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6章 小村往事(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403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忽然出现又逃走的人身上穿着的服饰十分精美,尽管样式与里加尔世界截然不同,但不需要是一位月之国服饰专家也能从那些刺绣和多种颜色的搭配上看出来做工的精良。

  这显然不是本地居民应有的水平,而这人在看到了明显是外国人的贤者与洛安少女之后拔腿就跑的样子也令人感觉十分可疑。

  居高位者、敌视外国人的整体环境,若是她携带了一些护卫的话事情只怕会变得更加难办。即便追上去会令他们看起来更加像是坏蛋,但眼下摆在一行人面前的没有多少选择。

  “踏踏踏——”亨利和米拉直接采取了步行,尽管小独角兽就在旁边但它的身上还背着许多物资没有合适的马鞍也无法承载洛安少女。

  不过即便只是步行训练有素身体能力出众的两人也还是非常迅速地就拉近了距离。

  “......”之前因为距离的缘故不甚明显,如今拉近了一看有着一头独特深蓝发色的年青女性回过头瞄了一眼,然后明显地慌乱了起来,因为她紧接着就当着亨利和米拉的面踩着自己过于宽大的衣服那不适合行动的下摆摔了一跤。

  “哇——”结结实实摔在冻土上的样子看得米拉都有些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而贤者打量了一下周围没看见有任何其他人存在之后松开了握在克莱默尔剑柄上的手,没把它拔出来。

  米拉瞥了一眼自己的老师,然后也把手里的刀回收了一下。

  “啊嘶——”穿着宽大袍子的女性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一下自己被弄脏的帽子又戴了回去,然后转过了身“咔——”地一下拔出了一把看起来十分精致,但尺寸只能拿来切鱼的护身小刀。

  “阿、阿塔西布其喔莫哒咗,其咔祖库奈嘚库哒塞咿!!”似是警告一般的话语,但因为修辞和璐璐所用的方式截然不同的缘故,米拉一脸迷糊地转过头看向了贤者。

  “她说她拿着武器,叫我们别靠近。”亨利耸了耸肩,然后往前靠近了一步。

  “啊——”女性叫了一声然后慌张地开始往后退,而米拉瞥了一眼她手里那把连护手都没有的小刀——以冒险者的眼光来看,那更像是精美的工艺品而非实用的装备:“武器?”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人用夹角姿态拉近了距离。贤者试图开口辩解,但他刚张嘴的一瞬间对方就沉下了腰,然后把腿往后迈去,抬起了手里的短刀——这是典型的冲刺姿态,典型的,外行的冲刺姿态。

  动作明显到谁都能够一眼就看出来因此也十分地容易躲避。“哈、哈啊啊啊.......!”发出慌乱又畏缩的声音,与其说是战吼倒不如说像是想要逃跑但却明知道跑不掉的逞强,但她冲上了前来。

  “目标是我吗。”洛安少女再次叹了口气,显然站在贤者旁边的她看起来确实是更好得手的目标。

  但即便如此——

  “咻——”“啊!”冲锋动作过于明显的月之国女性这一次不成功的攻击被洛安少女毫不意外地躲开。

  “哇啊!!”紧接着白发的女孩应当做的是破坏对方的平衡同时伸手去擒拿缴械,但是在她动手之前这个人就自己再一次踩着过长的袍子下摆大叫着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短刀“锵——”的一声在地面上滑出了好远,让洛安少女连用脚拨开的动作都免了。

  “.......”米拉无语地看向了亨利,而贤者一如既往地耸了耸肩。

  “呜,以太。”扶着额头的女性爬了起来,然后在看见自己怀里的短刀滑到了那么远以后又“哇”地一声叫了出来,接着用十分僵硬的动作转过头看向了亨利和米拉——

  身高比她高出许多的洛安少女和贤者在不甚强烈的光照下,那异邦人轮廓的脸庞投下了颇深的阴影。

  “塔、塔倍嘚奈嘚库哒塞咿,喔......喔呐盖咿希玛苏(请不要吃我,求你们了)。”浑身颤抖着的女性忽然整个人五体投地地向着两人下跪磕头——这是晚了一步的璐璐、咖莱瓦、艾吉等人过来之后看到的场景。

  “......那啥,谁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呆头呆脑的年青搬运工开口,如是说着。

  “......总而言之。”观望了好一会儿的阿方索教士叹了口气,走上前来,换成了月之国的语言说道:“您好,这位。”

  “博士小姐。”

  “啊?——啊!”一身狼狈头上撞了好几个包的女性终于反应了过来,但又是大声地“哇”了一句。

  ————

  ————

  解释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璐璐这个本地土著与熟知月之国文化的阿方索教士努力之下,这位自称为“阿雅”的女性总算是相信了他们并不是什么茹毛饮血的恶鬼洋人。

  地域与文化上的隔阂是谣言滋生的最佳土壤,语言不通加上相貌上的区别以及里加尔人普遍更为高大的体型,在月之国禁止他们去往其它地区的情况下,这种神秘感使得民间流传的说法几乎把亨利他们这些外国人描述成了月之国传说中名为“夜叉”的食人魔物。

  而很显然,我们的贤者先生这副高大的外表配上略微有些不苟言笑的性格,遇上任何一个月之国的平民百姓,都只会更加坐实这种流言。

  尽管当你和他熟悉起来以后,你会知道亨利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但他那懒于总是将情绪展露出来总是十分平静的表现,在当初刚刚相遇时也曾让米拉觉得这是个无血无泪的人。

  在令这位慌慌张张的月之国女博士安定下来之后,为了表达诚意,阿方索教士主动介绍了自己一行人的来历。但他并不是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他弱化了因为冲突的消息而决定从夷地登陆走陆路的部分,而强化了璐璐因为夷人被和人追捕而落入海盗手里,又从雾岛逃亡然后要寻找自己族人的部分。这使得旁边的夷族少女有些懵懵懂懂——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原来是有这么关心自己,但亨利和勉强听懂内容的米拉却是十分明白阿方索在打的算盘的。

  这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他们彼此都有一些想要知道的东西,但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有些什么东西。

  这位发音为“阿雅”写作本地语言则是“绫”的女性芳龄20,她的职位乃是“星咏博士”。“博士”之职,是月之国独有。与帕德罗西帝国的学者性质类似,但地位和在上流社会中的话语权甚至还要更高一些。若真要找出一个在里加尔语言当中合适的词汇来对照,那恐怕真正能够对上那德高望重的身份与渊博学识的。

  仅有“贤者”一称。

  她穿着的服装和配饰甚至于那把做工精良的小短刀证明了出身不会太低这一事实。而那在冷静下来之后显得落落大方稳坐在神社草席之上的姿态,也流露出见过大世面的冷静。这也符合月之国博士职位担当者的特点——并不是说寒门无贵子,但这么年轻就能够担当这种要务的人,没有得天独厚的家庭资源支持,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种平常在月之国主流社会当中也许会受到万众瞩目的身份与家世,在眼下的特定环境当中,变成了有些微妙的存在。

  她处于劣势之中。米拉用手肘顶了顶贤者,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当然,亨利早就已经注意到了。

  绫在颤抖。

  宽大又华丽的博士袍子之下,她的肩膀以微小的幅度颤抖着。放在神社内草席上的手指也因为不自觉用力的缘故有些发白。这幅冷静自若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就算不是食人恶鬼,他们这些人是异乡来客,而她仅仅一个弱女子被一众外国人围着,要说不感到不安,那肯定是谎话。

  但就算这样也不能示弱,所以她仍旧保持着表面上的得体与冷静。这只是逞强。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改变目前的局势,她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对待,她担忧于被这些语言和文化大相径庭的外国人所伤害,因为情况的未知和不论是武力还是人数上的绝对劣势而十分紧张,但却又明白自己不能显示出弱势的模样,否则就会被趁虚而入。

  亨利和米拉显然不是唯二注意到这一点的人,阿方索教士也有所察觉,所以他在讲解己方的信息的话语中暗藏了试探——重点提及了璐璐所属的少数民族被月之国军队迫害然后又归来寻找的故事。教士掠过了自身的立场,以第三者的形式讲述璐璐的遭遇,看似只是平淡地阐述他们的经历,却能够借此来观察绫的态度以得知她所处的立场。

  她毕竟是月之国社会高层出身的,尽管理论上来说学者类职业与政治牵扯较小,但洛兰等人已经证明了这并不是一个绝对的真理。

  若是这位女博士表现出了“活该”之类的意思,那么多半这场交谈也就到此为止。因为她的立场是排外的,作为外国人的一行人与她并没有真正合作的可能性。

  万幸的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绫听罢摇了摇头:“发生这些事情是令人遗憾,我一直认为上面的人做法有些僵硬,缺乏弹性。”她如是说着,而在场明白阿方索在做什么的少数人也多多少少地松了口气。

  没有过于尖锐的排外情绪,要么城府很高察觉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识破了阿方索的话中有话——但基于前面的青涩表现这显然是否定的,那么这样看来她的立场就真的是偏向于中立。

  不论如何,至少从这点上来看他们遇到的是心思相对缜密细腻的女性博士,而非一位年青气盛有些愣头愣脑的男性月之国高层人员,算是运气很好。

  而随着立场和态度方面的试探结果得出,真正有意义的交流与沟通也终于可以展开。

  随着交流的进展,绫的颤抖频率逐渐变低,最后完全消失了,她也松开了撑在地上的手不再那么正襟危坐。

  这种细微的肢体语言显露出她终于放下担忧的事实,而当双方通过各种信息互换,终于勉强达成了没有立场冲突的共识之时,真正的问题终于藉由阿方索之口被提了出来。

  “博士小姐是为何在毫无随从的情况下,来到这片地区的?”教士问出的问题,使得绫停住了一会儿。

  她显得有些犹豫,而注意到这一点的贤者适时地在上方开口:“我们会上来神社这里,是因为在村子里遭遇到了一些东西。似人非人之物,还有一些古怪的虫子。覆盖着黄金的虫子。”亨利这样说着,旁边的米拉与阿方索注意到他说出这个关键词的时候绫的身体抖了一下。

  “我们以为这里会有资料,但这里存在的却只是一些。”贤者顿了一顿:“也许不知道更好的讯息。”

  “啊。”博士点了点头,面露难色却又有一些赞同地用复杂的语气说道:“你们也看到了吗,那些东西。”

  “嗯,他们看起来没能成功毁灭证据。”亨利这样说着。

  “是我弄熄的。”绫说着,而米拉皱起了眉:“可是火折子没看到被踩的样子,周围也没有水分啊。”

  “因为带着的水喝光了,所以我是用随身带着的碗扣住了它,没有足够的氧气自然就熄灭了。”博士这样说着,而洛安少女满脸茫然地看向了旁边的贤者。

  “火的燃烧不光要燃料,还需要氧气。简单来说就跟生物需要呼吸一样,掐住了脖子就窒息灭掉了,这样想象一下。”贤者用亚文内拉语为米拉解释着,而他这一开口绫忽然就看向了亨利:“你们是,有别于腊墨人的?”

  “腊墨?啊,是拉曼么。”米拉眨了眨眼睛,这次她反应了过来:“是,我们、拉曼人,都不是。你听懂亚文内拉语?”

  “不懂,但发音方式区别很大,不像是腊墨的方言,像是完全不同的语言。我听说海的那一边有很多很多国家,不像月之国只有唯一一个,所以才猜测的。”绫叹了口气:“若是新月洲也有许多不同的国家,也许反倒比起现在更好呢。”

  她感叹着,但一旁一直听不懂的咖莱瓦已经有些焦躁地介入了话题:“能快些说一下吗,那些怪物到底是什么,这位小姐好像知道些什么,你们快说给我听啊。”他用拉曼语这样急促地催促着,而听到了咖莱瓦说话的绫转过头瞥了他一眼,然后也用略带有些口音的拉曼语回答:“这位先生似乎并不讲吾国的语言,那么用腊墨语阐述也是可以的。”

  “咦?”咖莱瓦愣住了,而米拉鄙视地白了他一眼。

  “但......”绫有些迟疑地转过头看向了璐璐,她显然是介意夷族少女在理解方面上的问题。

  “反正你就算用和语讲,我也根本听不懂。”璐璐干脆地摇着脑袋然后走到了旁边开始整理起武器来,而余下的众人就这样围坐在神社的中央,听这位月之国的博士讲述起相关的事物来。

  她首先是否定了关于众人认为的寄生虫这种理念,而是说出了一个让不少人有些迷糊的词汇。

  “矿物菌?”米拉满脸迷糊:“是蘑菇的一种?”她按照拉曼语当中的对应词汇这样说着。

  “概念,不太相同吧。”绫有些为难地皱着眉:“但腊墨语当中似乎没有准确的形容词汇。”

  “两位,是剑士的话,也许知晓铁器的冶炼?”她对着亨利和米拉开口:“不论最终的武器成果如何,都是必须从冶炼矿石这一步开始的。”

  “是,我们曾经接受过护送去采矿的任务。”洛安少女点了点头:“但那些和蘑菇有什么关系啊?”

  “矿石吗。确实有曾听闻记载说南蛮的矿产远远精良于吾国——”绫感叹了一下:“就是!金属矿石这种存在,并非只有成型的优质矿产。实际上这只是某些得天独厚地区才有的。以吾国为例,尽管山峦众多,但出产优质矿石的地区却只有扶桑一处。”

  “在绝大多数地方,能够采集到的仅有形似软泥的褐铁矿。”

  “这种铁矿,就是在水域附近,藉由矿物菌当中的铁细菌形成的。”她这样说着,而洛安少女回想起过去的任务忽然点了点头:“啊!我们之前那个任务就是在干枯的河床寻找铁矿的。”

  “那是已经完成的,复杂的东西解释起来很花时间。所以就跳跃一下。”

  “总之,在距今为止数载之前,南方的某座金矿之中发现了这种有趣的菌类。它们和铁细菌性质类似,只是凝结的成果是更加珍贵的黄金。”“哇那不是赞爆!”咖莱瓦大声地叫了出来,米拉不满地踹了他一脚。而绫瞥了一眼捂着自己小腿满脸铁青的年青人,接着说道:“不出意外地,人们开始试着利用这种东西。”

  “因为在吾国,金矿都是由高层所把控,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触......也无怪于人们会企望于一夜暴富——总之——起初只是在小村庄中的百姓阶级,后面逐渐传播开来以后也被某些领主所接触。最终一层一层向上传播,到了我所司职的书院之中。”

  “号称凝聚了天下精英的书院,就这样对着这种独特的存在展开了研究,并且为它定名为噬金菌。”

  “但耗费了漫长的时间,却始终没有能够搞懂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最终却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发现了它会吞噬灵力这一事实。”绫说着,而米拉刚张开了口,贤者就说道:“就是魔力。”洛安少女点了点头,而月之国的星咏博士似乎有些羡慕地看着默契的二人。

  “吞噬灵......魔力。”

  “用你习惯的词汇就好。”亨利提醒了一句,而绫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吞噬灵力之后,它们会长大,凝结黄金的速度也会增加。这种做法甚至引来了尊贵皇族的重视,一度成为了某种将要进行大规模培育作业的计划。”绫顿了一顿:“然后它就失败了。”

  “在正式开始于矿山之中培育的一周之后,在一夜之间,所有培育的噬金菌都死亡了。因为是肉眼难以看到的微小生物,所以我们是通过活性测试的方式来明白。”

  “尽管黄金是货真价实的,但却再也不会增加了。即便把含有灵力的宝石放进去,也不会被吸收。”

  “它们,彻彻底底地死掉了。”

  “主流的观点认为魔力喂养使得噬金菌增大,是我们月之国说法当中‘拔苗助长’的行为。换句话说看似短期内取得了成果,实际上缩短了这种菌的生命。”

  “也就是说,原本也许这种菌可以存活几百年的时间,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累积出这么多的黄金。而我们将这个过程以灵力加速,缩短到了短短一周的时间,提前获得了所有的量。”绫接着说:“这个计划失败的点就在于,投入与收获无法达成平衡。”

  “含有灵力的玉石价格极高,即便是灵草或者灵兽的血液,也皆是价比黄金的存在。若是投喂灵力就会增大,那确实从长期而言,增大到一定体积之后便只要等待自然累积黄金即可,就会成为很好的投资——”“停——停停停——”咖莱瓦相当没有礼貌地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头有点痛。”

  “呆子。”米拉又鄙视了他一下,而绫注意到了自己沉浸于讲解的事实,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抱歉......”

  “别道歉,是这家伙太蠢了。”米拉再次鄙视咖莱瓦。

  “总之就是,这个面临失败,也就这样被冷落遗弃。”绫接着说,而亨利在这时候再度开口:“但对你来说不是结束对吧。”

  “.......”博士看向了贤者,望着那双平静的灰蓝色眼眸看不出任何色彩,于是她点了点头:“是的,我有一个自己的理论。”

  “生物体内,存在有灵力。包括人类还有其它生物都是这样。”

  “那么,灵兽是什么?”她说这个的时候望向了外头的小独角兽,小家伙像是心有灵犀一样也看了进来。

  “保留有生物的外形,甚至可以追根溯源找到某一种同类型的生物。与同种物种之间也仍旧保留有繁衍能力,可是却拥有普通的同类生物并不拥有的能力。”

  “它们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我认为关键就在于灵力的‘量’。”

  “这是一种质变的契机,当它累积到了足够的程度时,就会使得生物体发生变化。原本普通的兔子拥有了操控风的能力,狼变得忽然可以使用火球,还有人类的术使们,也从普通人变成有呼风唤雨能力的独特个体。”

  “我想解开灵力这种存在的本质,为何它可以促使生物发生异变。而这些菌,我认为就是我钻研的切入口。”绫说完了一大段话,忽然舔着嘴唇左右地望了起来,呆头呆脑的咖莱瓦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机灵了一下,递给了她一个软皮水囊。

  “格拉西(谢谢)。”绫道了一句谢,然后端详了一下,才搞明白水囊的木塞要怎样拔掉。

  “就是说你认为它们不是死亡了,而是进化了。”旁边一直沉默的艾吉这时候终于开了口:“但其他人,不支持你是吧。”

  “.......”绫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了佐证我的言论,我翻阅了很多典籍。吾国历史上的山岳地区曾经有‘吸食魂魄的魔怪出现’的案例,遭遇者表现出的无精打采、脸色苍白、体温降低的特征与灵力低下者十分相似。而这些地方又往往与金矿和宝石的出产地有关。”

  “所以我认为,是噬金菌在山脉当中的自然环境生存时接触到了含有灵力的宝石导致进化,从而变成了某种可自由活动的个体。并且因为知晓灵力可以令自己更进一步地产生异变,因而开始主动袭击生物与人类。”绫说完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种说法被我的导师斥责为大逆不道,这世间一切都是有迹可循,是伟大大月神的子孙后代,从诞生之初便是此种形态,从今往后也会一直都是如此。怎可能有违背了神灵意愿自己产生转变的生物存在。即便有,那也绝对不可能是此世之物。当是保持距离并让武士击杀的邪道魔物,接触研究的想法断绝不能有一丝一毫,所以.......”

  “......”沉默使得气氛有些僵硬而尴尬,众人都不知道要如何接话才好。米拉心中念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没有说出口。

  “有些讽刺吧。”绫再度长长地叹了口气,她显得十分疲惫地说着:“整个国家四千年历史,汇聚精英的上书院没有任何人愿意听我说话。我就只能对着你们这些萍水相逢的异邦人叙述自己的理念。”

  这位年轻的女性博士说完又打量着众人的颜色,看着周围几人沉默的样子略微有些失望地再度叹了口气:“不相信也是——”“大胆的推测,但并不是空穴来风。”贤者开口说着,令她颇有惊讶意味地抬起了头。

  “魔力所能引发的现象至今无人能够彻底解答。但就我们已知的事物做统计的话,基本都会得出一个结论:演变成为魔兽的生物,其寿命会比起原本的同类生物增加许多。”亨利说着:“人类的高等魔法师活个一百多年的实例也时而有之,精灵种族的寿命比人类更长,也可以认为与他们普遍比人类更强的魔法能力有联系。”

  “所以按照这种统计来考虑的话,吸收了魔力却导致寿命变短,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加上这种能力的独特性,产生变数也是——”“.......”绫忽然瞪大了眼睛一点一点地掉下了眼泪。

  “老师真是个糟糕的大人。”米拉对着亨利翻了一个白眼。

  “没、没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第一次。”博士不停地揉着眼睛:“第一次有人认真听了,而且赞同我的理论,我、我——”她垂下了头:“对不起、对不起。”

  忽然哭起来的绫打断了有些深奥的讨论过程,咖莱瓦这种笨家伙像是终于下课一样长长地出了口气,而米拉和旁边的璐璐凑到了她身旁安慰了好一会儿,终于重新打起精神来的博士也将余下的事情尽数讲述。

  总而言之,由于没有任何人支持她的理论,这位博士便只身一人展开了实地调查。尽管缺乏在外旅行的经验,但凭借着这一身星咏博士的尊贵服装以及月之国贵族的深蓝发色,她这一路上倒也受到了许多平民的帮助。

  而追寻着各种线索,最终她到达的地方就是这一处小村——位于月之国势力范围极北的边缘角落,若非特殊情况几乎没有任何人会投来关注的,隐藏秘密的绝佳场所。

  这里是一切的源头,在月之国高层注意到噬金菌的许多年之前,这里的人就已经有在利用它们。绫是通过“古怪形状的黄金”这一线索才发现了这一点,但在来到了这里之后她却遭遇了与亨利等人相同的情况。

  匆忙之中慌不择路的她逃到了神社这边,并且在后山神社工作人员休息的小屋当中借助储存的物资生存了一阵子。

  但在今天食物和水也都用光了,打算回到这边碰碰运气看能找到一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了外面站着的小独角兽。

  因为月之国只有武士阶级能骑马,她还以为是路过的贵族,正想上来沟通交流之时,却发现出来的是“一个高大骇人有如恶鬼的男性,和有着一头雪白头发与晶莹肌肤仿佛雪女的女性”——被疲惫与孤单还有担惊受怕增幅了的想象力使得博士整个人立刻慌张了起来,这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雪女是什么。”“一种妖怪。”“妖怪是什么。”“怪物。”“老师真是个糟糕的大人。”米拉在听完解释之后白了亨利一眼,而一切都说得七七八八的绫喝光了咖莱瓦水囊当中的最后一滴水,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总而言之。”

  “目前的情况,我也不算特别清楚。取走记事本当中那些有关噬金菌部分的人是我,你们如果想自己看一看的话,放在小屋那边。不过大体整理下来,我能确认的就是。这里的村民其实也并不理解它们是什么。”

  “他们只是把这些拿来作为运用的资金,计划要谋反,但实际上连自己在利用的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在记事本的最后部分他们写了黄金忽然活了而且要吃人,所以把黄金全部丢在了存放军械的地下通道里头,并且锁好,所有人都不可以下去。”

  “我觉得应该是有谁控制不住贪欲于是.......”绫欲言又止,因为一行人的遭遇以及亨利和米拉身上少数的血迹,聪明的她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也或许这些噬金菌又产生了新的变化也说不定。”

  “不过万幸的是——”“嘶吁吁——!”外面的小独角兽忽然打起的响鼻声打断了绫的叙述,而米拉和亨利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们抓着武器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身后的几人因为感觉不安因而也跟了出来。

  “唯一神在上!”艾吉直接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

  密密麻麻的人形生物围在了不远前方阶梯的末端,蹒跚着,攒动着。大白天明亮的光照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裸露在破烂衣物外边,已经扭曲变形的肢体,以及变成深紫色,宛如血液已经停止流动的死尸一般的表皮。

  “别、别担心。”绫很明显地双腿都软了,她抓着璐璐和米拉才勉强保持了站立,但还是接着说道:“虽然原因不明,但它们好像无法越过注连绳。”

  “结界吗。”阿方索教士点了点头,而听不懂这个词汇的洛安少女茫然地再度将求知的眼光转向了贤者。

  “就是某种魔力组成的防御屏障。”亨利这样说着,接着旁边的几个人忽然注意到他的双眼亮起了蓝光。

  “嗯,看来是和那两尊狐狸雕像也有关系。”贤者说着,而旁边看见了他双眼发光的绫忽然变换了语气:“您是一位有灵视的人吗!”她说着,而亨利摇了摇头,既没否定也没有肯定,只是转移了话题:

  “不论如何,被这些家伙围着,看来我们短期内只能待在这里了。”贤者这样说道,而米拉则是撇过了头看向了小独角兽身上的物资——他们确实有做了一些准备,只是数量也许不一定够。

  “总之。”洛安少女呼了一口气,然后回过了头。

  “先吃饭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