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58章 剑与弓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4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什么是剑士对战弓兵时的正确思路?

  倘若你把这个问题抛给自认很懂的外行,多半对方会头头是道地给你讲一些乍看之下能行的高难度技巧——例如用剑去劈开对手的箭,甚至徒手接住再丢回去,或者左右往返闪躲。

  这些存在于他们脑海中的高端酷炫技巧,现实中会真的当成正确应对方案的人,大多都已经死于非命。

  无意义地增加自己应对方法的实现难度,将本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复杂化,只因为那样“看起来很酷”,是里加尔世界见习以及绿牌等级的年轻佣兵9成以上的殒命原因。

  正确答案很简单也很无聊:剑士需要拉近距离才能进行攻击,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弓兵必然会试图阻止你靠近。因此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穿上足以抵御箭矢射击的护甲,或者——

  拿一面盾牌。

  亨利双手握着大剑,并未采取他一贯低垂的样式,而是以中位剑尖朝上护于身前向前奔跑。

  贤者将双手大臂部分紧贴自己的身体以维持在奔跑状态下仍旧动作平稳,克莱默尔以一定角度斜着向前伸直,一米五的大剑钢制的剑身形成了一道不算宽广的正中央防线,因为有斜角的缘故也并未阻碍视野。

  佣兵是轻装的职业,剑相较于高烈度战场上对碰所用的主战武器,更像是一种护身用的自卫武器。

  这也因此,剑术、尤其是里加尔世界的剑术当中,各个起手式除了作为攻击的初始姿态以外也都拥有防御性的目的。

  全身着甲的骑士可以几乎舍弃防御,因为全身都是盾牌,他们的攻击可以更加富有侵略性,更加刚猛。

  但轻装职业不行,手中的武器除了进攻还要考虑到防守。武器本身便是防御的一环,通过主动攻击或是格挡来无效化对手的攻击。

  贤者身上穿着的板甲衣足以抵御和人的大弓,但为了视野、呼吸等缘由他并未戴着头盔。四肢也仅有上肢有轻量化的软甲防护,抵御刮擦尚可,面对强力弓箭的直接命中,也就只能起到些许减轻伤势的效果。

  “噢欸,哒列咖奇哒咗(喂,有谁过来了)!”山贼们很明显地发现了单枪匹马冲过来的亨利的踪迹,小道这边的路况和之前类似,狭窄带有些许泥土地的山道右侧是悬崖而左侧则是高耸的山壁。

  因为不同于完全山岩地形的身后那片,这里有泥土累积的缘故生长了一些灌木。山贼们就躲在了那里头隐藏身形,外面放着两块木板挡着路,中间可以看到些许的人影。

  这处小道整体的轮廓有些像是里加尔人的U型字母,亨利在这一端,而山贼们守着另一端,只是弯折的部分曲度没有那么大。

  灌木和树林线都在山贼们那边,中间这一百余米的泥土地毫无遮拦,对于弓兵而言。

  是理想的地形。

  “啪!”这是弓弦松开的声响。

  “咻——”“咻——”紧接着是箭矢袭来轻微的气流声。

  亨利没有闪避,直接维持着握剑的姿势一头冲了过去。

  “呀咯!西落多加奈咿(这家伙不是外行)!”一百米的距离,弓只能用抛射。最初射出的几支箭矢划出了极大的抛物线,倘若是外行人的话估计会因为箭矢射出而恐惧,因此停下脚步想试着向旁边躲闪。

  但亨利不是外行。

  他是专家。

  “夺!夺!”箭矢落在了身后十米远的地方。

  这是运动战,也是剑士要接近弓手的最佳选择。

  在较远距离时,以抛物线射出的弓箭需要计算飞行时差以及落点。因此剑士所拥有的优势便是速度——从搭箭、开弓、瞄准到松弦这一系列的动作哪怕是老手也需要花费数秒时间,而倘若你腿脚足够快并且毫无迟疑的话,数秒后你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哪怕已经开好弓的状态下重新瞄准会节省不少时间,你在这段时间内的持续冲刺变换的方位也会进一步地扰乱对方的预判。

  所以。

  弓箭的抛射,向来都是以箭雨的形态出现,集体射击,以覆盖面弥补单一箭矢精准度上的不足。

  但山贼们没有这么做。

  “由密代,麦耶(弓箭手,向前)!”发声的人穿着甲胄,拿着一把扇子。在他的指挥之下,原本躲在掩体后面的山贼弓手们全都跑了出来,对着正面冲锋过来的亨利张弓。

  这是在短短数秒的时间内衡量了诸多因素做出来的考虑——

  埋伏于此的山贼仅有十数人,若是冲锋过来的是武士,哪怕战马的脚程或许比亨利更快,它们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目标太大。

  十几人的抛射要命中一个人和一匹马,区别还是相当大的。而战马只要中箭哪怕并不是致命伤,如此狭窄的道路侧面便是万丈悬崖,冲锋过程之中不受掌控一次失蹄便会连人带马落入其中。

  武士们正是看破了这一点,才宁可选择人数更多的正面冲锋;而山贼们也正是明知这一点,才会选择如此把守小道。

  但亨利冲过来了。

  一人一剑,就这样,迈着步子以不亚于战马冲锋的速度过来了。

  几秒钟的时间只够两轮箭雨,第二轮若是采用抛射的话,面对人体这种更小的目标命中率更低,而且更要紧的是——他已经冲到了30米左右的距离。

  “噢马及唷(等候)——”指挥官在紧迫的时间里做出了无比正确的选择,他命令手下的弓兵们从掩体后面站了出来,并排拦在道路的出口,拉弓之后又要他们等着,没有在急忙之中要求他们立刻射击。

  他很冷静。

  他的经验也十分丰富。

  能够在25米左右的距离命中人头大小的目标已是百里挑一的弓手。

  平射的精准度要远比抛射更高,所有人并排站在亨利的面前,本就狭窄的道路在他们松开弓弦的一瞬间就会被迎面而来的十几支箭所覆盖。

  不必心急,哪怕是内行,哪怕是见过血的对手,孤身一人闯过来也实在是太小瞧人了。

  山贼的指挥官如是想着。

  距离拉近了。

  “哈纳忒(放开)——!”“啪啪啪啪啪——咻咻”“咚——当!!”

  火花四溅,在一瞬间偏转了剑锋的贤者准确无误地用大剑的剑面作盾弹开了两枚箭矢,而另外三枚则在命中了板甲衣之后划开了表面的天鹅绒甚至把铜制的花型铆钉割出很深的痕迹,却并未能够击穿它。

  “咻咻——”余下的箭矢落空掉在了六十米远的地方。

  “巴咖纳——”满心以为这一波射击对方毫无生还可能性的指挥官目瞪口呆,而发起攻击的山贼弓手们更是几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面面相视。

  什么是剑士对付弓手的正确思路?

  哪怕知道了方法,做不到的人仍旧一捞一大把。

  听起来很蠢,也很没有技术性,更没有梦想,但是。

  一流的眼力。

  一流的反应速度。

  一流的判断力。

  这些要素倘若缺少其中之一,在战斗中落得身死的人便会是你自身。

  战斗这种东西,本就不应是对等的。

  它的目的是取胜,是自身的存活,所以里加尔贵族间流行的那种所有条件都严格规定要对等的决斗往往被老佣兵嗤之以鼻。

  “只有傻子才想让对方和自己平等地对决。”

  经验、武器与防具、身体能力。

  这是全方位的碾压——

  贤者抬起了他灰蓝色的眼眸,山贼们短暂发愣的时间只不过是一个微小的漏洞间隙,但正是能抓住这种微小的契机将其扩大化进而反击。

  才是一流的剑士之所以是一流的缘由。

  “解开弓弦,近战,长矛队向前!!”指挥官大声喊着,而表现出丝毫不亚于武士们能力的山贼果断地掏出随身的短刀割断了弓弦,以多层竹制的两米长弓在失去了弓弦拉着之后弹回到了略微有些弯曲的直挺状态,形成了临时的长矛。

  “哈啊啊!”山贼们齐刷刷地端着大弓改成的临时长矛捅了上去。

  “锵——”

  克莱默尔。

  那乃是。

  无往不利。

  无所不斩的大剑之名。

  “咔——嘭!!”双手挥舞一瞬间便斩断了好几支,而一个回转又以剑面拍开了另外几支,山贼们果断地松开了手中的武器拔出腰刀或是短刀,但在失去了距离这个安全因素之后他们已经彻底没有了胜利的机会。

  “快去请——”“夺!!”飞出的短刀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喉咙。

  “咳啊——”和人的甲胄缺乏咽喉防护的弱点,亨利怎可能放过。

  擒贼先擒王,表现出了出众指挥能力与状况判断能力的小队指挥官,哪怕身居十数人的防线之后,贤者依然以夺来的短刀优先击杀。

  “奇萨玛!!”高喊着的山贼们继续杀了过来,但失去了指挥官各自为战的他们落败身死也只是时间问题。

  “当——锵——”道路狭窄又被四面八方包围,山贼们所用的是短刀与单手刀,亨利握持的则是一米五的大剑。

  开阔地形无往不利的大剑在狭窄区域内会难以发挥,哪怕失去了指挥官,他们仍旧可以判断出这点,因而不要命地疯狂逼近距离。

  但这没什么用。

  “啪——”一手握柄,一手抓刃。

  里加尔剑术名曰:半剑式。

  “咚!!”被配重球命中面门的山贼鼻血带着断牙飞出,而整个人则向着后方倒去。

  亨利接着横着剑向前一推,仿佛木工用刨刀一样用大剑的中段剑刃撞在了对面另一个人的额头直接把他打得脑浆横飞,又以剑尖左侧格挡开来一个人的短刀并且捅进了他的腋下,接着把他整个人举起来一脚踹飞连带砸到两个人。

  清空了这些最靠近的人之后贤者松开了左手右手单手持剑直接一记大幅度的横斩——

  “嘭!当!锵!!”

  断掉的武器,鲜血汩汩流出。

  “咳——”满地死尸,指挥官直至这时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哇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失去战意的山贼们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

  连冲刺算起,持续不到30秒的战斗。

  当米拉一行人从另一侧冒出头来的时候,会威胁到他们的弓箭已经全部都被解决了。

  “是呢,是会这样的呢。”吩咐众人做好应对准备的洛安少女表情有些微妙。

  “呼——”亨利呼出了一口气,用死去山贼的衣服擦干净了克莱默尔上的鲜血。

  “这个人到底得有多强。”“阿拉咖密。”细微的讨论声在队伍的后方传来,而牵着小独角兽走到了亨利的附近,正打算开口跟自己老师说些什么的洛安少女,在一瞬之间表情忽然变了。

  “老师——!!”

  “——!”半空之中袭来的巨大标枪速度之快就连亨利都没能躲开。

  ——不,不是没能。

  是不能。

  米拉在一瞬间想通了。

  “嚓——!!”克莱默尔与标枪的表面刮擦发出了阵阵火花,紧接着被剐蹭到的亨利的左肩处棉甲轻易地就破损,鲜血浸染了开来,但标枪也因为贤者的反应“嘭——!!”的一声刺入了山壁之中足有半米之深。

  “卡啦啦——”这一击的力道之大,以至于山上都有细小石块被震了下来。

  “老师......”贤者背对着这一侧,伸出了手,示意米拉退后。

  他不能躲。

  因为身后就是其他人。

  “咚——”

  “啊啊,怪不得这边才只有十几个人,有这种家伙在的话,也跟中央那边是没区别了。”手脚发软的绫一个没站稳就差点蹲下,而咖莱瓦及时地出手扶住了她。

  “哈————”长着巨大獠牙的新来者呼出了一片白气,将近三米左右高度的身躯着有掉漆的黑色甲胄,而发红的皮肤最上方在额头的位置两支惨白的角伸了出来直直指向天空。

  “奥尼。”不需要其他人解释,一眼看过去,米拉就知道了这是什么角色。

  “都退后吧。”贤者头也不回,因为伴随着奥尼所来的还有几名持弓的山贼,从崭新装束的模样看来应当是附近的援军而不是刚刚逃跑的那些人。

  强力又穿着护甲的近战手,再配上远程部队的骚扰与辅助。

  哪怕是他也会有些棘手吧——如是思考着的米拉,选择开口反驳了自己老师的安排。

  “不。”洛安少女抓起长刀翻身骑上了小独角兽。

  “我也要战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