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第61章 艰难的道路(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63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路无言。

  一行人之间的空气有些尴尬,白发的大萝莉低垂着头,只是安静地坐在这辆黑色马车的一角,不言不语。

  亨利和爱德华还有埃德加三人仅仅粗略地打扫了战场,将死尸拉到了道路的两侧就没再做些什么。虽然这些佣兵的装备、个人财产之类的东西收集起来或许可以成为一笔不小的收入,但眼下急于赶路的众人并没有那个空闲时间和多余的载重空间去收集跟携带它们。

  所以除了几匹没有逃走的马和紫牌佣兵的那辆黑色的敞篷马车以外,其他的东西也只能是留给后面可能路过的商人跟旅客了。

  更换了的这辆马车有着更好的质量,因此行进起来的速度比之前要更快一些。

  在短短十来分钟的战斗当中,贤者一人就杀掉了绝大多数的佣兵。他们并没有留下活口,尽管战斗到最后许多佣兵都已经吓破了胆转过身就打算逃跑,也是被一一追上杀死。

  描述起来有些残忍,但这却是必须做的事情。

  人类这种生物拥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品质,但同时的,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也相应而生。

  侥幸心理是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存在的东西。没人能够保证接下去的时间之内他们就不会受到攻击,而异常讽刺的一点就是,假使你出于仁慈放跑了这些袭击者,你不但不会获得他们的感激,还会因此面临更多的袭击。

  原因就好像我们所说的那样,心存侥幸。

  前面那个人袭击了他们,那些人虽然很强,但他没有被杀死而是逃跑了,那么我如果去袭击的话会怎么样呢?

  只要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在丰厚的利益诱惑之下,就会有人前赴后继地来攻击他们。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输了只要求饶就可以保命,而如果赢了,则可以获得丰厚的酬劳——亨利和爱德华选择不留活口的原因就在于此,这些明显是逃跑过程中从背后被杀死的佣兵的尸体就那样被遗弃在道路的中间,包括四名紫牌佣兵在内三十二具尸体躺满了整段的路面——留下了一个清楚的信息:

  别来惹我们,我们不留活口。

  它足以让许多人知难而退。

  ……

  沉默的气氛继续弥漫,加上从战死佣兵那里顺手牵来的战马,包括拉车的马匹在内一共拥有七匹马的队伍以惊人的速度向前迈进着。

  身份已经暴露,那么自然也没有必要再扮演普通的商人,一行人不断地将两侧因为担心货物与马车损坏亦或者马匹过于劳累而不敢全速前进的商人马车给甩到了身后,冲刺的模样引起了许多注意,不少商人都下意识地朝着身后看去想要瞧瞧是否是有盗匪在追赶。

  极力缩短了路程,颠簸的马车让坐在上头的明娜、爱德华还有米拉三人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但白发的大萝莉依然只是低垂着头,偶尔像是正在做噩梦的人一般一惊一乍。

  距离飞快地缩减,等到踏上旅途的第十天时,早晨醒来就可以看到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

  外头阳光明媚的时候,在格里格利大裂口里头看到的天空是灰色的;而在冬雨来临的时刻,这里的白天与黑夜无异。

  “轰咔——!”

  出发前就有的下雨迹象,似乎是直到这一刻才追上了急急出行的众人。

  淅沥沥的大雨倾盆而下,顺着峡谷两侧的峭壁流到地面上,使得整条道路都变得泥泞难行。

  “哒、哒、哒、哒。”几人都披上了防雨的斗篷,冬雨来临骤降的温度使得口中呼出的气息都变成了白色的雾气,马车的黑色车轮深深地轧在了浸水变软的泥土之中,行进开始变得缓慢而又艰难。

  乌云密布的头顶投不进一丝一毫的光芒,前面的商队有人为了增加视野而燃起了火把,但在倾盆大雨之中即便是浸过油脂的它们也很快就被扑灭。

  刷拉拉的巨大噪音之中似乎有人在破口大骂着一些什么,七人保持着警惕继续前进,冰冷的空气和沁凉的雨水从斗篷的缝隙灌入,胯下的马匹不耐烦甩了甩头使得雨水四溅,车轮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在一片沉默之中独树一帜。

  “前面有光!”明娜忽然高声喊道,被接连不断的雨水折射的朦胧的灰蓝色光芒之中,越过这一侧扭曲的道路,忽然来到了一片稍微广阔一点的土地。

  “好像可以避雨!”因为大雨倾盆,金发少女只能大声地这样喊着,爱德华点了点头,周围骑马的四人也随着王子的指挥调头走向右侧。

  “轰咔咔——”闪电划过天际,紫白色的影子让两侧峭壁上的灌木投下了可怖的影子。因为这瞬闪即逝的光亮,其他几支商队也注意到了右侧的这个巨大的石壁空间,于是也朝着这里走来。

  亨利他们并非第一个前来的,一些火把散发出橘黄色的光芒——这正是吸引他们过来的光亮。逐渐靠近变得愈发清晰起来的右侧峭壁显现出了具体的轮廓,那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岩壁空间,里头已经有十来队商人在停留小息,一些刚刚走进来的人正在用力地拧干自己的衣物。

  “哗啦啦——”马车带着一大滩的水迹进入了这个巨大的空间之中,火光倒映着许多的影子,不少旅行商人已经在篝火上架起了锅子烧煮着食物。

  “好大……”明娜小声地感叹了一句。

  有着明显人为开凿痕迹,但更多的却似乎是风化以及雨水冲刷形成的这个巨大的岩壁空间——姑且叫它大洞窟吧——可以容纳得下数百余人,过去的旅人们显然也曾经在这个地方休养生息,从占据了比较靠里的位置那一队年龄较大的也没有他们这么狼狈的商人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地方并非鲜为人知——显然对方在发现天气要变糟的时候就直接来到这里避雨。

  那种余裕只有经验丰富熟悉此地地形的人才能够拥有——想到了这里,明娜转过了头,看向了亨利。

  “我也不是万能的。”贤者显然明白她在想些什么,于是耸了耸肩。

  大洞窟的内部地形要比外头稍高一些,雨水只能淹没到靠外的部分,因此略微深入一些,众人就再次踩在干燥的泥地上面。

  几座明显已经废弃了的破烂木制小屋存在于大洞窟多层结构稍微靠上的部分,亨利抬起了头,眼尖的他注意到那上面还有一个已经褪色了的白色印记。

  那是洛安人的印记,它的存在代表了曾经向东进发前去掠夺的洛安人也曾在此休息,只是正如这已经朽烂了的木屋一般,今日的洛安王国也不复存在。

  “噼啪、噼啪。”受潮的树枝燃烧发出了阵阵的声响,商人们各自和各自的旅伴待在一起,在这个隔绝了倾盆大雨的巨大空间之内,享用着自己热腾腾的食物,并且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伙伴交流着。

  亨利褪下了皮靴,一旁的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从防水的皮包里头掏出了柴火,因为雨势过大,靠外的木柴仍旧有一部分被弄湿,不过只要将它们插在火堆的旁边利用热量烤干就没有问题。

  水分太多的柴火是不能拿来燃烧的,因为它们一烧起来就会冒出大量的呛人的浓烟,令人咳嗽连连。

  “哗啦——”尽管有着防水的披风,靴子也还是积了好一层水。明娜回到马车那边拿起了铁锅,她往回瞧了一眼沉默不语地拧着衣角的米拉,然后招了招手,女孩抬起了头,愣了一会儿,接着跟着她一起向着靠外的地方走去。

  她路过亨利身边的时候转头看了贤者一眼,但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又接着小步跑去。

  “……”亨利回过了头,看着两人提着硕大的铁锅向着远处走去的身影,也只是沉默着解下了大剑的皮带,将它放在了旁边。

  “嘶……啊。”两名受伤的近卫骑士开始互相检查起彼此的伤势来,被雨水淋湿的绷带如果继续缠着显然会导致伤口发炎,但已经和皮肤黏在了一起的它们拆开的时候也是让二人一阵连吸冷气。

  两人的伤口都不算太深,虽然剧烈动作起来仍旧会感到吃痛,但所幸并没有炎症之类发生,这会儿又换上了干净的布条层层缠绕。

  “咚——咚。”连续一段时间的冲刷,从峭壁上流下来的雨水十分地干净,装满了水的铁锅有着相当的重量,两个女孩一人一手吃力地将它提了回来。

  埃德加上前一步接过了它,而我们的王子殿下则是从马车上取下了层层包裹的食物。

  他们用多余的一件披风盖住了那些没有放进防水皮包的补给,因此食物并没有被雨水淋湿,还可以正常食用。

  至少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结束的旅行,除了常见的面包以外,一行人还带上了不少磨碎的谷物加上土豆做成的便携干粮。

  已经开始发硬的面包现在吃起来的口感不如之前松软可口,因此将它们揉碎了放进锅里煮成面汤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新鲜的食物没有太多办法熬过这一段的旅程,余下的可以添加进去的也就只有腌制的咸肉了。

  待在瓦瓦西卡,吃的是咸肉;离开瓦瓦西卡走了一个多星期,吃的还是咸肉。

  尽管除了咸以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的味道,并且又干又硬嚼起来也要老半天才能吞下去,这些咸肉也是长途旅行时绝无仅有的蛋白质的来源了。

  把咸肉放进锅子里头和水还有其他东西一并煮上一段时间,释放出来盐分和蛋白质同时也让它变得松软一些是大部分人会做的选择,毕竟直接吃的话实在是太费劲了。

  在格里格利裂口之中你别指望能够有什么新鲜的猎物去捕获,毕竟这里生活着的多是能够在峭壁上走步如飞的爬虫,而即便你设法捕获到了它们,绝大多数的爬虫尝起来也相当的恶心。

  简陋但还算可以入口的咸肉面汤随着火焰的灼烧逐渐散发出了阵阵的香味,一缕白烟缓缓飘向大洞窟的顶端,端着热腾腾的木碗,七人沉默地品尝着这个漆黑上午的早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