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41章 狼与牧羊犬(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46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重型苏奥米尔挽马走起来的速度很是缓慢,相较卫队所用的轻型骑乘马,它们吃苦耐劳,但性情亦较为凶暴。

  为避免错误驱使方法使马匹发狂不受控制,车夫需要经过特别训练。

  七歪八扭的塔尔瓦-苏塔防线较为平整宽阔的地段都有铺就平坦大道。许多需要上下攀爬的斜坡被避开,实在过不去的地方还会由石工开凿,铺平路面,并且架桥。

  由木桥与平整缓和斜坡路组成的塔尔瓦-苏塔主干道,在非战时管制期间每日供成百上千的人通过亦没有问题。不过即便经过数代人的努力,这山路也依旧算不上好走。尤其是在带着辎重的情况下,一部分路段稍不注意可能被沉重的马车拖着连人带马坠入深渊之中。

  不论如何,脚下踩着的变成牢固的大地,总是能为人带来几分安心的。

  “踏踏踏——”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因为已经出了塔尔瓦-苏塔地区的缘故,龙翼骑士的护卫也到此为止。商会自家供养的轻骑部队穿着布里艮地板甲衣戴着轻盔,手持长矛开始脱离主阵在队伍前端开路。他们装备精良,骑乘的也是帕德罗西出产的马匹,在外行民众眼里只怕不比一般的伯爵领军队差上多少。

  有钱的大商会养的护卫队很多战斗力都不会比正规军差上多少,尤其这些持矛的轻骑,比起塔尔瓦-苏塔地区流氓地痞出身的步兵素养还要更强一些。

  与临时合作的战争佣兵团相比,全时间供养着的护卫队花费更加高昂。但他们也相对而言更加忠诚一些,不会因为开价更高就背叛护卫对象。这些护卫很多都是与商会有关系的平民出身,血脉相连加之以从小培养,对于商队本身的忠诚心也相当不错。

  而率领他们的领导者以及教官则多是退役的军人或者高级佣兵,商会专门有猎头人士会从合作过的佣兵团之中物色这样的人材,然后挖墙脚。

  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之下,说是商会的部队比起一般的步兵都要精锐一些,倒也不足为怪。

  但正如最前方开路的那名轻骑兵在长矛上系着标识身份的燕尾旗所写的“斯佛尔扎商会”所表明的一般,这些所有的轻骑兵不论如何精锐,对于北地而言也仍是来自帕德罗西的异邦人。

  二十多年光阴,他们在苏奥米尔赚了个盆满钵满,但却始终没有在本地定居。

  这一次也是如此,在大剑士归乡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时,商会高层立即决定转移自身的贵重资产,到相对更加稳定的帝国境内。

  狡诈的拉曼人赚取苏奥米尔人的钱,却始终没有打算在此扎根,对这个国家予以回报。

  苏奥米尔与帕德罗西民间长久以来尴尬的关系,在开放边关与政策引入帕德罗西的财富交流以后也并未好转多少,这些拉曼商会对此或多或少得负些责任。

  但不论在何种时候,总有人能突破民族之间的不和睦,将彼此的感情传递。

  “苏西、苏西,你可以睁眼了,看看这是什么——”走上的马车稳定了许多,一身拉曼贵族青年打扮的这人留着一头黑长卷发,而他正对着的对象穿着简单的苏奥米尔服饰,两侧的头发在脑后绑起,显得温婉又大方。

  “这是——”苏西端坐在马车的另一端,翠绿色的眼眸在看到那物品以后透露出夺人的光彩——那是一对绿色的猫眼石耳坠,而上面搭配的金属挂载部分则是比起黄金还要珍贵的秘银材质。

  “里昂少爷,这么贵的东西。”她用调子温婉但十分标准的拉曼语这样说着,伸出手推回了他递过来的酒红色天鹅绒盒子:“心意我领了,但我不可收下。您是斯佛尔扎商会的继承人,我不过是一介平民女子。”

  “就当是戏水鸳鸯也好,有这份情我也已经十分满足了。”她显得不卑不亢,而这却使得里昂更加动情。

  “你别这样,苏西。”他随手把盒子放在了马车的座椅上,然后单膝下跪握住了苏西的手:“身份是阻碍不住我的真心的。”

  “这本来是在翠湖镇划船的时候准备送给你的,但我实在。”里昂忽然脸红了起来挠着自己的头发:“我到了门前一脚时却忽然鼓不起勇气来。”

  “我生怕你拒绝。”里昂垂下了头,他一头黑卷发垂了下来。尽管身份不低,身遭的女性也从不缺少,他却少有像这样迷恋一个人的。

  苏奥米尔女性如高岭之花一般的气质,与拉曼女性的娇小可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加之以苏西良好的教养和温婉的性格,当初只是稍作交流里昂就对她发起了攻势,并且雇佣苏西作为商队在苏奥米尔地区的领航员。

  “我怎会拒绝您呢。”里昂垂头丧气如小男生一般纯情的模样令苏西露出了温婉的笑容,她伸出手去抚起对方的脸,用翠绿的眼眸直视着里昂的蓝眼睛。

  “为我换上吧。”苏西微笑着说,然后挽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洁白的脖颈。

  “啊——”里昂的表情变得像个小孩一样快,他起了身,然后小心翼翼得好像是在呵护什么宝物一样摘下了苏西原本戴着的银耳环,换上了新的。

  “怎样呢,少爷?”透过窗口洒进来的阳光,绿色猫眼石反射着光辉。与她眼睛颜色相应的耳饰,如冬季白雪皑皑的苏奥米尔大地上一汪翠湖一样,将这份美。

  恰到好处地点缀出来。

  “少爷?”里昂愣在了原地,而苏西重新开口。

  “美,但不及你。”他这样说着,然后忽然扑过来一把将苏西抱住。

  “您这,在马车上,小心撞到——”苏西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仍旧保持着温柔。里昂挪过了位子和她坐在了一起,华贵的马车当中仅有两人甜蜜的小世界。

  在心愿达成以后里昂连说话的语调都轻快了起来:“日子挑得有些不是时候,真希望是在翠湖镇的时候就能鼓起勇气给你的。”

  “在鬼节送你这样的礼物,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里昂叹了口气,语调重新变得有些低沉起来,不过苏西以一句话重新将他的心情提升了回来:“我很喜欢。”

  她这样说着,而里昂像是个初次恋爱的小男生一样“嘿嘿”笑了起来,再度开始挠头。

  他满脸通红,为了掩盖自己的害羞开始转移话题:“说起来明明同为耶缇纳宗,苏奥米尔的规则还真是不一样啊,鬼节持续时间足有13天。帝国那边就只过5天,而且也没有寒食这样的讲究。”

  “嗯,是千年以上的传统了。在苏奥米尔,这就意味着一切。”苏西垂下了头,用左手玩着自己的头发,显得有些走神。

  伊人神伤的模样使得里昂心动的同时又有一分心痛:“别怕,这次是没办法,等商队回去以后,我会跟父亲申请的,就让我们两人独自前往帝国。”

  “离开这片伤心地。”

  “被贵族迫害的你的父母亲,我们也定当好好祭奠。”他握住了她的双手。

  “我会让人在帝国境内修改最豪华的墓碑,即便尸骨不在只能盖个衣冠冢,我也要让他们有处安眠!”

  “我,里昂·潘杜尔·斯佛尔扎于此立誓,定不会辜负苏西·米尔塔南。二老在天之灵请看好,你们的女儿。”

  “日后便由我来守护。”里昂如同一名骑士在宣誓一样半跪了下来,苏西因为他的行为而“噗嗤”一笑,但就在她张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马车忽然停了一下。

  “吱呀——”两人都差点没有摔倒。“喂,车夫,你在做什么!”愤怒的里昂打开了马车前方的窗户对着车夫咆哮。

  “少爷,不是我想停——”车夫显得有些惊慌,他指向了前方,而透过窗户里昂往外看去发现整支队伍都停了下来。

  “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看一看。”他对着苏西说着,后者点了点头,紧接着里昂拉开了车门往外跑去。

  载人马车的位置在队伍的中部,前方是载生活物资的马车和开路的骑兵队。里昂向前奔跑着,一路上其它很多人都和他一样一脸茫然。

  “咚咚咚——”的声音在前方传来,紧接着举着斯佛尔扎商会燕尾旗的轻骑兵出现在被森林包夹的这条道路尽头,他驾马狂奔,明显是朝着这边跑来。

  “佛拉多斯,发生什么了!队伍怎么停下来了!”里昂对着他喊了一声,而名为佛拉多斯的年青骑兵见到是自家少爷就停了下来,里昂这才注意到他的马和身上全都是血,整张脸也都苍白毫无血色。

  “我、我们,少爷。”

  “我们被袭击了——”他这样说着,里昂尚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具体细节,就听到侧面的森林当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呼啸。

  若他对兵器武艺而非女人更感兴趣一些的话,也许他能够判断得出。

  这是剑刃破空的声音。

  “嘭嚓——!!”佛拉多斯身下的战马在一瞬间没了头颅,一把足有一米五长度的大剑将它直接斩杀,鲜血溅得两名年青人浑身都是,而被斩首的战马两腿一软直接就倒下上面不知所措的佛拉多斯惨叫一声就被压在了马下。

  “啊啊啊——”被倒地战马压着大腿的佛拉多斯开始惨叫,而斩了战马的那人则拿着剑一步步走向他。

  “锵——当!”他抽出了马鞍上的单手剑,但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就连着手臂砍飞。

  “啊啊啊啊——”“夺——”大剑捅进了挣扎惨叫的轻骑兵喉中,紧接着狠狠一搅:“咕——”几秒前还活得好好的佛拉多斯几下抽搐立刻没了生息。

  “啊啊——啊——”里昂瞪大了眼睛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呀啊啊啊——”车队当中有尖叫声响了起来,而那个杀了佛拉多斯的佣兵提着滴血的大剑正要向他走来,他身后另一个同样打扮只是扎着黑色马尾的大剑士却开口阻止。

  因为和苏西相恋的缘故,里昂也学习了不少苏奥米尔语,他听的清清楚楚,这个人说的是。

  “别,留着他,只杀武装人员。”

  那人穿着红色的布里艮地板甲衣,手里头拿的大剑有着黄铜装饰,似乎是队伍当中的领导者。

  “哈啊啊啊——”“当唰——”战吼声在马车和马车之间的缝隙传来,一名卫兵举着长矛冲来但片刻间就被大剑士斩杀。愣在原地的里昂眼中整个世界似乎都变慢了,一分钟前还其乐融融的商队此刻只有尖叫和鲜血,人的惨叫马的嘶啼到处都是,而他愣了足有好几分钟才终于反应过来——

  “苏西!”对方那双温婉的眸子在里昂的脑海里回转,他手脚并用地丢下身后的惨叫声和兵刃交击的声响,只是一路向着自己的马车狂奔。

  “哈啊啊——”“杀啊——!!”咆哮声接连不断,但整支队伍很显然是进入了伏击圈之中。狂奔的里昂忘却了某样东西,只是把身后仍在拼死抵抗的卫兵们抛弃,一心一意只想奔向自己的恋人。

  “苏西,千万别有事啊,苏西——”“天杀的恶鬼!”拉曼语的怒吼声接连不断,但战斗却是一边倒的。本来就是遭受伏击,这些对于地形不甚熟悉的拉曼护卫平日里自吹自擂,面对这些传奇般的可怖战士却像是幼儿一般无力。

  “哈啊——哈啊——”养尊处优的身体加之以紧张感使得里昂迅速地疲惫了起来,他缺氧的大脑进一步放弃了思考,充斥着的仅仅只有一个想法。

  “苏西。”

  带着苏西逃离这里,逃离这一切,找个平静的地方,度过以后的余生。

  马车出现在面前了。

  “苏西!苏西!”里昂冲了过来,这里也是一团混战,车夫已经丢下了车子,而车门也被打开。

  “苏西!你在哪儿!”他大声地喊着,然后因为车旁的血迹而大惊失色。开始在附近找寻起来。

  “有了!”那令他无法忘却的身姿,那一抹绿。她没事,太好了!里昂想着,然后在跑过去的同时开口:

  “苏——”

  “咚——”

  洁白的脸庞上,沾着血。

  翠绿的眼眸里头也再没有他熟悉的温柔。

  苏西把刀子在长裙上面擦了一擦,然后任由那依靠在马车车厢上喉咙被割开的卫兵滑倒在地。

  她听到声音向着这边转过了脸,尽管面容依然是里昂熟悉的那个人,但那位温婉动人的女子却无处可寻。

  那碧绿色的眼睛冷得像是苏奥米尔的永久冻土。

  里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苏西是。

  他们的引航员。

  “那种小玩意儿可不适合你——”“嚓——”一名大剑士递给了她一把克莱默尔,苏西扭了扭脑袋,然后一把扯下了不方便行动的长裙。

  在那之下是里昂看惯了的洁白大腿,但此刻他却提不起任何的欲求。

  杀戮持续了十分钟,崩溃以后,许多人都逃跑了。残留下来的武装部队被屠戮殆尽,而商会的高层人员则是被全部绑了起来。

  顺从的马匹呆立在原地,立于尸山血海之中,仿佛对此一无所知。

  分散开来的大剑士们拿着捡来的长矛开始对尚未死透的卫兵进行补刀。

  “这些怎么办?海米尔。”苏西用苏奥米尔跟那名扎着马尾的大剑士说道,她指着包括里昂在内的商队高层,这些过去她总是温婉笑着与他们谈天的熟人此刻在她眼里却仿佛连人都不是。

  “先低调为上,杀了的话会引起报复。我们只取自己所需,把他们绑起来就好,能不能松绑逃出去,就看他们自己了。”名为海米尔的大剑士这样说着。

  “啧,对拉曼狗还要留情面,我看全都杀了好!”另一名大剑士这样说着,而海米尔瞪了他一眼,他就识相地闭上了嘴。

  “嗯,好。”苏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走。

  “为什么.......”头发乱糟糟被绑起来失魂落魄的里昂开口问道。

  苏西停下了脚步。

  “我们应该是,真的。你是我追求的,我人生中,唯一的。”

  “但为什么——”

  “你不会明白的吧,少爷。”苏西居高临下地瞥着他。

  “我的父母不是被苏奥米尔的贵族杀的。”

  “你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墓碑吗。”

  “因为他们被分尸了,丢在乱葬岗里,除了头以外找不到其他的身体部位。苏奥米尔人是干不出这种事的。”

  “只有拉曼人才会这样做。”

  “这是历史悠久的做法,在北方耶缇纳宗的信仰里,人如果尸体是不完整的,那么就无法去到来世。”

  “所以为了灭绝大剑士以及任何支持者的根,避免他们从地狱归来继续战斗,帝国人总会把死掉的苏奥米尔人分尸。”

  “不单此生,就连来生也要被夺去。”

  “苏奥米尔也是有商会的,作为大剑士同情者的我的父母,阻挠了帝国商业进军苏奥米尔的脚步。阻挠了你们斯佛尔扎商会在苏奥米尔立足。所以他们必须消失。”

  “我曾有短暂片刻指望着某些东西,所以我连姓氏都没有改。但包括你和你父亲在内的所有斯佛尔扎商会的人,都并不记得米卡塔南这个姓氏。都不记得这个只是挡在商会车轮前被碾碎的小小家族。”

  “斯佛尔扎商会,是建立在尸骸上的。如此的场景,才正适合你们。”苏西抬起手,一把扯下了里昂送的耳环,然后丢在了地上。

  “我......”年青人仍想开口,但终究只能望着她的背影远去。

  “找到了吗?”海米尔对着另一名大剑士说道。

  “那就快点撤离吧!”他这样说着,紧接着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这些留下了一地死尸的大剑士们就这样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只余下一片血海当中瑟瑟发抖的商会高层一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