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60章 不知火海的无根草(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13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临海的城市总是在饮食上与其他地方有较大区分,尤其是像水俣附近这样物产丰富的海域更是如此。

  从贝类到鱼虾蟹再到乌贼章鱼,海边的食材实在五花八门。但这里的菜肴不光海鲜用料所占的比例很高,菜系和烹饪风格也与新月洲其它地方有较大区分——而究其原因,却还要与这些来来往往的南蛮异乡人有关。

  正统的和人料理里加尔人都是吃不惯的。

  讲究淡口、小而精,萝卜清汤豆腐丝。不光以素菜为主,且对于调味极其苛刻。和人除了一些特殊吃法以外几乎都只会用上盐和发酵的豆酱、酱油一类进行调理,生怕用的作料太多会使得原有的味道被遮盖。

  而里加尔各地的烹饪方式却基本都是相反的——里加尔人更追求丰富的口感,以多种调料的混合为佳。

  和人认为里加尔人的口味过重,而里加尔人则又认为新月洲的吃法太淡。这种对于饮食的不同需求此消彼长,随着来到新月洲的南蛮人数量增加与影响范围扩散,意料之中的一幕——许多更倾向于里加尔式口味的餐馆——也便由此诞生。

  在有大批南方商人活动的水俣海港,数量不少口味与传统和人餐馆差距甚大的店铺林立。而亨利一行人在完成购物并将物品寄存之后,循着似是而非有些熟悉的香气进入的,便是这样的一家餐馆。

  这显然曾是一家和人的旅店,但拉曼厨师们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改建了——过去曾经封闭起来与餐厅隔开的厨房附近被拆空,坐在门口附近的桌椅便可直接往里看到走动的厨师和帮佣们。

  虽然仍旧谈不上是如同回家一般的感觉,但看着临时改建的厨房挂着的香肠与熏肉还有架子上摆放的奶酪,这已经熟悉起来的月之国建筑风格中格格不入的异乡人厨师与食材,还是有些令人恍惚。

  这间餐馆中的食材海鲜占比并不是很高,可它却仍旧是一间只有在海滨才能建起的餐馆。

  沿海便利的交通使得一些更具里加尔风格的食品也可以藉由船舶运输,所以即便不是产地他们却也能设法弄到一些原汁原味的里加尔式食材供应——虽说因为产量问题价格必然是比本地家常菜要贵一些的,但却也还在接受范围内。

  这些在亨利他们之前便已经来到月之国的拉曼人是以什么作为契机开始售卖里加尔式料理的,他们不得而知。但当那分明看到他们一副异乡人面孔却仍旧操着一口流利和人语言的拉曼裔少年帮佣上来问要些什么的时候,洛安少女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那边的炖菜看起来不错,来一些?”因为不清楚和人语言中拉曼式炖菜这个词该如何发音,贤者用拉曼语向着这个矮小的少年说着。而对方愣了一下:“是的,好。”他有些结巴,带着些口音的拉曼语反倒不如和人语言流利。

  “抱歉,不知道您是那边的。因为东边的客人也会来。”少年这样说着,用木笔在蜡板上记下了一行人要的东西,然后以和人的礼仪鞠了一躬便小跑着回到了厨房。

  “东边?”洛安少女好奇地发问。

  “奥托洛呗。”贤者耸了耸肩:“以前坐船来的时候不是恶补过地理知识吗,虽然很多东西模糊不清也有些差距。”

  “但奥托洛不是在里加尔的西边。”旁边的愣头青有些迷糊,而也跟着他们的博士小姐两眼放光:“是圆球理论吗,在腊墨这已经是公认的正解?新月对此还有一些争执。”

  “原来如此,怪不得腊墨的船舶可以这样远航。”她自言自语着点了点头,咖莱瓦不太跟得上绫的思路,旁边的米拉则是把整个侧脸贴在了冰凉的木桌子上叫嚷着:“好饿,老师你为什么要点炖菜。”

  显然饥饿已经让白发的女孩儿失去了思考和探索的能力,她捂着肚子把脸贴在桌子上小眉毛皱到了一块儿,而亨利则是再次耸了耸肩:“你嫌慢就不要跟着我点啊。”

  “我又不知道哪个好吃啊。”她嘟哝着,所幸像是炖菜这样耗时很长的菜肴通常都是大锅煮的,他们也没有等上太长的时间。

  热腾腾的南方拉曼风炖菜很快被端了上来,用和式的陶盘装着的里加尔炖菜看起来就像这间店铺内其他东西一样格格不入。番茄汤鲜红鲜红的颜色让从未见过这一切的博士小姐咽了咽口水相当迟疑,而同样第一次见这种料理的璐璐倒是凑过去闻了一闻便直接拿起了勺子。

  有啥吃啥的猎民和养尊处优的学者大小姐在面对新食品时表现出的态度天差地别。

  充沛的知识有时候不一定会带来自信。有道是不知者无畏,正因为所知的东西很多乃至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固定观念,接受新鲜事物的速度才会慢上一拍,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鲜红又带着酸味的番茄,对守旧的和人而言或许是一种从未见过的事物。

  虽然从这间店铺能随意运用来看应当是已经带来了种子在本地也有所种植的,但它特殊的风味要在新月洲推广开来大抵还是有些难度。

  南方的拉曼料理总是离不开番茄这种存在,鲜红色的炖菜和各种汤面是一间拉曼餐馆血统纯正的证明。

  一行人品尝的炖菜属于家常料理,它的汤汁虽然也可以配上面包或是面食吃,但取决于添加进去的食材,也有本身作为一道主食这样的吃法。

  他们这次吃的这道炖菜便是这样的做法。

  切块的肉和洋葱先用小火加油翻炒提出香味,之后加入锅中先行炖煮。随后再添入土豆、番茄以及胡萝卜。调味用海边产的粗盐,在里加尔大陆的原版还会加上一些胡椒,但众人所吃的新月洲版本却用的是本地产的豆蔻与丁香——这种香料和人只在少数料理会用。

  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慢慢炖煮直到所有东西都浸透了汤汁,让坚韧的肉类变得软烂容易下口。

  “应该是羊腿肉。”长时间炖煮的肉用木勺子轻微摆弄一下便会散开,里面的肉丝透着红色饱满多汁。香气引诱着人动起勺子,而入口之后它也并未让人失望。

  丰富的口味和不同食材时而爽脆时而柔嫩的口感让人很是着迷,即便一开始有所迟疑,最终就连相对来说算得上是本地人的两位也吃得下去了。

  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源于,这种炖菜已经按照本地人的口味进行调整过。

  餐馆内和人面孔的人并不少见,虽说深蓝发色的武士贵胄并不多,但也可以看出来当地人对其有一定的接受程度。

  炖菜的味道相对里加尔的原版较淡,刺激性强烈的洋葱没有放许多,而番茄或许是由于品种不同,和人喜好的鲜味要远比酸味更重。

  独到,令人熟悉却又不尽相同。

  就像所有去到异国他乡的菜肴一样,这道南方拉曼炖菜也因为本地的风土人情而产生了变化。

  只是明明身在海边,吃的却是这样与海鲜无关的炖菜有些好笑。

  这间餐馆显然仍是相对平民的,尽管含有肉类的菜肴价格较高,但几人却也光是一道炖菜就能吃得心满意足。亨利在走之前还过去厨房跟厨师打招呼想知道是否可以买一些携带用的食材,除了作为己方开小灶的消耗以外也有给不能出门的传教士们以及负责看护他们的约书亚带点慰问品的意思。

  可怜巴巴的传教士一行分明来到了有许多拉曼风格餐饮的地方却不能出门,所以多少给他们带点面包面饼之类,算是安抚一下。

  亨利与厨师的交谈,吃得饱饱的洛安少女在一旁也听到了。

  这间店的历史比想象的要长,已经开了有两代人的时间。之前来问他们要什么的帮佣少年是在新月洲土地上出生的第二代拉曼人。

  背井离乡来到这边开店的理由若是铺开来讲或许讲到晚上也不会结束因此贤者也没有打听,但看着他们在这里忙进忙出的模样,再联想到少年有些结巴的拉曼语,恐怕对他来说祖辈故乡已经成为童话故事里的概念。

  新京限制南蛮的商船不让他们乱跑,但却并不限制陆路前进或是在什么地方安居。

  这是一片里加尔有许多人甚至都不曾知晓其存在的土地,也正因如此,它也成为了一些想要逃避过去的人绝佳的开始崭新人生的地方。

  虽然从这家历经几代人却仍旧显得格格不入的店铺便可看出,彻底融入月之国,大概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永远都是异乡人。

  本地的和人会图一时新奇来品尝,也许有人会喜欢上更经常地到来。

  但他们永远都只是南蛮。

  新月洲的一切是一个完美的闭环,完美到容不下任何多余的枝节。

  背井离乡,远渡重洋。像这个帮佣少年一样在异国土地上出生的二代,既不识得祖辈的故土,又难以彻底融入当地。他们就像是无根草,哪里都找不到真正的归宿。

  在这片土地上的南蛮人,到底还有多少是像这样的呢。

  从交谈里透露出的些微思绪触动了米拉作为洛安人敏感的地方——洛安是个流亡的民族,尽管在老师的帮助下西海岸已经找到了肯接纳洛安的人,这却仍旧是深埋在他们这个民族灵魂深处的记忆。

  店里的厨师和少年还有其它帮佣们的故土在南境,即便他们或许因为某些原因回不去了。

  但最少他们知道在那儿。

  可洛安人的故土又在哪里。

  她想起那些自己民族中的传说,又看向了旁边吃饱了闭目养神的璐璐——冥冥之中,米拉感觉自己也许能在这趟新月洲之旅里找到答案。

  一出店门口,咸腥的海风便再度扑面而来。

  旁边有家和人的路边摊叫卖着“海老烧!”,米拉有些好奇,细看之后又向绫发问,才知道所谓海老便是里加尔称作“虾”的存在——因为长着长须,所以和人管它叫海老。

  所谓的海老烧就是渔家不要卖相不好的小虾,配上葱和面粉摊开来煎的东西。

  因为是廉价的食品所以连油水都没有多少,但在走出门之后本来觉得炖菜吃的挺饱的洛安少女看着看着。

  馋虫又动了。

  “你啊。”贤者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新月洲并没有佣兵公会这种便利的组织,没能承接任务保持金钱收入的情况下他们的消费也变得相对节省。过去洛安少女经常在书本上花大价钱的情况在新月洲也尴尬地碰壁了——因为廉价的知识是学堂免费讲解,而高深的知识又被书院把控。

  她一介异乡人之身,总不能放弃迄今为止的生活跑去寒窗苦读考个学者身份吧。

  因为这一系列的原因,钱也就只能更多地花在吃东西上面了。

  捧着用荷叶包裹的煎虾饼,不文雅地一边走路一边吃东西的洛安少女和旁边对她的胃口有些感叹的其他人一同踏上了返回下榻旅馆的道路。

  亨利大包小包地买了不少东西,其中还有几个和人风格的陶罐,即便密封着,属于腌制品的浓郁气味仍旧飘散而出。

  熏制的肉类和奶酪还有里加尔风味的面食只要保持干燥都可以存放挺长时间,除此之外贤者还买了一些香辛料——数量不多,因为大宗食品是弥次郎他们那边负责采购,他充其量只是弄点里加尔口味的东西偶尔开开小灶罢了。

  人流量密集的渔港内部来来往往,他们这一行人也没有吸引来多少注意。

  回到旅馆时从门口的马车上装满的物资和少了一台马车看来武士这边也已经解决了问题。但里头的空气有些安静得诡异,贤者与洛安少女对了一眼,都暗自做好了拔出武器的准备。

  但料想中的危险并没有到来。

  只是这却一点都没有让人轻松起来。

  门后的青田家武士们几乎都是阴沉着脸的。

  本来已经和亨利关系缓和的阿勇一行人在见到推门而入的贤者的一瞬间恶狠狠地瞪了过来,而弥次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又立刻撇开了视线。

  原因,或许便出在他们环绕中的,那一老一少,一主一仆。

  那是青田家的仆从与弥次郎的妹妹。

  而他们带来的。

  是青田家覆灭的消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