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9章 不孝子嗣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73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亚文内拉的南方联军虽说成员组成和北方军没有两样,都是亚文内拉的骑士军士加上农民组成的民兵。但即便不看那些复杂的一般人根本无法看懂的多如牛毛的贵族纹章,你也可以很明显地察觉出两支军队根本层面上的不一样。

  相比起上下一条心都是在为了自己为了亚文内拉的未来而战斗的北方军,虽然衣着服饰和护甲完全一致,由奉行享乐主义即便在行军当中也极尽奢华,对手下的平民不屑一顾的南方贵族和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征召来送死的平民组成,南方联军整支军队上上下下的精神样貌和北方军完全不同。

  ——需要提及的是,北方军对于那些被俘物资的袭击,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影响到南方军的贵族们。这一点如果按照通常的思路来思考的话或许会觉得无法理解,但若是套入这些典型西海岸贵族的想法,一切就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是理所当然了。

  领主的财富来源于什么?——人民。而在领主物资缺乏的时候会饿肚子的是谁呢,当然也会是人民。

  不同于北方军,南方联军一开始就没有劳神子真正可靠的后勤,临时拼凑而成的军队与其说是一支完整的大军倒不如说是一大群个体凑在一起。他们没有什么有效的系统化的分配管理,八九万人的民兵今天吃什么完全取决于他们能找到什么或者他们身上带着什么,士兵们的餐具是共用的,要就餐的话先自己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去内拉森林当中寻找之后自己烹饪,就连火种也必须自己携带,自己捡柴自己烧火,自生自灭。

  当击败了北方军俘获了那些物资的时候,最开心的是那些领主贵族,民兵当中只有极少数喜欢拍马屁的家伙也觉得自己能够分一杯羹,而最后所发生的当然是与以往一般无二——“连你们自己都是属于领主的,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获得领主的东西?”这样的话语深切地表现出了在这个国家更为闭塞保守的南方这些贵族们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因而当获得了物资的时候,尽管它们数量非常多可以供给整支军队享用一个月以上,领主们却据为己有,对自己手下的民兵都怀抱戒备,只让同为贵族的骑士和信得过的军士护卫这漫长又行动缓慢的一系列“战利品”。

  有好处却吃独食,这样的事情对贵族而言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但平日里头能够对这一切忍气吞声的农民们在忍饥挨饿的时候看着贵族们却在吃饱喝足肆意享受,心底里头不积攒着怨气是不可能的。而在北方军抓住了南方联军仅仅派出贵族骑兵守卫,庞大而又臃肿的这一整支长长的后勤队伍防守空虚的空隙进行袭击,成功夺取回去许多口粮并且焚毁了余下的物资以后,问题真正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高贵的领主老爷们哪能饿着肚子,当伤痕累累的奥托洛重步兵从内拉森林深处退回到内拉森林走廊的时候他们所瞧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领主和骑士们将分明是自己自私才导致的损失全部责怪到民兵没能好好警戒周围的过错上,但天地良心南方的农民们本就并不拥有战争经验又一顿饱一顿饥的,加上混乱的指挥民兵们就是乱糟糟凑在那里挤成一团没有什么真正的管理,说实话穿着相似又都操着一股亚文内拉方言的北方军民兵就算正面走过来,恐怕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觉察得到。

  但责怪和辱骂这些事情他们还能够忍受,缺少食物,后方又没能有效地运过来,按照亚文内拉传统贵族的思维,这份代价最终当然还是要由农民们来承担。于是全副武装的骑士和军士们就这样冲进了民兵的阵列要求他们交出自己携带的干粮和收集的食物,以好几个人好几天勉强果腹的口粮来满足一位贵族老爷丰盛的一餐——甚至这都还不足够,他们在掠夺去农民们辛苦收集的食物和干粮以后还嫌弃这些东西不够精致美味,只是尝了一口就把一锅又一锅的粮食这样直接倒在了外头的泥土地上。

  “就算倒掉也不会还给你们,呸。”在部分年轻气盛的农民们举行了一次愤怒的抗议以后一名领主家的女仆十分不屑地这样嘲讽道,而这还算平和,当这个消息传达到了上层的领主那儿以后,他们直接派出了重装的军队将闹事的主谋和一大群是否无辜没有人知道只是碰巧那时候凑在一起的人都给抓了起来,然后当众使用棍棒打成重伤,以令农民们明白彼此的差距。

  “你们生而就应当被统治。”——奉行着这样的理论,不明白权利是必须伴随着义务才能够使得一切安稳发展的传统亚文内拉南方贵族,在北方由爱德华燃起了“人民战争”这样的火种以后,人民心中开始蠢蠢欲动之时,仍旧没有意识到自己两个世纪以来的做法错得有多离谱。

  他们太习惯于这一切了。

  自出生以来就像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高人一等的权利,将自己的思想和欲求强加于平民身上,封锁了他们获得更好生活的路径不说,就连现有的安稳生活也是时不时就会被贵族所打破——而对方对此还毫无自觉,认为这是太阳底下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南方贵族和北方贵族差距的最大的地方不是战斗能力战斗经验或者富有与否,而是他们脑海当中关于贵族这一概念的定义,以及对于这个国家未来的思想。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南方联军的贵族们或许对于农民而言是一些糟糕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都是彻头彻尾的蠢货。到底是经受过西瓦利耶式教育的人,一些年长的大贵族就算没有大型战争的经验小规模的战役却也是打了许多,加之以岁月所累积下来的对于人心的掌握,在好几次军队的动向都被察觉到,并且在损失物资以后从周边南方村镇当中试图获取却总是被各种理由推脱之后,饶是迟钝如南方联军的领导阶层,也察觉到了这些本地农民和爱德华他们有所勾结的事实。

  ——而他们的最高领导者,戴着带金色皇冠头盔的亚希伯恩二世,对此的反应正如一位亚文内拉国王所应有的那般。

  他无比愤怒。

  先是自己最喜爱的儿子,下一代的亚文内拉国王背弃了自己背弃了自己所安排的方案,之后又是莫名其妙地两地连丢令他颜面全无,而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他还要统帅那些因为根深蒂固其实并不怎么买他这个国王的帐的南方贵族,以及指挥那些总是乱成一团搞错命令的民兵前进,调和军队当中的麻烦。一系列的事情复杂纠葛早就让亚希伯恩二世的忍耐度到达了极限,此刻在得知了那些分明是在他的权力中心点所在,理应对自己的命令服服帖帖的农民却吃里扒外地帮了北方的逆臣贼子时,他的愤怒直接达到了顶点。

  “不孝子嗣!不孝子嗣!不孝子嗣!”所有的愤怒最终都归咎于爱德华的身上,若是他不起兵反抗的话这一切都不会有。亚文内拉的国王陛下气得涨红了脸,他直接把整个会议室内部的桌子掀开,上头的木制棋子散落各地,而南方的三位大公除了杜兰公爵以外余下的那两位分别名为诺里埃公爵和代哈特公爵的老人站在旁边,代哈特大公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而诺里埃大公则是面沉如水,只是眯起的双眼当中透露出一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陛下,请消消气。”旁边的一位南方的贵族这样说着,但亚希伯恩二世的阅历令他足以明白对方只是在说客套话罢了。除了历来作为王族领地存在的切斯特和其他几个小领省以外,舒尔法加王家在南方其实并没有多少的贵族是真心支持的,他狠狠地回过头瞪了开口的那个人一眼,而那位伯爵热脸贴了冷屁股,也只好悻悻地往后退去。

  各怀鬼胎的南方贵族们像极了他们西瓦利耶的亲戚,一想到这些人在这段时间当中的各种不配合跟找借口,完全不把他这个国王当成一回事亚希伯恩二世的怒火更甚。他思前想后,假如爱德华此刻就在他面前的话国王必然要对这个不孝子嗣施行他所能想到的最严酷的惩罚,但是爱德华不在,而国王的怒火需要有人来承受。

  “派出骑士,朝着那些村庄前去,调查谁有跟北方军合作,合作的人直接格杀勿论!!”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话语为此刻仍旧对这一切毫不知晓的农民定下了罪名,但作为内拉森林这附近一片区域的领主代哈特大公并不愿意自己领地上发生这种屠杀的事情——他算是南方联军当中比较明事理的一个人,至少还明白农民们若是一味欺压的话必定会导致反抗,但大公开口对着此刻的亚希伯恩二世提出来的意见却令他直接撞上了枪口。

  “国王陛下,这样做会令我们失去民心!您是在逼迫他们站到北方军的那一边啊。”性情在南方三位大公当中最为温和,甚至私底下有人嘲讽他是老糊涂温吞的绵羊的这位公爵如是说道,但他的话语听在暴怒的亚希伯恩二世耳里却成为了认定他无法成功的嘲讽,于是这位怒发冲冠的亚文内拉国王一字一句地说道:“代哈特卿,只要将北方军彻底击溃重新掌握这片区域不就好了,还是你认为我无法战胜那个不孝子嗣?”

  “你对我就那么地没有信心吗?民心?我们需要那种东西?”

  “亚文内拉的贵族生来就是贵族,人民是理应被统治的,只有人民思考贵族的喜好去迎合贵族才是,身为贵族你竟然在提那个不孝子嗣所提出来的那种荒唐理论。代哈特卿,你是想要投奔北方吗!”亚希伯恩二世的行为很明显是在迁怒,南方联军会议室内一众贵族都一脸看好戏模样地看着这位老糊涂的公爵顶替了所有的火力,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亚希伯恩二世也将他们的反应都暗自观察了下来。

  他内心中的愤怒愈发旺盛,对于这些各自为政根本不怎么搭理他指令的贵族亚希伯恩二世的仇恨甚至比起爱德华更多——而另一方面,意识到此时此刻的国王是决计无法听下自己的话语的代哈特大公,在试图解释地开口说出半句“不,我并不是这种意思,陛下,我只是——”以后,打住了接下去的话语长长地“唉——”了一声,然后转过了身。

  “你想要往哪里去,代哈特卿。”他的这一行为犹如火上浇油,还维持着看好戏状态的南方贵族当中有许多人的脸色变得严峻了起来,他们祈祷着事情不要变成最糟糕的状况,但或许真的是老糊涂了吧,代哈特大公转过了头义正言辞地对着亚希伯恩二世说道。

  “陛下,这是我的领地,我不会阻止陛下施行自己的权力,但谋害百姓这种事,还请陛下亲自去弄脏自己的手!”他这样对着亚希伯恩二世说道:“代哈特领的公爵是不会对自己的人民出手的,这样做的结果只可能是自取灭亡,假如陛下执意要这么做,那么我只好选择带兵离开!”

  “——”旁边眯眯眼的诺里埃公爵的神情变了,其他的意识到即将要发生一些什么的南方贵族也都神色惨白,而暴怒之中的亚希伯恩二世正愁没有人来给自己发泄,老糊涂的代哈特大公就自己撞了上来。

  “来人,逮捕代哈特公爵,以谋反的名义——”一直以来都对南方的这些贵族,当然也包括代哈特大公在内的一众不听从他指令的人感到极度不满的亚希伯恩二世,眼下又是身处盛怒之中,他赶在其他人劝阻之前暴怒地吼出了那四个字,而仍旧一脸呆滞的代哈特大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王室的亲卫给抓住按在了地上。

  “就地处决!”

  鲜血四溅,而随着公爵死去他麾下的骑兵也自然列入了亚希伯恩二世的直接管辖,他一纸诏书直接命令他们前去肃清附近的村庄,指令白纸黑字分分明明地写着:

  “凡有私通,不留活口!”

  焚烧村庄的黑烟在亚文内拉的大地上四处升腾而起。

  而随着它们的出现,这场战争也进入了我们的贤者先生还有爱德华所最不愿意看到的惨烈局面。

  王子殿下在得知了那些协助他们的村庄被南方联军的人焚烧摧毁所有男女老少一概殒命的时候,几乎是一夜白了大半头的金发,而这一件事也像是逐渐逼近的丧钟,警告着他们必须速战速决,以免这样下去亚文内拉元气大伤,变得一蹶不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