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04章 躁动的生机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7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日停留整修过后,他们自昨日下午探寻到的狭窄干硬小道,开始穿越这纵向长度约莫一公里半的沼泽。

  稀稀拉拉的马蹄踩在长着杂草的软泥上留下了清晰可循的痕迹,偶然被踢翻的小石子落入旁边只半米深的水潭中溅起的涟漪一圈又一圈久久未停。

  但这就是仅有的动静了。

  除了马匹行动的声音和背负在上面的武器装备因行动而发出的晃荡声以外,树林之间的这片沼泽一片宁静。

  人们没再交谈而是警惕着是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则是队伍总体上的变化。

  离开司考提小镇第十八日,整支队伍从出发时的四百人七百匹马,减少到了仅仅八人十马。

  精简至此的队伍,尽数都是有名有姓的熟面孔。

  擅长魔法相关的有精灵魔法师奥尔诺和帝国魔法导师卡米洛;近战手除了我们的贤者先生以外还有配备单手长枪与盾牌的圣骑士阿道佛斯,以及使用双手长枪的红牌佣兵艾莉卡与用大型钝器的史蒂芬团长;余下的远程武器射手职位,因为作用并不明显的缘故,则由菲利波和米拉这两个年纪最小的人兼当。

  作出这种改变的理由看起来有些荒唐,它的出发点仅仅只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一些推理和不安。但在一片模糊的未来之中亨利的想法就是他们仅有的方向——事已至此他们是容不得任何的侥幸心了,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怀疑都必须抓紧机会。

  拉曼古语有言,最令人难受的不是结果的悲哀,而是本能做些什么,本应做些什么的时候没有去做。

  两百人出头浩浩荡荡的队伍要全员度过沼泽耗费的时间不会少,加之以其它一系列问题,原先为了应对食尸鬼和其它魔女麾下军队而组成的大队,此刻变成了一种冗余的拖累。

  迟迟不肯放弃人数带来的优势的话,到头来很可能会失去更多。

  他们不愿如此,因而便迅速地作出了取舍。

  几乎可谓全员由以一敌百的英雄人物组成的这支八人小队只携带了三天的补给。他们甚至卸下了大部分的其他物资连炊具都没有带。节省下来的空间替换成了额外的武器,除魔法师外每一个人都带着一柄长杆武器,一把近战的锐器以及一把钝器,米拉和菲利波还有阿道佛斯都还带了盾牌和弓弩以及配套的弩失。

  史蒂芬团长算是队伍当中武装得最重型的人,穿着盔甲的他除了带上自己的双手大斧以外还从他的副团长那儿借来了那柄大锤——值得一提的是后者到最后一刻都坚持要一同上路,但由于留下的人员需要有能力者来领导的缘故,这位副团长和阿道佛斯的副官一并都留了下来。

  他们二人以及卡米洛这几位领导阶级的人随队出行,是因为没有其他人能胜任这份工作,他们就是队伍当中最强的人。而由这些人组成的小队若是尚且失败,那么再多几个人一起上路恐怕也不会造成任何改变。

  话归原处。在整理行装重点携带防具与武器以后,这支分离开来的精锐小队迅速地与被遗留下来的近两百人拉开了距离。

  人数极少的小队行动起来迅速又安静,只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穿过了莫大的沼泽——这还是因为途中遇到了一段必须涉水而过的地形的缘故——而在再度踏上硬地,度过两日乏善可陈的赶路之后,他们真正意义上地与后方的队伍彻底分开了。

  这片地域的地势已经逐渐开始重新往高处爬,显然已经接近帕洛希亚高原的边缘。

  这已经足够深入东面了,可莫说是食尸鬼,就连亡灵的迹象都没有半分。

  第三日的早晨,在吃完了这最后一天口粮的三分之一以后,带着些许的不安,他们继续前进。

  一个上午的时间都在平静的前进之中度过,但就在他们打算继续前进找个地方短暂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不对劲。

  有什么东西,怪怪的——亨利举起了手,后面的人们拉起缰绳令马匹放缓了脚步。小独角兽跟在米拉的旁边顺从地也停了下来,它打着响鼻,洛安少女意外地发现独角兽似乎不再那么不安。

  “别放松警惕。”贤者这样说着,他与艾莉卡并驾齐驱,史蒂芬与阿道佛斯分别护在了两翼,奥尔诺和卡米洛以纵列位于队伍中间,而米拉和菲利波则是断后。

  他们减缓了速度慢慢地向前前进着。

  这里的空气仍是凝滞的,卡米洛此次出行并没有带皇家占星所里头研发的那种精致易碎的温度计,但从体感上来大致估量,也能明白气温是在十度以下。

  穿着盔甲外头还披着毛绒保暖披风,行进起来的他们对于这温度是不应有所察觉到的。即便是在之前更冷的时候人们也没有产生过这种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对劲,有什么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存在,不应属于这半个月有余的光阴当中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寂静又了无生机的环境。

  “......”皱着眉的米拉嗅了嗅鼻子:“这个是......”

  “空气中,有......花香?”菲利波接上了她的话,而紧接着进行解释的确不是惯例的我们的贤者先生,而是处于前方的艾莉卡。

  “是玉兰花。”银发的女士轻声这样说着,这种帕德罗西独有的花卉花香并不呛人,只有淡雅幽香淡淡浮在空气之中,也亏得她能够认得出来。

  “迎春花吗,说起来现在也该是三月,早春了啊——”出身帕德罗西对这种花儿有过了解的阿道佛斯说道。

  “三月末快四月了吧。”卡米洛开口补充,这一意外的发现令气氛多少不那么沉重了一些,但人们紧接着又反映了过来。

  “不对——”

  “这里怎么可能有花。”

  “玉兰再怎么能耐寒也经受不住之前的那场寒潮——”圣骑士握紧了长矛将盾贴近自己的身体左右地观望着。

  “怎样!”贤者回过头望向了奥尔诺和卡米洛,精灵皱起了眉,展开了手心,一小团的火焰在空气之中静静燃烧,她等待了约莫有十秒,然后挥挥指尖散掉了它。

  “不。”奥尔诺摇着头:“我能感受到魔力的流失,火焰的燃烧也是正确的反应。”

  “这证明了什么?”史蒂芬开口问道。

  “证明我们还在现实没有被拉到幻境里头。”亨利回答,而奥尔诺和卡米洛都是点了点头,后方的菲利波皱了皱眉:“这.....算是好事?”

  “勉强能算。”回答他的是艾莉卡,而接着注意到了米拉紧皱着的眉头,奥尔诺放轻了声音又重新解释道:“魔......”

  “......她的魔力魅惑,是一种被动的影响。在较远的距离上,我和卡米洛可以通过有意地释放自己的魔力到空气中,增强一定范围内个人魔力的浓度,来抵御这种影响。”

  “但在靠近到近距离以后就不行了,因为她太强了。”精灵垂下了脸,苦笑着说:“因为她超乎想象,超乎常理的强,我们有可能连已经进入到幻觉之中这件事也察觉不到。”

  “但幻觉也是有局限性的,她能够做的充其量是设定一个场景然后对我们内心当中的回忆,尤其是伤痛的回忆进行重现。”

  “换句话说,她无法模拟复杂的物理现象。能够呈现的只不过是一个缺乏变化的固定场景或是一些碎片化的回忆,像是如此精细的魔力反应和火焰燃烧与空气产生的互动交流,是不可能做到的。”

  “......原来如此。”米拉明显没听懂,但奥尔诺没有跟她计较。

  “总之。”精灵小小地叹了口气:“我们不在幻境当中,这是一件好事。但这可能意味着一些什么更严重的。”她这样说道,而前方的亨利在一阵观察确认安全过后重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向前迈进。

  八人维持着警戒的阵型,而每隔一段时间奥尔诺就会释放一次小型火焰魔法验证是否陷入幻觉之中——这点程度的魔力消耗对她来说不算一回事——但结果总是否定的。

  花香随着前进变得越来越浓郁,而与此同时一并出现的还有其它的一些什么东西。

  悉悉簌簌,在他们之外,却也不属于食尸鬼的东西。

  是生命的迹象。

  “鸟鸣声?怎么可能。”洛安少女瞪大了双眼,她回过头瞥了一眼小独角兽,后者显得相当安静又祥和,不再像是之前那样躁动不安。

  “这地方诡异得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史蒂芬打了个冷颤粗声粗气地这样说着。

  马蹄轻启,八人一步步地靠近散发着鸟语花香的地方。

  【当世界起始之初,祂并不知晓它是应有如何的模样。——白色圣典,第一卷,第一节。】

  流水声开始出现,一阵风从那边吹来,人们的披风被掀起猎猎作响,但却并不觉得冷。

  【一切便只是混沌,黑暗。】

  【所以第一日,祂说。】

  【要有光。】

  【这世间便有了光。】

  太阳穿破了云层,洒落在了林间。

  “不,不,不不不——”阿道佛斯奋力地摇着头,他甚至松开了手中的盾牌任它挂在小臂上空出手来紧紧地抓着自己领口的圣徽。

  【但光所照耀的这世界当中,一切却又都是那么地寂静,孤寂。】

  【因而祂又使这世间,有了走兽、飞鸟、游鱼。】

  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在树梢上回响,一头小刺猬嗅着鼻尖出现在众人们的面前,但紧接着又“嗖——”地一声钻入到翠绿的灌木丛之中。

  “但她仍是寂寞的。”

  “因为这世间除她以外没有另一个与她相同的个体,于是,在第七日的时候。”

  “她以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

  “我不相信!!”圣骑士重新握起盾牌的手疯狂地颤动着,而站在这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正中央,一袭白衣一头白发长着短短尖耳的女性,缓缓地睁开了有白色修长睫毛的眼睛。

  那淡紫色有着群星光辉的眼之中自然地就带着笑。

  白色的小鹿在她的身旁静静地喝着水,温润的阳光洒在大地上,青草微微摆动,早春怒放着的玉兰花使得整片空气都充满了盈盈的幽香。

  “那不是魔女,不可能是魔女,可她也,不——怎么可能,圣典上的,怎么可能!”阿道佛斯歇斯底里地咆哮着,而旁边的众人都只是呆呆地望着她。

  站在水畔站在阳光之下的她有着优美的身姿和如天使一般的气质。

  这外形甚至比之身为精灵的奥尔诺都要出众。

  她注视着众人,那双眼是纯粹没有一丝敌意的,对视着的人都只觉如沐春风。

  她一个个地看过他们。

  最后,那双眼扫向了奥尔诺。

  洁净的脸上轻轻绽出的那个笑容,令米拉想起了自己记忆中妈妈的微笑。

  “欢迎回来。”

  “母亲。”

  她说道,那是如此温柔的声音。

  温柔得,仿佛入梦的摇篮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