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2章 思绪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2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算是不打不相识,在约书亚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地来到了科里康拉德的佣兵公会分会,登记报道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公会这里并没有适合他们两人领取的任务,或许是时机不对吧,不过登记下了名号的他们向着公会的工作人员大致地叙说了一下以后,再遇到有符合要求的任务,也会优先地获得安排。

  这算是蓝牌等级的正式佣兵开始拥有的一些小小的特权,来到本地的公会登记并且上报了任务的倾向就能获得优先的任务安排权利,更高级的一些佣兵甚至能够获得专人的通知。

  而从另一个方向上看,假如你是一位有名的佣兵,在公会登记上大名以后,说不定也会有看到你的名号指名要你去执行这个任务的雇主存在。

  约书亚在某种程度上就可以算得上是这样子的一名佣兵。

  橙牌佣兵相比起蓝牌和绿牌而言要更为稀少,虽然根据地区的不同会有一些区别,但这三个等级大概可以罗列为1:10:200这样子的比例。他们算作是佣兵界的中流砥柱,而约书亚本人之所以有名,就在于他那在整个索拉丁高地范围内都赫赫有名的优越的剑技和判断能力。

  虽然对于亨利和米拉而言并非熟知,但约书亚已故的恩师阿道夫·阿尔比恩是在索拉丁高地的这数个王国的范围内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不知从何而来,只是从外貌和名字上被判断很可能是亚文内拉人,仅用了数年时间就打响了自己的名号成为一代有名的佣兵,许许多多的新手佣兵乃至于贵族子弟都想要拜入他的门下,但阿道夫却在最后选择了一个连佣兵都不算的坦布尔山脉山脚下的猎人家的儿子——

  而且这个少年,双目还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失明,只有在白天光线十分明媚的情况下能够看清楚大致的人影,一到了夜晚,就什么都没法看见。

  许多自认比他更加优秀的佣兵和贵族子弟都对阿道夫的选择表示难以理解甚至直接有人就开口嘲讽他是“脑子有病”,而对于这些舆论阿道夫只是淡定地回复了一句。

  “眼盲,总比心盲要好。”

  之后就这样过去了十来年的时间,当这位曾经大名鼎鼎的佣兵隐居二线几乎彻底地被索拉丁高地的人们所遗忘了的时候,当年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少年,走到了舞台的中间。

  年纪轻轻,却剑术了得。

  有人欺他眼盲觉得可以轻易地对付的了他,各种找茬和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的家伙上前来挑衅。但凭借优秀的剑术基础和极快的反应速度,加之以极其敏锐的听觉,约书亚成功地击败了一个又一个的来者,成功地闯荡出了自己的名声。

  三年多的时间,他从最为低级的绿牌佣兵升级到了橙牌,并且凭借自己谦逊而不做作的秉性赢得了许多人的赞扬,在佣兵的圈子内部也有着不错的名声。

  有喜欢他的人自然也有讨厌他的人,别有用心想要接近约书亚的家伙并不在少数——然而这位红发的剑师有着一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金发少女,她为他打理一切,避免任何想要欺负他眼盲骗取他钱财的人接近。

  艾莫妮卡是约书亚的青梅竹马,据称是他邻居家的孩子,和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

  这个女孩看起来像是血统很纯正的亚文内拉裔,她有着一头金发和相当白皙的皮肤,之后对于这里的阳光似乎十分地不感冒。

  女孩子之间的交流方式总是超乎了男性的预料的,或许是同为冒险者同伴,在这个行当当中女性十分稀少的缘故,这才经历了没有多久,前方的约书亚和亨利一边闲聊着一些话题一边朝着本地的旅馆走去的时候,身后的米拉已经和艾莫妮卡是交上了朋友。

  个性十分鲜明的艾莫妮卡一提及约书亚的话题就开始讲个不停,而红发的佣兵显然与亨利拥有的一些共通点也让白发的洛安少女是频频点头间并:“对对!我知道的。”这样的话语。

  共通的话题拉近了距离,但前方的亨利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那名身高和米拉差不多的金发少女,脸上却有一些若有所思。

  “怎么了?”旁边的约书亚注意到了亨利减慢的步伐,他转过头,贤者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

  约书亚和艾莫妮卡并非是科里康拉德本地的人——我们在这里所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索拉丁高地,实际上非常地大。

  索拉丁高地在外观上你可以想象成是一个总体高度相当低的等腰梯形,当然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地平稳——在这个形状的前后两侧充斥着的上下斜坡,往北去通往里戴拉盆地,往南去则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而左右两侧则分别是雨林、大海以及坦布尔山脉。

  绝大多数的索拉丁地区的国家都处于两侧的斜坡上面,靠近北面的这一侧教会的影响力非常强悍,而靠近南面的那一侧因为草原游牧民族的威胁则要相对虚弱得多,并且可以用民不聊生来形容,王权、各大贵族也通常都是朝不保夕,相当混乱。

  背侧的高地,是以秩序和严格统治的教会的国家,南侧则相当混乱并且更加地贫瘠,中间处于索拉丁高地顶点的这一部分——也就是我们眼下所在的科里康拉德王国这一小片区域,像是它们之间的平衡点,既不严格遵循白色教会的指导,也并没有那种混乱不堪的现象存在。

  话虽如此,虽然我们在上面使用了一小片区域这样的辞藻,事实上,即便是索拉丁高地顶部的这些平缓的地带,也拥有相当宽阔的土地面积。

  假如按照奥托洛人的说法,坦布尔山脉真的是一头平着趴下的神狼的话,那么亚文内拉是它右侧的前腿,而索拉丁高地则可以看做是右侧的后腿。

  只不过这个“后腿”相比起蜷缩起来的“前腿”,更像是从身体伸直了往前出去的模样。这也因此导致索拉丁高地的纵深相比起亚文内拉要深上许多,我们目前所在的科里康拉德王国,按照实际上来算,只不过是它最为靠近东面的一个王国罢了。

  约书亚和艾莫妮卡来自于坦布尔山脉山脚下的另一个小小的王国,从那里来到科里康拉德以步行约莫要走上一个半月以上的路程,所幸王国虽小,这里却在教廷的帮助下拥有了不少便利的东西,这其中之一便是运载的马车队。

  教会为了方便信仰者前来教堂朝圣与祈祷,最初开始修建这样的道路——虽然不过是压实了的泥土,但也足以让颠簸木制的马车行走——这又在之后的日子里头逐渐地演变成为了商人运载货物的车队,以及没有能力购买马匹的旅行者们代步的工具。

  ——在听闻约书亚自我介绍讲述到这一段的时候,亨利多多少少地产生了一些疑惑。

  一匹良马,不考虑拉关系算折扣的话,价格约莫在一万到三万托尔的区间。

  考虑到这里十分接近草原的这一事实,普通的马匹实际上价格并不算是特别地贵,至少达到了橙牌层次的佣兵做一些任务的话积蓄应该能够购买得起才是。可是约书亚现在却说他们是乘坐马车过来的,并且仔细上下打量的话,这位佣兵身上穿着的防具仅仅只是皮甲,并且看起来还有着一定的念头。

  以亨利的知识储量他足以判断出这和对方的剑技本身拥有关系,约书亚是凭借高超的速度和反应能力来进行战斗的,他双目接近失明因此无法用肉眼来判断周围的情况,大部分时候只能通过细微的声音周遭环境的回响来判断局势的他,假若是穿着了铁质护甲,那么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种影响并不单指硬质的铁甲对于行动的阻碍,虽然也有一部分原因如此,但更多的,恐怕还是一种习惯上的影响。

  剑术、格斗技巧,是一种需要运用全身的协调性,运用自己的肌肉记忆去把一切深刻掌握的技艺。

  就好像我们之前所说过的,常年着甲——这里单指板甲一类的硬质护甲——并且多数在正面战场上搏斗的人所采用战斗技法,与普遍只是穿着锁子甲和皮甲的下级佣兵们的战斗方法,有着极大的区别。

  将这个例子进行进一步延伸的话,其实并不难以理解。

  就好像单手持盾的士兵,在没有持盾的情况下发现了某些机会往往会下意识地想要使用盾击一样。硬质的板甲拥有的出色的防护能力,使得你在碰到一些攻击的时候可以选择硬扛,以少量的瘀伤换取一次进攻的机会——而常年穿着的话势必就会养成相应的习惯,这对普通人来说可能还不算那么危险,但对于约书亚而言,就是异常致命的。

  ——因为他双目失明,假如养成了这种让人在战斗当中靠近自己的习惯的话,势必会失去对于情形的掌握。

  而如果你要说是穿着铁甲但依然尽力躲避所有攻击的话,那么铁甲本身增加的重量,不就变成了一种无用的累赘了吗?

  历史上像是约书亚这样的以速度见长的剑师并不算少,只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在进入正面战场的搏杀的时候往往会轻易地落败身亡——极端之物便是有着这样的局限性,单纯地走像约书亚这样的速度路线,换上了全身的铁甲以后,本应是用来增加防御的防具,却因为其阻碍了躲闪攻击的动作减缓了用来主动格挡主武器的使用,反倒导致需要更多的防御。

  战斗也好战争也罢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永远都不是单一而片面的解释就能够完全涵盖的,但让我们的目光回到眼下,约书亚之所以没有马匹并且身上的装备也很老旧,显然原因并不仅仅是他所选择的剑术流派的影响。

  “我的理想是能够自己写一本传记。”面对亨利的疑问,红发的剑师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这样回答道。

  “之前被偷走的那一本书,实际上还是空白的。”

  “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能够感受到很多的东西,倾听,并且铭记了很多人的故事。”

  “产生了将他们的故事全部记载起来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就是这样吧,虽然看不见,却努力地试着学习写字,学习记载。”

  “仅仅是我记得这些与我相遇过的人的话,总感觉有些寂寞了,许多人的故事很值得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概是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吧,我就把钱全部花在了购买纸笔和书籍上头。”约书亚笑了笑,随后脸上又露出了有些苦涩的神情。

  “但终究还是没那么容易啊,毕竟谁都不愿意教一个连人的轮廓都只能勉强看出来的家伙识字。”

  “朝着东方前进,是艾莫妮卡的主意。”身后的两名少女传来了清脆而又欢快的笑声,像是交流了一些什么有趣的东西,而前方的约书亚在提及她的名字的时候也不自觉地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说,想要看一看海。”

  “而我想记录下,这一路走来穿越许多国家的点点滴滴。”约书亚这样说着,而牵着马匹的一行人就这样缓缓地来到了旅馆的面前。

  “可以的话,我来教你吧。”

  “虽然在西海岸并不常见,但在东方的帕德罗西帝国,实际上有‘盲文’这种东西存在。”亨利轻声说着,约书亚转过头看向了他,而贤者接着说道:“原理其实很简单,将文字转化为用印油滴在纸上形成的一个个的小点,通过的触摸感知每一个字节的形状,只要简单地将它们连起来,就可以写出来普通人也能读得懂的文字了。”

  他这样说,约书亚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还真是十分感谢了。”

  熙熙攘攘的大道上四处充斥着小贩与其他的佣兵,一行四人来到了约书亚和艾莫妮卡暂居的旅店,这里的旅店很有特色,虽然并不算很大,但却普遍拥有马厩。

  供给马匹食用的粮草费用是马厩那边的马童负责收取的,所以在寄放的时候就事先预付,亨利一把抓下了行李,然后看着另一侧满脸笑容的艾莫妮卡帮着米拉一块儿提着东西,一行人迈进了旅馆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