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0章 铃兰与雏菊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75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朝阳从东面升起,第一缕曙光冲破云层斜着照过帕尔尼拉广场上的帝皇雕像,直直投入充斥着漂浮物的碧蓝海面上时,城市当中的炮火声已经停歇了一个小时之久。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与血腥味以及排泄物呕吐物味道的混合体,在靠近城主府的所在还有非常浓重的药水味、病人身上特有的臭味以及伤口腐烂散发出的糜烂的味道。

  这是死亡与战争的味道。

  如之前我们的洛安少女所说,决计是与荣耀、美好、正义之类的东西所不相关的。

  东海岸人把朝日升起之前,明明还是昏暗的天空却有半边天透亮的景象称之为夜明。而这场在午夜打响的战斗,也正是持续到了这种天象出现的那一刻。

  在传统的帕德罗西观念当中,这是不详的象征。

  在夜明之时见血,意味着往后的日子都不会太平。而在新年伊始的日子里头发生这种事情,则接下来的一年当中,国家与人民都会命运多舛。

  这种深深扎根于本土文化当中的古老观念,为许多新生代的拉曼文人所嘲讽不屑嗤之以鼻。然而若是你了解这个国家缠绕千年以上的战火,那屹立与血与火之上的不倒的历史的话,你则会认为,这种说法确实有着自己的意义。

  会持续到这种时间点的战斗显然是艰苦卓绝的,若是国力昌盛军强民富的话,一边倒的战斗不会长久。

  古往今来优秀的敌手层出不穷,但在减员超过两成以后许多军队都会投降甚至崩溃。而能够不屈不挠地彻夜战斗,这样的对手在往后的日子里也肯定会成为可怕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种经历在拉曼帝国建立初期以及几次内乱当中都不算少见,历经过战火的老人们口口相传。时间一长就演变成了一种民间的信仰,成为了不详的忌讳。

  “......”风吹了起来,让浓厚到犹如实质的死亡气息多少散去了一些。

  与帕尔尼拉守军合流之后,通过密道众人从伤痕累累的城主府撤离到了玛格丽特家的大宅之中。

  守军的处境显然比起想象的还要更加凄惨。帕尔尼拉的城主府只考虑采光问题而采用了大量的落地窗导致防护不足。遭受围攻以后周围那些昂贵华美的柜子桌子都被搬运拿去堵窗户,上面充斥着各种弹孔被打得破破烂烂不说,城主府一层还有着严重的焦味和被大火灼烧过的痕迹,显然是叛乱佣兵们试图用火攻将内里的守军烧死或者逼出。

  透过密道进入到遍地都是伤员的城主府以后玛格丽特的小脸立刻变得惨白。尽管在司考提小镇也已经发生过比这更加血腥的场面,她那时却主要忙于后勤物资的调用,并没有接触到前线血肉模糊的景象。

  浓重的药水味呛得好几名佣兵都开始咳嗽起来,脏兮兮的绷带浸泡在恶臭的水中,他们本打算洗净然后重新使用的,但因为忙不过来所以就一直放在里头泡到发臭。

  如果说受伤本身还不够糟糕的话,因为叛乱佣兵所使用的手炮弹丸有许多是容易熔铸的铅质缘由,中弹以后没能取出的人还开始出现中毒的迹象。在毒素和缺乏补给的双重作用下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幅行将就木的模样,即便是看到援军到来了,却也依然死气沉沉,连开口或者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人都没有几个。

  “恐怕不止因为是疼痛。”走出通道口的众人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亨利用平稳的声调这样说着,米拉、玛格丽特还有菲利波都转过头看向了他。

  他们多多少少明白贤者所指的东西。

  趾高气昂的帕尔尼拉,无比繁华的帕尔尼拉。

  高大的落地窗,伟岸的城主府,雄赳赳气昂昂的守军卫兵,高耸入云的帝皇雕像,森然林立的黑旗舰队。一切一切都在宣传着帝国不可战胜的强悍形象,他们骄傲地展现着这一切,不论是市民还是士兵都认定这样的日子如此强大的国家是不可撼动的。

  但在这短短的数个月时间内,这一切如升空的肥皂泡一般,忽然“啵”的一下就全都破掉了。

  在与帕尔尼拉守军的伤兵们死气沉沉的双眼对上的一瞬间,玛格丽特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

  南方人为什么会选择帕尔尼拉作为袭击的目标,显然不单单是因为这里的财富——还因为这里所代表的意义。

  帕德罗西帝国与南方诸国的摩擦一直持续不断,但仅仅只是小规模,整体来说是不温不火的,因而南方也有很多人会跑来这里寻求工作。

  可他们所遭遇到的,却是高高在上的帝国公民们的歧视和压榨——这是动机,其中之一。

  帕尔尼拉是远离前线的存在,是整个东海岸最明亮的一颗星星,是帝国财富的象征,是帕德罗西的骄傲和自信,不可匹敌的底气来源。

  帝国的繁荣是会永远持续下去的,尽管历史再三证明这是愚蠢的想法。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是这样坚信着的。

  不单他们,东海岸其他地区的人民也是这样相信着的。

  若没有谁来打破这个观念的话,莫说是反抗了,连拿起剑的人都不会有。

  拿起剑的人,打破常规的人,在帝国的历史上留下一个深刻烙印——啊——

  玛格丽特忽然叫了出来,紧接着抬起头呆呆地望着贤者。

  “旗帜。”她没头没脑地念出了这个词,但所有人在一愣过后却都明白了大小姐所指的是什么。

  飘扬的旗帜。

  自古以来都是两军交战当中,被视为里程碑,甚至可以扭转局势的象征。

  尽管从实际角度而言,以极度冷静的思维来判断,守军的旗帜就算会竖立在城门之类的很高的地方,战略价值也并没有大到能够扭转整场战斗。

  但是历来优秀的将领却往往都会派出敢死队去拼死夺下旗帜,冒着相当程度的精锐牺牲,也要将己方的战旗插上。

  正是因为。

  人类自身所蕴含的最大的潜力,并非来自理性,而是情感。

  对于防守方而言,插在最醒目的地方的战旗,只要它还没有倒下,那么人们就还能够浴血奋战。

  而对于攻击方来说。

  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受伤惨重,很可能疲惫不堪已经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看见那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竖起的。

  猎猎飘扬的战旗。

  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内心中蔓延出来,如奇迹一般,令他们手脚充满了力气,咆哮着吼出自己国家的名号,向前冲锋。

  “......哒——”玛格丽特脸色苍白地往后踉跄了一步,不仅因为空气,还因为她刚刚意识到的,这整件事情背后的事实。

  帕尔尼拉的这一次袭击。

  是南方诸国竖起的鲜明旗帜。

  他们在这座帝国的明珠上面留下了不可抹消的痕迹,也在城市居民和守军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向着那些所有的,对帝国怀抱不满的人,立起了战旗,指明了目标。

  凭借着强而有力的军队,康斯坦丁收复帕尔尼拉是势在必得。

  但在这场战役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以后,随着帕尔尼拉遭受袭击的消息扩散出去的,还会有这样一个声音:

  “帕德罗西人不是不可战胜的,看一看帕尔尼拉的景象吧!看一看我们的所作所为吧!看看,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所谓的文明和繁荣有多脆弱!”

  由众多口音,众多语言组成的这样的消息,必然会在那些仇视帝国的少数民族和周边小国之间传递。

  像是草原上的星星之火一样,引爆积蓄已久,但却一直被帝国人所忽视的仇恨。

  “这.......只是个,开始吗......”玛格丽特抬起头望着亨利,双眼当中充斥着得到一个否定说法的希冀——若是这个男人能说不是的话,那么一切一定都会——

  但贤者只是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贵族小姐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费鲁乔望着她小声地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过去这么久也没有人去通知,只好亲自带着佣兵们前去与位于二层的贵族们合流。

  固守在城主府当中的贵族和军官们显然是听到了这两天的炮火轰鸣声,但即便预料到了援军的到来,不清楚援军兵力分配的他们却也不敢撤离。在通风环境极差又破破烂烂的城主府当中已经不想待下去的众人,一拍即合很快地就开始进行将人员撤往玛格丽特家大宅的行动,搬到通风更好的宅邸之中,等待与康斯坦丁麾下军队汇合。

  长长的密道当中幽暗阴冷,人们互相搀扶着,足足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重新来到了地面上。

  天色这时已经逐渐明亮,而在最后的一声火炮的轰鸣沉寂了一个小时之后,位于宅邸门口的众人开始看到远处有一支大军缓缓走来。

  【尊神之名,我教你当畏惧那双目放光,浴血屹立于夜明之时者】

  “......”亨利、米拉还有玛格丽特三人站在一块儿,向着街道的另一方看去。

  【彼者立于神之慈光下,拥有人的面孔。愚者常道那乃至贤之人,为指引世间道路而来,但你须知】

  【此皆恶魔之谎言】

  【彼虽有人面,却并不拥有人心。而乃害世之凶兽。】

  盔甲和剑上都沾满了血迹的康斯坦丁一步一步地朝着这边走来。

  【靠近此人实乃万万不得】

  【彼乃灾祸,乃吞噬生命之魔物】

  【所到之处,无不掀起腥风血雨】——《白色圣典新篇》,十三卷,二十一节。

  “咔嗒——”变形的鞋甲和石板地面发出碰撞的声音,浑身都是鲜血盔甲上伤痕累累的康斯坦丁站在街道斜坡的下方,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看向了贤者。

  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用同样颜色的眼眸注视着彼此。

  一模一样的灰蓝色双眼之中,一个拥有的只有平静,而另一个则是燃着一团熊熊的火焰。

  “魔女的灾害,紧接着有谁打破了过往的僵局假象,风暴将要到来。”有力的声音自街道的另一方响起。

  “怀念吗?”康斯坦丁对着亨利开口这样说着。

  “......”贤者一言不发。

  “这真的是巧合?”他再次发问,而一直沉默的玛格丽特却在这会儿出声为贤者说话:“康斯坦丁哥哥,请不要这样。是妾身颁布任务雇佣才会遇到这一系列的——”“——!”冷漠的灰蓝色眼眸扫了过来,玛格丽特被逼得转过了头,退后朝着屋内一路小跑过去。

  米拉望着她的背影,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站在亨利的旁边。

  “这一次你会站在哪一边?”他问,但还未等到亨利回答就紧接着自己给出了答案:“不论你如何选,这里都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连剑都不肯沾血吗?”康斯坦丁上下扫过了贤者:“这就是你如今的作风?这就是你逃到大洋彼岸的缘由?在手上的血已经怎么都洗不干净的情况下,选择转身离去就一切都一笔勾销了?”

  “多少人曾经仰望过的那个人,曾经满怀希冀地期待着能够为他们带来光明未来的那个人。”

  “连自己开始的事情都无法善始善终,抱着脑袋躲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国家生怕认出来,把过去的一切抛之脑后好像这样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清白纯洁的圣人。”

  “这样,只不过是伪善而已。”

  “抱有期待是我错了,你真的可笑。”

  “我不会犯相同的错。”康斯坦丁一字一句地说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当中蕴含着的情感决绝又坚定:“别挡在我的面前。”他说道,紧接着带着一整支杀气腾腾的军队押送着犯人朝着地牢的方向继续走去。

  “他这是,迁怒,还是——”洛安少女望着走过去的康斯坦丁,又看了一眼贤者,欲言又止。

  “再过一阵子吧,再过一阵子我就会告诉你。”亨利伸出了手故意揉乱了她的头发。

  “伪善吗......”贤者看向了自己的手。“我觉得他说得不对。”米拉抱着自己的脑袋用眼睛说着‘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而嘴巴上继续说着说着:“说不清楚,但就是不对。”

  “是这样吗......”亨利轻笑着探出手,但洛安少女“啪”地一下拍开了他的手掌,贤者耸了耸肩。

  “但不论如何。”他环视了一圈周遭的景象。

  早晨升起的阳光逐渐令周围的环境温度开始抬高,而各种刺鼻的气味也随着升温而变得更加明显。

  “有一件事情他倒是说对了。”亨利望着这些房屋,忙忙碌碌的人们在四处寻找着可以用的物资,伤兵们在阳光下总算重新开始发出“哎哟哎哟”的声音,虽说显得有些软弱,但总比死气沉沉要好一些。

  “确实找不到了啊。”他看着这里,但眼神又好像是穿过了这一切,看向远方的某处。

  “大约即便是继续北上,也已经看不见了吧。”

  “能回去的地方。”

  呼啸的风再一次从远方吹来,尽管表情和语调都依旧平静,不知为何,米拉却感觉自己的老师看起来有些落寞。

  尘埃落定了。

  在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以后,残余的叛乱佣兵因为缺少火药补给导致武器哑火等问题,在压倒性的兵力优势面前大部分都选择了投降。

  然而这些人仅仅只是由少数精锐作为领导,率领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组成的弃子,一如当初在东城门外和城门上设置的那些一般。

  真正的核心人员一直都没有露面过,而在检查了金库和矿产资源以后,果不其然,他们早就带着高价值的珍稀魔法材料和秘银等矿产乘船逃离了帕尔尼拉。

  康斯坦丁始终是晚了一步,尽管已经算是及时止损并且俘获了大量的火炮以及叛乱人员,却也顶多只能说是勉强拼了个平手。

  布下这一局,趁他们忙着对付魔女的时候袭击帕尔尼拉,并且夺走大量财物将帝国拉下神坛对着整个东海岸都放出“帕德罗西人并非不可战胜”这条消息的那个对手。

  始终隐藏在黑暗之中。

  身着黑甲的骑士铁青着脸,一整天都没有松开他紧握的拳头。

  帕尔尼拉的上空万里无云,但却并非去年那种清爽的阳光灿烂。

  以春天而言,这天气热得有些过头了。

  侥幸逃亡并活下来的老人们抬起头看天之后,都说是沿海的风暴将要来了,比往年提早了许多。

  结合起这几个月内发生的种种异变,他们开始神叨叨地念着“国运不济”“天将亡我帕德罗西”之类的话语。

  但即便是对这些说法不怎么买账的年轻人们,也多多少少能够察觉的出。

  有些什么事情将要,或者是已经发生了。

  有些什么东西彻彻底底地改变了。

  道路产生了分叉,而在这前方是否还会在交接,交接之时又会发生一些什么。

  尚且无人知晓。

  叛军乘着的小船飘荡在莫比加斯波平浪静的海面上,因为各种财物的缘故显得吃水有些深。号角声响起他们转过了头,远方一艘没有任何旗帜的帆船向着这边打了讯号。

  帕尔尼拉的城主府上,原先挂着的帕德罗西帝国黑旗,因为战火而损坏的缘故,被替换成了铃兰与雏菊的康斯坦丁个人旗帜。

  猎猎飘扬的旗帜引来了下方士兵们的一阵齐声欢呼,但玛格丽特和费鲁乔等人却没有加入这个阵列,他们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它。

  风暴即将到来。

  不论是否愿意,都已经身在其中。

  不论去往何处,都无法逃离应当背负的命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