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7章 萝丝玛丽琐事(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08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南境城邦联盟的每一座城市都是风情万种的。

  不仅仅是生存在这里的男人和女人们,就连城市的本身,它的名字,都与里加尔大陆上的其他国家的城市,有着很大的区别。

  “西瓦利耶”的国名直接就是“骑士典范”的意思,而首都“普罗斯佩尔”则意味着“掌上明珠”——用以形容附近海产业和海上贸易之繁荣昌盛;“亚文内拉”这个单词的意思是“安居乐土”,而我们故事最初开始的地方“艾卡斯塔”平原则如同它给人的体会一样是一片“风未曾停歇之地”。

  “奥托洛”帝国,意为“为了众人而存在众人所拥有的”;“帕德罗西”帝国,翻译过来是“第二次的辉煌”,用以彰显自己与西方的鲁姆安纳托帝国谁才是真正的拉曼正统——许许多多的人们试图给自己的国家和城邦取的名字都是一些具有特殊意义的,十分辉煌而又霸气的称呼。唯独南境人别出心裁,这片有百分之三十的城镇临近水域甚至就建立在莫比加斯内海南境边界线的浅滩上的土地,所有的城邦,都是以美人命名。

  主城“艾拉”,知识之都“克莱拉”,****之城“玛佩尔”,就连亨利他们眼下所处的这一个边境小城,也有着一个细腻而美丽的名讳“萝丝玛丽”——意味着秋菊。古话曾说“最毒妇人心”,结合到物欲横流的富裕南境所拥有的利益至上主义那层繁荣外皮下面的黑暗与冷漠,这些一个个都能让你联想起一位美丽少女的城市名称,莫不是也暗藏了这样隐喻的意味。

  不论如何,回归到萝丝玛丽以后,亨利和米拉在好好地休息一晚过后,清晨在附近的大型澡堂里头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再优哉游哉地吃饱早饭,就按照约定开始朝着之前的矮人铁匠迈克的店铺走去。

  算算时日,这趟旅行回来,迈克和阿加莎之间的魔法武器锻造对决,也差不多是时间了。

  魔法武器在里加尔的世界上是一种比较独特的存在,要说它比普通的武器更强也确实如此,但高昂的价格带来的并不是绝对的战斗力增强,毕竟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使用者永远比武器更加地重要。

  我们的故事进行到这个程度,关于武器的话题也已经进行过多次的探讨。总结下来的话,一把算得上是优秀的武器至少是必须要维持三个点——第一是优良的外形,用以斩击或者戳刺,加之以护手作为防护,为此剑柄和剑刃的长度都需要进行严格的衡量,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武器都有着一个上下波动的类型标准的缘故。

  第二则是由金属处理过后的硬度和韧性还有开刃方式共同决定了的剑刃或者刀刃的保持度,以达到在多次的斩击对手的身体或者是盾牌和其他武器以后,仍旧没有散架或者损坏。而最后也是最能决定持续战斗的能力的,则是结合了第一点和第二点,在打造的时候就需要仔细调整的重心的掌握,以及整把武器总体的重量。

  重量越高的武器当然是劈砍的能力越强,但这一点也并不尽然,两把同样重达一公斤的武器,将钢铁大量施加于前半部分更像是大砍刀或者斧子的感觉的武器肯定是要比重心后置的刺剑或者渐窄剑类型更加地适合劈砍——但若要论到戳刺时的灵活性,当然又会反过来是后者更加强悍。

  以上这一系列的复杂因素已经足以让令一位哪怕是最为优秀的人类铁匠都无法保证自己每一次打造的武器都是极品,而这也因此,唯有对于这一切的了解更为深远技艺更为高超的精灵族和矮人族的大师们,才胆敢在以上这些锻造材料以外,再加入额外的可能会破坏武器结构使得它变得相当脆弱的魔法物品,锻造出拥有特殊能力的魔法武器。

  然而即便如此,正如我们前文所说,一把魔法武器带来的,仍旧不会是单纯的战斗力的提升——魔法的独特功能自然是会有的,但却并不是直接的战斗力提升,而是某种辅助性的策略用途。

  想要讲明白这一点,我们还得先从人类这支种族说起:单论个体,人类在里加尔的世界上是最为柔弱的,不仅仅是身体强度以及寿命,就连魔法的天赋以及其他的许多东西,和精灵还有侏儒之类的魔力强盛的种族,都是完全无法比拟的。

  就连矮人族,平均每一个个体对于魔法的理解和掌控的能力,也要远远地超出人类。换句话说其他所有包括兽人在内的种族使用魔法的能力都比大部分普通人类更高,而魔力不足的普通人类强行使用强力魔法道具的结果如何,在西海岸南部的城邦门罗的时候遭遇到的那种黑色手环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

  与那种牺牲性的炮灰装备不同,一般的魔法武器是拿来卖钱的。就算只是为了自己以后还能够接到生意赚到钱,这些异族的工匠大师们也决计不会做出一把要求过高导致买主魔力耗竭血管破裂而死的武器。这是非常正常的逻辑,而顺着它延伸下去思考的话,既然使用者限定了魔法的附加不可能是超强出力的,那么工匠们自然就不会做了。

  尽管通常魔法武器都还会镶嵌自身带有魔力的宝石,但这些宝石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并且使用的时候也依然会抽取你的魔力。

  不可能是超强出力的魔法,那么你也就别指望拿着它就能够瞬间变成什么势不可挡的战神一剑挥下去千军万马瞬间灰飞烟灭——假如你真的想要这样的话,那么请你先去花上三五十年的时间成为一位高阶的魔法师吧——前提是你还要有这个天赋。

  但话又说回来了,强行在近战用的武器上面施加魔法,为了保证砍人时武器不会轻易损坏影响到魔法自然是各种东西都要求更高,进而造价非常高昂。加上绝大多数魔法师的近战能力低得可怜,魔法武器对于他们的意义完全不如一把木棍和魔法石组成的魔杖——或许除了异世界的某位喜欢穿袍子戴着尖顶帽的白胡子老头以外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一位魔法师是用剑的——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综上所述,魔法师用不上,而普通人又没有办法使用魔法武器发挥出强大的魔法攻击,那么变换思路,这种依然被许多人热衷追捧的武器,其上头所附加的魔法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若是时间回归到将近一年以前,回归到格里格利大裂谷当中亨利他们一行人被西瓦利耶派来的佣兵杀手追杀的时候,或许答案就会变得显而易见了。

  那位在我们的故事当中被亨利所杀的第一个紫牌佣兵,沙尘的弗朗索瓦所使用的就是一把附加有魔法的长剑。正如他因此被附加了的名号,这把武器能做到的仅仅只是挥舞出一定的风压卷起沙尘,完全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魔法武器能够挥击出来强大攻击的感觉,但仅仅如此,事实上在这样的高手手中,也已经是绝佳的效果。

  所谓高手对决,一招一式之间寻求制敌契机,尽管威力并不足以直接击杀对手,作为在对战当中突如其来燃起火焰挥出风压之类的,震慑性的效果或者使得对手暂时失去视野,在厉害的人手里也足以创造出必杀的机会。

  造价和工时都远比普通武器更高的魔法武器对于人类而言的意义就在于此,这种精密的需要异族大师才能够加工的宝物是作为锦上添花的特殊存在。要说它们更强那也确实,但并没有强到可以让随便一个拿着的人就战力翻倍的程度,在弱者的手中它因为还需要消耗魔力的缘故只会带来更高的负担,加之以最重要的价钱因素等种种原因制约,这类武器至今也没有成为主流的理由可见一斑。

  而按照这个思路进一步延伸,亨利他俩被迫扯上关系的老矮人迈克斯通瓦特①——人类通常简称迈克——和那位精灵女性阿加莎之间的争辩,也自然就是经验丰富的矮人铁匠针对客户需求的“实用性”和单纯的精灵认为的“好东西”而全然不顾买主是否可以使用的高傲任性之间的斗争了。

  这一场对比,孰优孰劣,事实上早在开始就已经决定,但不论如何,和一个矮人工匠有了一些关系带来的也不仅仅是坏处。至少亨利他们在出发以前就以较为优惠的价钱获得了在迈克这里定做一套轻便半身甲,并且等到之后才付款这样的好处。

  有别于人类愚蠢而又片面的“矮人造物都是粗犷沉重”的印象——尽管这个种族确实因为身体比人类更加强壮所以自己使用的武器和盔甲都要比人类的更厚更沉,但这仅仅是他们自己所使用的武器装备罢了,与人类社会交流了这么多年的以打造各种适合人类的武器装备为生的矮人不可能一直照着自己的想法随便来。

  他们不是智障,虽说在某些问题上会顽固得就好像是老家矮人群山深处坚硬的岩石一样,但作为工匠,在技术的学习以及使用上面,矮人和侏儒这两个种族,要比剩下的包括人类在内的三个种族加起来都要开明。

  话归原处,只有胸甲-突出下沿-短裙甲挡板和小臂护甲的轻便型半身甲,对于迈克而言制作起来甚至要比魔法武器都容易。他好歹也是开着一间百年老店的,这种程度的装备由旗下的学徒来制作就行,完全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因而亨利他们花费了一个多月的狩猎旅途回来以后,也就做好了拿到东西的准备。

  虽说是轻便结实的护甲,全套加起来重量却也在七公斤上下,加上棉甲算是一个小小的负担,但拥有它的存在,基本上不拿着盾牌,面积最大的躯干部分也已经可以防御箭矢的攻击。

  我们的小米拉此刻要背负它进行长距离的行动,因为各种闷热之类的关系恐怕还是有一些小问题的。但所幸两人还有马匹存在,艾卡斯塔平原出产的亚文内拉战马本就以负重能力著称,以它们作为代步的工具,慢慢地适应穿着护甲的负重,也还算是一个恰当的计划。

  不论如何,护甲是决定必须要有的,但是一想到高昂的价格白发的洛安少女在走过来的一路上就都显得是忧心忡忡,这也因此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路上行人对自己两人频频投来的目光——亨利倒是注意到了,但他从来都不在乎这些,只是继续平静以待,直到两人刚好走到了迈克铁铺所在的商业街,路旁“咔哒咔哒”的木头车轮滚动在岩石地板上的声响忽然停下,一辆华贵的有着玻璃窗户装饰的包厢马车停在他们面前时,两人的脚步才终于是停了下来。

  “呃——”米拉小小地愣了一下,因为她在发呆,而亨利则是继续平和地望着前方。

  “两位可是亨利和米拉啊。”穿着喇叭裤,衣着颜色鲜艳的仆从打开了车门然后动作流利地拉出了脚踏的梯子,这精湛的铁器结合工艺显然也必须是高超工匠的手艺,结合棕红颜色质感十分细腻的马车上面的每一条线条更显出它的造价不菲——而说着话,乘坐着这样华贵精致的马车的那位夫人,就这样在仆人的侍奉下缓缓地迈动脚步走了下来。

  她的年纪约莫在五六十岁上下,有着南境人常见的比西海岸人更短一些的鼻子和碧绿色的眼睛。在热辣的南方城邦内她依然穿着紫色的长裙,花白的头发全部挽到了脑后束成一团,虽然面上满是皱纹,但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个美人。

  “费列克斯?”亨利单刀直入,虽说马车和这名女性的身上没有什么可以辨识的标志,但他还是一眼就判断了出来。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南境城邦联盟没有国王。统治这里的各大贵族都是以资本为主,赚取更多的钱财是他们最热衷的事情——而作为一大收入来源的狩猎佣兵团,掌握这些资源的作为大型佣兵团领导者的家族,即便本身不是贵族也必然会与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费列克斯家族就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典型,狩猎佣兵团虽说冠以他们的名号,但却应当只算是旗下的一支分支。其他还有费列克斯——或者说幸运商会以及幸运马车行等等许多个机构,作为家族徽章的金底白色五芒星,充斥着萝丝玛丽的大街小巷,宣示着他们势力存在。

  在这座城镇当中能够大摇大摆地乘坐这样华贵马车的自然必须是贵族,加之以与他们二人有过接触的也仅仅只有这些人,若不是刚刚在发呆的话,这一切就算是米拉也能够迅速地判断出来。

  “正是,妾身要感谢二位保护了我家老爷的事情,这一行来冒昧拦下还请不要见怪,只是碰巧偶遇,刚好就将属于二位的报酬送上,来,乔尔,把金币转交给二位。”她这样说着,话语当中的内容让亨利的眉毛动了一动。周围的人群都驻足停留了下来在这儿关注着所发生的情况,繁荣的商业街一时间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吱声。

  “一共是五袋金币,每袋金币一个克里②,也就是二十枚。”这位夫人这样笑着,名为乔尔的男性仆人将五个沉甸甸的手掌大小的精致皮袋交给了亨利和米拉。然后仿佛这样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高调地拦住他俩只是为了给本应去到佣兵公会通过手续才能领取的报酬就是她的目的一样,在微微颔首示意以后,她就一声不吭地回到了马车之中,坐在车顶上的车夫甩动了一下长长的黑色马鞭,驱动着马车朝前走去。

  “……”虽说拿到的报酬相当之多,但亨利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虽说他本就不是喜形于色之人,但白捡了这么多钱还没偷着乐,显然还是因为这背后暗喻的意味让贤者有些不爽。他一言不发,而白发的洛安少女环顾了一下周遭,这才发现人来人往但所有人的目光都驻留在他俩身上。

  “还真是搞出了不小的动静啊。”迈克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他倚着自己店门口的大理石柱抽着烟,然后朝着两人招了招手,就转身朝着里头走去。

  “……”亨利和米拉默默地跟了上前去,围观的人都识相地散开各干各的。进入到店铺里头以后,这一次和之前的模样大相径庭,一大群的包括几个矮人在内的工匠们正在叮叮当当地制造着一些什么,黯淡的室内和明媚的熔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信许多国家的传说当中擅长冶炼的工匠之神之所以是独眼瘸腿就正是因为如此。

  常年在黯淡的室内盯着明媚火炉当中的金属注意颜色的变化,加上脚踩风箱用以加高温度,多年的习惯造成了许多老铁匠的眼睛和腿都有一些毛病,这也正因如此他们虽说经验丰富,但多数都会把任务交给年轻的学徒。

  “杀了一个有名的紫牌,还击伤了另一个。”迈克吐出一口烟圈,然后转过头瞧了亨利一眼然后又很快看向了米拉。

  “盯上你们想要拉拢的人也算不在少数吧,但真是玩得妙啊,在最繁荣人流量最多的商业街来上这么一出,大家都知道你们是费列克斯的人了。”

  “……”亨利耸了耸肩,而迈克拿开了烟嘴,在旁边的木桌上磕了磕,把里头的灰烬倒出来,然后又走向了一旁放着烟草的铁罐,一边走一边说道:“被绑上战车了确实很让人不爽,但在这种地方,和他们一伙要比作对活得更顺畅一些,而且这下你们也有钱来付我工钱了。”

  “佣兵徽章的升级,恐怕日子也很近了吧,毕竟是有被多人目击到又是有影响力的人在上头做了点事情的。”他意味深长地瞥了两人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哎,别说那些了,我打的剑也快好了,给你看一看吧。”

  “这几天也都联系不到阿加莎,总之就先这——”

  “咔擦——”迈克正这样说着,忽然铁匠铺的大门就被推了开来,容貌秀丽却抿着嘴唇一脸不愉快的精灵女性走了进来,她的手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拿着。

  “……”空气忽然又变得尴尬了起来,米拉抱着那一堆装着金币的小皮袋左右地看着这对峙着的两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

  注释:①:为了和人类的名称有些区别我试着选择一些看起来比较有力量的词组作为矮人角色的名字,然后不用那种常见的前名中间名的姓氏区别而是全部组合在一起,看起来更长更帅一些(笑)然后这个角色的原来是迈克斯通瓦-尔-特,但不知道为什么某点里头这个是敏感词被屏蔽了(之前发出去才发现,然后被锁定章节无法修改),于是就去掉一个尔字改成瓦特,这里特别解释一下。

  ②:克里,南境城邦联盟的重量单位,一克里等于半公斤,延伸到用于衡量价钱标准的时候自然就是半公斤白银的价钱,这个重量的纯银可以铸造二百四十枚艾拉银币,为了节省重量和体积一般人交易时有用到克里级别的大额金钱都是使用更高价格的艾拉金币,二十枚一组作为一个克里。而按照西海岸标准我们曾经介绍过一个艾拉银币约等于150丹诺,所以这笔钱有多少各位就自己计算一下吧。(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