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5章 平和又安详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77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不算特别漫长的故事。

  少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相当幸福的人。他的母亲在这座城邦的领主家里拥有佣人的职位,虽然做的工作和其他地方的女仆们一般无二,但却是拥有丰厚的薪酬,足以在城内购买房产。

  足以生活的酬劳和为领主家服务带来的较高的地位,虽然仅仅母子二人,但他们的生活是充实而又富足的。

  尽管因为工作的繁忙母亲常常一周才能够回来陪伴自己一天,但在那样的日子里,感受着她的温柔,两个人一起准备晚餐一起吃饭,他总是会露出由衷的微笑。

  父亲是什么样子,有一个父亲是什么样的感受,少年并不清楚。

  在漫长而又平和的日子里,看到路上有一家三口一块儿行动的时候,他也常常会想,如果有多一个人来陪伴自己,来陪伴母亲的话,生活会是怎么样的。

  是不是自己在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可以找到对方,依靠对方;是不是母亲可以不用一个人那么辛苦劳累,那个人会与她共同支撑起这一切。

  人在没有某物的时候通常会对其怀抱有过分纯真与美好的幻想,而当这种对于一个完整家庭的渴望达到了极点的时候,尚且年幼的他忍不住对着母亲询问了。

  “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呢。”

  那一天的光景费里至今仍旧记得,母亲围着围裙,在他们的那间用红砖搭建的不大不小房子的一层左侧角落的厨房那里,她手里头还拿着木制的铲子,正在给他做最喜欢的克兰特式薄卷饼。

  听到自己的询问时,她缓缓地转过了身,脸上先是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紧接着丢掉了手中的铲子,抱住了他。

  “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行吗,费里。”

  不完整的家庭的孩子,总是要比应有尽有的孩子要更加地懂事。即便尚且年幼,费里仍敏锐地察觉到了母亲的悲伤与痛苦,从那以后也就再没有提起过这一件事。

  他是早熟的。七八岁开始的费里就懂得在平常的日子当中将家中的一切打理顺利,到了十一二岁,他甚至开始跟邻居家懂得编织藤篓的大爷学习起来,在母亲忙碌的时候也做一些东西去出售,填补家用。

  费里总被附近的街坊领居拿来跟自家的孩子对比,他从来没有享受过那种儿童的快乐,其他的小孩都不想和费里一块儿玩,他们嫌弃他不够有趣,而倔强的费里也觉得这些人是什么都不懂。

  家里头没有男子汉,那么自己就要快一些成为一个男子汉,可以去为母亲分担生活的重压,去成为她的依靠。

  ‘不会再让她哭泣了’自那天以来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费里默默地成长着,他一次也没有再提及过父亲的事情,甚至一次也没有再抱怨过任何的问题。

  懂事的费里,街坊领居是这样评价他的。

  但人终究是一种需要他人陪伴的生物。愈是长大愈是如此;愈是压抑自己的内心情感愈是如此,。在独自躺在床上睁开双眼迟迟无法入睡的雷雨的夜晚,在做好了菜肴却只能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独自享用的时候。在遇到什么有趣的,什么痛苦的事情,想要跟人诉说,回过头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的时候。

  悲伤总会慢慢地凝聚。

  积攒,压抑,那么就总会有爆发的时候。为了不让已经很是劳累的母亲担心,费里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在悲伤到了极点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地跑开,跑到无人知晓的地方独自流泪,之后重新换上笑脸。

  而也正是在这样的,与别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的日子里,独自躲到小巷当中啜泣着的他,遇上了那个拄着拐杖的男人。

  “小家伙,你有什么好哭的,说出来给大叔我听听啊。”

  ——像是怕生的猫咪,费里逃开了。

  瘦小的少年利用自己腿脚的优势甩开了对方,他回到了家里,就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继续着往常的生活。但这并不是结束,又一次感到十分伤心的时候费里去到了另一个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隐秘的地方,可他又遇上了他。

  一次又一次,自己作为独享的秘密的场所,总是被对方所发现。拒绝让对方接近自己的少年每次都会转过头跑,利用对方腿脚不方便的劣势甩开他,但他每次——每次都还是会找到他。

  日复一日,光阴辗转,无法找到地方去发泄自己内心情感****自己伤口重新用坚强的表情掩盖一切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转过身大声地指责对方:“为什么你要追着我不放,让我一个人呆着不行吗!”他歇斯底里,像是一头发怒的小兽。而那个满脸胡茬撑着拐杖的大叔,则是耸了耸肩。

  “你如果真的想要一个人呆着的话,会选择在这种大道旁边的小巷里头啜泣吗?”

  做着各自事情的众人匆匆走过,被一语道破的少年愣愣地瞪大了双眼,然后抽泣着、抽泣着,最后终于是忍不住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他终究只是个小孩,不论如何用坚强和懂事来粉饰自己的表面,内心当中的痛苦、悲伤和寂寞从来都不会消失,他渴望别人的陪伴,但却因为内心的纠结和不好意思没有办法直接说出来。

  “我也曾经像是你这个样子。”大叔朝着他笑了笑:“我叫维嘉,你呢。”

  “我叫费里……”带着哭腔的少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这样说着,维嘉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着说道:“大声地把自己的心里话喊出来吧,你会好上很多的。”

  他如是说着,少年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用很大很大的声音喊道。

  “妈妈,我想让你更多地陪伴在我身边。”

  “我很怕寂寞!”“我也想要一个爸爸!”

  积蓄了好几年,用懂事的外表掩饰着的内心真实的想法,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过路的行人有不少都转过头看向了他,但又很快地离去。

  “你看,说出来不就好多了吗?”感觉心情变得十分舒畅的少年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然后转过了头。身后拄着拐杖的大叔对着他微笑着说道,少年用力地点了点头。那一周,母亲回来的日子,她十分敏锐地注意到了自己的孩子有了些许的变化。

  之前在压抑着自己情绪的事情身为人母她不可能不知晓,但她却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去解决这一切。这个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她所知道的,就仅仅只是,从那天开始。

  费里稍稍长大了一些。

  他变得开朗了起来,除了依然存在的懂事以外,他开始和周围的孩子们一起玩耍。事情一步步地像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少年依然没有父亲,但他却有了一个十分像是父亲的人。

  然后,时光辗转流逝。在某个大雨交加的夜晚,母亲匆忙地赶回到了家中。“费里!快点,费里!快点收拾东西,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他从未看到过母亲如此焦急的模样,她的脸色惨白,像是见证了无法言说的恐怖一般浑身颤抖着。正在享用独自一人的晚餐的费里冲了过来握住了母亲的手,然后立马就感觉到它冰冷无比,显然是冒着大雨直接冲回家的结果。

  “怎么回事,妈妈,不是要后天才能休假吗。”明显受到了惊吓,母亲不停地颤抖着,她语无伦次,担忧而又怀疑的费里因此决定让她先行上床休息,以免着凉感冒。

  “我出一趟门,妈妈。”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少年只好去找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去寻求帮助,而他在之后无数个日夜里头,无数次无数次地,后悔着,痛苦着,纠结着,深深地自责着不断回想假如自己在那一天没有离开的话,结果是否会不一样。

  维嘉每一次都会告诉他,那不是你的错,就算你在那里,也只是会增加一具尸体罢了。但费里没有办法接受,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亲人,自己深爱的母亲,凄惨地死在自家的床上。

  少年的世界,崩溃了。

  一切原本都是那么地美好,欣欣向荣,他本应会成长为一个了不起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某一个人,某一些人,某一些他从未见过面不知姓甚名谁的人,为了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事情,毁掉了他的整个世界。

  “我……我——”

  那一天的费里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来,发觉到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的维嘉转移重心开始搜寻起犯人,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少年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觉醒了。

  而它,渴望着鲜血。

  正义感、复仇的心理,想要力量,我想要力量,我想要足以改变一切的力量。

  在痛苦的之中他失去了意识深深地入睡,像是回归到了襁褓之中一样睡得犹如婴儿一般安详,而当他再次醒来,世界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无师自通地,某样东西出现了,某种他在此前从未知晓的力量,在被复仇心所扭曲的正义感的驱使下,与嗜血的欲望相依相存。

  ——费里的第一次杀人,是在他母亲死去的一个月以后。身为治安官的维嘉在这段时间里头工作变得忙活了起来,他专注于破案,却没有意识到曾经那个少年已经彻头彻尾地改变了。

  死者是一个流寇恶党,不误正业,整天只知道敲诈勒索。他并不是居住在门罗城内的人,或许是恰巧从外头进来然后遇上了杀手吧,混杂在一群年龄与性别各异的死者当中的这具尸体,维嘉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毕竟是这样的人渣,死了也就算了。”治安官这样说着,像是肯定了少年的行为。

  有了一次,第二次做起来会更加地顺畅。他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们这些人有美好的家庭和平的一切却不去好好地珍惜;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这悲伤的一切就仅仅只发生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个看不惯的恶徒坏蛋,在无形中似乎变成了当日无所作为的自己的替身,他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愤怒,直到某天没有完全杀死对方,那个本应是穷凶极恶的坏人用最后一口气望着某个方向泪流满面地说道:“孩子,对不起……爸爸回不去了。”的时候——费里才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与当日杀死母亲的凶手一般无二。

  “原来我是……坏人吗……”呆愣着望着自己满手鲜血的少年,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了。

  虚伪的,以自己的主观来判断的正义,为了这样的东西,自己毁掉了别人的人生。

  就像是那些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毁掉了自己人生的家伙一样。

  流言开始疯传,人们拥有了怀疑的对象,这件事情传到了少年的耳中,给予了他新的目标。他牢牢地把握住了它开始拼命努力,首先是注册成为了佣兵,之后变卖了家产开始四处搜寻起可以强化自己身上这种力量的物品来。

  他知道这是魔法——但是是哪一种?与魔法相关的书籍十分稀少,所幸门罗人来人往有着许多的商人和旅者,多次的打探之后,他也终于还是获得了必要的讯息。

  必须强化这份力量,用这份力量,就能够为母亲报仇——逐渐获得的知识让费里明白了自己手中的能力和杀死母亲的那人所使用的一般无二,或许是正是他们杀死母亲的原因?一些怀疑的种子随着力量的攀升开始发芽。瞒骗着维嘉,费里一心一意地向着这个目标前进着,而他所发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那天我遇到你们……”亨利扶着脸色苍白的费里,他手腕上的黑色圆环已经和皮肤黏在了一起无法解开,少年接着说道:“其实我是……我是很想告诉维嘉大叔……我……想和他们一起调查的……”

  “……”米拉在一旁蹲着,一张小脸因为悲伤都皱在了一起。费里的眼角因为疼痛而挤出了泪水,意识开始不清楚,他说话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我很想……”

  “我好羡慕……你们……”

  “我……”“呼啊啊——”像是回光返照一样,他的身体开始抽搐了起来,少年的双眼在一瞬间变得更加地有神采了一些,他偏过头看向了旁边已经死去的小奥斯卡,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却并不是复仇得逞的舒心畅意,相反,它带着一丝些微的自嘲。

  “他们好傻……但我也是……”费里说着,亨利和米拉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静静地倾听着这个不算认识很久,但却确确实实地已经走进了他们的生命之中的少年,最后的话语。

  “魔力这一元素,存在于所有的……人类的身体当中,咳咳咳咳。”他咳出了血,白发的洛安少女发出了满是担心的惊呼,那其中货真价实的情感让少年挂起了一丝勉强但却平和的微笑,他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虽然魔力浓度达到足以释放出魔法的人类个体……是随机出现的,但是许多人都公认的一个事实……是在拥有魔法师的家族当中,后代出现魔法师的几率,会……高出很多……”

  话说到了这里,并不算傻的米拉已经能够判断的出来费里言下所指,她先是愣了愣,然后转过了头看向旁边小奥斯卡的尸体,然后又回过头看向了费里——少年此刻却是盯着亨利的双眼。

  “不过这个,您恐怕早就知道了吧……”他对着亨利使用的是敬称,这或许跟贤者在之前指点过一些剑术上面的东西有关,又或许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

  “是啊……是啊……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存在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一位很喜欢捉弄人的坏心眼的神明吧。”费里笑着,但同时也哭着。

  “我的仇人……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我渴望了许久的父亲……是当今的门罗大公……”

  “而也正是他,下令杀死了我的母亲……因为她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情……”

  “权力……”

  “老师……”费里用和米拉一般无二的称呼,叫着亨利,贤者点了点头,他接着说道:“贵族什么的……不是应该,拥有高贵的血统和人格……和高贵的心灵的吗……”

  “为什么他们可以……把其他的人……其他人的生命……和生活……”

  “就这样轻易地毁掉……”

  “随随便便地就……”

  “他们……”少年问出来的问题,即便是贤者,也需要加以斟酌才能够回答得出。

  “高贵的心灵,和是不是贵族,没有关系。”亨利最后说出来的话,并不是正面的答复,面色苍白的费里转过头看向了一侧的洛安少女,然后回头又瞧了一眼亨利,再度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真是一场闹剧……对吧……”

  “视其他人的性命为无物,自以为高高在上掌握了一切……留着我这个私生子想要献祭给恶魔换取力量……因为我的魔力没有觉醒所以放弃之后,又献祭了第二个孩子……”

  “最后收获的,是一片混乱与疯狂……”

  “贪婪……权力……真的……不是一种好东西呢……”他的眼皮开始缓缓地闭合,米拉“呜”地一声捂住了嘴巴,费里依然在说着一些什么,亨利靠了过去,侧耳倾听。

  “若是……能早点遇到你们的话……”

  “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冒险呢……”

  “会不会……很快乐呢……”

  “啪嗒——”

  肤色惨白的手臂落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一阵晃荡传来,紧接着二楼传来了一阵欢呼的声音,两行热泪从米拉的眼角止不住地滑落,她小声地开始呜咽了起来,而亨利则是对着一脸安详的费里,轻声说道。

  “嗯,肯定会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