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41章 涟漪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午饭过后三人便和宗二郎分开了。尽管摔跤手很想拉亨利入伙去参加青知镇更大规模的活动赚一大笔,已经年近半百的他也很是明白有的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哪怕他请三人吃的这顿饭着实价格不菲,却也并不是要求亨利他们立刻就得有什么回报。

  年青人和历经过大风大浪的中年人区别就在于此。如同咖莱瓦或是艾吉那样的小伙子小年轻,做事的时候总是希望能够很快就看到成效,期待着每一次的付出都立刻就能够得到回报,并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过于斤斤计较。

  但经历过数十载光阴的人世间跌宕打磨,风风雨雨过来的中年人,则十分知晓世间一切并不会每次都是有付出就有收获的事实。

  月之国的人很流行一种叫做“缘”的概念,这在里加尔的任何一种语言当中,都难以找到同样涵义的词汇,因此对于拉曼人而言要翻译这方面的书籍可谓无比棘手。

  “缘”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果关系,又是某种羁绊,某种联系。有缘的话,哪怕本来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也会因为某些意外和巧合相遇最终成为伙伴;而无缘的话,不论你多么费尽心思去讨好对方,也许越是低声下气作践自己,对方反而越是鄙夷不想搭理。

  随遇而安,洒脱而不强求,是经历得较多的中年人身上常见的特质。而且宗二郎所说的也只是顺路来到青知因而与三人同行,似乎也并不只是一个用以接近的借口。

  总而言之,与宗二郎分开的三人确定了路线之后,自酒店后方的小巷避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朝着河道的边缘走去。

  繁忙的永川河支流于青知附近与永川河主河道以及另一条支流水道汇合,因此在西南方向的河面最宽处广阔到站在这侧的河堤完全瞧不见另一侧的河岸。

  早年还是个手工匠人村落时,青知的整体架构基本上与别的地方无异——民居都是建筑在岸边的,这样一来方便生活用水,二来村民们也可以捕捞鱼虾一饱口福。

  但在确定要建城重新规划以后,岸边的这些房屋就都被拆除撤走了。预留下来河堤空地在随后的几十年间再三由人力拓宽并且加上了各种加固以及栈桥设计,以使得来往商船更加方便卸货。

  既然傍水而居,那么把地理优势利用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水量充沛的永川河支流自然形成的水道仅有一处,但和人却用砖石凿砌做了不少约莫两人宽的细小运河与水渠贯穿整个青知。

  这些人工小运河都很浅,容不得大船行进,而它们设计来作甚,三人步行过一阵之后就得到了答案。

  用一根竹竿作为牵引,大捆的竹子由工人拉着顺着水道运输。藉由水的浮力减重,一个人也可以轻松运送用陆运的话好几个人抬着都相当吃力的货物量。

  水运不论在哪个地方都是最为节省成本的做法,而在竹子这种天然素材随处可见的月之国,青知镇之所以能够成为闻名遐迩的竹器出产点,归根结底也与便利的水路运输分不开关系。

  哪怕别的地方有出产品质更高的竹子,有手艺更加高超的匠人,若是山路难通只能藉由步行运输,考虑到人脚程的有限且每次只能运送小批量器物,肯定终归是无法发展成这种规模的工商小镇的。

  任何事物的繁荣也好衰亡也罢,都往往是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哪怕其中有一些东西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那也更像是长久的累积最终在这个契机之下迎来了爆发,倘若时机不对,那么哪怕是相同的因素可能也会翻不起任何涟漪来。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顺着其中一条运河河道行走,繁忙的商业街上来往游客们发出的喧闹声逐渐被甩在了身后。他们走到了偏东南方向看起来像是老城区的地方,这里的建筑很多都有些年份。尽管商铺也有一些,但却完全没有河道旁边那些大商会的人声鼎沸。

  鳞次栉比挤在一起的这些小商铺很有月之国的风味,木制结构的主体佐以纸窗纸门,因为青知镇皆是土路的缘故,商家屋檐还上头还往往会挂着一块挡尘用的垂帘。

  和人身材相对里加尔人而言普遍更加小巧,对于近两米高的贤者而言,走到这里像是误入了小人国一样。

  他戴着的斗笠下沿与这些建筑的屋顶齐平,稍稍抬头一眼看过去整片建筑的顶端便一览无余。亨利甚至可以瞧见几只麻雀在屋顶上叽叽喳喳,而一只野猫则藏在屋脊的阴影之中,弓起身体轻手轻脚地靠近它们。

  褪了色的墙壁和涨了些许青苔的棕黑色木制边缘都在诉说着这片城区的古老,想来多半是已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但或许也正因如此,这里生意显得不是很好。许多店家的展示柜都稀稀拉拉没多少商品,而有少数人家甚至连门都是半掩着的。

  哪怕是在月之国这种长久和平的国家,时过境迁,十年十年也是有不同的。单从这些商店来看的话,青知镇的历史应当并不是特别漫长。

  总而言之,购物者虽说不多,但路上来往的人却还是有一些的。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穿着打扮相对较为隐蔽,显然是不想暴露自己真实面目的人。

  人来人往的青知镇作为规模颇大的工商小镇,水路畅通因而也是一个不错的藏身之地。虽然与沼泽村这种真正意义上的三不管地带无法相比,但也会有那些身怀各种各样故事的人来来往往。

  形单影只或是三两成群的都有,共通点是彼此都谨慎地保持着距离,约定俗成地没有上来热情搭讪。

  三人的目的地很快便到达了,这是一间孤零零坐落在小巷深处的店铺,上面已然褪色的木牌上依稀可见潦草的“铁器屋”字样,门口挂着的垂帘已经发黄,像是很长时间没换过了。

  亨利当先一步直接走了近去,而米拉则是伸手拦了一下樱,用自身挡在她的斜前方,与贤者一左一右一前一后进了屋子就站在两侧。

  两人配合着形成夹角,一瞬之间就把整个小屋内部的东西尽收眼底。

  这动作樱看得不明不白,但坐在老旧桌子前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的店长却是抬起了眼皮。

  “哦,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有这种身手的人了。但二位,不是和人吧。”店长的头发有些稀疏,他在后脑的地方扎着和人武士才允许用的鞭子发型,但身上穿的却只是棉服,并不是华族常用的锦缎。

  “嗯。”贤者点了点头,然后毫不避讳地摘下了斗笠,展示出自己有着灰蓝色眼眸的脸庞。

  “哦,是南蛮人啊。”但店长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过于惊讶,虽说在看到米拉和随后进来的樱两人即便乔装打扮过也仍旧可看出来是女性之后他着实表情变了一小下,但并未有什么过大的动静。

  月之国与拉曼人之间的交流往来也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哪怕上面的人限制了交流,关于他们的信息,民间其实也已经不算新鲜。

  但这似乎并不完全是他无动于衷的原因——来对地方了,亨利上前了一步,自顾自地就坐在了店长对面的椅子上使得视线齐平而未高高在上地俯视,这个细节让对方挑了挑眉毛,而贤者开口说道:“几把刀,想让你看看。”

  他和店长开始了交流,而走进来的米拉和樱则开始了观望。

  小店的内部不算很宽敞,四四方方,连着后面被屏风挡住看起来像是起居室的地方一起也大约就是两个寻常大小的房间加起来那么大。除了一些随意堆积的武器以外,挂在正面的还有不少农具器械。武器方面落了不少灰尘,反倒是农具大部分崭亮如新,看起来应当这才是这位店主如今的主业。

  单从外在来看,这很像是一位人畜无害的老铁匠。

  但这只是一种表象,贤者正是知道这一点才委托了宗二郎进行打听,之后前来这里。

  要在一个几万人规模,每天最少也有几千人来来往往的小镇上面找到咖莱瓦他们那一波人,单靠人生地不熟的他们自己去打听是很困难的。

  之前他们也曾经多少尝试过一下,但结果是不甚顺利。继续尝试按照这种方法来虽然也说不定有可能成功,但打听的越多,接触的人越多,暴露自己行踪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所以亨利选择了与灰色地带的人进行接触,虽然处理掉麻烦的武器以及购入一些额外的装备这一目的也有,但那说实在的,只是顺带而为,或者说作为一个切入点而已。

  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很简单的道理:一个对于某些物品有管制的国家里头,能入手这些物品,能掌握暗中流通这些物品的渠道的,会是什么人?

  ——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毫无背景的平民阶级。

  这类黑白通吃的东西倘若没有本地豪族,当地掌权贵族的包庇,是决计不可能长久存在下去的。只有串通一气或者干脆就是与青知镇的掌权者血脉相连的人,才有可能拥有这样的人脉与资源,去搞到那些月之国的法律不允许的东西,去处理掉那些过于敏感的东西。

  所以贤者意欲处理掉这些武器虽是目的之一,却也是用以接近这些人,接近青知镇背后的掌权集团的一个切入口。

  不直接去城主府邸的原因也很简单,首先那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阿亨利想进就可以轻易进去的——虽然某种程度上他确实有这个能力杀进去或者潜入进去——再者有的事情是摆不上台面不适合直接摊开了说的:这类潜规则就好像花钱贿赂一样,私底下悄悄交易大家都心满意足,若是你大喊大叫着“快来收我的钱啊”搞得人尽皆知,那么对方为了自保也会不得不对你痛下杀手。

  他们南蛮人的身份以及亨利在此时此刻摆上了桌面的这几把刀,都是类似于这样的存在。一旦曝光引来太多的注意,使得青知镇的掌权者处于某种压力的状态下,那么他们很可能会为了自保交出贤者等人。

  低调做事是双方有合作可能的首要条件——“哦~哦~哦~”店长接连发出了三声意味深长的感叹,显然是从刀上的工匠铭文,认出了这把名刀的所属。

  “客官可是,从北地而来。”他话中有话地对着亨利开口说道。

  “正是。”贤者点了点头,而店长顿了一下,问出了一句让樱和米拉都转过了头的话:

  “客官可是,欲找寻失散的伙伴?”

  “......!”洛安少女伸手握住了藏在衣服下面的单手刀,摆出了警戒的架势并且开始观察起周围想看是否有埋伏。店长看着她的一系列行动,而亨利却是安静沉稳地坐着,点了点头:“正是。”

  “老师?”他直接确认这一事实的做法使得米拉有些愕然,而樱则是在稍作沉思之后表现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掌控青知镇的势力,多半即便不是偏向于新京的,也会是中立而非站在叛乱者一方的。

  这是亨利之所以会这么直截了当地承认自身存在,乃至于将刀也给暴露出来的理由。

  仍旧稚嫩的洛安少女看不到这一点所以还当是这里的人也属于叛乱者十分警惕,但贤者的行动一如既往,是基于自己细致入微的观察力以及总结能力做出来的:

  青知是一个繁荣的商业小镇,这里的竹器借助永川河的水路运输一直售卖到了南方的很多地方。而本地的掌权者自然也因为旺盛的竹器贸易而赚足了银两,金碧辉煌的殿堂和各种各样的建筑都证明了这一点——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安于现状”。

  这里是由新京派出的国土博士进行规划建造的,虽说必须向新京缴税,但是也正因为与南方的和睦他们才得以售卖竹器繁荣昌盛。

  来往的游客与商贩是这座城镇繁荣的根源,而倘若叛乱者与新京开战,这一切显然都会不复存在。

  这是很常有的情况,在哪个国家都十分常见。既得利益者往往是讨厌局势发生改变的那一拨人,而发起战争的则往往是对局势感到不满的人。因此在这敌我不明的北地,越是繁荣越是富裕的领地,不属于北方叛乱武士集团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当然,贤者也并没有单纯到觉得这些人就肯定是友方。青知镇哪怕繁荣是基于与南方的和平之上的,地理位置处于北地,也更加使得他们会变得与沼泽村类似,是属于夹在新京与叛军之间目前阶段还摇摆不定的类型。

  但这也正是他们的切入点,只要咖莱瓦和绫等人没有愚蠢到直接把叛军的名单这种重要的保命根源直接交给青知的掌权者,那么牢牢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的一行人就还有价值。

  叛军没有直接与新京叫板的军事实力,所以他们要隐忍,这也是之前就知道的情报;而青知地处北方与叛军接壤不能明摆着得罪他们,所以亨利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走,得走暗路与掌权者接触;掌权者为了讨好新京,只要绫那边多多少少表示一下自己掌握着重要的情报,就不会加害于他们,反而会帮忙。

  否则倘若日后叛军战败了,这一点被暴露的话,新京也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

  是从沼泽村逃出来的难民,又是南蛮人加上夷族人加上星咏博士这样古怪又醒目的组合。并且说难听点年青搬运工也好夷族人也好,博士小姐甚至就连阿方索教士都不算是特别善于逃命的角色,他们若是来到了这里,肯定会露馅,并且被本地的掌权者所发现的。

  基于这些所有的细节总和,贤者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并且从店长的回答来看,他的推论是正确的——不出所料。

  樱在想通了以后深深地看了亨利一眼,仅仅只是观察了一下并且佐以些许的推理,他就准确无误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种能力令花魁感到有些五味杂陈,她只能庆幸这个人和自己是站在同一边的。

  而还是稍欠火候的我们的洛安少女却仍旧没能完全理解这一切,她还在花时间思考消化。贤者也没有为她解释,也没有这个打算。教育这种东西靠自己去观察学习要比起直接丢给答案更加深刻,洛安少女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自己老师所作所为是有目的的,而且是和与其他人合流相关,但她此刻尚未能窥得全貌。

  思考能力和观察能力还有待培养,毕竟她也还仍旧年幼。

  不论如何,在亨利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店长看了一眼三人,然后点了点头。

  “随我来吧。”他这样说着,拉了一下桌子底下的一条麻绳,紧接着后面的屏风被拉开,露出了一条走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