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43章 青知主府(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6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青知城主府家的小少爷为什么会跳出来挑衅,原因虽然不外乎年青人争强好胜的老调子,但似乎又并不止于此。

  从他三番两次提起“高大的南蛮人”这个词眼来看,这显然比起个人间的冲突,更是近来冲突摩擦连连的里加尔与月之国文化圈之间的意识比拼缩影。

  和人是骄傲的,但同时他们又是压抑的。

  四千年和平的光阴令武侍者阶级空有每日的武艺磨练,顶多有一些对练比拼,却缺少实战的机会。

  几乎所有和人的武士都渴望一个自我证明的机会,成熟的年长者尚可自行控制这种冲动不至于时时刻刻表现出了,但放在年少轻狂的少年人身上,自然就要少几分理智。

  哪怕用的只是练习用的木刀,能够与身材远比自己更加高大的南蛮人交手并且取胜,对于被压抑许久缺少自我证明机会的和人武侍者阶级来说,也是一种能够令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的举动。

  所以要说围着米拉还有樱,站在身后围观的那些武士当中所有人都不乐意见到冲突发生,那自然也是莫大的谎言。

  这一行武士当中暗暗期望小少爷狠狠教训一下这个高大的南蛮武者的人,多半占据了七八成。余下的一些,也至多只是在担心打得过头谁人受伤了不好跟老爷交待而已。

  男人就是这样,武人就是这样。

  哪怕被规矩束缚,哪怕被阶级限制,内心中也依然有一种自我证明的欲求,想要以剑证道。

  “哈——”青知府家的小少爷沉下了腰,右手抓着木刀柄靠近刀刃的部分,左手则是握着柄尾,但并不握死,而是保留了手腕的灵活性。

  “呼——”他呼出了一口气。

  控制呼吸,是所有武艺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这种细微的技巧是自战场搏杀上得来的。

  在穿戴了沉重的甲胄,甚至于连面部也被钢铁护甲所遮蔽以后,倘若不注意掌控自己的呼吸,一旦开打,体力剧烈消耗而因为面甲阻碍呼吸跟不上导致了缺氧,就会头晕眼花,最终落得身死。

  时刻掌握自身情况,是经过优秀训练的武者所必备的一环。哪怕不着甲,也要从小就养成这种控制呼吸,温存体力的习惯。

  呼吸均匀控制,双眼紧锁对手,两脚分开,腰背挺直重心微微前压,双手握刀分毫都没有乏力而导致的颤抖——他摆出的架势在里加尔剑术里称作“犁”式——即两手握持武器居于正前方中位,刀尖或是剑尖指向敌人,是攻守戒备的一种起手式。

  “不愧是少爷。”和人的武士当中有许多人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就连米拉也感觉眼前一亮。

  她很久没看到基本功这么扎实的人了。这个起手式就连她自己也不一定能摆的比这位少爷更正,显然他并非花架子,而是有过实打实的刻苦练习,并且时间长度还远在11岁才开始学习剑技的洛安少女之上。

  虽说月之国的武艺与里加尔并非同出一门,但大家都是两手两脚的人类,用起来双手握持的武器,只要是实用的理论,基础用法自然也不会偏差到哪里去。

  这个小少爷的傲气,并非来自于空洞无物的自大。他确实有着相当扎实的基础——

  但他输了。

  在瞧见对面的亨利摆出的姿势,以及这位少爷面对贤者起手式所表现出的迷惘时,洛安少女就明白,对方肯定不可能打得过自己的老师。

  这并非对于贤者盲目的自信——尽管有时候米拉确实会这么做——而是根据事实判断出来的。

  月之国的木刀约有一米少许,以本地单位称作“三尺”。这显然与之前对战过的武士们所持的长刀不符,他们所带的大刀尺寸要比克莱默尔更甚约莫有个一米六一米七的长度,而哪怕是腰上挂着的备用副武器,那种长双手腰刀也有着一米二左右的长度。

  也许是地域有别,也许是因为这是训练兵器,米拉目前尚且不得而知。她所能注意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师并不像小少爷那样采用双手握刀,而是单手抓着木刀。亨利的一只左手背在了后腰的位置,右手握刀右脚向前,左脚脚尖九十度角指向另一个方向,脚跟并在一起,摆出来的完全是更适合单手武器使用的起手式。

  小少爷明显因为贤者的动作而犯愣,以至于在亨利摆好了架势很显然等着他先进攻之后,半天都没有迈开步子。

  “怎么回事,这个南蛮不懂吾国武器的使用方式吗?”而就连其它的青知府上的武士也是如此,米拉听见有人小声地这样议论着,不过那名武士领队倒是沉默地观察着,也许比其他人有些底子。

  不了解的情况,跳出了自己舒适圈的情况,令小少爷愣在了原地。

  他满心等着对方也用和他完全一样的方法双手握持木刀,然后便可按照他一贯以来熟悉的应对方法去战斗。

  可亨利偏偏不这么做。

  ‘这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表情之中一闪而过的慌张甚至影响到他的呼吸使之变得急促,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亨利摆出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起手式而已。‘不,南蛮异邦怎可能比我月之国武艺更加——’在小少爷为了否定这种内心的动摇而酝酿出愤怒的一刹那,亨利——

  出手了。

  “咻!”人高腿长的贤者后脚一蹬就拉近了双方本就不远的距离,紧接着手腕操刀一记斜劈占着身高优势就直接朝着小少爷的头顶打去。

  “啊!”因为面对不熟悉的武技内心动摇而产生的迟疑使得少爷慢了半拍,他喊了一声不知是助威还是壮胆,接着就双手持刀拦住了亨利的斜劈。

  “咔!!”尽管贤者是单手握刀,但这一击的力道却令双手握刀抵御的少爷手里木刀几乎脱手。

  ‘不能陷入对方的节奏,要反转攻势!’他立刻反应过来察觉到了被抢走先手的事实,尽管对方用的刀法并不是他熟悉的范畴,但这也只是在最初扰乱了他的心弦,开打之后就根本没有思考这一切的空余了。

  ‘以不变应万变’——倘若没有具体应对这种南蛮刀法的方式,那么就用自己以往应对长刀的方式即可。

  “咔!!”身高的优势不一定一直都是优势,贤者可以从上方攻击,但也因为他更加高大的缘故,下方成为了更矮的少爷眼里的防守漏洞——

  “嚓!!”他用刀背撞开了亨利手里的木刀,紧接着把刀柄收回到自己的腰部整个人缩了下来就朝着亨利的下路攻去。

  “咻——”小幅度的挥刀术,看着他手腕的动作米拉再次感到眼前一亮,显然这位少爷修行的不光是野地的战阵剑法,室内狭小空间才可应用的应急剑术也很是擅长——

  而他之所以在院子这种空地里却仍旧选择小幅度操刀的室内剑技,正是为了使得挥舞轨迹更小不至于被亨利再次拦截。

  短短刹那电光火石之间,他准确无误地选择了对自己而言最具优势的情况。

  快、准、狠,是月之国刀法的要点,只要通过这次攻击把战斗节奏找回来,他就可以通过接连不断的挥舞逼得亨利应接不暇——最少,少爷和旁边围观的武士是这样想的。

  “他完了。”米拉用亚文内拉语下意识地念了一句。

  “嚓——”贤者往后退出了一步,然后翻转手腕让单手握持的木刀刀刃在上,刀尖低垂,用刀尖格挡住攻击的同时把刀向着一侧推去,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偏移了小少爷的攻击,紧接着又绷直了腿往前迈去在保持着木刀格挡的同时用木刀的钝尖狠狠地击中了小少爷的腋下。

  “噗呜!”青知府上的少爷一声闷哼。

  “哇,少爷!”而周围的武士们爆发出了一阵惊讶的声音。

  没人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哪怕看清了,他们多半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在场唯一明白的就仅有我们的洛安少女,以及或许是那位沉默的武士队长。

  握持双手武器的方法或许有共通点,但里加尔与月之国的武技共通点也就仅止于此了。

  月之国的刀法讲究快速凌厉,他们的护手也通常只是一个圆盘;而里加尔不分单手双手,往往是防护更为完全的样式,便是因为进阶剑法的不同。

  和人的刀,是在“快”字上走到的极致。而里加尔人的剑,则更讲究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在完成自我防卫的“同时”进行攻击。

  这是认知的区别,小少爷满心以为亨利必须格挡“之后”再抽刀进行反击——像是他之前交手过的月之国武士一样——而这个空档便可成为他追击的机会。

  但作为世界上少数里加尔剑术站在顶峰的人之一,我们的贤者先生只是变换了刀刃的角度使得少爷的攻击无法命中他,同时推刀向前一刺,便“同时”完成了格挡与反击。

  “呜——”右臂腋下被刺中的小少爷面色铁青,一时间握不住刀,但他仍想拉开距离换手反击。而亨利此时毫不留情地冲上前来反转自己手里的木刀刀尖指向自己的方向同时往右跨出一步避开两把刀的指向在两把木刀并在一起以后他用空着的左手一把握住两把木刀的刀背同时将自己手里的刀柄毫不留情地就对着小少爷的左小臂砸了下去。

  “啊!”一砸、一冲、一拉。

  “啪——”青知城主家的小少爷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右臂腋下和左小臂肌肉都阵阵发疼,而亨利手里拿着两把木刀,连大气都不喘一个。

  仅仅10秒不到的交锋,心高气傲,桀骜不驯,但在城主府里确实算得上数一数二好手的这位小少爷,在连状况都没彻底摸清的情况下就被贤者给放倒在了地上。

  他的训练不够刻苦吗?基本功不够扎实吗?训练的师傅水平不足吗?

  这几个问题的答案显然都是否定的,但他仍旧输了。

  是什么的差距?实战经验?这个问题是对的,但却也不全对。

  倘若光有实战经验,例如把对手的亨利换成另一位月之国见过一些战场的下层武士。那么小少爷完全可以用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在“同一种武技同一种武器”的范围内,完虐对方。

  我们的贤者先生所拥有的东西,是几乎所有武器都达到大师等级的精通,以及丰富到无人可以企及的使用经验。

  所以是的,这是实战经验的区别,但亨利却也并不是光有土方法的野路子出身。他经受过最优秀的武器训练,他自己就是一本行走的剑客教程书。

  在那无数时光累积下来的对于武器的使用经验当中,他可以轻松地挑出最适合某一局势的情况,结合充沛的实战经验,灵活并且高效地运用。

  为何选择单手站姿?

  因为单手比双手更灵活,而且单手握刀,将一侧的手臂向前伸出,可以增加自身的攻击距离。

  195公分高的贤者面对170公分高的小少爷,他的臂长本就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贤者若是按照正统月之国的双手握法来使用这把仅有100公分的木刀,那么他反而是限制了自己的优势。

  小少爷看不懂这一点,其它的青知府武士也看不懂。他们只是觉得一闪而过两人交锋,木刀“啪咔咔”地撞了几下之后,少爷就摔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手,满头大汗。

  “这就是我们的局限性吗。”米拉和樱听见旁边的武士队长小声地叹了口气。

  长久的和平所缔造的单一环境,使得和人的武者哪怕磨练至一种技艺炉火纯青,却。

  缺乏变通,缺乏跳出舒适圈之后,应对那些自己所不熟悉的战斗方式的方法

  亨利用一场10秒就结束的对决,身体力行地点出了他们的这个要害。坐在地上的青知府小少爷愣愣地思考着,连身上的疼痛都短时间内忘却。

  而贤者随手把木刀丢在了地上,转头看向了武士们。

  “可以走了吗?”

  开口询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