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章 城堡的主人(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4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凄冷的从数百年前就未曾改变过的惨白色月亮从深黑色的天幕中透过乌云的缝隙投下的光芒穿过了普洛塔西亚森林深处的艾卡黑松那常绿的枝叶,洒在地上的冷色月光不同于太阳的温暖只让人感觉到寒冷,两百年未曾有任何人来访过的庭院当中已经被腐殖质覆盖变得漆黑的泥土上生长着的因为入秋有些枯黄的杂草在夜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

  无名的爬虫因为突然的动静而四处逃窜,在它闪过的地方,一只在月光下清晰可见的套着皮靴的大脚重重地踩了下去。

  “啪嚓——”

  两名女性因为这从未见过的一幕而陷入了呆滞。

  世间唯一一个适合用来形容这番景象的词汇不论如何苦思冥想都只能想得到那仅仅一个通常情况下绝对没有人会拿来形容战斗的。

  ——舞蹈。

  行云流水,不需要任何铺垫、对峙、打量。

  仅仅是拔出了大剑,然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战斗就在那一瞬间展开。

  每一丝的动作都仿佛经过了细致到微的排练一般没有任何的多余,每一击、每一步、每一个呼吸、每一个转身都是那么地恰到好处就好像——

  他做过这些,不是千百,而是以千万为次。

  “锵——”大剑的剑锋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亨利的起手式依然没有改变地是一招经典的上撩,米拉呆呆地看着他,她记得就在两周之前贤者救下她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击毙命。

  “嚓啦——”完美地劈开了从地上一跃而起的那只鼠龙而它的鲜血还来不及喷出亨利就一个转身将向上撩起的这一剑的动能转换了过来,他一手抓着靠近护手的地方另一只手掌心抵着配重球整个人旋转的同时把剑也抡了一圈又是狠狠地砍了下来。

  “咔——噗嗤——”重击击碎了另一头鼠龙的天灵盖甚至是一部分的脊柱,它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彻底毙命而亨利又是左脚踏出单手持剑就直接把整支剑给立了起来“吱——嚓——”

  一跃而起扑向他的那只鼠龙把自己的身体整个穿在了大剑的前半部分,亨利的判断和行动是如此的精准以至于当他攻击的时候你看起来就好像是那些鼠龙主动往剑刃上撞一般——半死不活的大老鼠扭动挣扎着,而贤者手腕一翻先是往上小幅度一扬然后重重往下一甩在锋利的剑刃迎刃而解轻易切开了鼠龙的同时把它和鲜血一块儿甩出了大老远——但这还没完,他刚刚甩完剑看都不看就翻手反握剑柄剑尖朝着自己背后就刺了出去。

  “吱!——噗嗤”刚刚的一幕再度重演,剑刃宛如被施加了令敌人自己撞上去的魔法一般轻而易举地命中了那头处于亨利视觉盲点的鼠龙。

  “咕吱吱——”从下颚直穿后脑的这一击让这头没毛的大老鼠浑身抽搐着尾巴一直立马就没了生息,而亨利甩掉了尸体,从腰带上掏出一块黑布把剑刃一抹干净以后就直接收回到了背后。

  “你……你……你、你你你……”金发的少女非常没有礼貌地用自己白皙纤细的手指指着亨利你你你你了个半天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贤者望了她一眼,然后左右开始打量起周遭的环境来。

  托里加尔大陆晚上这个时间段能够看到的两轮明月的福,这个庭院当中十分地明亮。

  它并不大,约莫20米见方,四周隐约可以看到在树木和藤蔓的包裹下都是高耸的城墙,并且很大一部分都已经因为植物的生长和日晒雨淋而产生破损了。亨利思考着,以一座巴洛德式城堡的基本架设结构,结合前面的漫长缓冲通道的设计以及总兵器库的位置,他大抵能够推测出这里是一个“坡道”。

  ——这个称呼虽然听起来像是形容普通的通路,但它可不简单。

  源自拉曼人后裔建立起来的帕德罗西帝国,在数百年前开始崭露头角的这种设计虽然有一个人畜无害的名字,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戮性的设计。

  两个世纪以前建成的这座城堡当中的这个设计还不像现在这样成熟但也已经略具雏形了,典型的巴洛德式城堡在中间部分的地方都会设置一条这样的坡道。它由数个分段组成,坡道没有任何的岔路一路朝着城堡的最核心部分前进——在突破了前面的防线进入到这一边的侵略者们看来这会是一条绝佳的路线,然而就像前面所说的,它是一个杀戮陷阱。

  沿途的那些城墙有着相当厚实的表面,而之所以采用露天设计没有盖上一个屋顶,就是为了在敌人入侵时,可以方便站在墙壁上的弓箭手们居高临下地攻击。

  只要进入这个死亡坡道,除了在扑面而来的漫天箭雨之下拼命地前进以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亨利左右敲了瞧,这条长方形的通道显然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道路了。

  或许攀爬上墙壁翻过去会是一个和伯尼他们汇合的捷径,但历经两个世纪的光阴,若是在干燥地区也罢了在普洛塔西亚森林内部这种植被丰厚的地方——亨利的目光停留在了那把建筑城堡用的硕大石灰岩都顶的四分五裂的树根和树枝。想想也就算了,他可不想一脚踏下去整面墙壁都塌下来砸自己身上。

  余下的选择唯有横穿这布满杂草灌木以及树根的通道,回头将这个判断跟身后的几人说了一声,亨利当先就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几乎达到贤者腰部高度的杂草对于其他人而言自然更是恐怖,特别是年幼的米拉,娇小的白发萝莉几乎和杂草是一样的高度而因此无法看清前面道路的这一点也令她显得愈发地心神不定起来。

  亨利把对方的反应看在眼里,但只是低低坏笑,却并没有行动起来。

  最初相遇时女孩展现出了超越年龄的冷静和成熟,但在碰到这些理解和想象力之外的恐怖时,她依旧像是一个萝莉应有的那样显得紧张兮兮的。

  这一点让亨利显得十分愉悦,而在娇小的白发大萝莉察觉到贤者的这份情绪以后,她自然免不了地又皱起了那对可爱的小眉毛嘟着嘴说出了那句话。

  “贤者先生真是个最糟糕的大人呢。”

  女孩这样说着,她口中的关键词让旁边的金发少女双眼为之一亮,活泼的年轻女士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亨利的背影,但并没有说些什么。

  一行人继续前进着,亨利高大的背影走在最前面给了跟在他身后的人一种充实的安全感,特别是在经历过前面近乎闲庭信步一般的战斗过后,即便是对他有成见的那名妇女也是安静地闭上嘴巴跟在了后头。

  漫长的通道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草,假如不是每段通道之间都有一个门和那偶尔在植被下得以一瞥的破败城墙的话,众人几乎都觉得他们是走在一片森林当中了。

  撑裂了城墙从外头的森林之中延伸进来的高大树木包裹着外围,更为轻巧的灌木种子或许是因为鸟儿的繁衍生息而被携带到了空地上零零碎碎地生长着,而更多的,数不尽的,则是遍布四处的杂草和藤蔓。

  在幽冷的月光照耀下这无人森林当中的古老城堡就好像真的随时会冒出来一些传说当中的黑暗生物一般,令人不由得神经过敏似的左右查看着,生怕一不留神自己背后的高墙上就站了一个黑漆漆的什么生物。

  但月光明亮,最后除了被亨利一脚踩死的一只硕大的蜈蚣以外,一行人也没有碰见什么危险性较高的生物。

  草丛当中确实是唰啦唰啦有那么一些的动静,不过都体型不大,嗅觉灵敏的野生动物们闻到亨利的大剑上即便擦拭过依然浓厚的血腥味以后就识相地避开了这个庞然大物。

  鼠龙在这片区域当中应该算作是顶尖的掠食者了,以城堡的高墙作为依托这些被丢到森林之中连狼都打不过的杂龙类也能够成为一方霸主。

  通道四处充斥着鼠龙的痕迹,月光下一部分通路内有些地方的草丛因为常年活动而被磨得几乎消失,而也恰好是在这些地方,一些体型硕大的虫类——包括刚刚那种大型蜈蚣——被吃剩下的外壳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了那里。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坚果的果壳以及鸟类、小型哺乳类的骸骨也残留在那里,亨利停了下来在其他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之中仔细地探寻了一番。

  他在那里头看到了和鼠龙本身相当相似的小型骸骨,这验证了贤者所知晓的学术界一个一直都没有被证实的理论——那就是鼠龙和老鼠一样,会同类相食。

  “真是残忍。”白发的洛安大萝莉看着那副骸骨显然也是想到了这样的东西,她如是感叹着,而身后的金发少女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一行人没再做多停留接着前进,这条过去的防守通路上的这些发现证实了生存在这里的鼠龙的饮食结构,显然这座城堡在森林内部形成了一条以障壁作为依托的完整食物链,而根据那些食物残骸分布的数量以及位置,甚至是新鲜程度,亨利大致可以推算出生活于此的鼠龙不会超过一百只。

  做出这个判断的基础依据是那些小型鼠龙的骸骨,同类相食现象一般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发生,一种是争夺地盘,另一种则是真正的饥饿。

  但前者只存在于两头成年鼠龙之间,因此只有可能是因为饥饿。

  另一个对这个观点从侧面加以辅证的是亨利他们刚刚进来时碰到那些青年鼠龙的事实——之所以将长大成鼠的青年鼠龙赶出去在相对危险的城堡外围生活显然也有食物不足这样一个原因。

  饥肠辘辘的青年鼠龙们在外头磨砺,被森林内部的高级掠食者杀掉很大一部分以后剩下的那部分历经千辛万苦幸存下来的显然就有实力再回来和父辈争夺地盘了。

  如此往复,鼠龙的种群既能够保证健康延续唯有有实力的个体才会存活下去,又始终都保持在一定的数量上不会真的出现什么大面积的饥荒。

  ——但这或许也到此为止了。

  因为某个一身黑或许连内心都有几分黑的贤者来到了这个地方——鼠龙的这一特性结合一些事实让亨利有了一个设想。一百来头的鼠龙他们整支队伍加起来要对付也是很有压力的,首当其冲的就是适当武器和防具的缺失,加上这个地方是它们的老巢而亨利他们是外来者。

  如此种种综合在一起导致他们是即没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力去对付整个巢穴的鼠龙来换取在城堡之中的安宁一夜的——但所幸假设亨利的想法应验的话,他们也不必如此。

  贤者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那个木门的门口,一双带着一丝畏惧的眼睛从很早之前就一直离得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此刻刚刚和亨利的双眼对上,它就立刻又隐没到了黑暗之中。

  “哼……”黑发的贤者对着身后的黑暗微微一笑的这一幕落在旁边三人眼里显得像个精(zhong)神(er)病,但她们回过头也没法在摇曳的杂草堆当中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亨利收回视线立马就看到了下方一双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带着鄙夷的蓝色眼睛,他伸出手去——半途中又换了另一只手摸了摸米拉的头,然后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向着身后的几人说道。

  “接下来,就差是汇合了啊。”亨利这样说着,这条通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前方是一片黑暗的城堡士兵宿舍。他再次高举起火把,但也正是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喊杀声伴随鼠龙的尖叫声从左侧穿了过来。

  “我们得赶快。”亨利朝着身后的几人点了点头,然后当先冲了上去一脚把士兵宿舍楼下的木门连着门框整个踹飞。

  ……

  ……

  R:这本书已经和起点签约了,不过因为春节快递放假的缘故合同尚未能够寄出去,所以状态还没有改变。总之我想说的就是,担心我忽然太监所以还在迟疑的读者老爷们请你们放心追,收藏推荐我都要,请毫不留情地砸下来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