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22章 生存者们(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121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踏踏踏——”迈着整齐而密集的步伐,先前停留在外边的清石领着一众手下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独眼龙三郎仍旧镇定,哪怕背景之中火海滔天尖叫连连。他让受伤的巡逻队长跟着手下侍女去了屋内的另一侧,然后看向了清石。

  “是加贺家的大公子。”中年领队鞠了一躬,低着头开口回答:“喊着什么要让杀死他弟弟的歹人偿命。”

  他说道,然后将眼光投向了亨利一行人。

  由于可能还需要扮作骑马武士的缘故,米拉仍旧没有把身上的盔甲卸下来。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她穿的不是自己的甲胄,而且哪怕又临时涂上了黑漆,依然无法掩盖这幅甲胄本身的华丽。

  “咔、咔、咔——!”木鞘中一把接着一把的长刀接连被拔出,原本正襟危坐的武士们满面怒容地都站了起来。紧接着从大堂两侧的暗处当中又走出了一行手持长矛的重甲步兵。

  超过50的人数包围着处于正中心的亨利等人,而后其中一人开口说道:“主上,把这些家伙交出去吧。”

  他的说法引来了少数几人的回应,打这个主张的人尽管神情严肃眉头紧皱但却是冷汗淋漓,显然在威严的面相下内心之中是波澜万丈。哪怕口头上死也不会承认,但在内心里他们深知自己无力与真正的武士势力抗衡,因此急切地就想要将贤者等人交出去,换取自身的存活。

  但作为主子的独眼龙没开口,显然是心腹的清石兄弟也依然沉稳没有慌张,这些人的主张也就这样沉了下去。

  “呼——”坐在侧坐上的女人吸了最后一口烟,然后优哉游哉地起了身走下了台阶。

  “你出马?”他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而依然淡定十分的女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招了招手,从后方就有一行也打扮类似的女子走了出来。

  亨利和米拉等人沉默地看着这个他们连名字也不知晓的和人美女。

  她能高坐在掌权者一侧,即是证明了地位至少在这个村子当中是不低的。而这个地方在上头眼里属于违法,但却能够依然顽强生存下去,除了保持低调不招惹疑心以外,另一方面也与牵扯的人脉有极大关系。

  由落魄士族组成的集市,被除名的贵族们尽管失去了地位与名头,一些血脉关系却仍旧是留着的。

  她如今是沼泽村娼馆的头牌花魁。但在很久很久之前,曾是高贵的藩王表亲。

  要生存下去,与人之间的联系是必不可少的。沼泽村历来的地下统治者都明白这一点,他们无力与新京乃至于北地的藩王抗衡,但却有能力渗透其中。

  以金钱贿赂,以女子侍奉,让对方沉溺与酒色之中不可自拔。哪怕是新京察觉了这一点把本地的家族撤下换上新人,他们也依然可以故技重施。

  这就是为什么在女性地位低下的月之国,沼泽村却有一位女子可以端坐在男性领袖身旁的原因。

  她可不是独眼龙三郎的玩物,如今的这个村子是建立在女人的裙摆之上的,这么说或许也并不为过。

  米拉注意到绫一直紧盯着对方。

  她或多或少可以理解博士小姐在想些什么,结合之前的一些交流,同为女性,哪怕隔着偌大的海洋,同样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里,她们的处境也是相似的。

  绫在新京的地位确实很高,星咏博士的身份哪怕是高阶的华族见了她也得鞠躬行礼,这是在结伴旅行的交流当中洛安少女得知的。可这身份结合她独自一人来到北地的事实,却又多多少少显得有几分矛盾在其中。

  她可以明白原因。

  这是被排挤了。哪怕绫所说的东西确凿无疑的是事实,哪怕她能拿得出再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论据,也无法受到重视。不论她在自己职位上取得的成就有多高超,绫所在的地方那些所有的人却都只看得到她身为年轻女性的这一事实。

  分明是意图探究一个可能对国家、对人民有所威胁的新型生物,导师对她说的最多的,却是“不要任性。”

  最终哪怕是固执地想要找出答案只身一人上路了,也从未有过与身份相匹配的卫队或是协助者追上来。她始终只是自己一个人。

  她不是作为博士被看待,而是作为一个任性的小女孩。在掌握了主导权的其它那些人眼里,她只是像个受了委屈离家出走的小姑娘,闹腾完了,就会自己回去。

  十有八九,在国院那边现在仍有着无数的同僚在等着看她遭受挫折之后哭哭啼啼地回去,好以此显摆他们内心中的优越感吧。

  这是为什么在亨利认真倾听了绫关于怪物的讲解后,她会落泪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当她遇到了生存方式与自己截然相反的这名女性之后,会与她大声争吵的原因。

  那不是单纯的个人情感冲突,而是更为复杂的内心纠葛。

  当你看见了以自己认为是错误的,自己用尽一生想要否决的生存方式好好地活着的人时。那种情感并非单纯的厌恶,而是掺杂了苦涩、无奈,以及不由自主冒出的自我怀疑。

  博士小姐垂下了头,花魁带着十几名同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经过她身边时顿了一顿,但终究还是没开口说些什么,就这样走出了门。

  在其他人尖叫着逃跑的时候,这十几个打扮与战场格格不入的女人,临危不惧地朝着两千余人的武士们走去。

  “好了,我们走吧。”但就在她们出门的不到5分钟时间后,独眼龙三郎满脸不在乎地开口说出了这句话。

  “主上?”清石的弟弟有些发愣地开口。

  “那个女人高估了自己的魅力,觉得喜欢她的那些华族们会在背后保她,觉得自己背景过硬。但她没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在即将到来的乱世里,像她这样的女人已经不是需要去讨好的目标了。”他毫无动摇地开口说着,而绫抬起了头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人,米拉则是将目光投向了贤者。

  亨利给她打了个眼色,示意洛安少女按住不动。长矛仍旧指着他们,而且一行人和特木伦还有博士小姐等人之间还隔着一阵距离。手无寸铁无力反抗的人实在太多,若想要突围,势必会出现伤亡。

  “而且哈,你们可能不知道,但加贺家的大公子——”三郎挖了挖鼻孔说道:“据说是一位,有龙阳之好的阁下。”

  “这——”武者们的脸色不少都有了变化,作为沼泽村的第二大势力,显然花魁与这些人也是有着不少联系的。但人总是要奔着活路去的,尽管不少人内心有着怜惜的意思,但三郎打算在花魁争取时间的空当独自逃亡,他们自然不会选择去追寻那必死无疑的人。

  “诸位也请与我们一同走吧,毕竟我想要的答案。”独眼龙又回过头,冷冷地笑着用食指敲着自己的侧脸:“还没到手呢。”

  “识相一些吧,跟着我是你们最好的选择。有了你们所掌控的那些东西,我们完全可以成为第三方的势力。”他继续开口说着,而贤者耸了耸肩:“哪怕你还根本不知道那些是什么?”

  “会让这些人这么大动干戈,就肯定是有着相应的价值。”

  “我是个生意人,对生意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你们知道是什么吗?”三郎继续敲着脸说着:“情报啊,情报。”

  “有了情报,知道哪里的东西更便宜,就能赚更多的利润。知道哪位大人喜欢什么样的美人或是古物,就可以投其所好取得人脉关系。”这个如蛇一样阴冷的清瘦男人接着说道:“诸位所掌握的东西,我猜想,应该是某种对于他们的计划至关紧要,若是被新京得知了,会使得他们计划全盘崩溃的情报吧?”

  “例如参与谋乱之人的名单之类——”“啊!”听得懂月之国的语言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愣头青咖莱瓦满脸迷糊,这回反倒是艾吉这个同样毛躁又心理不稳定的家伙在压力之下有了反应。

  “哦哟。”三郎露出了玩味的微笑,而阿方索用想要杀了他的眼神看向了艾吉。

  “若是给新京得知了,那么就可以在他们准备完成之前派兵逐个击破。而正是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才死都不能让你们逃离北地。并且暗地里不得不加快了各种计划的进程,哪怕准备还未完全完成。”三郎继续敲着自己的侧脸:“我说呢,为什么他们最近动静这么大。”

  “而拿到了这些东西的你们,立功卓越,想必是能争取天大的好处。”他又靠到了亨利的面前:“怎样?交出来?”

  贤者垂下了头,看着这个比他矮上许多的男人,微微一笑:“不交。”

  “你不要这——”紧接着在三郎还想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像是闪电一般弹起了双手,抓住了他,一个转身就挟持了这个男人。

  “主上!”武者和重步兵们都反应了过来,但只有最为敏锐的清石明白局势一步向前拔出匕首横在了博士小姐细嫩的脖颈上。

  “别轻举妄动,外人!”头发花白的领队丝毫没有任何动摇,他对着自己的弟弟使了个眼色:“阿水。”后者会意立刻领着一群人挪到了后方,把大门封锁。

  这一切仅仅只发生在花魁离开之后的不到10分钟之内。

  清石和他的弟弟清水两人不愧是精锐出身,做法。

  完全在亨利的预料之中。

  互相挟持重要目标对峙,为了确保能够令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必须展露出自己的威胁——也就是说,他要站在亨利的正对面。

  而为了避免他们劫持主公之后逃跑,另一个人则带领着左侧的人员撤到了后边,封锁出口。

  这使得贤者通往特木伦以及绫还有璐璐所在的地方,畅通无阻。

  “咚——咳啊!”贤者用肘关节一下子把三郎整个人敲得往侧面摔去,紧接着往前迈出一步的同时随手甩出飞刀击中了最靠近璐璐的一名步兵面门。

  “哇啊!!”他的速度之快,就连精锐出身的清石也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啧——”但年长的忍者领袖没有划开博士小姐的喉咙,他一把把她推开然后一刀刺向了冲来的贤者。

  “啪!!”亨利双手合十准确无误地接住了匕首,紧接着飞起一脚就踹向了清石。“咚!”忍者领袖对着贤者的腿打出一拳试图用主动攻击抵消这份力道,但亨利的力量是他数倍,因此他直接整个人仍旧是被踹飞,滚出去好几个圈之后左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该死的外人!”武者们大喊着高举起了刀。“咳咳。”被挟持的绫和三郎同时咳嗽了起来,而一个箭步冲到了绫和璐璐等人面前的贤者用足尖挑起刚刚被飞刀刺死的步兵掉落的长矛,抛给了特木伦。

  “都、都跟我上!”夷人的族长大声喊着举矛冲向了左侧包围着女人和孩子们的步兵,而亨利在他之前已经一步踏出。

  然后。

  拔出了背后的大剑。

  “嘭!!!”平白无奇的单手挥击,在那之下却是当先的3支长矛应声折断。

  他一个人拦住了这边的所有人,而夷人男子们在和女人孩子合流之后迅速地抓起掉落的武器武装自己。

  另一侧封住大门的清水等人见状杀向了还留在中央不知所措的咖莱瓦等人,但也在贤者出发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的米拉,首先冲到了这一行武者的面前。

  “锵!!”穿着甲胄的洛安少女在一瞬之间拔出小刀把侧面的固定绳切断解除了身上沉重的防具。紧接着从阿方索手中接过了藏在教士长袍下面的单手战刀与小盾。

  “口目斯梅(小丫头)!”和人惯用的长刀总是高高举起带着冲步往下砍来,第一个武者轻蔑于洛安少女的性别,却并不知晓她的实战经验只怕比自己更多。

  “咔——”左手拳盾,右手握着单手刀的米拉两手紧贴在一起,在长刀落下之前就用小盾拦在了对方的进攻路线上。

  “唔——!”只习惯于月之国之间长刀对打的武者面见异邦的剑术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他按照月之国刀法的常见做法往后抽刀意图从另一个角度攻击,但米拉此时已经调转了手里的单手刀主动接了上去。

  “哦诺咧!(可恶)!”武者大声叫嚷着打算再次抽刀——月之国的刀法讲究快进快出,他在这在场武者中也算得上是个中好手。

  但他遇上的是里加尔的剑术。

  “咔——!”里加尔的剑上长长的护手不同于月之国的圆护手仅有被动防护功能,它也是无数剑技的组成部分。

  “同时。”

  帕德罗西帝国的剑术教程上如是称呼这种技术,以护手卡住对方兵刃,限制了对手进攻完成自我防卫的同时又向前捅出进行攻击。

  进攻与防御同时展开,名副其实的技巧。

  “咳啊——”米拉刺穿了这个和她一样高但却壮上一倍的男人喉咙,紧接着往后一退:“咖莱瓦!”她大声地喊着,而回过神来的年青人好歹也算是经历过一些战斗,多少比传教士三人冷静一些。

  他捡起了地上掉落的武器,而洛安少女则迅速地张口指点:“剑尖对敌,保持移动。”

  “不必畏惧,他们人数更少!”清水开口这样说着,但他却忘了贤者一行还有一位同伴。

  “嘶——”米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转手腕反手握刀腾出两根手指塞进了自己嘴巴里,紧接着急促地吹气:

  “哔——!!”

  “嘶吁吁吁——”

  “咚咚咚咚——!!”

  “嘭!!!!”“哇啊啊啊啊啊!”站在大门口的众人被倒下来的木门压在了下面,而一脚踹飞了门的身影直接踩在上头奔进了大堂之中。

  一位骑士最强大的武器不是骑枪也不是剑,而是备受信赖的伙伴战马。

  “嘶——!!”“小家伙快过来!”米拉叫了小独角兽一声,紧接着从它身上取下了轻弩与箭矢丢给了咖莱瓦和跑过来的璐璐。三郎等人的自大未曾检查与卸下众人的武装成为了他们翻盘的机会,但和人惯有的轻质木门并不足以造成真正的压伤。

  除了被小独角兽踩到的几个人以外,其他人都是重新爬了起来。

  “封住门口,别让他们跑了!”狼狈到马尾都散开脸上还沾着血的清水大声地开口说着,但另一侧在特木伦等人的配合下已经把持矛步兵全都干翻的贤者轻飘飘地瞥了他们一眼,抬起了脚。

  “嘭!!!!”

  灰砌的墙壁直接被踢了个对穿,这是亨利惯有的突围方式——没有门。

  那就开一个吧。

  “走!”洛安少女大声喊着,而年青的搬运工与夷族少女分别朝着三郎和清水等人射出了一箭争取时间。

  “躲!”清水大喊着趴了下去。

  “主上!”而受伤的清石向前扑来用身体为三郎挡住了一箭。

  “嘭——!”从侧面突围的贤者一行出门以后看见了远处的滔天火光,四处都是惨叫和大喊的声音,乱成这样也难怪三郎的其它手下没能及时赶来。

  “快、快些去河堤,免、免得船只被烧或者都逃走。”特木伦急切地想要借此机会逃离,但在这个时候绫却抓住了贤者的衣角。

  “花魁.......”她显得有些欲言又止,在自身难保情况下还去管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显然是有些愚蠢。

  但不知怎地,绫就是感觉心底有些发堵。

  与她生存方式截然相反,靠着依附于男人而获得了在这里算得上第二把交椅的地位。可当时代改变不被重视了,她就被手下与合作伙伴无情地抛弃。

  博士小姐的内心当中并没有因为立场和生存方式的对立就因而产生鄙夷,或是见对方倒霉幸灾乐祸的想法。

  她只是觉得有些苦涩,有些闷得慌。

  “她很是了解那个蛇一样的男人,毕竟同为沼泽村的大人物。就算这个村子灭了,也许在北方也还会有别的联系。”米拉也开口对着贤者说道,尽管她明白自己的老师肯定看得比自己更深。

  “嗯,那你们先走。”亨利没有迟疑太久,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还有绫恳求的眼神,回过了头对着特木伦等人开口说着。

  “那我也——”“你滚蛋。”咖莱瓦刚开口就被洛安少女顶了回去:“你只是看起来高大,根本不会打。照顾好她。”

  “嘶。”小独角兽靠了过来,米拉摸了摸它的脸颊:“没事的,我会来的。”

  “没时间说话了,快走!”大火燃起的仅仅20分钟后,米拉和亨利两人脱离了队伍。

  朝着河堤跑去的大部队很快找到了一艘大船,因为逃命的人大多都是奔着更快的小船跑去的缘故,足足系了6条缆绳的大船就这样纹丝不动地融入夜景之中。

  “呵——!!”人高马大的咖莱瓦再一次犯了呆,他忘记自己手里还紧抓着一把长刀,把刀一插直接就把木桩从河堤上拔了出来,看得其他人目瞪口呆。

  “刀、刀啊!”直到特木伦提醒他才反应了过来,在其他人上船的同时胡乱地劈砍把剩下的几条缆绳都砍断,紧接着把不小心劈到木桩上因而弯掉的长刀随手丢在旁边,就也爬上了船。

  “怎、怎么开啊这个!”本来是要贤者来教导,但现在亨利却不在,所幸在波鲁萨罗当了许多年船上搬运工的年青人没吃过猪肉也算见过猪跑,他瞄了一下然后看到了堆放在船舶两侧的桨,却苦于语言不通难以说明,用拉曼语讲解了半天最后还是博士小姐转译过去,让青壮年劳力拿起了船桨塞进了侧面的坑洞之中。

  “不要划太快,念口号,整齐划一!呜呃——”在绫再次转译的同时,咖莱瓦用一根竹竿用力地把船撑离了岸边。

  “哗啦!!”被拔起来的木桩顺着缆绳因为船的移动而掉落到了河里溅起一阵浪花,而开始喊着口号的特木伦等人则是先后而杂乱地划起了桨,一直花了一小会儿才找到了合适的节奏,让船舶进入了宽阔河道的正中央。

  “然后是,然后是。”呆头愣脑的年青人此刻久违地快速用起了头脑,他拼命地回想着自己见过的其他人如何操纵船舶的事情:“舵!船舵!”然后转过了身找到了异曲同工的船舵所在,抓住了它开始小心翼翼地操控着大船。

  “啊啊啊啊啊!”刚刚驶离岸边几十米距离,尖叫声和马蹄声就传到了附近,紧接着三郎所在的高大府邸也被投了几支火把上去。

  “不够快啊!”艾吉紧张的大声呼喊着。

  “是不是,要用风帆?”而双腿发软坐在了船板上的博士小姐抬头,忽然发现了在夜色之中这艘船高高立起的桅杆。

  “啊!”终于反应过来的一行人又是手忙脚乱地把船帆升起然后固定,随着河面上的风吹起,这艘船也终于提起了速度缓缓地驶入了黑暗之中。

  “不要点灯!免得被发现。”阿方索教士阻止了夷人女性们找到船上灯笼就打算点燃的行为,而绫和璐璐则是走到了咖莱瓦所在的船尾船舵处,一并朝着身后逐渐远离火光滔天的沼泽村望去。

  “他们两个。”博士小姐欲言又止,而璐璐则是沉默地紧盯着年青人。

  “一定会没事的。”咖莱瓦少有地用稳重的语气说着。

  “他们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