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74章 门罗的魔术师(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0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入夜的克兰特王国腹地那热带地区所独有的惹人生厌的闷热和潮湿依然维持着原有的面貌,似乎并不打算随着太阳的下降而失去它强大的威力。

  黏土红砖因为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变成了斑驳的颜色,潮湿的苔藓攀附在它的表面上,因为今天下午的大雨尚未消去的露珠反射着街道旁火把的光芒。

  一只不知名的小虫发出吱吱的声响在苔藓之中停下,而它立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咻——吧嗒”沼泽地区独有的大号壁虎以敏捷的速度抓住了它,紧接着它漆黑的眼眸在下一秒钟闪现过了一个行动迅速的影子——

  “刺溜——”壁虎迅速地躲进了阴影之中,接连不断的脚步声重复地响起,街道旁的火把因为突然的动静而一阵摇曳,石板地面上水花四溅,而披着黑色披风的这个深夜里的不速之客则停下了脚步。

  “哈呼……哈呼……”她长长地喘着粗气,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身。

  手中紧握着的某物反射了火把的光芒而在下一个瞬间她迅速地抬起了它摆出了阻挡的架势——“锵呜呜——”

  ——空无一物。

  她松了口气,然后拍着自己的胸口想要使自己狂跳的心脏冷静下来,但在下一个瞬间面前有某种红色的光芒闪过。

  “不、不要、不要——”紧握着弯刀的右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朝着自己的脖颈袭来。

  “不——不——咳啊——呃啊——”

  鲜血狂涌,寂静的街道上只余下清脆的脚步声宛如死神那枯瘦无肉的指节在一次次地敲着门扉一样孤独回响。

  又是一条生命,在黑夜里悄然逝去。

  ……

  门罗。克兰特王国境内最大的商业城市。

  与王国首都锡林仅仅隔着一座小丘,七十年前当政的公爵奥布里?冯?门罗下令开始修缮道路以后占据了重要地理位置的它很快地就成为了克兰特境内最为富有的城市。当地人甚至引用亚文内拉那边对于亚诗尼尔的美称,将门罗称之为“常夏之地”、“克兰特的艾卡斯塔”。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位爱恶作剧的神明在对世人开玩笑吧,自去年开始亚文内拉那边的艾卡斯特地区就可谓多灾多难,而引用了它的名号的门罗,亨利一行刚刚靠近过来,就深刻地感受到了那股不详的氛围。

  历时八天,与艾步特出发的商队一并,虽说行进的道路上几经曲折,但也还好没有遇上什么真正的危险。在迎来了第十九场大雨之后,从林间小道迈出踏上平整大路的一行人很快地就来到了整体由深红色砖墙建筑而成,高大宏伟结构复杂像是红色迷宫一般的门罗领土。

  和任何一座克兰特王国的城邦一样,门罗在历史上经历过的战争也不在少数。

  厚重的城墙上火烧石撞的痕迹清晰可见,多年的风吹雨打只是让它的颜色更加地深沉。商队来到的北门是门罗的正门,而它右侧高处整整一段的城墙上面的城砖都是稍淡的橘黄色,与下方深红色的城砖分界线相当清楚,显然是被投石机之类的攻城器械击打坍塌之后更换修复的结果。

  跟被引用了名号的同僚亚诗尼尔相比,占据着克兰特心脏地位的门罗少了几分繁荣,却多了几分形似百战老兵的沧桑。

  很难想象这是一座仅仅建立了一百年不到的“年轻”城邦,它饱经战火的各类痕迹像是一个个的勋章铭刻在这个名副其实的王国的心脏上头——但就好像我们前面说到过的,这座五国境内鼎鼎大名的城邦,最近的空气有些冰冷。

  北门入口盘查的士兵穿着有链甲下摆和大块的整体式肩甲的板甲护胸,这套应该归类于半身甲行列的防具被精心地抛光上油,搭配以钢制的半盔、长矛、单手剑以及匕首,虽然守门的士兵仅仅两人,却足以让大部分心怀不轨的人就此退缩。

  身为王国重镇的门罗拥有如此的防备在亨利和米拉看来本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一同前行的商人们的窃窃私语却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是公爵家的精兵,为什么会派来守门?难道是魔术师又出现了……”“嘘——!不要提起那个名字,否则你的心脏会被偷走。”

  两名商人的讨论使用的是克兰特的方言,不提亨利米拉唯一能够听懂的就只有“魔术师”这个关键词汇,而他俩的对话立马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激烈反应。

  “什么东西!这不是已经过去了半年了吗,别的事情也就算了现在连那个杀人犯跑出来!治安哨所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他用通用语这样歇斯底里地大声喊着,有些神经质的这人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名褐色皮肤的矮胖商人,而更令亨利和米拉提起疑心的是他和另外两人的对话立马在商队之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都给我安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都!”北城门口盘查的士兵这样高声地喊道,似乎是注意到亨利和米拉的存在,他又换成了通用语再喊了一次。

  需要刻意强调某事往往就意味着确实有什么发生了,在经历过细致的盘查以后商队和其他随后走来的商人一起足足花了相当的一段时间才完全进入城邦之中。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联系的队伍刚刚进来就四散分开,城门入口处的这场骚动似乎对他们有不小的影响,许多人都加快了速度看起来是打算快点完成交易然后就此撤离。

  “似乎值得一探究竟。”亨利这样说着,米拉同意地点了点头。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并且即便有什么危险,贤者也都能够解决。

  铺着砖块的门罗城内的道路对马蹄的损伤相对较大,加之一路以来的消耗,两人先花了一点时间找到了一间铁匠铺,付了钱令对方为战马更换蹄铁以后,就徒步开始在附近的街道上闲逛起来。

  虽说之前也已经去过艾步特,但以两人的经历,这次来到的门罗实际上才算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邦。

  结实的路面,和亚文内拉不同这边的地面上有着随处可见的又宽又大的排水道口。两侧的居民房屋也多以砖石结构搭建,同色黏土烧制的屋瓦还连接着排水的管道,各式各样的设计显得别出心裁,让人不得不佩服人类的创造能力。

  尺寸不小的老鼠在街道的阴暗角落里头钻来钻去,北城是平民的居住地区,这时已经接近中午,不少人家的房屋里头都传来了食物的香气。

  一大一小两名全副武装的佣兵在充斥着平民和刚进城的商人的城内显得独树一帜,就好像艾步特一样,外表鲜明的亨利和米拉在门罗也迎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但比起匆匆忙忙的艾步特的住民们,这里这些本应生活更加优渥的平民,却都是无精打采甚至对携带武器的二人有着一丝敌意。

  “有意思。”

  读到了空气之中特别气氛的两人的反应不尽相同,亨利是挑了挑眉毛半闭双眼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周遭,而米拉则是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已经是二月一日,自相遇以来一直保证有充足的营养和锻炼的洛安少女身高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那个穿着女仆装的娇小萝莉如今也已经有一米五几接近一米六的个头,除了身材还相对纤瘦以外,她佩戴着单手剑身穿皮甲轻靴看起来活脱脱地就是一位职业佣兵。

  不论是外表还是所掌握的知识都已经甩开了过去的她很远的距离,但愈是前进,愈是旅行,米拉越发发觉自己的渺小。

  这也是她那份紧张的来源,外面的世界相比起渺小的女孩自己而言实在是过分地辽阔,她一直努力地学习着,但却总是觉得自己学的还不够多。

  仅仅是挣扎着生存下去就已经需要拼尽全力——但也正因如此,才绝对不能退缩。

  熙熙攘攘的吵闹声传到了他俩的耳畔,与亚文内拉的方言形似却有不同的克兰特语以不同的音调不停地重复着几个相同的音节,贤者与米拉对视了一眼,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有这种习惯,虽然实际上大可不必,但亨利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总会先询问女孩的意见。

  或许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逐渐被学习得知的许多过去米拉未曾知晓的事物当中,最令她好奇的,应该还算是贤者这个人物本身。

  拥有实力,但却并不因此狂妄。白发的洛安少女很是清楚自己只是个跟班的事实,就好像我们一直在说的那样,弱者在这类问题上总是非常地敏感——但即便如此,亨利也从未对她有过不耐。

  随着知识的学习女孩的见识愈发增长,如今的她已经能够明白自己过去曾经——现在也依然有——从亨利身上体会到的那种温暖感觉的本质,但正因如此,名为亨利·梅尔的这个男人本身的谜团,才更进一步地开始纠结缠绕。

  不是怜悯。

  现在的米拉可以断言这件事情。

  贤者之所以选择帮她,并不是出于同情,也不是出于怜悯——实际上,他从未将自己放置于那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者的地位,即便是从最初的相遇那一刻开始,亨利望着她,也并不是望着一个需要别人帮助的弱者。

  而是一个,和他平等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在每一次有什么事情需要决定,不论这件事情米拉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做出判断,亨利也都会询问的原因。

  那本记述了西瓦利耶骑士美德的书籍上面将这样的行为称之为“尊重”,而把对他人怀抱尊重的这种良好的品格,则称之为谦逊。

  有力量却不做作,不自视甚高,这种深层的谦逊连同亨利的其他许多东西究竟是从何而来,米拉很是好奇。

  “看够了么?”贤者平淡的话语让女孩回过了神,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在思考的过程中不自觉地就盯着对方的脸看了个不停,而这会儿走到了发出噪音的那群人面前时他才开口提醒——女孩皱起眉头,然后翻了个白眼。

  “贤者先生真是个最糟糕的大人了。”

  “是是是,错的是我。”亨利耸了耸肩,然后两人一并走了过去。

  “所以我说了肯定是——”

  就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这名门罗居民的话语戛然而止。

  “怎么了,继续说呀?”亨利微微一笑,然后用通用语这样说道。

  “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不干正事的佣兵!”居民的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厌恶,他用口音浓重的通用语这样叫骂道,周遭围着的其他人也打算转身离开,一位年纪稍大一些的中年男性开口喊了一声:“等等!”

  他这样说着,然后转过了身,故意用二人能听得懂的通用语开始说道:“这两人不一样,是蓝牌的,而且不像是那些和盗匪没两样的渣滓。”

  明显是说给两个人听的话语让亨利耸了耸肩,而旁边的米拉则是安静地站着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两位……嗯,反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说给你们听也没有问题。”像是要给自己坚定信念一样,他先是念叨了一会儿。

  “你们看起来是外来者,所以多半不知道吧……这座城邦,从一年前开始就一直断断续续地有人死掉。”大叔接着说道:“仅仅是死人还不算特别奇怪,最诡异的地方是每个死掉的人,心脏都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伤口。”

  “死掉的人里头男女都有,每个人死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是摔死的,有的人则是溺死的,还有人是被砍死的。”

  “除了凶手都找不到,还有死者都会流出大量的鲜血以外它们没有任何的共通点。起初治安官他们也没有多想,直到后来埋在城外的尸体被龙蜥给刨开,大家才发现所有的尸体心脏都已经消失不见。”

  “治安官召集了佣兵和治安队员开始在城里搜查,然后也就是这个时候,灾难发生了。”

  “遇害的人数开始疯狂地上涨,我们激怒了他——”大叔像是回忆起了一些什么,他加重了语调接着说道:“佣兵、治安队员、平民,两天里一共死了十七个人,而且所有人的心脏都消失不见。”

  “没有人,见到过杀手。”

  “就好像他是一位会变戏法的魔术师一样,包括志愿的平民在内一共四百多人在搜索,而他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子下杀掉了这么多人。”

  “而这一个家伙,昨天晚上,再次出现了。”大叔抬起了头看向了亨利,而旁边最初开口的那名居民则再次出声说道:“所以我说了,肯定是黑魔法,公爵的儿子——”

  “住嘴,斑迪。”大叔回过了头吼了他一声。

  “假如你不想被以诽谤的罪名抓起来的话,斑迪,你最好别再到处宣扬这件事——即使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他这样说着,紧接着再次回头看向了亨利二人。

  “你们想要了解更多关于魔术师的事情的话,往前再走一段路吧,门罗的治安所就在那里,治安官会跟你们好好讲清楚的。”

  似乎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大叔挥了挥手让周围的人都四散了开来,然后转身走进了他的房子。

  “你怎么想?”亨利又转过头看向了米拉。

  “去了解一下吧。”女孩点了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