仰即便是商人也没法保持冷静。但性情淡泊的精灵小姐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变化,她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

  “她们,创造不了生命。”

  “魔女是。”

  “任何活物的公敌。”

  “因为她们。”奥尔诺睁着她那双眼睛,扫过众人的脸庞,在对上了米拉和玛格丽特的时候分别停留了一会,最后止步于亨利的身上。

  “她们是。”她那双翠绿色的眼眸直直对着贤者灰蓝色的瞳孔,两者皆是相似的波澜不惊。

  “没有灵魂的。”奥尔诺这样说着。

  “噼啪。”柴火发出了一声脆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