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57章 抉择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8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多少人。”鸣海左右看了一下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侧翼斥候们,着黑甲的武士大神在大部分回防之后仍旧派遣出了两骑在离本阵有50米半径左右的地方保持来回移动进行警戒,而很显然直接遭遇了山贼部队的青田乔这边则是所有人都回到了本阵。

  “吱呀——”络腮胡的武士单手抓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箭矢,击穿了胸甲表面的箭矢卡在了里头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但倒钩形状的箭头令拔出来十分困难,难听的金属摩擦声响了两下之后,老乔干脆利落地“咔嚓”一声折断了它。

  “小道埋伏的有十来个,但太窄了,我们速度会被限制,多半没能冲过去对方的支援就会过来。大道光是能瞧见的就有五十个左右,他们有大弓。”老乔所率领的这一支骑兵队很显然靠得过近了,除了他以外队伍里还有两个人中箭的,但都穿着盔甲的他们毫发无伤。

  此刻这些人大多都在将身上插着的箭矢摘下来或者折断,和人的大弓拉锯很大,因此配备的箭矢也很长,足有一米,比80多公分的里加尔长弓用的箭都要大。这样的一支箭哪怕没有能有效击穿甲胄,光是卡在那儿也会对战斗造成很大的妨碍,因此拔下或者折断是必须的。

  “看出来了。”鸣海看着老乔等人身上的箭矢,和人的甲胄要比里加尔的轻上很多,这不仅是从防护面积下手,还有薄厚程度。

  亨利和米拉身上穿着的布里艮地式板甲衣前胸部分采用的是1.5毫米的优质淬火钢材,矮人工艺制作的它们足以扛得住战锤的袭击都不变形。在步战环境下面对的武器基本都能够抵御得住,唯一能够稳定有效击穿的就只有重骑兵手中3米长的骑枪这种人类最强单兵武器。

  而为了进行减重,如同板甲胸甲一样,它的背甲用的是较薄的甲片,仅有1.2毫米。因为战斗当中正面迎敌的情况更多。

  但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小米拉身上的那件也足有7千克重,而贤者因为体格的关系更是足有11千克重。

  ——相较之下,以仅有0.8毫米钢材铆接组成硬质外壳的月之国概念中的重型胸甲,带上防护胯部的7页裙甲,也仅有7千克重。

  要知道这可是骑兵标准而且是体格更宽厚雄壮的男性所用的。

  轻量化的防具意味着它们无法像是亨利还有米拉身上的甲胄那样弹开月之国的大弓,但因为胸甲弧度的缘故哪怕强力的大弓击穿了表面也会被卡在空隙之间,不会直接就接触到体表造成开放性伤口。

  但尽管如此,威胁仍旧是十分明显的。

  武士们防护更为完善的甲胄可以顶着箭雨冲锋,但足轻们的甲胄却是要弱上许多的,更别提他们还是用的步行——而且更要命的是,后面还有一大堆没有甲胄亦没有战斗力的累赘。

  “啧——”鸣海在确认了对手拥有远程武器的一瞬间发出了细微的咂舌声,但老乔显然还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他接着丢下了第二个坏消息:“他们还有大盾。”

  月之国的武器使用与里加尔板甲骑士类似,因为身甲较为完善的缘故手持盾牌意义不大,因此可以空出双手使用武器。但盾牌仍旧没有就这样消失,所谓大盾,是在后面有支撑杆,以厚达3公分的扁木板组成的移动掩体。

  将支撑的木桩打入地面的话,哪怕是骑兵也难以轻松突破,而武士若是操控战马在大盾面前立起打算用前蹄踢翻,躲在盾后的敌人长矛手则可趁机刺向战马的胸腹。

  棘手。听闻老乔电光火石之间飞快的报告,懂行的人脑子里立刻冒出了这个词。

  “看来我们完全被看光了,对方连我们是什么组成都知道。连反骑兵措施都搬出来了,这明显是知道我们会用突击阵型,打算这样拦下来。”旁边的弥次郎出乎意料地保持着冷静,他如是总结着。尽管贵为少主,但他知道自己缺乏经验因而也没有强行要求鸣海听从他的指挥。

  “是啊,虽然并非不可击破但——”鸣海又一次看向了身后的一行人,而大神派出去的两名巡逻的骑兵之中有一人返回到了这边:“他们没有过来。”

  黑甲的武士大声把消息传了过来。

  “打算守株待兔么这些家伙。”

  “多半是知道擅自出击的话,步兵会被吾等利用骑兵的机动性以大弓击杀之。”

  “不过区区山贼,兵法倒是十分了得。”

  留在本阵的武士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而鸣海苦思冥想着,我们的贤者先生却安静地走上了前去。

  “分兵吧。”他直接丢出了这句话。

  “你们走大道,拉风筝不要直接突破,我们走小道。我们这边突围之后从背后杀向他们。”亨利说出的方案看起来相当可行,但一旁的弥次郎却提出了反对的声音:“突围?哪怕是小道也有十几人并且装备有大弓。对付五十人的话,这边可是分不出兵力的。”

  小少爷很明显接连在贤者面前吃瘪,所以憋着一口气想要找回来场子,但他提出的东西确实也有理有据。

  亨利他们这边跟夷人一起计算能当成战斗力的也没有几个,而武士们面对有备而来人数上占据优势的山贼,也是不可能抽调出多少兵力帮忙的。

  “但一起走一边的话不是会更糟么?”贤者语气依然平淡:“假使武士们依靠冲击力确实能击穿对方的防线成功逃离,后面步行的我们以及夷人部族却是很难跟得上的。”

  “哪怕现在这个队伍不像两三天前一副就要内里打起来的样子了,缺乏训练的夷人猎民男女老少,我们这些异邦人,要跟武士之间打出配合,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亨利说着,他总是这样,语气平淡地直点要害。

  “双方之间的协调性太差了,所以不如直接切割开来,你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攻击主力,而我们则从防守较弱的小道突围。不论双方哪一边成功突破了对手,都可以照应另一方。”贤者这样说着,鸣海似乎被他说服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又接着说道:

  “但若是如此,你们所要背负的压力,可就有些大过头了。”

  武士领队这样说着:“以男女妇孺组成,仅有两名异邦剑客的队伍,想要击破十几人的山贼。哪怕阁下剑术了得,光是踏入对方的箭矢攻击范围之内,到杀到对手面前的这段距离,就已经。”

  “那不是我们要担心的事情,他既然这样说了,那就照他这样做。”弥次郎大声地打断了鸣海的话这样说着,而武士领队见自家少主都这样发言了,自然也只好领命。

  确立了方案的亨利回过头去跟夷人一行商量,特木伦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让手下们都取出了自己的猎弓。绫、樱还有璐璐三人也都拿出了弓,而咖莱瓦和传教士三人则从武士那边借来了备用的长矛,颤颤巍巍地拿在手里。

  “反正你们大概什么事情都不用干的。”大部分都已经见识过贤者的强悍的这些人,在听闻了洛安少女的讲述之后,忽然就都停下了紧张。

  “真是奇妙。”远处目睹了这一幕的鸣海不由得轻声感叹。

  和人的花魁、和人的博士、南蛮人的传教士、南蛮人的不知道是什么只是个子很高的呆子、还有一众夷人男女老少。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等,不约而同地都对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予以了信任。

  在月之国这个以发色、衣着、谈吐、发型等等一切规则制定了严苛的等级划分,不同阶级的人莫说是成为友人了连交谈接触都极少的国家,能够超越民族与文化的隔阂令人们不约而同地对他产生信任,这真是一幅相当奇妙的景象。

  鸣海忽然回想起了前天发生的事情。

  那起初似乎这是武人之间常有的互相不服气引起的冲突,但却在分明是被单方面压倒性殴打过后,队伍之间的气氛反而变得和睦了起来。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武士领队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但眼下的局势也不允许他继续进行探究。

  “排列好,双纵队。弓箭皆备好,吾等之敌就在前方。”鸣海大声地喊出月之国武士们从古至今正式开战之前会有的动员口号。

  “直接冲?”而老乔问了一句。

  “不。”鸣海摇了摇头:“既然那么多人都信赖他,那么我们也选择信赖一次吧。”

  “先进行投箭,试图诱敌,给他们一些时间。若是不成了再直接进行突破。”武士领队这样说着,而旁边的大神和青田乔都点了点头。

  “少主还请待在阵中。”他又回过头对着弥次郎这样说着,青田家的小少爷此次出行并未携带甲胄,因为名义是出来游历,武士们可以说是是面对山贼的护卫,但他自己若是全副武装了,就显得像是直接出去跟谁人战斗似的。

  游历便要在一定程度有所限制的情况下,才能起到锻炼的效果。尽管他们的准备也十分充分,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还是为了做戏而选择了去除一些物品。

  “准备,上!”已然决定好战术,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迟疑的。鸣海下达了指令,而武士马队的两个游离在外的回归了队伍,他们的马儿比较疲惫因而待在了后方靠近少主的地方,其它二十余人则是在前方排成了阵列开始逐步加速。

  足轻们赶着背着箱子的驮牛走在了两侧,以身体和厚实的木箱形成防护保护着中间的少主。这层防御不仅是物理上的,也是心理层面的。因为山贼肯定是盯着物资辎重二来的,他们也会避免对着这边出手毁掉自己的战利品。

  而另一侧的一行人在整理好之后,贤者将克莱默尔表面裹着的布解开,背挂的剑套也取下来,斗篷与斗笠都摘除,直接将大剑拿在了手里。

  “我跟上?”米拉对着他开口,但亨利摇了摇头。

  “你的板甲衣丢了,而且之前想要重新买不也没买成。”贤者提出的问题令洛安少女难以反驳。身上只穿着棉甲的她难以抵挡过于强劲的远程武器,因而哪怕想要帮上自己老师的忙,却也多半只能跟其他人一起留在后方。

  “没事的。”亨利伸手揉了揉她的一头白发。

  “我能行。”他这样说着,直接就转过身朝着小道走去。

  “我当然知道你能行,但是。”而又一次感觉自己无法帮上忙的洛安少女垂下头有些不忿,紧接着转过身对着身后呆头呆脑的咖莱瓦就是一脚踩了下午。

  “咦?!呜哇好痛。”愣头青先是表达了疑惑然后才意识到疼痛的样子让旁边的绫和樱笑得花枝乱颤,而米拉则是抽出了腰间的和制双手长刀。

  “准备好,阵型保持松散一点,三五人一个小组,这样被流矢命中的几率小一点。”

  “双手紧握武器拦在胸口,这样万一真的被箭扎到了,也是手臂中箭,要比胸口中箭好处理一些。”不知不觉间也完全变成了战斗行家的我们的白发女孩儿这样吩咐着,然后歪歪头,看了一眼小独角兽。

  “走吧,跟上老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