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85章 调查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8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赫尔曼没有通知维嘉,一个是治安官现在颓废不已整日买醉的模样看起来相当地不可靠,第二个则是因为他不想打草惊蛇。

  在王都亲卫掌管了城内的治安维持以后治安哨所几乎就是个被忘却了的存在,这种时候如果忽然有人来访的话,显然会被认为是他们发现了什么。

  为了不打草惊蛇除了这一举措以外赫尔曼还令手下维持日常的巡逻,已经增长到两百余人扩散到整座城邦的克兰特精兵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包括亨利和米拉在内出发前往铅矿的人员仅仅只有十二人——事实上在这些精锐骑士和精锐老兵眼里只不过是蓝牌佣兵的他们二人也是要被排除在外的,但作为最高统帅的赫尔曼说了让他俩一起前往,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小股人马,轻装上阵,连马匹都没有,防具也仅仅穿着最简单的皮质胸甲和有长下摆的内衬链甲。

  铅矿深入密林之中,从南城区越过墓地还要再往前前进很长一段距离才能到达。一行人并不知道车队晚上会到达的准确时间,因此当会议结束了以后他们就乔装打扮趁着泥瓦匠们外出采土的时候混迹其中从防备薄弱的南城区走了出去。

  尽管说是轻装,穿着皮甲跟链甲带着长剑匕首还有一些干粮和水,全部加起来也得有个十几二十公斤。要在一个下午的时间跑出这么二三十公里的路程,对体力实在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更别提他们到了那边还很可能会免不了要大战一场。

  为了掩人耳目起初的八公里不能走大路,从行脚商人们常用的林间小道绕过去。在艰难行走的崎岖道路上小心翼翼又要保持足够的速度,这一段路途跑下来,不少的人都是略有喘气。

  战乱连连的西海岸地区很少有因为养尊处优而身体素质低下的肥胖人士,底层的平民多以农活和打猎为生,起早贪黑整日工作的他们因为常年的锻炼有着极佳的体质,即便是面黄肌瘦的乞丐吃饱喝足了行动起来也是健步如飞。高层的贵族又以武为尊,常年打仗带来的武力崇拜思想加上相对优渥的生活条件他们的体格自然也是相当健硕。

  平均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这一批精锐部队大部分人都只是小口地喘息一会儿就回复了过来,队伍当中唯一一个感觉到压力的只有年幼的米拉。

  女性在体力上面本就不如男性有优势,加上尚且年幼,背负着和其他人相近的武器洛安少女有好几次都感觉自己就要倒了下来。

  前方的克兰特精锐没有打算停下来等她,倔强的女孩即便心里头憋着一口气不想要拖后腿,却也因为体力不支而逐渐地落在了后面。

  “……”亨利走在她的旁边,并没有说些什么。

  以贤者的体力的话背负着她追上甚至是超越前面那些人都没有问题,米拉深刻地知道这一点,但倔强的她却绝对不会开口求助。

  明白她性子的亨利只是减缓了速度并肩前进,即使前面的克兰特精锐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神有着一丝的鄙夷他也毫不在意。

  崎岖的林间道路快步前进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完,从密林之中重新走到下午炽烈的阳光之下,小脸红彤彤前额的留海都因为汗水而紧贴着皮肤的洛安少女撑着自己的膝盖弯下了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跟旁边的亨利大气都不喘一口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俩已经落后了一两百米的距离,而在她休息的区间这个数字又在不断地增大。女孩抿着小嘴重新鼓足了干劲,然后利用更为平缓的大道加速追赶了上去。

  轻质的靴底沾满了湿润粘稠的泥土和青草的碎片,带刺的植物种子勾在麻布的冒险者长裤外头。平直的大道上行走起来比起小路要轻松得多,在走到了十五公里左右的地方时他俩终于是赶上了前面的部队。

  “……呼。”米拉小小地喘了口气,她感觉自己的脚底已经麻木不知,加上小腿和膝盖的酸痛感,从半个多小时之前她就完全是凭借毅力在强撑了。自从购买马匹以来需要徒步行进的情况越来越少,虽然骑马也对身体的素质有所要求,但更多地是“巧力”而非“耐力”。

  此时久违的长距离徒步赶路让她回想起了曾经被西瓦利耶士兵追杀时的景象,那时候跑出相同的距离自己可是比现在还要更累。在内心中找到了自我肯定的女孩尽管疲劳不堪但仍旧积极地思考着,脚下再度使力,与这些年长她许多的男性士兵并驾齐驱。

  “……”默默地咬紧牙关努力的女孩让两个多小时之前还有些瞧不起她的克兰特精锐们都大有改观,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贵族出身,而西海岸多数王国高层的传统观点当中女性都仅仅只是一种政治的道具。

  衣着的选择上要求要穿着华贵但却不方便行动的长裙,饰品衣物纤细精致而又易碎;内在的美德则要求温文尔雅懂得相夫教子,能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即便是最为普通的平民也多数都觉得女性就应该乖乖地待在家里当一个观赏用的花瓶,而不应该去做和男性一样的事情。

  纵观我们这一路以来所邂逅的人物,如同最初福德佣兵团的副团长阿黛拉这样杰出的女性仅为少数。即便再加上与米拉情同姐妹的明娜,甚至包括前段日子在切斯特遇到的那主仆二人,细细思索,独立而又个性鲜明的女性相比起男性的比例,实在是少之又少。

  各大行业都是如此,女性的弱势在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是被当做理所应当的事情——因此当这个尚且年幼却挂着蓝色佣兵徽章的女孩被这些克兰特的精锐士兵所注意到的时候,任何人都没有对她抱有多高的期待。

  他们只当她是一个花瓶,是恶趣味的亨利带在身旁的小宠物,即便听闻了二人似乎有师徒的关系,也并未对此有多上心。

  但女孩身上甚至远超了许多贵族自己儿子的坚毅,让他们都不得不刮目相看。

  没有人放水,这是实打实的战斗,为了能够有时间休养生息他们全都是全力以赴。和米拉同龄的贵族男孩莫说是跟上全速前进的壮年战士了,能够在这样满是咯脚灌木的林中小道全速奔跑不因为各种挫败而哭鼻子等着长辈来哄就已经算得上是坚强——而娇滴滴的贵族女孩还要更甚,仅仅十来岁年纪的她们别说是跑了就算慢慢地走出八公里的距离多半也要唉声叹气半天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要别人背她抱她。

  ——可塑之才。

  在场的人都是克兰特战士当中的精锐,没有道理他们无法发现米拉身上的闪光点所在——有意无意的,他们都开始配合女孩的步伐。

  尽管稍稍减缓了一些速度,众人仍旧在下午约莫五点多的时候赶到了铅矿的附近。

  铅矿在大道右侧深入密林的地方,一条小道蜿蜒曲折上头多年行走的痕迹清晰可辨,沉重的矿石必须用牛车才能拉动,因此道路的存在相当重要。一行人埋伏在了外头暂作休息,许多人都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软皮水壶还有干粮,他们没有条件生火,这场战斗多半要拖上不少时间因此今晚也不用指望能够吃得上热腾腾的晚饭。

  “抓准时机就过去,潜伏在森林里头。”身为最高指挥官的赫尔曼自然也在突袭部队的行列之中,他咬了一口干涩无味的干粮面无表情地咀嚼之后吞了下去,接着发布了这样的指令。

  “呼……呼……”一行人就这样埋伏在铅矿对面的道路路脊下方,平缓呼吸补充水分和营养迅速地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时间缓缓地流逝,已经接近三月又是热带地区,傍晚六时光照依然十分充足。负责挖铅的矿工多是附近村落的居民,白天还好夜晚在没有栅栏保护的矿场工作简直是在给各种丛林猛兽送上免费的人肉大餐,因此他们驱赶着牛车趁着天色还没完全变黑开始往各自的村落里头前进。

  浑身脏兮兮的矿工们扛着铁镐逐渐远去,赫尔曼回过头挥了挥手,十二人迅速地矮下身子穿过了道路进入到了另一侧的密林之中。

  “沙沙……”训练有素的战士们用手握紧自己的剑鞘以防止在行进的过程中磕碰到东西发出过大的声响,包括赫尔曼在内其中六人还带着长弓和箭矢,更显示出他们的准备充分。

  “嘘……”铅矿并没有离大道太远,倒不如说这条压实了的泥土道路最初就是因为铅矿以及其他资源的存在而建立起来的。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矿场的附近,附近为了采矿方便被砍伐一空的林间空地约莫有两三座房子那么大,矿坑的入口斜行向下,而众人刚刚到来就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里。

  六名矿工打扮但身上却干干净净的人物从旁边用来在坑内运送矿石的木制小独轮车上取出了单手剑然后佩戴了上去,接着又开始准备起火把来。赫尔曼回过头给几人再度做了噤声的手势,亨利透过开始逐渐黯淡起来的光芒瞧见这位伯爵的脸上有着一丝丝的笑容,显然他也是觉得自己找对了地方。

  时间缓缓地流逝,随着夜幕的降临蟋蟀之类的鸣虫开始发出“吱——吱——”的声响,躲藏在树木后面的几人裸露的皮肤吸引了吸血的蚊虫,但他们都只能忍受着这些东西的叮咬,一声不吭。

  “啪!”手持火把的矿坑留守战士因为火光而吸引来了更多的蚊虫,其中一人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后颈然后骂骂咧咧地晃动着手中的火把想要烧死这些虫子。

  “怎么还不来!”急躁的战士开口大声说出的话语仅仅相隔十数米的众人可以清晰地听闻,他们在等人的事情变得愈发地显而易见。包括米拉在内的所有人都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耐心,夜色越来越深,随着时间推移站在铅矿洞口的士兵当中除了两人还站着其他四人都已经坐了下来开始闲聊。他们显得无精打采地打着呵欠,此时从月色判断此刻已经至少是晚上八点,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的一行人之前因为紧张感而维持着的精神也已经开始有所松懈。

  “呼……”米拉小口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同时努力地睁大眼睛以控制自己不要犯困。

  “嘘!来了。”赫尔曼小声地提醒了一句,然后借着黯淡的月色挥了挥手,示意整支队伍前进。

  “武器放低,小心反光。”旁边的一名骑士小声地提醒了米拉一句,接着所有人都缓缓地拔出了武器。

  “哟,今天怎么这么慢啊。”咕噜咕噜的马车声越发响亮,矿坑的守卫笑嘻嘻地靠了上去,开始和对方交谈起来。

  “看来护卫就这点人,准备上了,杂兵全杀了留着负责人就行。”赫尔曼小声地再次交待了一下,挂着油灯的马车停了下来,上头的人开始和守卫交谈。六把长弓被搭上了箭矢,一指在上两指在下将弓弦缓缓地拉到耳畔。

  “啪——”“哈哈原来这样啊,马喝了脏水生病了这还真是不幸——夺呜——!”凌厉的破空声以一声闷响作为结束,火星四溅火把翻转着落到了地上,话没说完的这名守卫带着脖颈上狂涌而出的鲜血愣愣地向右倒了下去。

  “什么人——”“咻——”他身后的另一人立马反应过来就要拔出长剑但是紧接着胸口就挨了一箭整个人向后倒去,马车上负责运货的人呆立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而狠厉的箭矢就这样朝着站在火光下显眼无比的守卫们袭击了过去。

  “咻——”“咻——”“啊啊啊啊——”意识到自己完全暴露在对方火力之下守卫立马就转过身想要朝着暗处跑去,其中两人背部接连中箭倒在了地上,另一人则是在矿坑的门口小腿被射中了一箭开始惊慌地大叫。

  “啊啊啊——咻——”痛呼声戛然而止,两枚箭矢分别命中了他的喉咙和侧腰。

  “上!”只有一人成功地跑进了矿坑的内部,赫尔曼丢掉长弓拔出了武装剑,其他几名弓手也是如此,但比他更快的,亨利他们这些早就拔出了武器的人当先一步跳进了空地之中。

  “你们两个,搜素矿坑,不要留活口。”赫尔曼这样喊着,两名骑士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抓起了一支插在地上的火把立马就朝着铅矿的内部跑去。

  “不、不要杀我!”马车上仅仅只有车夫一人,赫尔曼皱起了眉头,对方穿着还算华贵看起来是个商人的模样,见到一行全副武装的战士他立马就举起了双手。

  “那得看你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告诉我们。”伯爵这样说着,另一侧的亨利还有余下几人开始检查战场,天青石是高价商品,仅仅只有接头人没有随行护卫这有些说不通。即便不是防着盗贼夜晚的丛林里头可是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猛兽的。

  “咚咚咚咚——”贤者正巧这样想着,忽然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他立马就皱起了眉毛。

  “骑兵来袭,躲开!”亨利回过头大声地警告然后一把抱起米拉就扑到了旁边的丛林之中,他的提醒来得非常是时候,黑暗之中一道闪光划过马蹄声重重踏落手持长刀的骑兵就这样直直地杀了出来。

  “啪嗒——”第一时间被警告了的众人都直接扑到了丛林之中,只有躲闪不及的一名精兵只来得及举起了长剑。

  “叮——锵——”马匹的冲势加上居高临下的优势他手中用来格挡的长剑直接就脱手飞了出去,这些骑兵不止一人紧接着身后另一个人平放长剑直接削掉了这名精锐的脑袋。

  “噗呲——”鲜血冲天而起,坐在马车上求饶的商人面带喜色地回过了头,赫尔曼果断地扑倒然后翻滚到了马车的下方,一把长矛刺在他刚刚呆着的地方,紧接着是“噗呲——”的一声响过。

  “噗通——”商人尸首分离的躯体摔倒在了赫尔曼的面前,滚落到他面前的头颅上还凝固着没有完全散去的笑容,平整的切口处鲜血缓缓地流淌。

  “嘶吁吁吁——”

  “咚咚咚咚咚——”马蹄重重踏落泥土四溅,一行骑兵就这么转了一圈又“咻——”地一下跑了个没影。

  “沙沙……”身上满是青色草汁还有不少尖锐树枝造成的划伤的众人缓缓地从树林之中重新探出了脑袋。“啪嗒”赫尔曼扶着马车的边缘走了出来,看着地上商人的尸体皱起了眉头。

  “……失败了啊。”之前开口提醒米拉的那名克兰特贵族叹了口气,地上除了深深的马蹄印以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是他们,失算了。

  “不,这至少证明了我们调查的方向是正确的。”一阵夜风吹过火把开始疯狂地晃荡,赫尔曼抬起了头用锐利的眼神看向众人。

  “不惜把自己人灭口都一定要保守的门罗大公家的秘密,我这可是越来越想知道了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