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2章 逃离阿布塞拉(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7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西海岸和无数其他自诩为文明社会的国家当中,森林自古以来都与富庶之类的含义离不开关系。

  巨大的湖泊,河流,旁边是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森林当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果实和动物。树木可以砍伐来制成各式各样的工具,可以作为燃料,可以作为武器和建筑,果实和野生动物可以用来填饱肚子,在林中开发一片空地的话还可以种植作物,为长久的定居做好充足的准备。

  美好而又富庶,一片倚靠着森林拥有湖泊和河流的平原能够养活的人数是十倍于此面积的草原也难以比拟的,这也就难怪定居于阿布塞拉大草原的游牧民族一直都想要朝着这边进发,去获得必要的生存物资了。

  不论如何,在经历过相当漫长时间的前进以后亨利他们三人总算是来到了西海岸的势力范围。虽说这里暂时还见不到什么人影,但跑到了密密麻麻的森林当中的话,他们也总算是能够停下来喘一口气,不用像是在荒野和草原上面那般时刻担心着远处的地平线上会忽然冒出来十几名骑兵了。

  草原人极少会因为战争以外的原因来到这里,所以他们对这里的环境自然不甚熟悉。即便这里看上去渺无人烟他们确实可以来到这儿获取一些物资乃至于展开小型的聚落,但考虑到从阿布塞拉来到这儿即便是轻装的骑兵也得走上个十天左右的时间,若是要过来这里获取木头之类作为建材的话算上马车速度只会更慢。光是往返所消耗的人力和时间就已经是一个可观的数目,再加上西海岸人可能的袭击,未免会变得得不偿失。

  草原人建筑营帐和栅栏以及做成牛马车用的木头基本上都是从南境或者更靠西边的库尔西木地区那边获得,南境崎岖不平的地形决定了那边组织不出来什么大型又有效的讨伐部队——但话归原处,西海岸这一侧的森林同样无人看管,这么多年以来,自然是有厌倦了奔波贫苦的游牧生活的草原人曾来到这里定居过的。

  而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也相当地好回答。

  我们的贤者和洛安少女在来到南境之前曾经在索拉丁待过不少的时间,而那个时候所见到的那些至今仍未完全被西海岸人所接受的草原“归化民”,就是这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断断续续来到文明世界选择定居下来的阿布塞拉人和他们的后代。作为夹在西海岸人和阿布塞拉人之间不伦不类的一支弱势群体,他们的处境我们在这儿就暂且不提,只是这些曾经在森林当中居住的人遗留下来的一些还没有完全荒废的小木屋,成为了知晓这一点的我们的贤者一行三人第一时间要去前去寻找的东西。

  秋末的索拉丁南部虽然并不会如同阿布塞拉那样大雨连绵,但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在又耗费了不少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森林的边缘以后,天空很明显地阴暗了下来。

  从仍旧依稀可见的太阳的方位估摸这会儿还只是下午的三时少许,这个时间就阴暗起来显然是大雨要来了。三个人一共拥有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两件防水帆布制成的斗篷,经历过这不长不短的时间内四处的奔波,脏污和连续淋雨使得上头的桐油也快要失去防水的能力,加上各种情况下产生的磨损和破洞,非要用它来盖一个临时营地的话显然不是个合适的选择。

  能见度这会儿已经大幅度地下降,再进入森林的话只怕会更加糟糕。再考虑到追兵的存在,在森林外围停留下来寻找材料制作营地也并不明智,因而一行三人二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进入了森林,打算把太阳下山之前这余下的几个小时用来寻找旧时的木屋,并且期望它们还没有完全地损坏。

  索拉丁地区湿热的气候对于木头的损害相当之大,在寒冷的西瓦利耶或者马克西米连北部同样的树屋可以存在几十年的光阴都不会腐坏,但在这儿,一旦青苔和真菌开始生长,白蚁之类的东西又侵入到内部的话,屋子就会在被遗弃之后迅速地损坏,只留下一摊长满青苔的朽木。

  在陌生地点进行野外生存的首要任务:爬到高处,拥有更广阔的视野——这一条定律去到哪儿都永远通用,毕竟即便你是一位贤者也不敢说自己行走过这片大地上的所有角度且记得所有的路途。即使当真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自然力量的作用下一切也可能变得完全不一样。所以每到一处地方,切莫急匆匆地就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跑,而是跑到高处环视确认地形,通过植被的翠绿程度判断某处是否有水源之类的,并且寻找到合适的路径继续前进。

  这些是所有有经验的佣兵猎人冒险家军人和山民都懂得的知识,而在亨利他们眼下的情况之中,考虑到可能最近几十年里前来这里定居的草原人或者忽然异想天开跑到森林里头居住的索拉丁人应该都是单独或者一个小群体行动,而不会是整个村庄这种规模出动的,为了防止被偷袭,必然也会优先选择地势较高能够提早发现敌人的位置。

  加之以热带森林地表充满的潮湿气息和毒蛇猛兽,选择在某一处裸露岩栎表面较多的半山腰之类的地方搭建起来一个小木屋,显然是正常人都会做的选择。

  不论如何,在进入森林以后熟悉了一下环境,然后大致判断了一下走势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的三人,在天色愈发阴暗即使走到了树木较为稀疏的地区仍旧显得灰沉沉的午后时分,或许是幸运眷顾或许是自身的知识派上了用场——或者两者皆有,总而言之他们就这样在远处山崖的末端发现了一间用石头和木材搭建而成的小屋,并且径直地就朝着这边前去。

  小屋坐落在这座森林当中一处小丘西侧的盘山道路末端,小丘本身并不算高,耗费的时间主要是用在了找路爬上来上头。但可以看出当初建造它的人是选择了一个绝佳的地点——位于西侧凸出部分的小屋下方是森林而前方和后方都没有任何的遮挡,这使得它拥有良好的通风进而在这片潮湿的森林当中也保持了相对的干燥。

  木头的表层没有像是其他同地区的木屋一样长满青苔而是显示出应有的深沉的原色,加之以石头搭建的基座以及屋瓦,外表看起来相当地令人满意。

  “吱呀——”下马以后迅速来到木屋前面的亨利当先推开了木门,原先屋子的主人很明显身高远逊于我们的贤者先生,因而他不得不弯下腰来才能够瞧见屋里的景象。

  “没事,快过来吧。”调查了一翻确信这里没有被其他的生物例如哥布林之类的作为居所以后亨利朝着后方的两名少女挥了挥手,此时的天空已经愈发地黯淡。“咳咳——”时间显然还是没有放过这间屋子,即便通风良好,里头积攒的灰尘还是让刚进来的三人头发和衣物上都沾染了一层白色,亨利为了通风同时也增加一点最后的光亮走到了一旁推开了木制的窗户,优秀的木材和相对干燥的环境使得它也仍旧没有损坏,即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铁制的铰链也还是能够顺利地运行。

  投射进来的微弱光芒照清楚了屋内的情景,泥土的地面上一个周围摆放着焦黑石头的地坑显然是作为灶台使用,旁边有一堆甘草和青苔铺就的床铺现在也已经干燥发脆一捏就碎,两个应该是存放淡水用的瓦罐还待在屋子的一角,上头同样是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一些老旧的蜘蛛丝——贤者扫视了一眼,铁制的锅具和餐具之类的值钱东西显然小屋的主人是不可能留下来的,能够带走的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不在,加上灰尘和其他一系列东西来判断这里至少也已经被荒废了5年以上。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就算锅具还留着他们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烹煮,总而言之打开了一下窗户进行通风以后亨利借着最后的一缕余光从外头的马背上取下了因为没有皮包盛放所以无法携带太多的柴火,蹲下来在地坑里头开始点燃。而另一侧的米拉把干草编制的席子拿到窗外想要拍掉上头的灰尘用以睡眠,结果没想到刚抖一下整张席子就散落成了无数块,干草的碎末和大量的灰尘一并糊了女孩一脸让她咳嗽连连。

  “用斗篷和棉甲吧。”亨利这样说着,同时手上连撞了好几下打火石点燃了蓬松的引火绒。细小的树枝被放了进去,而贤者拿起一根棍子——他们已经没有油脂和布片可以使用了所以连火把都没有——伸到火里烧着之后走到了屋外,他想着原本屋子的主人应该还会留存有一些木柴,然后果不其然地找到了。

  用斧子劈砍好堆放成一堆的木头和这间屋子一样满是灰尘,雨水开始点点滴滴地落下,为了防止宝贵的燃料淋湿亨利手脚麻利地把它们都移到了里头。

  “往好处看,至少篝火解决了。”逐渐旺盛起来的火焰照亮了屋内的一切,虽说在这种地区无需担心寒冷的问题,但一团跳跃着的橘色火焰也总是能够给人安定的感觉。只是他们这一路上本就没有余下多少的食物,现在就连之前制作的那些豆粉饼也已经全部吃完,于是这一个晚上只能够饿着肚子进入睡眠了。

  所幸四方都被石头和木头组成的墙壁围着,上头还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屋顶,这带来的安全感远非露天或者单薄的斗篷布料所能够提供的,因而这一个晚上,反倒是逃亡以来两名洛安少女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次。

  发现了这一间山林之中的小屋在极大程度上缓解了三人窘迫的情形,草原的追兵或许在阿布塞拉的时候可以紧追不放,但来到了这种复杂又多变视野并不开阔的山林环境,双方的被动与主动就要倒转过来了。加之以小屋所在处良好的视野,他们这会儿总算是可以停留下来,好好地休养生息上几天,再继续朝着西海岸的方向前进。

  一夜无话,唯有细雨绵延敲打在屋顶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多达十天的时间未能得到充足休息的米拉和莉娜在安全感十足的小屋当中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这种在虽然简陋但还算正常的屋子当中休息的经验让人不由得深深地感受到了文明世界的美好,只是随着休息的结束肚子也发出了咕咕叫的声响,而就在两人起来打算找一些什么吃的的时候,早先就已经起床的亨利带着一些从附近森林里头找到的水果回到了屋内。

  热带森林当中只要懂得寻找永远不会担心找不到食物,富庶的土地所产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食品多如牛毛,长达十天时间的食不果腹到了这一刻总算是结束,褪下了护甲和棉甲挽起袖子连大剑都没有带只带着小刀和用小树苗削制的长矛的贤者一副猎人打扮所做的事情也和一个猎人一般无二,除了收集到的野菜和水果他还设法用投矛的方式猎取了一只野兔和一些稚鸡,久违的烤肉虽说没有盐之类的调料但仍旧是引诱的人食欲旺盛。但不同于米拉和莉娜两人抓着还十分烫手的烤肉就“呵嗤呵嗤”地吹着气吃了起来,我们的贤者先生则是优哉游哉地拿出采摘好的水果切开然后挤出了果汁,滴落在事先割成十字形的烤肉表面,和油脂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天然的调料。

  “……喏。”他看着眼巴巴地瞧着这边的两人,耸了耸肩把手中的半个果子递了过去。

  “滴滴答答”外头的雨水又一次降临,贤者在为三人寻找食物的同时也没有忘掉他们同样精疲力竭的马匹,没有胡萝卜没有干草或者燕麦但这里存在着的可以给马吃的植物也并不稀少。“呜……嘶——”享用着香气扑鼻的烤肉,清新的空气从窗户吹进来,不知为何莉娜眼泪忽然大颗大颗地滴落了下来,她小声地呜咽着,端着手里的食物久久没有说话。

  “没事的,以后一直都会过这样的生活的。”旁边深刻明白对方此时心境的米拉对着她微微一笑然后这样说道,而洛安的公主殿下不停地点着头,轻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只是重复着想要铭记这一个瞬间。

  雨势逐渐加大,而一行三人一直在这个小木屋里头待了好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富庶的森林给予了他们丰厚的馈赠,在充分地恢复了人马的精力以后贤者还抽空用韧性极佳的树皮撕成条做成简单的网兜用以盛放一些水果作为沿途的口粮,而米拉也用同样的东西为莉娜编织了一双凉鞋来替代她一开始残破的兽皮小鞋。已经丢掉了胸甲的部分遗留的棉甲也无法对箭矢起到有效的防护,因此女孩也将它拆开来,用在了一些关键地方的维修和填补上。

  总而言之,在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休养生息恢复了体力以后,一行三人从森林当中进发,又走了相当的路途,待到走出森林在边缘的地方看到一些砍伐剩下的木桩,他们确信自己总算是来到了文明世界的边缘。

  阿布塞拉,已经远在身后。

  但危险,或许却并非就此离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