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8章 阳光 风与向日葵(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1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持续了一周半的晴朗天气在周三时发生了变化,自早晨开始滴滴答答的绵绵细雨模糊了远处地平线,空气很明显地变得潮湿了起来,而与之相应地,气温也开始有所下降。

  但就在来往路人都觉得这场憋了一周多的雨理应下得更长久来得更猛烈时,晌午时分乌云却很快消散,太阳重新冒出了头。

  “晴天虽好,久了也会让人觉得烦啊。”旁边路过的旅行商人口中念叨的话语他们一行三人多少有些同感,但所幸这会儿并非盛夏时节,温暖南方的树木在秋季也不会叶子全部掉光,时不时借着它们的影子乘凉的话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败给高温。

  从帕尔尼拉出来以后弯弯曲曲的道路绕着森林先是一路往东然后折返北部向着中部地区的大城市指去,这部分的路以泥地为主铺有平整石板增强结构,是帕德罗西境内常见的主干道标准。但亨利他们此行并非前往中部地区,虽然路上也有一些小村庄可以接取佣兵委托,但由于有专业商人驿站的缘故,这些村庄都没发展到特别大的规模。

  从这点上来看,刚刚开始发展的亚文内拉与帕德罗西差距甚是巨大。

  发展初期,百家争鸣的个体户在繁荣商道两侧纷纷建立起各种小交易站和旅店供给商人们交易与休整,但在规模愈发变大以后他们就不得不为更为专业也更为大型的驿站让步。通过主干道前行的商人们要么本身就是以商团规模出动要么就是中小个体旅行商人抱团前行,比起在小规模的沿途交易所里头收购与出售利润微薄的少量货品,他们更多地是在两座大城市的批发市场之间来回赶,专攻大宗交易。

  因此在帕德罗西帝国境内的主干道,你不会看到西海岸那种随处可见的交易站和私人建的小旅馆,而是动辄三四层,占地巨大拥有良好配套设施的大型专业驿站。

  个体佣兵极少会前往这种地方寻找工作,尽管由于主干道沿途漫长的缘故劫匪和各种野兽也确实有所存在,但这里的任务多为大型佣兵团所承接。而其流程也正如亨利和米拉当初在艾卡斯塔所进行的第一次工作一般,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沿途护卫类任务。

  这种点对点单调又缺乏变化的稳定工作是普通佣兵所梦寐以求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天天跑去四处接收工作赚一阵子饿一阵子。这也是为何大部分人抢破了头都会想要加入大型佣兵团的原因——但玛格丽特想要的是一场冒险而不是一趟旅途,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地必须避开这种缺少小型委托的地点。

  尽管任何的佣兵活动都是冒险,看似平稳的这类护卫工作也有可能由于一系列原因忽然就阴沟里翻船且死无全尸,但正如前面所说,玛格丽特虽说是出来“冒险”的,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能不能担当得起先不说,佣兵公会必然会面临极大的麻烦和压力。

  总而言之,尽管懵懂无知的委托人小姐依然兴致勃勃地期待着一场“充满刺激和未知的冒险”,包括佣兵公会的各种负责任和亨利米拉二人在内的其他人极力想做的却是避开冒险和未知,将情况控制在可以掌控的范畴之内。

  东海岸是佣兵公会的发源地历史悠久,而帕尔尼拉又是重点的一线城市级别大都会,这里佣兵公会总部的人力物力是难以想象的。他们的触角和情报网深入周遭区域之中,其势力之庞大涉及范围之广阔,坊间甚至有“佣兵公会才是帕尔尼拉的真正管理者”这样的流言存在。

  这在相当程度上符合实际,毕竟若非如此佣兵公会也就不能成为跨国跨境的巨型组织。但它们与当地政权还有贵族之间的关系是相扶相依的,正因不去触及某些事物,在皇室和大贵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下,这个组织才能够低调存活至今发展壮大。

  有些事情还是不挑明了比较好,组织发展壮大过程中黑暗的历史和复杂的关系能够埋在地下深处就是最好的——话归原处。总而言之,得益于帕尔尼拉的佣兵公会强大的实力和关系网,本地佣兵在接取任务的时候都能够获得详细的周边情报,做起事来也比起西海岸的同僚事半功倍。

  这一点在接下这个任务以后米拉可谓深有体会。

  根据佣兵公会提供的周边情报大致地图和注意事项,他们规划好了接下去至少半个月行程的路线。

  在离开帕尔尼拉以后,眼下的目的地是位于城外东南方向的和其他一千八百个拉曼小镇一样叫做切斯特的地方。这个名字平淡无奇又大众化,但所指的却是一个有着600年历史的古镇——古早年间切斯特作为附近通往更加南部地区的交通枢纽而存在,却因后来的拉曼帝国崛起在另一侧更为平坦的地形兴建起主要干道,而从此就一直保留了小镇的模样,没有变得更加繁华。

  当地的年轻人多数在成年以后就会前往更为繁华的帕尔尼拉寻找工作,小镇在帕尔尼拉的阴影下生存,无法壮大但却也因此保留下来了许多古典拉曼时代的建筑。

  千百年来战火波及的往往都是军事重镇以及一线城市,加之以城邦扩张老旧的建筑物也自然随之拆除。而两者皆否的切斯特,机缘巧合之下反而保留了大量功能完善的古代拉曼遗迹。

  所以除了前来寻找工作的佣兵以外,切斯特也有着数目惊人的艺术家和身份高贵的外来旅客。

  这在侧面也显示出了它良好的治安环境。

  城镇内部相对安全,又作为比较大的居民聚集点拥有许多小型委托,作为玛格丽特冒险的起始点,切斯特简直再合适不过。

  不过这一切必须对这位兴致勃勃的委托人小姐避而不谈才行,尽管说出来的话她兴许也是能够理解的,但这幅高兴的样子多半也会一扫而空,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马车车轮碾过因为降雨而有些潮湿的泥土路,尽管只是一场小雨,变得泥泞起来的道路仍旧使得乘坐体验苦不堪言。

  廉价的平板马车没有任何柔软衬垫的木座椅只要轮子轧到小石块之类的就会震上一下,晴朗的日子里头相对平整坚硬的路面还好,下了雨变得泥泞起来的话就只能慢慢前进。一旦轮子陷入泥泞之中用蛮力拉扯的话反而会越陷越深甚至最后损伤车轴,尽管这里还在大城市的郊区范畴,出现这种情况也会为旅途增加许多麻烦。

  亨利他们选购的三匹马,除了贤者和米拉骑乘的是标准的优质战马以外,拉车的那匹是便宜许多的中档驮马。后者比起前者而言要“笨”上不少,不如战马那么聪慧富有灵性,但也正因如此,它更容易驯服。作为驮马拉着车普通地行走直线沿着道路前进的话,即便是玛格丽特这种外行稍加教导也能够明白操纵的方式。

  亨利和米拉以倾斜的角度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护卫在行动迟缓的马车两侧,防人之心不可无,尽管帕尔尼拉的大部分地方都要比起西海岸更为平和,强盗劫匪却也依然是存在的。

  下雨过后变得泥泞难行的道路两侧是他们绝佳的埋伏点,速度就是生命,治安较好的帕德罗西境内大城市周边区域规模较大的盗匪团体会被很快消灭。而三三两两由混不出什么名堂的落魄佣兵和小混混组成的盗贼又多以徒步埋伏为主,因而在天气晴朗路况优良的情况时,旅行商人们只要甩动马鞭让马车加速,他们就会被甩得远远的。

  只有在下雨天,道路泥泞,就算想要加速逃离也逃不开的时候他们才会有成功的几率,这也是许多个体旅行商人都会避开雨天出行的缘故。

  不过亨利他们三人到底是一副佣兵的扮相,尽管成员当中有两人是女性,但身高将近1米8的白发少女和1米95的贤者二人穿着胸甲骑在马背上就足以令大部分心怀不轨之徒识相地退却。

  亡命之徒终究只是少数,即便是劫匪也是会珍惜自己的性命的。帕德罗西的法规和执行力度远远不是混乱的西海岸那些有跟没有一样的习惯法能够相比的,在这里小偷小摸跟伤人性命会引来的惩罚力度天差地别。

  虽然讽刺的是这一切并非为了什么公道公平,而仅仅只是利益使然。

  帕尔尼拉是重要的大型港口城市,连带着周边的区域旅客和商人也为数众多。人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的,假如治安混乱出行的成本很高要么花钱要么拿命冒险的话,更多的人也都会像是西海岸人那样选择窝在自己的家乡当中。劳动力和消费能力无法随意流通,城市繁荣商业繁华也不过是一场空谈。

  取人性命就会迎来血腥残酷的围剿,而小偷小摸的话,像亨利他们这种一看就没什么油水却又浑身带刺的佣兵,自然是下下之选。

  会选择他们下手的唯有饿得饥不择食的莽夫——和眼前的这种,浑身都带着落叶傻不愣登地从自己藏身的地方滚出来的愣头青。

  “站、站住!把、把钱交出来!”兴许是由于藏身在灌木丛之中未能看清楚整支队伍的全貌,这位一眼看上去就是农民出身的青年劫匪在失足冲到了贤者的面前以后,抬头看到骑在马背上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巨人一般的亨利,一瞬间双脚皆软,开口说出来的威胁话语莫说是气势和狠劲了,连流利都达不到,结结巴巴得像是个青涩小伙儿面对自己心仪的美丽姑娘。

  “......”亨利回过头看了米拉一眼,贤者耸了耸肩而白发少女则是翻了一个白眼。即便是后方没遇见过劫匪的玛格丽特也完全没有被他吓到,这位贵族小姐抓着缰绳愣了一会儿,然后在反应过来之后捂着嘴小声地偷笑了起来。

  “你,认真的吗?”衣着简陋的劫匪由于帕德罗西帝国的武器管制法律,手里头拿着的仅仅是一把30公分的匕首,他单手拿着这个,站在全副武装的亨利面前,乍看之下显得是勇气十足——于是贤者开了口,问出了这句直击对方心灵的话语。

  “当、当然!”但或许是心里头的退意让他感觉到颜面无光,劫匪鼓足了气势努力地大声喊了一句,同时向前踏了一步。而与之对应,作为队伍先锋的亨利抓了一下缰绳踩着马镫的双腿拍了一下战马的肚子。马匹嘶鸣一声在贤者的指挥下直起了身体前脚踢出,这个气势十足的威慑性动作令劫匪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噫——”他手脚并用地拉开了距离,而令战马重新回归到原先姿态的亨利侧过了身体,然后把手按在了腰间长剑的剑柄上。

  “我、我滚。”接连两次的威慑性动作已经足矣,明白双方实力差距的劫匪转过身带着一身泥泞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跑去。贤者退回到了队伍当中,而后方的米拉再度翻了一个白眼。

  “这家伙逃跑的方向和我们的前进方向不是一样的吗。”她这样说着,而玛格丽特总算是忍不住“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清晰又明快的笑声回荡在还有几朵白云飘浮的澄澈天空之下,而人的脚力又如何能够跟马匹相比,在三人重新上路以后前方跑出了一段道路重新慢慢步行的盗匪再度进入了他们的眼帘。

  听到了声音的这位菜鸟盗贼回过头瞥了一眼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他下意识地就觉得是亨利他们不打算放过自己又重新地追了上来,于是再度拔腿狂奔。

  飞溅起来的泥土沾满了他上衣的后半截,跑出半截之后觉得甩掉了亨利他们他再度放心下来缓步前行。可不过一会儿慢悠悠地向着前方行走的贤者三人再度出现在身后,劫匪只得再次拔腿狂奔。

  就这样,亨利他们慢慢地向着前方迈进,而这位劫匪先生则是跑一阵子慢步走一会儿又跑一阵子又慢步走一会儿。直到把自己给搞得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了,才停留了下来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们便的模样,喘着粗气儿对着亨利他们支支吾吾断断续续:“你、你们、我......我......不”

  “嗯?”贤者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好整以暇地望着对方,而这位劫匪这时才注意到前方的一些噪音和人们交谈的话语,顺着望去发觉竟已是到达了切斯特小镇。

  他左右地望了望,先是看着远处的小镇,然后又瞧了一眼亨利他们一行三人。最后发了好一会儿呆,才举起手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啊啊啊啊,这条路不是只能通向这个方向吗!”扶着额头一脸无语的劫匪令亨利再度耸了耸肩,而后方的米拉则是又翻了一个白眼。

  “叮——”一个银币落在了地上,脏兮兮的青年愣了一会儿,然后抬头望向了上方的亨利。

  “别干这种危险的事情了,去马戏团找份工作吧。”

  留下淡淡的话语,亨利他们三人头也不回地朝着切斯特的城门走去。

  而浑身脏兮兮的这位失败的劫匪,只是望着他们的背影久久愣在原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