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1章 秘银胸针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89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迟来的春天在寒潮过后复苏,仅仅持续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越来越热,在人们回过神来时,夏天就已经悄然而至。

  在寒潮当中出生的海鸥雏鸟除了病怏怏饿死的部分和冻死的部分以外,坚强存活下来的那些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能够独自飞翔。它们与自己的父母为伴,在天空当中盘旋着,等待人类渔船将拖网拉上。

  因为种种缘故,与去年相比海鸥的数量要少上许多,但是从这份生机勃勃的模样来看,恢复族群数量也只是时间问题。

  同样如此的还有因灾害而大量减少的老鼠、蟑螂与苍蝇。这些特异化,严重依赖人类文明发展壮大的动物,在人类社会出现动荡灾祸之时就数量锐减,而到了重新繁荣昌盛以后又再次闹腾,搞得居民们工作和生活都是苦不堪言。

  它们像是繁荣自带的弊端一样如影随形,在人与人的夹缝之间谋求生存。

  正如这座城市当中依然存在的奴隶问题一般。

  与内海彼岸某位仅仅治理着一个小小王国的国王不同,在庞大又错综复杂的帕德罗西帝国,很多事情并不是只要想就可以去做的。

  没有奴隶、没有欺压的问题,就不会引致南方人的这些愤怒和报复性的攻击——如此的结论谁都可以做得出来,可要提改变这一切,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亚文内拉可以在当年还是王子的爱德华一世满腔热血,慷慨热情之中就颁布解放奴隶废除奴隶制的宣言,是因为这个国家仅仅只是一个总人口没有多少的小国。

  占地面积不大,商业也没有非常发达,基本上处于自耕自种自给自足的状态之中。农田是分散的,大部分农民都是一家子一块儿上就行,帮忙耕种的奴隶只有少数的大地主才会有需求。想要成为能够与大国平起平坐的国家这种出发点,加之以没有动到根本利益的事实,这个年轻的小国也因而可以迅速地蜕变。

  但帕德罗西不同。

  与南境城邦联盟一样,古代拉曼帝国的后裔们继承了祖先的优良传统,不论是在应用工程技术上面,还是在运用人力资源上面,都拥有非常高效的手段。

  单刀直入地说的话。

  帕德罗西与南境,其光芒万丈的繁荣,都是建立在奴隶们的尸骨堆上的。

  这两个拉曼人引以为豪的国家和地区,完全是靠着奴隶的脊梁撑起来,才有今天与未来可言。

  去掉了奴隶,清理下水道的工作谁来做?去掉了奴隶,为战舰商船划桨的工作谁来做?

  雇佣那些市民吗?——养尊处优的他们只会嫌弃薪水糟糕得无法吃饱喝足,而提高薪资?那么贵族商人们又要如何累积财富?

  失去了财富流通的帕尔尼拉,又如何还能够成为东海岸最繁荣的商业港口?

  这是这座城市的立身之本,它是人类通过压榨自己的同类来积累财富的绝佳象征。

  要改变它,并不是旅馆一层那些混不出名堂的中年人就着烈酒指点时事时所吹嘘的那么简单。

  从根基开始要令这座城市乃至于整个帕德罗西脱胎换骨的话,所需要做的事情,会像是要在帕洛希亚坚硬的山脉上凿出一条隧道那样困难。

  困难,但却并非毫无希望。

  虽然不是眼下,但有些什么东西,埋了下来。

  个子小小的贵族小姐在窗前奋笔疾书着,经过优秀教导的她写出来的花体字拉曼语漂亮又工整。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四层的大宅外面街道上只有少数人在行走着,远处的市场也远没有过去那么火热。

  ‘战斗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尽管表面上已经恢复正常,某些禁止通行的小巷以及海面上还没有被捞干净漂了几个月都长满了青苔的杂物,都仍在诉说着人们余惊未消的事实。

  帕尔尼拉重新回归到帝国掌控之中的消息传开了以后,逐渐地,之前逃离到附近乡村和森林当中的市民们回归到了城市之中。

  被凿沉的商船由潜水好手携带锯子在水下分解然后渔船打捞,能够回收的木头就尽量地回收,而余下的就载到了更远一些的海上抛弃。

  堵住港口的沉船移走了以后,商船和渔船也终于可以出海,一切也都逐渐开始回复到正轨之上......’“咚咚咚——”玛格丽特停下了手中的鹅毛笔,墨水在精致纸张上面留下了一个方形的小点,她皱了皱眉,然后把笔放到了墨瓶之中。

  “谁?”“是我,小姐。”答复的声音显然是管家费鲁乔:“您定做的东西做好了,是要我给他们送过去,还是您——”“我亲自去吧。”她这样说着,然后站起了身。

  “踏——”小圆皮鞋踩在厚实的木制楼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扎着马尾的玛格丽特穿着一袭简单的夏式短裙。以贵族的标准而言显得有些不合体统,但她也已不是去年的她。

  数个月过去身高有所见长的同时脸型也逐渐地开始变尖,尽管高度仍旧无法与自己的友人相比,如今的贵族小姐看起来却也已经不再像是过去那般有一种小女孩式的懵懂,而开始让人想用亭亭玉立这个词来形容。

  “咔——”她打开了门,对上了费鲁乔一眼,后者行了一个简单的礼节,然后递上了一个用天鹅绒覆盖表面的木盒。

  “给我两个就行,不对,三个。”玛格丽特这样说着:“剩下的是你俩的份。”费鲁乔望了她一眼,然后开口问道:“不带上菲利波?”

  “他最近不是天天在练剑吗,而且去见他们的话,也没什么必要吧。”玛格丽特满不在乎地这样说着,而费鲁乔则是摇了摇头:“真是毫无护卫自觉的家伙,还是太年轻啊,太年轻。”

  “由着他去吧,护卫要是技术不行的话我也会烦恼的。”她说道,紧接着将某物系在自己胸口上,带着情不自禁露出的笑容“踏踏踏”地就走下了楼梯,然后在走向了门口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出发。”摆手拒绝了女仆的协助,独自手脚麻利地就爬上马车并且关上了车门,玛格丽特开口这样说道。

  ————

  ————

  “真的不能便宜点?”热辣的正午阳光照得砖石地面都开始发烫,轻装上阵的洛安少女丝毫不顾周围环境当中刺鼻的气味,对着面前满脸油汗的中年商人开口说道。

  “哎哟喂,这位旅行家小姐——”商人用南境口音的拉曼语配合夸张的语气这样说道:“如您所见,这里的这些马匹都是上好的阿布塞拉马。您知道的,就是那片一望无际的南方大草原。这正是最适合如此盛夏时节的马儿,能够耐得住这样的天气的马可不常有,就连那些贵族老爷们也常常会来我们家光顾呢。”

  他这样说着,摆出一副自家的马匹供不应求的模样。米拉没有搭话,只是转过头瞥了一眼这个马厩——二十多匹马在的这个马厩就仅仅只有一个马童,年纪比她还小。空气中的这股浓重的马粪味加上许多马匹无精打采的模样无不在说明他们人手不足没有照料足够的事实,木制的水槽因为缺水的缘故上端都已经出现那种被晒干的浅色,幼小的马童吃力地提着木桶在马厩和一公里外的水井之间往返,燥热加上疲劳让他的头发都贴在了额头上,满面赤红。

  洛安少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如果真是名贵的马儿,他们又怎么会这样疏于照料?

  “啊,不过您也注意到了——”狡猾的商人显然注意到了米拉在观察的模样,他巧妙地把这一切给圆了回来:“因为之前那场可憎的南方诸国——当然您不要搞错了尊贵的旅行家小姐,尽管听起来口音很像,但我可是南境城邦联盟出身,切切不要将鄙人与那帮不开化的猴子相提并论——总之就是因为战争的缘故,我们现在看起来不是很有生意——”

  “这也因此。”他搓着手说道:“我这会儿能给您,可爱的旅行家小姐,一个合适的价格。”

  “您看,120金币,就那边,左数第三头,有斑点的马,如何啊?”他这样说着,而米拉顺着指向看过去——无精打采的那匹斑点马显得十分颓废,而且身上还有一些圆形的咬痕,显然是被其它马给欺负了。

  “啊,它看起来在旅途当中有些劳累,不过只需要悉心照料就会——”“这可不是劳累这么简单吧——”“啪——”米拉转过了头。

  就算穿着简装依然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玛格丽特站在那儿,而周围的不少人都转过头看向了这边。贵族小姐家的车夫一脸苍白地看着她走进了充斥着马粪臭味的马厩,而米拉则是歪了歪头:“你怎么来了。”

  “嘿嘿,那个,做好了——”玛格丽特轻笑了一下,只有在这时候她才看起来像是几个月前的那个天真的小女孩——贵族小姐接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跑来这里了,你们不是应该去拿定做的装备了吗?先生让你一个人来买马了?”

  “嗯。”米拉点了点头,她想探头望一眼玛格丽特藏在身后的东西,但贵族小姐却随着洛安少女的动作开始左右摇摆。

  “好啦好啦——等下就给你看,真是,要不是我眼尖还有你的发色醒目路过的时候——所以说这种事情你们直接问我就可以了啊,我会让那边安排最好的马给你们的。”玛格丽特这样说着,而米拉只是摇了摇头:“老师说......不,我也这么觉得,还是自食其力的好。”

  “是是是,独当一面的佣兵小姐。”玛格丽特凑了过来,然后一瞬间就手脚飞快地在米拉的亚麻衬衣胸口上系上了一个亮闪闪的东西。

  “这是?”洛安少女垂下了头。

  “别的东西帮不上,至少帮你砍价还是可以的,面对黑心商人就绝对不要姑息,这是我家的训言——至少从这一刻开始它是了——”玛格丽特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转过了身,听到她的话米拉翻了个白眼:“你现编的啊。”而贵族小姐则是直勾勾地盯着,从刚才开始就说不出话来一直抹汗的那位中年商人。

  “我说啊大叔——”“是!”

  “我要砍价。”“好的!”

  “.......”片刻过后,将两匹新买下来的马匹托付给玛格丽特家的车夫去挑选配套的马鞍,两名少女肩并着肩朝着另一侧靠近东城门的方向继续走去。

  “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显然是铁匠铺的所在。

  原本更加靠近贵族住宅区的商铺在战火当中被破坏至今也还没有重建好,因而现在的商店职能由工坊这边兼顾,顾客需要直接走到满是炭火和土灰脏兮兮的铁匠作坊之中,获取自己定做的物品。

  大部分贵族显然不会如此屈尊,因而到来的多是下人,但犬凭主贵,仗着自己是某某家的仆人他们往往也是趾高气昂,一身华服站在那儿用鼻孔看着同样来购买武器和盔甲的佣兵。

  “先生。”玛格丽特走过来的时候,亨利刚好从铁匠铺当中走出,他单手就拿着两个体积不小的麻布包裹,而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个亚麻布包裹的长条状物。

  米拉也走了过来,她朝着亨利点了点头以表达马买好了的意思,然后就垂下了小脑袋继续盯着自己胸口上玛格丽特系上的闪闪发光的东西。

  “给。”贵族小姐伸出了手:“虽然作为团长想亲手系上去的,但是无奈妾身不够高。”她摇了摇头,而亨利则是耸了耸肩,然后蹲了下来。

  “嘿。”玛格丽特露出了笑容,然后亲手把它系在了贤者的胸口上。

  “这就是小小探险家的徽章,已经在公会注册了。”她这样说道,这掌心大的徽章显然是顶尖工匠的手艺,而轻巧的质感加之以在阳光下不同于钢材展现出一种蓝灰色的色调,证明了它是由稀少而珍贵的秘银制成。

  胸针的背景是红色的,上面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独角兽胸像,在巴掌大小的胸针上不论是肌肉的线条甚至就连马鬃都拥有惊人的精细度。

  “怎样,做得很好看吧。”玛格丽特得意地亮了一下自己的同款胸针,接着说道:“底色我就直接用红色了,虽然理论上佣兵团的徽章必须和等级相同。现在你们只是橙牌,但是红色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可是单价就相当于十套全身板甲的哦!”玛格丽特说着,而贤者与米拉对望了一眼,都是耸了耸肩,然后轻笑出声。

  “.......”获取了新装备,三人缓步走向了港口的方向。在临海的茶馆附近停了下来,玛格丽特跑去要饮品。而米拉一边拆着麻布包装检查新装备,一边听着远处领航员、渔夫和海鸥发出的各种声音的混杂,看着从帆船上下来,脸上挂满对着这座城市的惊讶和掩饰不住的好奇,左观右望的新来者。

  想起当初自己到达这里的时候虽不自觉但或许也是这幅表情,她忽然就挂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做得不错啊。”要完饮品回来的玛格丽特单手下巴这样说着:“外行的我都能看得出来了。”

  她这样说道,而米拉同意地点了点头。

  新订的装备出自矮人之手,或许是因为想要证明并非所有矮人都支持之前帕尔尼拉那场袭击的缘故,早已在本地定居多年的矮人大师级工匠开放了原本是有限定资格特殊盔甲制作。运用上乘的隐秘工艺造出来的盔甲强度惊人不说,原本还应当是重金难求的。

  价格高昂,但也货真价实。

  阳光下深蓝色天鹅绒的布料混合羊毛布料作为表面,上面以三个为一组的铆钉密密麻麻但却整齐而美观,固定用的皮带染成了浅蓝色,同色系互补搭配起来相映成章。扣头的部分采用了黄铜,并且做了一定程度的雕花。

  这是一件布里艮地式的护甲,虽然称呼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就是西海岸人叫做板甲衣的护具。

  采用大量小甲片重叠,就连胸前开口的部分也有甲片重叠的这种板甲衣,做工上要远比西海岸的同款更加精致。小块的甲片处理起来更加简单方便,但防御力依然稍弱于整体的胸甲——至于亨利和米拉为什么会选择穿这种板甲衣,原因还在于,他们是佣兵,而非骑士。

  有织物覆盖表面的板甲衣相较起胸甲更不容易受天气影响而出现生锈之类的毛病,对于没有侍从来帮忙搞定一切的佣兵而言,显然是更加符合定位的选择。加之以相对更轻以及可折叠容易携带等特性,再考虑到价格因素,显然是十分合理的选择。

  洛安少女刚刚打开麻布包裹就显得爱不释手,不过在没有穿上武装衣的情况下她还是不打算试穿,因而望了几眼就重新包裹了起来。

  除了两件布里艮地型板甲衣以外贤者的另一个长条形的包裹是一个皮质半鞘,他携带克莱默尔用的那种,这是新的,虽然大剑本身几乎是奇迹般的不可损坏,但用来挂载的半鞘背挂历经这么多年的使用也确实已经破破烂烂了。

  精致的防具和衣物以及配件,与之相匹配的是佣兵公会归位到城中以后就提升的两人的挂牌。由于完美甚至超额完成了玛格丽特的挂板任务,并且其中还发生了其它许许多多事情的缘故,他们以极快的速度从蓝牌升级到了橙牌,成为了已经算是精锐级别的佣兵。

  而由贵族小姐本人提供的任务酬劳加之以公会在升上这个级别以后就会有的补给津贴,两人也就在出售了米拉已经读完的书以后,订了这些东西,都仍旧还有剩。

  不过考虑到洛安少女接下去的学习还需要更多书本的缘故,钱可以说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也就有了之前买马的事情。

  玛格丽特自然是愿意在各种方面上支援他们的,就连之前接取的马匹归还时明娜那边也表示可以继续留着使用,但终归,他们还是希望能够自食其力。

  不论关系如何好,一味地依赖终归不是正确的做法。

  麻布包裹被重新收了起来,等待着忙碌的店家端上饮品的空档,三人一时之间却都有些无话好说。

  “康斯坦丁哥哥......被召回到了帝都,有人把他给告了上去,说成魔女的灾害都是他控制不力的结果。”玛格丽特小声地这样说着:“他带着军队去的。”

  “......你们,明天就要出发了吗?”贵族小姐趴在了桌子上,用嘟嘟哝哝毫无优雅教养的姿态说道。

  “嗯。”亨利点了点头,而米拉嫌慢就自己走过去找店家拿饮品。

  “明娜姐也在忙,很多很多事情都要处理。然后你们说过的那个,草原人的朋友,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去年刚到帕尔尼拉不久,就朝着帝都那边的方向去了。”

  “北上的话,也许路上还会遇到也说不定,啊谢谢。”玛格丽特接过了米拉递过来的饮品,抿了一口之后皱起了眉:“没味。”

  “毕竟是做生意,糖可不会给你放太多。”洛安少女白了她一眼。

  “以后还能,再见到吗。”玛格丽特小声地嘟哝着:“这样和平的假象,过不了多久就会崩溃的吧。”

  “现在也是,民间对于南方诸国的敌视越来越严重,很多想来这里找工作的南方年轻人日子过得更糟了。”

  “明明袭击的不是他们,但是却因为和袭击者出身同一地区的缘故。从结果来看,他们那些想要反抗这里的不平等的人,反而造成了更加严重的歧视和不平等。”

  “但这一点。”米拉接上了她的话:“在那些袭击者看来也是一样的吧?”

  “我们都这么努力地在反抗帝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还情愿去做帝国的狗腿子——这样的想法。”洛安少女说着,而玛格丽特也是点了点头。

  “还能再见到吗,我们。”贵族小姐嘟哝着,睁开眼睛望向了亨利。

  “能的。”贤者抿了一口云杉茶,淡淡地开口说着。

  “那就好。”获得了想要答案的贵族小姐笑得像一朵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