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7章 我们的主场(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1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所谓“人民战争”,或者叫做游击战这种反传统的非常规战术,要论谁是行家里手,阿布塞拉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自称第二的话,没人敢说是第一。

  早在亚文内拉立国之前的数个世纪他们就跟拉曼人一直在打这种战斗,游牧民族天生的那种全民皆兵使得他们对此可谓得心应手——你永远不知道面前的那个草原人到底是敌是友,他或者她可能这会儿还对着你微微笑着下一秒钟却就掏出了武器。

  这样的反传统非常规战争模式令哪怕是拥有丰富战争经验的拉曼人都措手不及——他们要通过阿布塞拉和库尔西木地区就不可能不与当地人合作,但无从分辨一概穿着类似服饰的草原人到底哪些是平民和潜在合作者哪些是敌对的战士导致了他们对情况掌握的不明确。在吃了许多次亏以后报复性地选择宁杀错不放过的拉曼人彻底和阿布塞拉人撕破了脸皮,而由此引致的游牧民与定居民之间的战火至今仍未消去——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在洛安王国的最后阶段,九成以上的国土已经沦为奥托洛和白色教会联军所有的二十多年前他们也曾运用过类似的战术,但在压倒性的兵力优势面前被切断了生存来源逐渐压制生存空间的洛安人游击队最终并没有能够翻出什么花样——不过这与眼下的情景并不相同。

  亚文内拉北方军掌握着主动,不仅是奥托洛人,就连南方的那些大贵族的联军也并没有他们所拥有的主场优势。这些西瓦利耶出身的贵族们两个世纪以来一直奉行直至如今也丝毫没有打算要改变的生活方式在此刻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他们并不说亚文内拉语,越是靠近王国中心点这些贵族乃至于他们的家仆和军士们的西瓦利耶语就越是标准越是高贵优雅——这导致了在奥托洛人看来十分荒诞的一幕就此发生:衣甲鲜亮着装华贵的骑士手舞足蹈地用像是在表演哑剧一般的方式拼命地试图将意思传达给本地的居民,而在好不容易放弃了以后他们请来了自己府邸当中的女仆。

  于是亚文内拉的南方联军要指挥他们从各自领地当中征召而来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八九万人的民兵时,所经过的流程是这样的:首先,国王和大公们商讨得出结论;而后,他们将这个结论转交给低级一些的爵士和骑士;爵士和骑士找来他们的管家,因为他们不屑于亲自与女仆说话;管家再转交给女仆,最后由女仆转译成为亚文内拉语,告知那些民兵。

  这其中所经历过的一系列转折当中的信息遗失加上文化程度并不高的仆人在两种语言转移上的表达错误,常常导致一段如同“跟着那个骑马的人走”之类的普通的行军指令,变成“跟着那个人可以获得马肉”这样的意思差距了十万八千里的奇怪指令,搞得整支为了——至少看起来——和爱德华势均力敌而组成的十余万人的队伍像是一群歪瓜裂枣拼凑而成那般不堪入目。

  而这一切都在奥托洛人击败了北方军的前锋以后变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满地的尸体和对方转身逃离若按照奥托洛人的想法的话是能够乘胜追击尽量杀伤有生力量为妙的。但作为重装步兵的他们在追击上面远不如骑兵,而那些南方联军的骑士在冲击杀戮击溃了早就被奥托洛军团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北方军民兵以后,却立马被他们遗留下来的辎重所吸引,欢呼着四散开来开始去掠夺物资作为自己的战利品了。

  “皇帝陛下或许选错帮谁了。”经历过之前与北方军的先锋进行战斗,见识了那支虽然稍显稚嫩但仍旧拥有可靠秩序而不像这些家伙一般的军队,一位奥托洛的重步兵这样说着。虽然被己方击溃,但他们尊敬这些敌人多过乱糟糟形同土匪佣兵一般的友军。只不过即便有目共睹,被磨去棱角训练成为帝国的战争机器的这些士兵也依然会遵从皇帝的命令,哪怕同伴倒下,哪怕敌人再怎么值得同情,他们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时光流逝,转眼之间五月也已经接近尾声。

  经历过仅仅一次的胜利以后南方联军特别是那些骑士的自信瞬间暴涨,而他们对于奥托洛人拥有部队指挥权的事情一直就颇有怨言,此时自认翅膀硬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也是直截了当地就提了出来。

  粗暴的言语和不配合的态度最终共同导致了奥托洛的这一支万人军团与南方联军的若即若离,即便是这些精英战士多少意识到了这样不妙,但一个巴掌拍不响,面对这些根本不说人话赢了一场战斗就鼻子翘到天上去的南方联军骑士贵族,无奈之下,军团的指挥官只能下令充当先锋徒步追击,试图赶在北方军重组阵型休养生息回来之前彻底打垮。

  而这个决定,让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

  “喇——”弓弦紧绷,紧接着,一箭射出。

  “叮——锵——”做工精良带下摆的半身甲挡住了它,箭矢弹开了,而带着典型的山形钢盔的士兵转过了头,第二枚的箭矢带着橘黄色的火光朝着他直射而来——

  内拉森林,是亚文内拉本地人的主场。他们所需要的一切物资都可以在森林当中寻找得到,燃烧用的松脂,可食用的野果,一切和一切。

  “碰——!”箭矢命中了盔甲的薄弱部分,虽然即便是薄弱的部分因为棉甲内衬的缘故它仍旧最多只能造成轻伤无法过分深入,但显得有些轻巧的命中感和刚刚瞧见的橘黄色光芒让这名站在队伍侧面的奥托洛重装步兵提高了警惕,他迅速地抬高盾牌遮盖住箭矢射来的方向避免被对方第三次攻击,同时压低身体侧过头撇了一眼自己中箭的地方——

  松脂在熊熊燃烧,浸染了棉甲的表面。

  “丹纳吉欧(该死)——!”他最后发出的是一句大声的叫骂,紧接着扩散开来的火焰就迅速地点燃了半个上身的棉甲把士兵整个人都吞没——更多的橘色箭矢紧接着从那个方向射了过来,板甲能够抵挡的住大部分的箭矢但内里头穿着的棉甲却是可燃的,这极其致命残酷的火失由于箭矢前半部分包裹的浸满松脂的麻布和树皮纤维而降低了穿透力,并且由于准头和一系列因素有不少还在射过来的时候没能命中目标或者是就此熄灭,但对于那些击中了目标的,当火焰借由高度易燃的油脂扩散开来开始钻进板甲的内部时,饶是训练有素的奥托洛精锐步兵,也只能够在这所有生物都畏惧的高温面前哀嚎着丢弃手中的武器试图解下身上开始变得滚烫的护甲。

  原本能够有效从敌人的攻击当中保护他们的半身板甲,在此时此刻变成了一幅钢铁制成的棺材。容易被点燃的棉甲衣在板甲下面的部分焖烧着迅速地扩散开来,高温灼烧着士兵们胸口的皮肤他们丢掉盾牌和投枪躺下来在泥土地面上打滚但因为胸甲挡着的缘故无法弄熄下面的火焰,而试图解除护甲的人则因为动作剧烈导致大量氧气灌入瞬间明火钻出来把整个人都烧脱了一层皮。

  “别让他们跑了!”一次偷袭射出来超过两百枚箭矢但干掉的仅仅只是十几个人,奥托洛人缜密的阵型救了他们一命,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哪怕是草原游牧民族当中也算得上大师级的阿布斯艮提人的指导下,在拥有丰富经验的草原大氏族武士穆罕默德等人的教导下,在爱德华和莱斯基的准确战略指挥下,在我们的贤者先生一阵见血地给出的高效杀戮方案下——这些亚文内拉北方军的游击队员们,轻装上阵,结成一个个小而紧密灵活机动的一百五十到两百人左右的团体。他们从各个方向埋伏袭击奥托洛人,像是内拉森林当中的幽灵一样,躲在灌木后面,躲在小丘上面,冷不丁地就是一阵齐刷刷的弓弦松开的声音,紧接着就又有奥托洛人引以为豪的重装步兵惨叫着试图拍灭自己身上的火焰。

  “该死,追!”

  每一次的袭击都没有能够彻底击溃这些专业的奥托洛人,但人数远超他们的这些北方军的人四散开来全方位以小规模群体的模式在几乎每一段道路上都埋伏,打完立马就跑的行为令奥托洛人疲于奔命——他们遭遇到了第一次的袭击,舍弃了那些濒死重伤的队友专注于面前的任务前去追击,而跑过去却发现对方早已离开。循着对方留下来的踪迹继续前进,又在路边遭遇到了又一波的袭击,兵力上的优势完全铺展开来让北方军几乎可以在每一段路都布置上埋伏的人。

  奥托洛人擅长分成多个适合灵活机动的小团体,那么北方军就派遣出更多个团体从各个方向上包围他们进行打击。他们打完一波立马就跑丝毫没有恋战的意思,奥托洛人假如不追击的话另一个方向埋伏着的弓手就再度袭击——他们呆在原地的话就只能慢慢等死,而追击过去的话沿途对方又布置有更多的兵力。

  随着盾牌上面的折断的箭矢留下来的痕迹和火焰灼烧的焦黑越来越多,这些可以穿着重装徒步奔袭三十公里的奥托洛精英们也逐渐开始了大喘气。

  他们在一丁一点,被北方军永不停息的攻击所蚕食。

  人数上面的优势,像是一块好钢被用在了刀刃上。

  北方军本地人出身的民兵们轮流上场以小规模的军队行动,奥托洛的步兵们不愧精英之名他们也成功追击并且杀死了许多这样的民兵,但由于北方军分散得太开的缘故每一次能够击溃的都仅仅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团体,相比起来对方庞大的总人数,实在是九牛一毛。

  一旦他们追击,北方军的人立马转身就跑,丝毫没有任何要恋战的准备。他们轻装而行,穿着轻便的衣物带着弓箭和少量的补给,而奥托洛人引以为豪的拥有极强防御力可以进行正面冲击轻易击溃敌军的重步兵装备,在这样长距离的奔袭当中成为了沉重的拖累。

  所以他们越来越频繁地停下来,而一旦他们这么做了,北方军的人又会像是狼一样敏锐地锁定他们的位置,趁他们休息的时机攻打,在他们驻扎的时候骚扰,不分白天和夜晚,日复一日地持续进攻着。

  ——这持续了两周以上的时间,而待到6月15日,天气逐渐开始变热起来导致穿着护甲的人体力消耗更加严重的时候,奥托洛人惊讶地发现,他们的整支部队已经完全地和后方的亚文内拉南部联军失去了联系。

  并且前方北方军的偷袭者所出现的地点道路越来越狭窄,而他们为了追击,这一万人的军团已经拉出了长长的阵线——

  中计了!

  当奥托洛的领导者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时间已经太晚了,过分深入拉长阵线失去了自我防卫能力的奥托洛重步兵前锋被卧薪尝胆忍耐至今的北方军近战手和骑士们在他们的主场上毫无悬念地收割了,而等到紧急回防重新集结的命令下达到各个分散开来的小军团的时候,这一万多人的奥托洛重步兵,已经损伤了四千有余。

  “那些南军的家伙在吃屎吗!”愤怒的军团长大声咆哮着这样唾骂,北方军在袭击完他们以后连收集战利品都没有就那样瞬间离去,他们丝毫没有打算留下来给奥托洛人反击的机会,而即便是余下的这六千多人,其中也有超过一千身心疲惫盾牌和护甲严重损坏。

  他们被玩了。

  除了战略上面的意图以外,后勤的补给也是出现了极大的问题。由本地农民提供的物资越来越少,天气愈发燥热,身穿重甲疲于奔命,却还没能够获得足够的补给和休养。在已经如此忙碌的情况下还要前去自行搜集浆果捕猎猎物充饥,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还会持续遭受北方军的袭击——即便是他们,也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撤军!不管了,往回撤。”6月18日,在经历过半个月以上的追击以后,奥托洛人回缩了阵型,而待到他们重新和南方联军联系上,才发现这些家伙在和他们分开的时候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贪得无厌的亚希伯恩二世和两位大公麾下的骑士们将整个北方军遗留下来的物资辎重全部都拉上,就连拥有优秀指挥和更好素养的北方军都会为此拖累,那就更不要提带上这些以后南方联军变成了一个怎样的活靶子。

  他们的损失惨重,俘获的物资要么被重新劫回去要么就被一把火烧光,军心涣散之前高傲自信的骑士们此时怒发冲冠却只能对着自己人发。

  “真不想帮他们啊。”一命辛辛苦苦赶回来却看到这一幕的奥托洛士兵将手中残破的盾牌一把丢在了地上,发出了如是的感叹。

  而这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

  还将继续进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