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63章 不知火海的无根草(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60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青田家覆灭一事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一方面弥次郎下定了决心要扛起重任,而另一方面他们之后的行程也需要更为小心谨慎——但撇去这些更加长远的考量,受这件事影响,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被摆在了面前。

  ——他们的资金需要认真规划了。

  此次旅程要穿越南北,路途遥远而武士们又是重装前进。人与马的消耗加上装备的维护等诸多考量,一开始准备的资金实际上相当充足。

  而且因为时间可能很长的缘故,为了激励士气这笔资金还包括了随行者们的俸禄。

  由于武士精神中“自律”方面的传统要求,和人武士阶级的俸禄一般以年为单位发放而非月薪——这是为了磨炼他们刻苦耐劳的心智与自律能力。若是沉迷于酒色之中,年俸一经手便全部花光,那么接下来的一整年都会穷困潦倒。

  年俸的数额没有定数,虽然有个大致的约定俗成,但视乎当地华族的收入水平也有一定幅度的增减。

  青田家最低级的足轻年俸是3两金——也即是3万文钱。尽管实在算不上是宽裕,却也已经远超平民一年辛苦劳作才得换算1两的收入。

  老乔作为乡士又是青田家自家人所以享有族亲补贴,年俸是9两,相当于3名足轻的收入。并且他在青知还有一定自己的产业,算上这些额外的收入,实际上与上士水平相当。

  青田家最顶尖的上士年俸保底是10两,10万文钱算是能过不错的生活了,但这还只是作为上士身份本身的俸禄——他们若是在府上担当要职,还有职位上的薪水。

  职位薪水一般以月薪格式发放,因此大部分有供职的武士都会以月薪满足日常需求,而年俸则是储存起来用作修建家业或是打造一口宝刀一套好甲。

  武器和铠甲都是消耗品。新月洲到底是经历过了漫长的和平,可是刀匠与甲匠们仍旧需要生活。制作的多却没有什么大型战役消耗,逐渐地,此类物品就变得有些泛滥。因此尽管新月洲并没有里加尔式的佣兵文化,市面上却也存在有一定程度的二手兵器流通——最便宜的打刀如今只要700文钱就能买到,但一般这种都品质存疑。钢材拙劣,护手与握把松动并且保养状况极差。极有可能一次空挥便直接在手中折断。

  这种刀剑一般是打算远行的平民商人买去护身用的,但它们大多数的命运都是在拔出来之前主人就已被劫匪杀死,而刀具因为过于破败直接被劫匪原样卖回去给武器商贩。

  稍微有点剑术知识与经验的人——如同我们的白发女孩儿这样的剑客——是绝对不会图省钱选这种武器的。

  因为它修复起来耗费的精力和金钱便已经足够你买一把崭新的武器,并且这种品质存疑的武器也实在没有修复的价值。

  冒险者虽然大部分都在底层徘徊,但正因如此他们才绝对不会在武器和护甲这种赖以为生的东西上面省钱。

  正儿八经的剑士看得上的剑少说也要2-3两银,也即是2-3000文铜钱的级别。这种层次的一般可靠朴素,能用、不花哨。而武士们满是装饰精工制作的刀剑,则直接跨入“万”的行列,通常一把较为有名的刀匠制作的刀都要3万文——也即是3两金子起步。

  ——这可是足轻一年的俸禄。

  一套崭新的量身定做的普通武士铠甲也差不多是这个价钱。但就如同武器一样,漫长的岁月下来总有些失去主人独自留存的铠甲。由于新月洲禁止平民阶级私自藏匿铠甲,这些东西的流通要比刀剑更隐蔽一些,但市场也是确实存在的。

  有许多贫穷的华族在武装自己麾下足轻时会选择廉价的二手黑市盔甲重新涂漆改装,加之以足轻的铠甲覆盖面积较小结构也更简单,一套足轻铁甲往往只需要3000文左右的价格。

  ——尽管如此,这些装备乘以数量依然十分可观。

  足轻的大枪是400文一柄,哪怕以黑市铠甲计算3000文一套,再加上其它装备,武装1名足轻也往往需要6-7两银子。

  100名足轻就是6-70两金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知道当初作为坪山县县令的龙之介月薪也不过2两金,一年下来一共24两——也就是说光看职位薪水的话即便是县令这种层次的华族一年的纯收入也只能配得起30名左右足轻的装备。

  然后再加上日常衣食住行的消耗、足轻的年俸。可以说若是一个华族不懂得经营领地只会领那点俸禄,那么他连养一支20人极小规模的足轻部队都做不到。

  青田家自然不在此列,青知镇贸易发达而他们累积下来的财富也非常可观。

  由于队伍构成当中有大量的武士存在,弥次郎一行一开始出发的时候携带的资金的非常充裕的。这之后随着观念改变购买的物资较为节省,加上接连减员,如今仍旧剩有8成——可这笔资金考虑到接下去的情况,却远远没有听上去那么宽裕。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后路了。

  这是剩余的唯一资金,青田家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得不到补充,而队伍内部的武士们今后不止一次的俸禄也都需要从这笔资金当中拨出。

  当初准备的不过是一年的俸禄,除非弥次郎想一年过后就把其他人都赶走留自己孤家寡人,否则他就得准备好数年的资金。

  尽管弥次郎相信现在还留着的人会像是龙之介的部下那样愿意吃苦耐劳也跟着他,但他也不愿意亏待这些人。

  青田家主考虑了许多问题,但或许是因为更多资金携带不便容易节外生枝或许也是打算让弥次郎自食其力,他忽略了重建所需要的庞大资金。给他们带上的资金以旅程来说绰绰有余,但若是要重新打拼家业,便需要好生考量多做节俭了。

  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弥次郎却仍旧还是没有在俸禄的问题上亏待同行的其他人。

  确定尊亨利为师以后他开出了相当于上士年俸的报酬,但贤者考虑到很多问题并没有要。他只是要了跟足轻一样的薪酬——也即是一年3两金,而弥次郎便一次付清了这笔钱,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教学能持续多长时间。

  再算上传教士一行给的护送费用,总的来说即便这边没有佣兵公会,亨利和我们的洛安少女暂时也算得上是吃喝不愁。

  同样领这种薪水的还有老药师坚爷与成为了学徒的樱,甚至有由于接连立功被弥次郎安上了向导身份的璐璐。不过他们是将这3两银分开,以月薪形式领取,每月2500文铜钱。

  相较平民而言这已经是相当可观的收入了,存下来的话等这趟路途结束他们也可以在某些地方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余下算是青田家一行以外的还有不少人,像是传教士一行与咖莱瓦还有约书亚甚至是博士小姐,但这些人就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收获俸禄了。

  传教士一行的原因很是简单,他们本身也是站在雇佣亨利一行护卫的角度,暂时来说青田家也对他们没有什么需求。介于身份尴尬他们不能抛头露面上街去采购,互相照顾,青田家管个饭就够了。

  约书亚虽然有技艺,但他本人并没有太多的追求所以有饭吃便可,而剑术方面上在过去与亨利等人分别之后他又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这基于本身视力缘故而演化出的高速剑技并不是普通人能学来的,所以像贤者那样成为导师的做法也行不通。

  但他多多少少还是会向青田家的一行人提一些意见与建议就是了。

  咖莱瓦有传教士们给的护卫费用,和亨利还有米拉一起算的。两人也自然不会克扣他。但这个年轻人自从与博士小姐碰面以后就变得更加注重于书面的世界了,他有时候甚至专心到废寝忘食,仿佛只要保证了他能将这一路的见闻全都记在书本上,那么就连呼吸都不是必要的。

  这种专注让我们的洛安少女在旁边看着,分明她是年纪更小的一方,却有一种莫名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找到了自己热心事业的欣慰感。

  ——而最后,博士小姐。

  青田家未能给她任何俸禄而只能保证餐饮与安全的原因非常简单。

  他们不配。

  绫平易近人的性格加上行动派的特点总是会让你忘记她身份的高贵,但博士这个身份真的是只要摆出来就可以让识货的人五体投地。

  作为新月洲顶尖智囊团的一员,能请得起一名博士的只有一州州牧——这不光是薪酬问题,还有身份问题。

  大书院的博士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就能成为的,他们身份高贵并且拥有充沛的知识。这些知识不可能是拿来解决某个人的家庭纠纷的,通常这得是领地上有涉及到成千上万人生活的大问题。

  稀少而珍贵的头脑应该被用在更重要的问题上——越是从他人口中了解新月洲的博士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米拉就越是觉得绫真是个奇葩。

  只身一人跨越千里来到北地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个猜想,但或许也正是这种着魔了一样对真相探寻的态度,才能让她以女子之身年纪轻轻就成为博士。

  ——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充沛的知识却为人低调不拘小节的人,这也不是她身边第一个了。

  绫对金钱不是很敏感,出身高贵对生活方面却没有太高要求算是万幸。因为如果她是个娇生惯养的人,这么高贵的身份要求青田家的人花钱伺候自己他们还真没办法违抗。

  总而言之,给予随行者们的俸禄弥次郎不愿意也不会削减。而考虑到接下来的问题需要节俭,他们除了从日常生活方面下手了,还做了另一个在常人看来也许有些过头了的决策。

  ——前往典当行。

  弥次郎和自己的妹妹作为华族家的子女都是有许多财宝的,包括名贵的衣物在内,他们值钱的东西有很多。

  但除了一些具备纪念价值的东西,小少爷决定把它们全都换成行动资金。

  家园都已不复存在,穿金戴银又有什么意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