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章 合格的老师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0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亨利和米拉两人被爱德华王子安排在了瓦瓦西卡的一处二层庭院暂时居住。

  整座城市平民人口只有军人千分之一的瓦瓦西卡显得无比冷清,大街两旁全都是空余的房屋,不少新式风格的都是几年前听闻通商想要来这里赚上一笔但最后放弃了的商人的资产。而更多的,则是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来了这儿然后又离开的普通亚文内拉居民留下的。

  原因无他,和平使然。

  驻扎着的军队采用轮班制,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士兵也仅仅是从附近乡村招募而来的城防军,朴素的亚文内拉农民们只需一到两天就能够赶回自己的家里头,自然也是没有太多的需求。

  没有大量军队的驻扎,开放关口以后商人也寥寥无几,附近又多是山地无法耕种,不论是商业还是农业均无法维持再加上一天半的路程之外就是繁华的亚诗尼尔,瓦瓦西卡会衰落至此也是意料之中的——让我们话归原处。

  时间流逝得飞快,离王子率领大军出发已经过去一夜又半日的时间,在干净整洁的床铺上好好休息了一番之后,亨利决定履行一位合格的老师所应尽的责任。

  二人所暂时居住的这栋双层庭院有着一个十米见方的小院子,在被提供给他们之前它曾是骑士贵族的居所,因此院子里的泥地上立了两三桩原木柱子,充当骑士和军士们练剑用的靶子。

  贤者拒绝了仆人之类的存在,因此硕大的庭院只有他和米拉二人。

  “重心往前靠。”

  雾气散去以后的空气显得相当温润,大约是水汽洗净了尘土的缘故,下午的整片天空澄澈而炫目。

  “错了,你全身绷得太紧了,这样是不行的。”亨利摇了摇头,米拉双手持剑站在木桩的前面,他们进行这样的训练已经有一小段时间了,正着来反着来怎么做都做不好让年幼的洛安萝莉开始显得有些不耐烦。

  “啪嗒——”她把手中单手剑尺寸的木剑摔到了地上,然后整个人蹲了下来。

  “稍作休息吧。”亨利有些无奈地看着耍脾气的米拉,然后回过身去在屋子里头鼓捣了一会儿,拿着两个硕大的木杯走了出来。

  “给。”他蹲了下来,将其中之一递给了米拉。

  “……”女孩望了他一眼,然后接了过去,捧着木杯大大地喝了一口还带着些许温度的清水,然后长长地“啊——”了一口气,接着再次盯着亨利。

  “……”洛安大萝莉脸上的不愉快显露无疑,亨利很明白这个小家伙生怨气的原因,但他却不做言语。

  “有问题的话,就应该提出来。提出来,才能够解决。”直到把整杯水喝完了以后亨利才不急不缓地开口说道。米拉是个好懂的孩子,加之贤者本身的知识储量要判断出她耍小性子的原因并不困难。

  但他并不主动进行解释,原因来自于女孩本身。

  ——米拉是个倔强又自立的孩子。

  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她在很多时候表现得非常懂事又成熟,不像是个孩子反而比许多大人都更加出色的同时,也令她有一个不好的习惯。

  那就是遇事总想着一个人捱过去,不肯讲出来。

  数天前她固执地一个人跑过去翻找短剑的时候亨利就发现了这一点,这种个性源自于女孩之前的生活,她无依无靠,即便把困难与痛苦讲出来最后也依然只能靠自己。

  这些个性塑造了米拉这个人,亨利并不想让她丢掉本性。但同时地,假若有什么问题她都是一个人生闷气想要默默地捱过去的话,那也并不是贤者所期待的。

  所以他故意不讲,等待着女孩自己主动提出来。

  ——而也正如他所愿,这个娇小的白发大萝莉“唰——”地一声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抿着小嘴紧盯着高大的贤者。

  “我想要学习的是如何战斗,不是如何决斗,或者打赢一场比武!”她语气坚决地这样说着,而亨利的反应则是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米拉显得有些茫然,而亨利则用一贯温和的语调说道:“你瞧,你这不是确实有想要被解决的问题么。”

  “有问题就应该要提出来,不要想着一个人捱过去。”他用手故意揉乱了米拉的长发,女孩拍了他一下,然后捂着自己的小脑袋用鄙夷的眼神盯着他,而亨利丝毫不在意地走到了一侧。

  那里放着早上雾气还比较浓的时候两人一齐去费西老爷子那里买的铁剑。被逮捕的时候亨利的身上还带着伯尼给的那两个金币,贤者大手大脚地直接花掉了一枚金币买了两把品质普通的单手长剑和两把木剑。

  这种剑所用的材料只能算是普通,连钢都称不上,但因为是优秀铁匠所打造的所以质量还算不错。

  标准的西海岸样式的剑都有着一定的通用性,贤者选择单手剑作为教学武器的主要原因还是米拉的年龄问题——显然她现在用上双手能够挥得动的东西,也就只有单手剑了。

  亨利拿着剑走了过来,他另一只手提着一捆大腿粗细用麻绳捆紧的麦秆,贤者略过了中间那个最高的木桩,走到了旁边最矮的,正中间插着一根木杆子的那个,然后把麦秆捆穿在了木杆上头。

  “看着我。”他把单手剑在手里头转了一转,适应了一下重心,然后一剑挥出。

  “啪——嚓。”

  漂亮的斜切面,麦秆捆的最上端被亨利完美地切开,斩断的麦秆落在了地上,但米拉却对这美妙的一击没有任何的激动,她只是用鄙夷的眼神盯着贤者,那双亮晶晶的蓝色眼眸里头明晃晃地写着两个字“显摆”。

  亨利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招了招手,让她过来以后把剑递给了她。

  “呜……”与木剑稍有不同的手感让米拉不是很适应,但她学着亨利那样笨拙地晃了几下,活动了一下手臂之后也摆起了架势。

  “然后呢?”米拉看向了贤者,他点了点头:“砍那捆麦秆。”

  他说道,而女孩迟疑了一会儿,高高举起长剑就朝着它砍了过去。

  “啪——!”她预想中的一剑斩断的场面没有出现,长剑只砍进去了三分之一,断掉的麦秆四散落下,女孩愣了一愣,然后在亨利开口之前把剑抽出,摆出了更大的架势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再次一剑劈出。

  “啪——!”这一次她挥剑的力气更加迅猛,但加大的力道依然未能造成理想的效果她只是把整捆的麦秆从木桩上给打了下来。

  “哎!”米拉的惊讶溢于言表,她睁大了那双亮晶晶的蓝色眼眸,左看右看最后又望向了贤者。

  “这就是当你挥剑错误的时候会发生的事情,米拉。”亨利认真地如是为她解释道,他往回走了几步拿起了另一把单手剑,然后随意地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假如你想用剑劈开某样东西的话,那么你应该是用什么部分去做到?”贤者这样说着,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要思考,米拉在他话音刚落立马就回答道:“剑刃。”

  “没有错。”亨利点了点头,然后竖起了手中的长剑,将手指轻轻按在了剑刃上头。

  “打磨过的锋利剑刃,是用来劈开一样东西的绝佳选择,一般人也都明白这个道理,要用有刃的一边去攻击敌人。”他这样说道,浅显而普通的道理米拉却认真地听讲着,数周的相处已经让她了解了亨利叙述的模式,她明白接下去贤者就会讲解真正的要点。

  “但是普通人只注意到用有刃的地方去攻击敌人,却从来都不注意在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他们只是专注于将有刃的那一边‘砸’到敌人身上,就好像你刚刚在做的那样,然后觉得只需要加大力气,这样子就把对方劈开了。”亨利说,而米拉点了点头,她确实是这样做,也是这样子认为的。

  “这是错的。”贤者把手指从剑刃上拿开,然后摇了摇。

  “仅仅是这样子使用蛮力去挥剑,你是无法劈开哪怕仅仅是一捆麦秆这样的东西的,不论你用多大的力气都一样,相反,你加大了力气挥剑,结果只会像是刚刚那样——”亨利指着地上的麦秆说道:“目标被打飞了,而不是被切开了。”

  “这都是挥剑方式的不正确导致的。”亨利再次指着手中长剑的剑刃说道:“想要造成一次完美的斩击,那么,你必须时刻保证手中的剑,都是剑刃对着目标的。”

  “不仅仅是击中的一瞬间,在‘击中——经过——离开’的整个过程当中,你都必须保证,是锋利的剑刃在朝向对手。”亨利如是说道,而米拉似乎有所感悟地点了点头。

  “换句话说,你必须保证你挥出去的这一剑,是平稳的一条直线,而直线的最中间,就是锋利的剑刃。”

  “这条线,在剑士当中被称之为‘刃线’。”亨利挥了挥手中的长剑接着说道:“刃线是否平直,是决定了你切开目标和卡在里头的重要区别。”

  “挥剑的速度,姿势,发力的方式,都有可能影响你的刃线,而一旦它产生的偏移。”亨利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了麦秆捆,然后指着上面米拉砍了一半的痕迹对着她说道。

  “结果就会是你见到的这样,你刚刚挥出的这一剑不够平直,它在砍中了目标以后因为你的发力方式不对产生了歪斜,导致后面你其实是在用剑脊拍向目标。”

  “锋利的刃部歪斜向下了,和你发力的方向不同,你实际上是在用剑的侧面试图斩开这捆麦秆,那么又怎么有可能成功呢?”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恍然地点了点头。

  “正确的刃线应该是平直的,你挥剑的时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晃动,在斩开目标的地方必须是一条绝对的直线,直线的中央就是锋利的剑刃,唯有这样才能够完美地斩开目标。”亨利抬起了麦秆,米拉看向了他最初劈砍的地方,果不其然,贤者的一剑砍下去整个截面都是平整的。

  “斩击必须快、准、狠,一旦缺失了其中之一,发力不够,或者是你不够果断,那么这一剑就会砍歪,你就不是用剑刃在发力试图斩开对方而是一剑‘拍’了上去。”他说着,而米拉终于是理解地点了点头。

  “嗯,那么回到原来的问题。”亨利微微一笑,然后接着说道:“你在抱怨的事情,是为什么我不让你用真剑,而是让你用木剑,对不对?”

  “……”米拉点头。

  “两个问题,实际上是联系在一起的,小米拉。”亨利把稻草捆放了回去,然后回到了中间的木桩前面,捡起了米拉丢下的那把木剑。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在剑术的学习上,是没有天才这一说的。”他这样说道。

  “剑士和剑士之间可能会有因为性别、年龄、身高和体重之类导致的,实际战斗力上面的差距,但在剑术本身的学习上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亨利把手中的钢剑放回到院子一侧的木桌子上,然后接过了米拉手中的钢剑,把木剑递给了她。

  “许多自以为是的人可能觉得那看起来非常容易非常简单,只要捡起长剑自己也可以轻易地做到战斗,但实际上这样的傻瓜在真正拿到剑了以后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则因为对方言下之意自己似乎也属于傻瓜的行列而瞪了他一眼。

  “思考,米拉,思考。”

  “熟练地掌握每一个动作,思考在特定情形下的应对措施,然后是不断地练习,练习,再练习。”

  “一次次地练习,直到你的身体把这些东西全都记起来,在碰到相应的情况你甚至不需要思考身体就能反应过来正确地应对。”

  “这才是正确的方法。”

  “没有人是什么天才,在这件事情上面,大家都是一样的,只有通过不断的练习将它们掌握才是正确的道路,至于那些觉得自己不需要怎么锻炼随便拿起武器就能够战斗的家伙,只要让他们也去斩一下麦秆捆就会明白自己的无力了。”他说道,而米拉白了他一眼:“你还是没有说明白为什么要用木剑。”

  “噢抱歉。”贤者耸了耸肩,然后接着说道:“木剑和其他的木制武器并不只是单纯用来当不见血的对战测试或者是决斗表演用的道具,它最初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代替更加危险跟昂贵的钢铁武器用作练习。”

  “用木剑来掌握基本的步伐和动作,在能够用木剑挥出平稳的又快又狠的斩击时,才更换成铁剑去对着靶子进行练习,这是我给你制定的方案。”亨利这样说道,而米拉在他说话的同时已经双手握剑走到了涂着鲜艳指示的木桩前面,开始了挥剑。

  汗水蒸腾,洛安大萝莉小脸上挂着认真的表情,双手握着木剑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

  亨利站在旁边,只是偶尔出声指正。

  下午很快地过去,晚上又在火把的光明下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练习以后,两人进入了休息。

  而次日,又是充实的练习和学习。

  ……

  ……

  后记:这一章里头讲到的刃线在英语中叫做“edge-line”,国内的中世纪格斗爱好者圈子里头一般沿用日本剑道的方法叫做“刀筋”,但这个词实在是太过于和风了跟西幻有点画风违和所以我自己意译成了这样子的。

  另外这一章技术性比较强,涉及到真正的剑术和格斗的基本要点。我尽可能地写得通俗易懂了,因为故事里头的米拉也是一个毫无基础的普通人。

  但对于大部分的起点读者来说会不会还是过于难以理解了呢……

  毕竟你们都习惯了看屠龙宝刀点击就送一刀满级感应杀气一掌拍出比钢铁硬一百倍的脑袋在半空中爆炸的战斗方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