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77章 惨烈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578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何为魔法?

  追根溯源至其最原本的词汇,拆解开来由字面意义理解的话,显然正如这两个字所指那般,是神魔之术,只有神明或者魔鬼才能施展的诡秘技艺,法术。

  那么,何为神魔之术?

  跨越了人类理解范畴,人类所无法完全解析,甚至就连将它想象出来都极为困难,但却确实存在的现象。

  奇迹、魔法、神迹。不论变换了多少种表达方式,它们的意思都是共通的。

  用以形容、概括那些超越了人类的事物。

  这是稍有一定了解的常人对于它的大致印象。

  而在拉曼帝国皇家魔法导师卡米洛·塞姆基乌斯的《魔法起源》一书之中,他则以这样谦卑的口吻介绍:

  “在这些历史悠久远超人类的造物面前,文化、语言、甚至就连想象力都是。”

  “苍白无力的。”

  “正如新生儿面见了复杂程度远超他们理解能力的事物,虽然那是切实存在的,但因为他们并没有办法去理解,所以自然也无法用那同样稚嫩的语言来。”

  “形容。”

  “我们将自己所熟知所掌握的建筑、军事、生产和生活等诸多方面的知识统称为。”

  “科学。”

  “已知之物即为‘科学’,而丝毫不夸大地说,帕德罗西的科学实力乃是当今世界第一。这是拉曼民族引以为傲的。”

  “地方。”

  “但我等亦有无法理解之物,这尚且稚嫩的科学和无比浅薄的智慧,竟无法道出其复杂程度的万分之一的。”

  “便被称之为。”

  “魔法。”

  ————

  人类对魔法的研究尚且稚嫩,比起真正理解其背后的原理,更多的时候是从历史更加悠久的其他种族——尤其是精灵——那儿直接照搬现成。

  这也是会外出旅居的精灵在人类社会当中总是拥有很高地位的原因。

  精灵传授了弱化的魔法给人类,而人们又将这些东西翻抄复制,将同一份基础教学穿得遍布各地。

  充其量,人类学会的只不过是最为简单的几个魔法。并且即便是这些,他们也只是依样画葫芦学会了如何使用。

  这是人类无法开发出新魔法的原因。

  也是他们在面对“未知”的时候,会显得如此无力的原因。

  帝国第九边防骑士团的大团长,时年五十九岁的爱德华宁·雅维南,从姓名上就能够看得出来是个苏奥米尔人。

  苏奥米尔人的姓氏和名称当中常常夹有自然风光,带有“南”字尾缀的词汇翻译过来通常要么是湖泊要么就是田野。而“宁”则类似亚文内拉人常有姓氏汤姆森当中的“森”,是为“儿子”的意思。

  拗口的姓名就像是那儿的冰天雪地和人们内向含蓄的性格一样,外人通常难以理解或是接受。

  但对于绝大多数从事战斗职业的拉曼人而言,他们也不需要理解到那种深刻的程度。

  东海岸的佣兵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沉默寡言,那他可能是个不爱说话的人。”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沉默寡言而且还背着一把大剑,人高马大,那他可能只是个不爱说话的狩猎佣兵。”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沉默寡言,人高马大背着一把大剑,而且有个滑稽可笑的名字。”

  “那你最好祈愿他不要出现在你对手的阵营之中。”

  “因为那是个天杀的苏奥米尔人。”

  在冰天雪地之中行动自如。

  一身蛮力,头脑冷静。

  苍白的头发和湖蓝色的眼眸,一身精致烤蓝的盔甲上落满了雪花。

  白钢大剑横向挥出。

  火光四溅之间,竟生出一种可以一敌千的豪迈气概。

  “呼——嘿!”爱德华宁沉着冷静,再度一剑挥出避开了面前的对手,同时一个侧步朝着友军的方向拉近了距离。

  老人运用武器技法娴熟,比起用自身体力他更多是借助惯性在挥舞手中的大剑。

  这是经验丰富的体现,资历尚浅的人在战斗时往往会选择用又快又狠的大力重击以期快速解决面前的敌手,但当你足够幸运能够经历过许多次大场面的战斗并幸存下来以后,慢慢地,你就会开始意识到保存体力的重要性。

  在战火燎烧之中诞生的武器盔甲,通常远比狩猎佣兵所使用的重武装轻上许多,便是这个原因。

  而除了己身背负的武装以外,地面环境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苏奥米尔人诚然有着顶尖的抗寒能力,这种“不过”零下二十余度的天气对他们而言比起“严寒”更像是“暖冬”。但这却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踏雪而行。

  深至小腿的积雪令每一次移动所消耗的体力和时间都远比在平地里更多,腿脚踩进去之后要抽出来进行下一次移动的时候重重积雪会造成极大阻力。

  在这样的地形当中,许许多多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会在没能发挥出自己应有实力的情况下,早早殒命。

  爱德华宁一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但在与名义上这一整支严阵以待的大军领导者,胡里昂德·塞福修米兰公爵的交流之中产生了矛盾。

  显然,作为一位传统且坐拥重权的拉曼贵族。胡里昂德公爵对于这么一支游离在自己控制范围之外的所谓“独立部队”是十分不感冒的,而当爱德华宁以一个苏奥米尔人常有的糟糕语言表达能力,试图说服对方听信应对冰天雪地经验更加丰富的自己的观点,命部下清理积雪以扩充视野和方便行动时。

  这种显然是在摆资历的糟糕说话方法,毫不意外地,引来了胡里昂德公爵那无比拉曼的回复。

  “阁下是在嘲讽我们这些南方人不懂冰天雪地的战斗吗?是的,毕竟我们并不生活在一个出门拉屎都得带雪铲的国家。”他的讥讽引来了一众拉曼贵族的欢笑,而年轻的公爵接着说:“但我倒要反问,在战斗之前就令士兵消耗大量体力又有何意义?只要一天这雪还在下,我们再如何清理,隔天也依然会积攒起来。”

  字里行间全都夹着刺,这位刚刚继承亡父爵位不过一年的年轻公爵正是属于“垮掉的一代”当中的一员,他以年轻人独有的心高气傲和那纸上谈兵看似有几分道理的说法严词拒绝了老团长,而这苦果。

  仅仅五天之隔就显现充分。

  从巴奥森林的边界隐隐出现的诡异黑影扰乱了军心,而在大雪之中被派遣出去三百余人的斥候部队石沉大海。

  焦躁和不安缭绕在指挥层之中,但要在这恼人的积雪之中再派遣出第二支搜救部队的结果显然也并不会好。而年轻的独立骑士团第七大队队长没能忍住地说出“不听老人言”这句话,更是进一步引爆了这支原本就并不和睦的大军当中已是针尖麦芒的尖锐气氛。

  互相之间的指责,红唇白齿间吐出的唾沫星子夹杂讥讽唾骂,谁该为那些斥候担负起责任的事情被推来推去,比起军人,他们更像是骂街的泼妇或拉曼的学者。

  堂堂东方大国帕德罗西,终究也是沦落至此了。

  多年未曾经历大型战争的结果,身居高位者往往不以军功和能力,而是以出身血统和政治手腕定论。

  让年轻气盛且纸上谈兵的政客来当总司令官,这支军队在进行战略规划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模样,也就。

  可想而知了。

  “哈——呼——哈——呼——”爱德华宁把思绪从回忆当中抽了出来,上了年纪以后要集中精神越来越难了,疲劳的时候人总是会走神,所幸这令人熟悉的冰天雪地多多少少对保持头脑清醒起了一些作用。他大口地呼吸着,在冰雪之中身着重甲进行战斗加剧了氧气的消耗,老人注意着自己体力的消耗,但情况仍旧不容乐观。

  战斗持续了多久,爱德华宁记不起了。

  当这些亡灵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他也惊讶得说不出口来。

  别人或许不明白,但出身苏奥米尔熟悉这冰天雪地的爱德华宁是清楚的。

  苏奥米尔几乎没有冷血生物。

  极北冬季的严寒令蛇与蜥蜴一并绝迹,除了身体能够自行发热的温血动物以外皆无法幸存,那里的动物体格庞大且长着厚厚的皮毛或者脂肪层,那里热量就是一切,唯有能够保住来之不易的温度,才能灵活行动。

  在这种温度之下,当某一生物心脏停止跳动以后。它的肌肉、内脏和血液会在短短数分钟之内就冻得硬邦邦的,连斧子都很难劈开。

  那么唯一神在上这些明显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亡灵,又到底是如何克服了会把一切冻住的严寒,往前跋涉,且行动矫健灵敏的?

  “这大约就是他们所说的,魔法了吧。”

  超越了人类传统认知,超越了人类常规的作战方式。在司考提小镇北面聚集起来的大军足有一万三千人,这个程度的兵力加之以良好的装备足以傲视东海岸,但当他们的作战对象变成了“未知”的时候。

  这些军人甚至是佣兵的表现,与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一般无二。

  狂暴地朝着他们袭来的怪物充其量也不过一千来头,除掉那些行动相对缓慢的人形死尸,实际上真正具有威胁的仅仅是三百多能够在雪地里头飞奔的食尸鬼。

  但这支装备精良的万人大军,却在第一波的进攻之中就损失了几乎所有的前锋。

  仅装备头盔和胸甲的长矛步兵们被爪子和利齿撕碎了喉咙折断了肢体,几乎紧贴着地面冲来的食尸鬼速度极快,加之以厚厚积雪干扰的视线,它们直接就杀入了毫无防备的人类军队之中。

  而有经验的指挥官都明白。

  一旦军队像是这样陷入了混乱,那么最佳的做法是令后续部队暂且保持距离结成更加紧致的阵型,避免混乱扩散到整支部队。

  “有经验的”指挥官。

  胡里昂德,显然不在此列。

  原本信心满满的他,慌了。

  像是一个经不起对手恐吓的牌手,在被吓到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反应便是把手头所有的牌都打上去,拼尽全力试图阻止对手的行动。

  于是后续部队在能够集结起缜密阵型之前就被派了上去,以松散的队列加入到了混乱之中,未能挽回局势反倒使得混乱进一步地扩大。

  战场的中心变成了一个绞肉机。

  但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凶悍的食尸鬼有如猛虎,四肢着地尖牙利齿带有剧毒,撕咬和挠刨对防护不足的普通步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大量人形亡灵当中有许多曾是帝国士兵,在混乱的战场之中士兵们难以看清面容只得从装备上判断敌友,当这些“人”也进入到军队的阵列之中以后。

  这场疯狂迎来了一个彻底的高潮。

  你以为那是队友,把后背对着他。但那是一只该死的亡灵,它从背后用生锈的剑捅穿了你缺少防护的脖子。

  你杀红了眼,对着一个以为是亡灵的家伙劈头盖脸一阵狂砍,但等到被热腾腾的鲜血溅了一脸才意识到那是一个不小心弄丢了头盔的活人。

  而更可怕的是,当你杀死他不久之后,他真的变成了死尸重新爬了起来。

  局势恶化的程度,快得令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率领部下想要冲上去救援的爱德华宁,在半道之中意识到了除非奇迹发生不然中心战场已然失控的事实。自己手头这点兵力扑上去也只是石沉大海,明白这一点的他正打算率领部下赶回左翼靠近更了解这类诡异事物的皇家法师,却猛然发现己方也已经被敌人重重包围。

  ——或者这真的是敌人吗。

  “见鬼的这些家伙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么灵活的啊!”哇哇乱叫的侍从动作慢了半拍,就被一柄长剑准确地割开了喉咙。

  爱德华宁短暂沉默,摆在他面前的这两个对手战斗技巧十分高超,他后退靠向友军的举动反倒是给他们带来了灾难。

  “呼——呵——”老团长的喘息也变得剧烈了起来,他开始感受到疲累,但却不能依靠自己的部下。他拉开了距离,而正如他所料的那般,这两个面目狰狞的亡灵也手提着剑朝着这边追了过来。

  一人左手持剑压低了姿态,而另一人则是在他的身后,配合护卫着另一侧。

  这是亡灵应有的战斗素养吗?显然不是。

  正如其他许多事物,当战士的战斗技巧达到了一个级别以后,他们就会开始探索发掘出自己独有的战斗风格。

  惯用的起手式,攻击的间隔,在这一招之后习惯性地会接下来使用哪一招。

  假如彼此之间十分熟悉,时常交手的话,你不需要看面容也得以从出手的招式风格乃至力道步伐,判断出来那到底是谁。

  “迪奥和,布罗姆吗......”

  感官是会被蒙蔽的。

  上了年纪以后不单腕力和体力,视力也会开始下降。

  但老人的心是通明的,从那一举一动之间的互相配合,他回忆起来的是这两位年轻的骑士长在尚且稚嫩之时与自己交手的状况。

  是被魔法所影响了。

  但怎么影响的,他不知道。

  一进一退,金铁交击之间爱德华宁仍有余裕抽空来瞄了一眼周围的景象。

  作为一个老练的战士,他很清楚掌握敌我双方数量和方位的重要性。

  这些敌人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身处左翼和中央这片空地的人数,从之前到现在,完全没有变过。

  是友军。

  变成了敌人。

  或者至少用肉眼去看的话,他们变成了扭曲丑陋的亡灵。

  “心智不稳定之人,会为恶魔的轻声细语所迷惑。”

  “走入冰封的森林之中再不归来。”

  “即便心爱之人的温言软语亦无法唤醒。”

  古老的苏奥米尔传说,即便对爱德华宁来说,也更像是童话、迷信而非真理。

  但面前真真切切地出现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诡异景象,又该如何解释?

  说到底了,即便是那些天天窝在研究室当中的魔法师与学者,能否就这一切给出一个合理的解答,爱德华宁都是怀疑的。

  他挥舞着手中的大剑,只是逼退对方,却并没有真正下死手。

  这种做法似乎传达给了布罗姆和迪奥,他们必定也一样是受到魔法所蒙蔽的,因为有好几次老团长表露出了弱点他们也并没有趁机袭击。

  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攻击并没有停下来。

  莫说他们,就连爱德华宁自己也不会停下。

  因为这是他们所有人都从未遇到过的战争,他无法将自己的性命赌在一个可能性上面。

  或许这两位骑士长仍旧是人,只是自己的视觉被蒙蔽了。可这感觉栩栩如生,若是他们真的因为莫名的原因已经变成了亡灵,而之前未曾下死手只是因为转化过后不再像是以前那么灵敏了呢?

  而即便没有转变,想要结束这场战斗也并不是爱德华宁一己之力就能做到的。身后更大面积的混乱正在产生,他手下这些宝贵的独立骑士团成员们正挥舞着刀剑朝着彼此砍去,平举着长矛朝彼此刺去。

  他痛心,却无力阻止这一切。

  在布罗姆和迪奥的眼中自己必然也是已经变成了丑陋的亡灵,他们肯定也从剑法和步伐上认出了自己,但这却也是为什么他们会追过来的原因。

  亲眼面见了中央战场的惨状,亡灵的可怕令这些老练的骑士都胆颤心惊。

  所以当他们发现敬重的大团长变成了最可怕的敌人时,即便不忍下手,也只好硬着头皮上来。

  锋利的刀锋确实能予以敌人迎头痛击,但当你无法辨别敌我的时候,它就变得毫无作用。

  这是超越了“常识”的战争。

  若你让爱德华宁制订战略来应对另一支人类军队,他可以迅速地安排出来许多种互相配合的详细战术,以及对于后勤和各种方面的调配管理。

  若是针对的对手发明出了什么新式武器,他也依然有办法迅速地反应,找寻出对方的弱点,从而进行应战。

  但当面对的是未知时。

  他所能做的。

  只有向神祈祷。

  “庞!!锵——”长剑脱手横飞而出,爱德华宁的这一击加大了力度,却并没有像是其它剑术会有的那样在这样做之后就陷入停顿,给予对手攻击的契机。

  碰撞带来的反作用力使得他无法依赖惯性继续挥舞,但这难不倒老团长,他仅仅反转手腕旋转身体借着这份力道换了一个方向就再度开始了挥舞。

  铁蝴蝶。

  这是拉曼人对这套剑术的称呼。

  大到这个尺寸的大剑若要用以对人,必然必须有一套自成一体的挥剑方法。

  利用惯性持续不断地挥舞,犹如翩翩飞舞的蝴蝶那上下扇动的巨大翅膀。

  美丽,但却致命。

  “咚——嚓。”“嘿呀!”一剑横拍击倒了其中一人,爱德华宁紧接着欺身靠近一脚踹倒了另一个人。

  他喘着粗气,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开始显露出力竭的端倪,但在这样的战场上爱德华宁没有能够休息的契机。

  “咚哐!——吱呀!”“呃啊——”背后传来了尖锐的刺痛感,加之以金属盔甲发出的悲鸣,这显然是被斧枪一类穿刺型武器命中的结果。

  “嘶——!”那个干巴巴的亡灵张开嘴发出了空洞的气流声,如果这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死灵的话那么这幻觉魔法当真是令人惊惧。

  “喝啊——”没有时间迟疑了,骑士团一共有近千人,爱德华宁熟悉的只不过是高层的部分人员。

  他一剑斩断了这个亡灵的头颅,尽管它有可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因为他被幻觉所影响从而无法辨清。

  但他没有选择。

  “啊——嘶。”老团长沾满白雪的苍老面容因为疼痛而尽显狰狞,他艰难地把手举到身后拔出了那把斧枪,尽管这会令他的流血难以阻止,但后背插着一把斧枪的时候即便是他也无法活动自如。

  “咻——”但下一秒钟,事情再度恶化了。

  爱德华宁立即意识到了他砍死的是一个自己的团员,因为尽管他看见的那具死尸依旧是亡灵的模样,再度爬起来的迪奥和布罗姆对他的攻击却变得致命而又凌厉。

  看在这两个孩子的眼里,只怕自己是残忍地把一个活生生的骑士团成员给斩首了吧。

  已经。

  没有选择了吗。

  爱德华宁回过了头。

  背后溢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短短的白色披风,并且似乎对内脏造成了重创令他喉头一口鲜血止不住就溢到了嘴角。

  苍老的战士手提大剑,往前踏出一步,朝着两名年轻的骑士长杀去。

  “叮!”缺口出现,不再保留的爱德华宁砍断了对手的长剑,但手中的武器也因此受损。

  “嘿啊!”他以势大力沉的冲撞肩膀直接撞到了对方的下巴上面,紧接着单手抱着对手的腰就直接重重地砸在了雪地之中。

  “刺——”“呃——咳”另一柄长剑从盔甲腋下的缝隙刺了进来,贴身的锁子甲尽了它的职责,在强大的冲击力下面变形崩开。

  爱德华宁立刻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了起来,他判断出来是自己的肺部受损。

  已经。

  就连叫嚷的声音。

  都无法发出。

  “咚!”大剑插在了雪地之中,不依靠它老团长已经就连站立都没有办法。

  但他还没有倒下。

  “haaaa——!”嘶哑又无声的咆哮,浑身染满自己鲜血的老人双手持剑再度一记重击劈飞了对手的长剑,紧接着穿着腿甲的有力大腿如雷电般抬起,用钢铁制成的膝甲重重地迎向了对手的下巴。

  “噗啊——”往后横飞出去的对手,摔在了雪地之中。

  “刺——”

  但他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一把匕首就从盔甲后背领口处的缝隙直直地插了进来。

  “终究是.......下不去死手啊。”手中的大剑落在了地上。

  “幻像解除——”魔力的光波扫过了全场。

  像是摔到了地上的镜子一般,丑陋的怪物模样片片碎裂,露出气喘吁吁浑身浴血的本来面貌。

  “该死的都给我停手啊啊啊啊。”急得直跺脚的卡米洛,就连自己平日里那种诡异的说话方式也都荡然无存。

  “不——我、我——”迪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颤抖着染血的双手往后退着步,而已经就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老团长艰难地回过了身,伸出手去试图摸一摸他的头,却只是无力地垂下落在身旁。

  “别大意!”卡米洛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他被冻得干巴巴的嘴唇因为经受不了嘴巴张大到这种程度的咆哮而破裂流血,艳红的颜色与魔法导师苍白的面容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而在他的大叫声之中,几只体型庞大的食尸鬼从另一侧高速袭来。

  脸色惨白的迪奥望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颤抖着,而另一侧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杀害同伴的其他骑士团成员们也没有好上多少。

  “定下心神!先战斗!”卡米洛射出了一枚火球,但被食尸鬼灵敏地避开了。他一把拉着迪奥的领口,高大健壮的骑士长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竟然被矮了一个头瘦弱无力的魔法导师给拉得一个踉跄。

  “啪——!”卡米洛一个巴掌扇醒了迪奥。

  “还想死更多人吗蠢蛋骑士!”他咆哮得几乎破音像是女人的尖叫,但这也成功地令骑士长醒了过来,他冲过来一把捡起了大团长的大剑,紧接着朝着死尸和食尸鬼拼命杀去。

  ‘对,这样就好。’

  ‘像我教你的那样,不要犹豫,不要迟疑。’爱德华宁挂起了一丝微笑,倒入雪地之中。

  ‘别像我这样啊......’

  ‘真是抱歉’

  ‘虽然给予了我这样的重视,但我这个老不死,却不能回报您的期待了。’

  ‘康斯坦丁殿下。’

  困意开始袭来,尽管爱德华宁努力地抵抗着不想转化为那些怪物的一员,但肺叶受损的他拼命努力着这最后一口气也已经耗尽。

  但在世界真正归于黑暗之前,他瞧见远远的地平线彼端上,有谁高高地举起了什么东西。

  “奥图兹!”那是个好听的女孩的声音,伴随着这句话,一阵狂风和远比卡米洛释放的魔法规模更加庞大的幻境解除横扫了战场。

  地上的积雪因为强大的风势而狂乱飞舞。

  而在它们落下之前,爱德华宁看见风尘仆仆的康斯坦丁骑乘着战马单手握着大剑朝这边冲来。

  金发的精灵魔法师。

  一往无前的皇子。

  但他无论如何都移不开眼睛的,却是在他身后那个扮相和气质都与康斯坦丁极其类似的男人。

  又或者,是他们这些流着苏奥米尔人血液的家伙,都在刻意模仿的男人。

  那把有着倾斜护手的大剑。

  即便是在这个距离上也是如此引人瞩目的光辉。

  ‘呵呵呵——’无声地,爱德华宁笑了出来。

  ‘没想到一把年纪了。’

  ‘我还相信童话故事——’

  ‘闪耀的永夜奇迹,欧罗拉的极光。’

  ‘一次就好,真想。’

  ‘再看一遍啊——’

  “呼——”最后一口气息呼了出来。

  帕德罗西第九边防骑士团的大团长。

  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此时距离战斗开始仅仅过去13小时的时间。

  人类军队伤亡已过半数。

  而魔女。

  尚未现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