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6章 暗无天日(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58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很多人并不明白,日间和夜间战斗到底有多大的区别。

  尤其是在守城战这方面上,即便你告诉他夜晚有相当多不利的条件,他也往往只会说一句:“那就安排好士兵警戒别让他们太早睡觉就行了。”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将战争儿戏化,是如今的帕德罗西主流社会习以为常的做法。

  过度自信,纸上谈兵,不注重细节。

  知错不改。

  仿佛只要将军队列好阵摆在那儿,士兵们就会自己动起来。不论白天黑夜春夏秋冬,只要几步简单的操作,就足以应付一切的问题。

  这个以战争立国,以战争博得如今地位的东方大国,如今却讽刺性地充斥着政客从军,论出身而非能力掌握指挥权等等,一系列差强人意的官僚主义作风。

  士兵、士官、下层军官,稍微经历过一些战役的人对于高层将领本能的不信任便出自于此。

  这些在酒席上谈战略,后花园与贵族小姐们的午后茶会上大肆吹嘘战功的家伙。

  完全。

  不懂。

  战争。

  这并不仅仅只是经验,而是从整个理念,整个出发点上,他们就彻底地搞错了。

  纸上谈兵的“垮掉的一代”,连战争是什么都完全不懂。而在他们的理解当中,所谓战役,是乃类似于棋局那样“由静至动”,思考,而后行动的,具有节奏的你来我往,回合式的博弈。

  我们的贤者先生所不知道也不在乎的是。

  胡里昂德公爵能够取得这个司令官的位置,虽然与他的出身不无关系,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在理论战略以及棋盘上,乃是帕德罗西帝国境内数一数二的高手。

  这也是他之前拒绝独立骑士团大团长提议的原因,这位公爵十分自信。这种自信来源于他对理论的熟知,和棋盘上的无数次胜利。

  但战场不是棋局。

  下棋的人身处安全的环境,他们可以慢慢地思考,然后做出每一步的举动,尽管有少数棋局是有限定时间的,终归与战场上的紧迫感不可同日而语。

  战争。

  是时刻处于运动状态之中的。

  你不会多少思考的时间,你的所谓大战略很可能因为某个小小的细节就无法完全地展开。

  在战场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小事情,而给予你思考的时间也极其短暂。所以当胡里昂德遇到了真正的战场时,他像任何一个纸上谈兵的司令官那样。

  他慌了,然后丝毫没有战争开始之前夸夸其谈时的那种冷静和理智,只是胡乱地打出手上的所有牌。

  “没有任何计划可以在遭遇敌人以后仍旧完全起效。”这句话语所指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而换算到白天和黑夜这两种时态和环境差距对于战场环境的影响上,其最容易理解也最直接直观的方面则莫过于敌我方位的判断。

  士兵们是不可能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时刻都紧张兮兮带来的过大压力会导致人变得神经质起来,出现判断失误命令执行不到位不说到了最后很可能会演变得敌我不分。

  所以留下哨岗其他人休息,哨岗在发现了敌人以后吹响号角令部队集结做好战斗准备,这几乎是任何稍微懂点军事的人都见惯了的老生常谈的做法。

  然而绝大多数人一直都忽略的一点就是,从哨岗发现敌人到部队集结起来是需要时间的。

  是敌人先攻到城下,还是部队先集结起来,这个涉及到“时机”和“竞速”的问题,正如其他许多问题一般,是存在于所有战斗之中的关键要素。

  因此尽可能地掌握先机,是所有人都应当考虑的问题。有为的城主会将城墙外围的树木砍伐干净至少留下一公里的光秃秃的视野范围,不给敌人留下可以潜藏的空间,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要令哨兵可以尽早地发现敌人并拉响警报。

  但这仅仅局限于光照充足的日子里。当黑暗来袭无星无月之时,哨兵的视野范围,就仅仅局限于城墙上的巨大篝火能够照亮的范畴。

  光是不知道敌人何时到来,从哪里来这一点就足以令大部分人的士气被挫得一干二净。

  而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军官们,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呆板地按照教科书来讲解,他们又如何能够应对得了这种没人见过的危机。

  人类守军的胜率随着能见度一路下滑,而当攻击真的到来的时候。

  他们——本应——对此毫无准备,也毫无办法。

  假如。

  亨利不在。

  “一、二......三!”

  “八百米距离!!”

  “敲响警钟!”哨兵大声的呼喊回响在城墙之上,接收到讯息的人迅速地用力摇晃着粗大麻绳系着的铃铛。“哐当哐当”的巨大声响回荡在整个小镇的北面,士兵和佣兵们赶忙丢下了手中的卡牌、骰子或者酒杯,抓起武器按住摇晃的头盔就朝着外面的空地跑去。

  “还在接近!速度很快!”

  站在城墙上的哨兵们不需要望远镜都能看到远处的情景——我们的贤者先生无愧于他丰富的经验,即便是在一般人并不熟知的夜间城防战斗领域,他也依旧知晓哪些地方是应当补全的漏洞。

  “六百米处篝火!被推翻了!”哨兵歇斯底里地咆哮着,视力优秀又地处高处的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燃烧着的木炭被撞得漫天飞舞的场景——而这正是亨利为解决夜间视野问题而做出的解答。

  在城墙北面的必经之路上,每隔两百米就留下十数座用土堆包裹起来只留下一点供氧气进入的小缝隙的闷烧火堆——明亮的篝火兴许可以照亮更大的范围,但燃烧速度过快的它们需要人一直在旁边添加木柴,而出城去进入暗无边际的可怕荒野之中这种事情即便有高昂报酬,一次也就够了没人会愿意守在外头。

  因而采取用土堆密封闷烧的形式,火堆在黑暗中只是发出黯淡的红光,无法照明大量区域却可以燃烧漫长的时间,并且当这些奔跑的食尸鬼和亡灵在必经之路上撞翻了它们的时候——

  瞬间进入的大量氧气,会让火焰蹿得上天。

  这几乎是不可能被哨兵看漏的警告。

  “床弩上弦!”

  “床弩上弦!”

  重复的喊声从哨兵们所在的最高位置左右递传,而接收到了消息的帝国战斗工兵们迅速以两人一组的规模转动着巨大的曲柄摇杆,一节节的铁链缓缓地拉动着带有卡位的粗壮浸油弓弦,与此同时三人一组的哨兵当中另一人也再度高声报告。

  “四百米!”右侧的这名哨兵大声报道,而左侧的另一名哨兵则立刻地转过了身。

  “长官!”“弓箭手——!点火。”接收到报告的军官迅速地反应了过来,站在他身后的弓手们点燃了箭矢,紧接着军官用力地挥下了手中的火把。

  “放!”

  “啪啪啪啪啪咻——”十余枚燃烧的火失划出金红色的亮点朝着半空中落去,它们在漆黑的天空之中显得无比显眼,之后从落点和两百米外暗红色的火堆判断大约是掉落在了距离城墙120米左右的范围。

  ——而敌军食尸鬼的集群先头才刚刚越过了四百米外,这看起来像是把时机完全搞错了的一次过早攻击,然而它的目的却从来都不是敌军的正中央。

  耀眼的橘红色火失。

  是上弦速度漫长的床弩用作测试的基准。

  “东北,风速三!”

  “东北,风速三!”

  拉力统一形制一致的长弓射出来相同重量的箭矢,在不停变换的风力条件之中射程和落点却是不同的。魔女的身遭常伴恶劣天气,而这风向自然是由北往南,因此他们发射箭矢的时候乃是逆风。

  “东北,风速三!”口口相传的话语从城墙正中央向着两侧蔓延到了每一个弩机手的位置。

  “咔咔咔!”战斗工兵们立刻根据这一报告结果迅速地调整着床弩的位置,左右上下的齿轮在扳手的不停摆动下调整到了正确的位置。

  “浸油!”紧随其后巨大有如骑枪一般的弩失被抬了起来,但它宝贵的破甲箭头被放在一旁,只是用装着普通长矛的矛尖,并且缠上了厚厚的麻布。

  “滋——”整支矛约莫有30公分的部分被插到了一直在用小火加热的铸铁油锅之中,沸腾的黑油滴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也亏的是天气寒冷他们都穿着厚厚一层,否则必然有人要被烫出一身水泡来。

  “准备好!”十二支火把齐刷刷地举了起来。

  “放!”

  “嘭!!!”扳下扳手的一瞬间释放开来的巨大储能令粗壮的弓弦狠狠地拍在了牛皮制成的阻挡模块上,而射出去的巨大弩失速度之快以至于看起来像是一道火红的闪电天空中一闪而逝的流星。

  “碰——咔——”但它们的落点,却仅仅只在即将熄灭的箭矢稍远一点的地方。

  仅仅城墙外面一百五十余米的地方,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巨大弩失钉在了地面之中——沉默大约持续了两秒左右,就在众人都有些担忧的时候,火焰顺着被击碎的积雪蔓延到了冰面之下。

  “砰轰!!!”

  在密闭空间中瞬间点燃的熊熊大火冲天而起把上方的积雪炸得粉碎,这道两米宽半米多深的沟渠自然是我们贤者先生的另一项指点。与火堆一并以高价雇佣敢死队佣兵修筑的它被灌注了许多火油,但因为漫天大雪的缘故又很快被积雪所覆盖,因而也只有穿透能力极其强悍的床弩才能够有效点燃。

  但尽管有如此优秀且详细的计划,恶劣的天气仍旧与他们作对。

  “左侧!没点着!”不知是弩失射得过于深入导致火焰失去氧气还是下面的火油在严寒之中也冻结了起来,与中段还有右侧燃起来的一条明亮的火线不同,左侧的地面上是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楚。

  “通知敢死队!”负责指挥的军官回过了头一声咆哮,紧接着三名哨兵齐刷刷地吹起了号角。

  “呜————”悠长沉闷的号角声是约定好的信号,城外一百多米的远处亮起了一支支的火把。

  “干,我就说了,果然不走运。”浑身保暖皮草的这支两百人的部队全是人高马大肌肉扎实的大汉,但从他们背负的武器上你却可以看出来一些奇怪的地方。

  这一行人清一色都是巨剑巨斧,以及一看就十分沉重的巨锤。

  职业狩猎佣兵。

  与魔兽还有大型野兽和龙打交道的人。

  战争这种词汇,原本是与他们无缘的。

  但倘若战斗的对象是食尸鬼这种皮糙肉厚尖牙利爪的家伙,那么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冲!”两米宽的沟渠里火油燃起来的一整道火墙不仅仅能提供照明看清楚敌军的数量和方向,还能够在城墙的外围提供又一道的防线尽可能地杀伤食尸鬼,因此左侧宽达二十多米的空缺是不论如何都必须被补上的。

  “两百米!食尸鬼的先头部队越过两百米!”哨兵大声地呼喊着,也亏得守军在贤者的指点下早早就做好两手准备,否则等到火焰没能点起来再打开城门派遣部队就完全来不及了。

  “弩机手!干它们!”这支两百人的队伍是一整个大型的狩猎佣兵团,他们训练有素配合完善,在中队长语调粗俗的指挥下一整排手持狩猎重弩的佣兵们摆好了驾驶。

  在一片漆黑中燃起来的火墙照明范围十分宽广,他们借助这一照明优势迅速地点杀了打头的那一部分食尸鬼。而近战部队则抓住这个机会冲上去,并且刚刚靠过来就发现了原因。

  “弩失射偏了!没有把积雪层打碎!”其中一名佣兵这样喊着:“谁带了铲子!”

  显然,即便有箭矢矫正并且帕德罗西制的床弩精度奇高,12枚弩失面对150米外2米宽的一个只知道大致方位的目标,仍旧有超过70%没有能够命中。

  他们原先打的就是数量优势,只要有一发命中并且点燃就能够引燃一整段的沟渠。

  “运气看来不在我们这边啊,准备迎——”先前喊话的那个佣兵是两名副团长之一,而他话音刚落立马张大了下巴望着密密麻麻四脚奔跑的食尸鬼集群。

  “五百......八百......”

  “妈的打个鬼啊!”而之前指挥弩手部队的那名中队长一声怒骂就冲了上来,抓着背后的巨锤就整个人朝着沟渠跳了起来。

  “我连龙蜥都能放倒,你这破冰块嗬啊啊啊啊!!”伴随着大声的喊叫佣兵大汉整个人高高地举起了巨锤,紧接着落地的一瞬间以惊人的声势击碎了这一段覆盖着的积雪,但也因为动作的原因差点整个人一头栽到满是火油的沟渠之中。

  “狗屎蠢蛋你该减肥了!”所幸副团长果断地丢掉了武器一把拉住了他。

  “别迎战,快后退!后退!”“嗷!!”咆哮着的食尸鬼四肢着地已经奔跑到了他们的面前,佣兵们手忙脚乱地就开始往回窜逃,所幸在这个时候被打通了的沟渠火焰也开始从破碎的缝隙之中蹿出,副团长“唰——”地一声甩出了自己腰间的飞斧把它们打得更小,表面迅速燃烧挥发起来的火油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窜起。

  “小心!”升腾的火焰始终是迟了一步,在火墙彻底燃烧起来之前好几头食尸鬼扑了过来,一头直接就朝着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的佣兵中队长扑去。

  “咻——砰!!”

  仿若电光雷鸣。

  眼睛一眨,这头食尸鬼就被重型的弩失从右肩击穿整个给钉在了地上。

  两米长的铁制弩失是专门对付地龙的,食尸鬼那能够挡住锋利刀剑的角质皮层在它的面前就是个笑话。

  “妈呀......”佣兵大汉抓着自己的巨锤,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被射了个对穿的食尸鬼就在他的面前还张着那满是尖牙滴落着黑色体液的丑陋嘴巴。

  “快——撤——回——来——”用喇叭放大的声音加上接连响起的急促号角催促着佣兵们往回赶,不少弩手们还想要转动轮盘上弦,但许多的食尸鬼却已经穿过火墙带着满身的烈焰朝着他们扑去。

  “啊啊啊啊——”惨叫连连,饶是训练有素的狩猎佣兵,在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面前仍旧翻不起什么浪花。

  “丢掉!丢掉!武器没有命重要!”副团长大声地喊着,而在他的指令下原先是作为掩护部队的弩手们也迅速地丢掉沉重的弩机拔腿就跑。

  “吼!!”前赴后继的食尸鬼们如同字面的那样直接穿过了火墙,高纯度并且有添加物的火油燃烧起来惊人的温度使得它们的保护角质层被烧得开裂,而富含油脂的内层皮肤被点燃了以后尚未完全丧失痛觉部分高等食尸鬼开始发出惨叫。

  宛如一个个移动的火把,这群食尸鬼朝着城墙这边一路靠近。

  “该死!”

  “弓箭手!往左侧移动!城防长矛手,做好准备”尽管佣兵们已经十分努力,但左侧的火墙终归是没有能够完全点燃起来。不知出于本能还是拥有智慧,耀眼的火光之中大量的食尸鬼开始朝着左侧靠拢。

  “快!”一百五十米的距离,所有在城外的佣兵们跑出了自己人生最快的速度。弓箭手和床弩向着食尸鬼发出攻击掩护着他们,然而还是不停地有落后的人被浑身火焰的食尸鬼扑到。

  价格高昂的火油大量使用造成了有效的杀伤效果,超过一千头食尸鬼被点燃并且倒下。它们冲的越快就死的越快,而这短短的半分钟过后在外的佣兵们成功地冲到了城内。

  “杀!”早已准备好的接应部队将长矛齐刷刷地捅出杀死了几头漏网之鱼追上来的食尸鬼,紧接着所有人迅速地推动着城门将它紧紧锁上。

  “嘭!”尚未死透的可憎亡灵重重地撞在了门上,抓挠之声透过半米厚的嵌铜木门都清晰可闻,当厚重的门栓终于被锁上的一瞬间,佣兵们全都松了一口气瘫软在雪地上。

  “妈呀......要还有......下次,就算有这个报酬......老子也不干了——”使大锤的佣兵中队长这样抱怨着,但战斗却远远还没有结束。

  “别松懈!”军官们大声地咆哮着。

  “箭矢用完了!”

  “油用完了!”

  “后勤在哪里!”

  “快!”各种各样的呼喊声伴随着火把迅速移来移去,这还没完,就在佣兵们喘完了气爬起来的时候,旁边站在城墙底下的几名城防守军,忽然注意到了某样东西开始有动静。

  那是那个苏奥米尔人叫他们布置的又一样东西,一样他们希望最好别派上用场的东西。

  “在城墙根部挖一个半米深的坑,里头放盛水的木碗,每隔5米距离就放置一个,如果结冰了要记得及时把冰面敲碎。”

  “呃,阁下,这是为了什么?”

  “震动。”

  “呃,什么震动?”

  “地面的震动,除非你更喜欢把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去感受它。”

  亨利一字一句地说道:

  “食尸鬼。”

  “会刨坑的。”

  “哦,神明在上。”守备的士兵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紧接着端起了武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