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0章 往南进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亨利和米拉当初离开亚文内拉向南进发的时候,走的是外侧的线路,所以路过的仅仅只是村庄之流。而他们为何不通过分明有着更好更宽敞更平坦道路的大城市,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南方这些根深蒂固的亚文内拉贵族领地对于外来者的敌意。

  这一点照常理来想,是非常难以理解的。

  正如我们很久以前就曾经说过的,一介小国亚文内拉人口仅仅两百万不到,但各种流动的人口佣兵商人工匠之类的数量却也不小——若是常人以这两句话来勾勒一副光景的话,多半会认为这是一个生机勃勃又十分开明的王国,但事实上却远非如此。

  亚文内拉的贵族,是西瓦利耶出身的,正如同歧视他们的那些西瓦利耶本土的大贵族一样,他们也歧视普通的商人和平民。事实上就连亚诗尼尔这座商业之都,也是在西瓦利耶人的强迫之下才开通的。若是按照初代亚文内拉贵族的想法的话他们不把所有好东西都自己藏起来天天打内战就已经算得上好了,开放国境欢迎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前来寻找工作通商什么的,简直是不可理喻的错误决定。

  而即便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工匠、佣兵、商人和各种各样的人为了谋生而开始从许多地方前往这里,这些流动人口当中占据了九成以上的部分,也只是停留在艾卡斯塔平原。

  诚然,广袤无垠的艾卡斯塔算上城邦和周遭的村庄即便容纳如此多的人口亦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包括佣兵在内的各种流动人口不愿意前往亚文内拉王国的南方,最主要的原因,除了那里并不开放矿产和狩猎以外,还在于那边的亚文内拉贵族鼻孔看人的态势吧。

  南方是保守派贵族家族的大本营,虽说大部分的普通亚文内拉农民就像是北部地区一样民风淳朴,但亚文内拉南部和中部地区的贵族和平民的比例,也要远超于艾卡斯塔。走在路上随便丢块石头砸中的可能就是一个名字长得你念不出来的爵士的其中一位贵族儿子,这些人几乎都长着一副一模一样的纨绔子弟嘴脸,如同米拉最初和亨利相遇时看到的那个少年人一样,为自己的贵族出身而骄傲,即便本质上并不是真正的坏人但那强取豪夺将自己的思想强行附加在别人身上的行为同样令人反感。

  没有人愿意成天跟一群鼻孔看人觉得他们比你高贵许多的家伙生活在一起,加上南部和中部地区并不过多开放通商和矿产即便有也全是贵族的手下在做,除了一些为他们卖命的佣兵以外,也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外来人会去到那里。民风淳朴的乡下还算好,愈是接近贵族影响能力强悍的主要城市,这种对于外来者的偏见就愈是浓烈。

  在亚诗尼尔的街道上你能够见到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人,背负着武器的佣兵和叫卖的商人好不热闹,而去到了南部和中部的城邦,你就只能瞧见仿佛蟑螂一样到处都是的贵族子弟,在卖弄着他们不甚成熟的技巧勾搭女性炫耀自己的家世和财宝。

  南方和北方是两个世界,除了人文风气上面以外,在城池建筑物上面自然也是如此。如同蟑螂一样多的各种南方贵族多数都是大公和王室麾下的骑士,艾卡斯塔的亚诗尼尔作为他们的经济支撑,但北部地区在王都看来是被遗弃的边境。因而这些位于中部权力中心点所在的土地,当然就成为了一种“大后方安全肥沃靠近王都土地”的“奖赏”赐予了那些在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战役当中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的骑士和男爵们了。

  所以亚文内拉的中部和南部,在越过艾卡斯塔平原最南端的道沃夫博格之后,向前向西走出一段路途,肉眼所见沿途存在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城堡,几乎是密密麻麻一座山头连着一座山头般地批量存在着。它们风格各异,有的历史悠久有的仅仅建成十数余年,大部分由三四个村庄环绕,容纳几十到上百个人,也有的小到只能容纳二三十人,但还有一些,是和道沃夫博格领地相近,略逊或者略强的,伯爵到侯爵级别的领地。

  平坦辽阔的艾卡斯塔是亚文内拉境内最大的平原,更往南去在断戈峡谷过后地面直接深陷变成里-戴拉湿地以前,国境内部还要经历数次的起伏,而坦布尔山脚下的森林也一度往外延伸,形成了被西瓦利耶人称之为“内拉森林”的很长很长的一段森林地区。

  它与加尔里尔河为伴,水草丰美动植物特别是野猪也野鹿非常丰富——这也是那些西瓦利耶的贵族会称亚文内拉贵族是“散发着猪粪味儿的”而王都是“建立在山猪巢穴之上的”的一大主要原因。被内拉森林所包围的亚文内拉权力中心点所在的这些领省之中野生动物极其常见,而这边的气候到底与索拉丁有着不少的区别,因而不像索拉丁地区那样会直接把城邦建立在雨林之中,亚文内拉中部的城堡多数是在湖泊附近或者山地上高高建立,所以倒也还算明显,

  征服了道沃夫博格伯爵领地以后,爱德华的部队自然就继续朝着南部前进。超过十万人的大军在整顿修养之后从平原地区进入森林地带,继续前进了一周的时间都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敌人,即便有几个小小的边境骑士领,在这等规模的军队面前也是果断地选择了举起白旗,加入到爱德华的麾下。

  再加上那些闻名已久前来投奔的南方农民,十万人的军队在越过了道沃夫博格以后又增减了一万三千有余。

  扩大的军队需要重组,沿途不断加入很多甚至只是因为听说爱德华的民兵伙食比较好来混口饭吃的人也是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王子殿下用以收买人心的解放奴隶的宣言显然并不是什么金言玉律,虽说大部分士兵还是对于他拥有尊敬的,但早在亚文内拉立国以前千百年来西海岸的人们就习惯了奴隶这种制度的存在,所以即便是对三月宣言最拥有认同感的老兵们,在一些言行上面,也依然改不了过去的习惯。

  洛安人和亚文内拉农民还有西瓦利耶难民,佣兵和民兵还有作为后勤支撑跟上来的商人们以及其他各色人等混杂的一起,军队的内部隐隐分成许多个小团体的行为显然并不如同一开始预料的那般“大家都是亚文内拉人”所描绘的景象那样美好,而相互之间的瞧不起,由偏见等等导致的细小摩擦自然也是接连不断,令作为领导者的亚文内拉骑士们无比头疼压力巨大。

  甚至就连他们自己内部也有不少人经常对那些粗鄙又贪财经常小偷小摸贪小便宜的佣兵和唯唯诺诺的西瓦利耶难民是嗤之以鼻——要改变这一切显然不是动动嘴再喊一喊口号就能够做到的,爱德华在艾卡斯塔许下了一个诺言,而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兑现它而不是再许一个,任何人都是有审美疲劳和忍耐限度存在的,一直都不实现总是让人们在那边喊口号的话热血沸腾太多次就沸腾不起来了。

  不论如何,他们眼下只能这样将就着过,但那些每日每夜都在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并不只是让人头疼而已,优秀的领导者就是这样,他们会从错误当中吸取教训。爱德华摧毁了一个体系,他亲口承诺奴隶们可以不用被主人为所欲为为他们去送死,但仅仅只是摧毁是不够的,他还需要建立另一个体系来代替它。

  他需要调和这些矛盾,立洛安王族作为亚文内拉的另一个独立王室家族以收买洛安人心的这件事情仍在持续发挥效力。但它并不是只有好的结果,洛安人毕竟在民间有着经年持久的坏名声。这并不单单是偏见许多的洛安人确实至今仍旧是流寇劫匪,甚至很多年纪更老的亚文内拉人跟洛安人之间还有杀妻夺子之仇,他们绝大多数都已经放下,但也有一些人怀恨至今。

  亚文内拉要面对接下去的挑战,就势必需要这些流亡洛安人的力量,等这件事情结束消息散发开来流亡西海岸的以百万计的洛安人都会聚集至此。但调节他们与亚文内拉平民之间的矛盾不是一件说说就能做到的事情,再加上迅速涌入艾卡斯塔平原的西瓦利耶难民和来寻找工作的人,这些人加起来会造成的行政负担是巨大的,这些所有的困难不会排着队等着一个个解决它们只会同时扑来——而算上这些所有的东西,爱德华还必须在一边努力维持秩序和整体完整性之中取得胜利,最后才回过头来面对它们。

  率领部下降服的道沃夫博格伯爵阿道夫被爱德华留在了身后的艾卡斯塔,他并不担心对方会背叛,这位坚定的舒尔法加家支持者选择了自己就会坚持站在这一方向,狼堡的修复工作由亚诗尼尔那边支持,查尔斯随着爱德华进军,而亚诗尼尔的贵族家系则镇守后方带着军队警惕防范奥托洛和西瓦利耶可能的攻击。

  贤者高调抓捕那个奥托洛的年轻领队的做法,果不其然地传到了那位皇帝陛下的耳朵之中。

  奥托洛对于亚文内拉的态度再次转变,它显得有些暧昧,也有些复杂。一方面秘密部队是已经潜入了境内,很可能早就与亚希伯恩二世那边取得了联系,根据边关文书的大致统计人数在万人以上。但在亨利和米拉回来并且贤者察觉到这一切之前奥托洛很可能就已经开始了铺垫,所以实际上这个人数很可能不止于此。

  对于亚希伯恩二世的支持是肯定的,亨利也已经为爱德华分析过对方为何进行如此作为的原因。但到底来说,亚文内拉仍旧不是一个值得奥托洛大动干戈的对象。帝国的南方那些拉曼国家至今没有停歇过,21年前进攻洛安王国的时候是奥托洛和白色教会的联手,但打到最后一座城池的时候帝国直接撕裂盟约将两个靠近的小拉曼王国一起吞并扩大了版图,自那之后边境上与拉曼王国的摩擦就从未间断。

  最南端的拉曼帝国,自称西拉曼帝国的鲁姆安纳托虽然如今充斥着腐败且时常与同为拉曼王国的其他周边小国产生冲突,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的威胁至今仍旧是不容忽视的——再加上明着动手必然会引起帕德罗西的警惕,奥托洛的皇帝腹中谋略远胜于此,因而必然是不会走错这步棋导致帝国同时面对过多同等级的敌人的。

  所以即使有支持亚希伯恩二世,这也是在一个“度”之中而非鼎力而为的,亨利通过捕获那个年轻人但是却没有对着奥托洛发出抗议的方式暗示了那位皇帝陛下己方有意将这种同盟关系维持下去不撕破脸皮,也会对他们的小动作视而不见,而在这之后奥托洛的商人们大量运输过来前往亚诗尼尔的物资补给,也在相当程度上表明了皇帝陛下已经收到了这个讯息的事实。

  帝国人是精明的,他们懂得两手抓,派出去那边的支持亚希伯恩二世的部队假如战胜了爱德华一方那么自然是好。但同时他们又没有断绝通商仍旧在给予爱德华他们一些除了武器和兵力以外的支援,若是爱德华取胜了,那么奥托洛帝国会直接对那支秘密部队的存在证据进行抹消,而亚文内拉也必然会这样做,两国的官方和民间遗留下来的证据当中不会有任何这支部队是奥托洛皇室派遣出来的证据,他们只会是一支来历不明的佣兵队伍,碰巧是由奥托洛人组成的罢了。

  不论谁赢,奥托洛都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尽管知道帝国是在背后捣鬼帮忙支持的,爱德华也仍旧只能选择笑脸迎人。国家大事不是那种小屁孩的一腔热血认为只要拼死战斗就能够决定的,为了亚文内拉的未来和奥托洛之间的稳定同盟关系是十分重要的,这是事实,无奈的事实。

  它们需要彼此。

  奥托洛在酝酿在等待,等到南部的拉曼国家全部并入它帝国的版图自然就会朝着西海岸伸出触角,两个国家在总体利益是有共通点,暂时而言只要亚文内拉能够表现出作为平等盟友的价值奥托洛也乐于集中精力去对付南部的拉曼国家,而至于帝国解决了那些拉曼国家变得更加富强以后?

  那就是一个,如同死亡竞赛那样,到底是谁更先到达终点的问题了。

  ——不论如何,当爱德华的十万大军朝着南方进发,来到多尔多涅侯爵领地那位于坦布尔森林边境的城堡面前时,因为取胜之后半个多月没有面对什么真正的战斗而有些飘飘然的民兵们,面对早就等候于此养精蓄锐的亚文内拉三大公之一,杜兰大公和多尔多涅侯爵那多达数万民兵和两千重骑的联军。

  十一万将近十二万人的军队前行的动静显然是无法被隐藏的,当作为先锋的弓兵们将敌军的消息传达回来时,很显然,杜兰大公和多尔多涅侯那边也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

  这可不同于己方拥有压倒性人数优势的道沃夫博格,亚希伯恩二世成功地设法说服了最靠近爱德华他们的两位拥有最强兵力的亚文内拉贵族,而多尔多涅领又是进攻南方极为重要的一个休养生息的桥头堡。

  不论如何。

  一场苦战显然在所难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