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31章 刀与剑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狂风在呼呼作响。

  皎洁的月光为地面铺上一层银霜。

  这是拉曼人称作西芬克魔力之月的里加尔最大月亮,也是月之国的人相信本国皇族祖先大月神原先所住的月宫形象。

  持续了10分钟不到的时间,呈现出光芒碎片形象的“门”在稍早一些时候“噌——”地一声消失在了他们的身后。

  一并跟过来的另一名武士为了给他争取时间,被刺中了要害倒在了不远处的地方,现在已经失去了生息。

  已经变成了孤身一人了。脚下踩着的土地之中有些积水,透过足底的草鞋浸湿了布质的长足袋,开始使得脚尖因为寒冷而麻木。他保持着长刀指着那边的三人,挪开了一段距离避开了会影响自己双脚知觉的地面。

  两千多人的军队被自己带出来,然后就这样丢在了异界之中;在那之前还将一个北地人尽皆知的村子付之一炬,可却没能彻底灭口。

  顺着永川河支流四通八达的水路逃亡到各地的幸存者,必然会将消息如野火燎原一般传递开来。在计划紧要关头需要夹着尾巴做人的现在犯下这样的过错,只怕是本家也再无力保住自己了。他已经没有容身之所了。哪怕回去也必然会被逼得一个切腹谢罪的下场,搞不好可能还要连累父母亲人。

  最佳的结局,就是在此地战死。

  不知为何,当这个结论在内心当中做出来的时候,武感觉自己的内心得到了宽慰。

  他忽地想起大约四五年前去新京游玩时,在南蛮书店看到的一本翻译自腊墨人的书籍。

  月之国的高层虽然对外的态度相当保守,但是不代表底下的人就对于异邦人不感兴趣。许多民间的人都很想知道海外是如何评价本国,所以这类腊墨人对于和人的描述,在文人学士当中相当具有市场。

  哪怕时光流逝,他仍对其中的一段描写印象深刻:“和人的武士虽自命不凡,但其实格局小得可怜。过于刻板遵循的个人信条,使得他们没有看到大局的能力。他们更加适合作为一名独立的剑客,而不是掌握大权的将领。”

  当年的武对此嗤之以鼻,而无数多的和族文人学士们,也自然是对于“野蛮又没有灵魂的南蛮异邦”的这种评价,反应激烈。

  可现在看来,这又是何等的贴切啊。他之所以会一面嗤之以鼻一面却至今仍旧记得,而其他人也之所以会反应激烈开始强硬地反击,又莫不是因为这外人的评价准确无误地命中了要害?

  舍去了一切的负担、不必担心身后事,不必再担心影响,不必思考如何调兵遣将。

  只是作为一名武士,遵循着四千年以来的武士的信条,有恩必报,有仇必报,哪怕豁出性命,也必须将个人的复仇贯彻到底。

  他眼里只剩下对面的仇人,这个甚至见面还不超过15分钟,连一句话的交谈都未曾有过的仇人,在他心里却像是纠葛了一世的宿敌。

  “哈——”呼出的白气,在片刻之间就消散于寒风之中。

  傍晚时分密布的乌云到了现在已经消散殆尽,从地上的积水来看显然是下过一场暴雨。明月照耀得地面上没有火把也一片通明,远处的长滩上野草都被风压得低低的,两名女性躲到了稍远一些的地方,此时此刻生着些许杂草的土坡上就只有他们二人。

  弟弟的最后也是这样的吗?

  他在内心当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月之国是一个长久和平的国家,武士们诚然有着数千年传承的剑技,却极少有时候能真正派上用场。

  “一次也好,真想与谁命命互博,以证我剑技啊。”

  类似的话语,是无数和人武者的心声。

  “呼——”一阵风吹过,亨利半长的黑发和武长长蓝色头发皆是轻轻摆动。

  两人都没有戴头盔,虽然暴露了弱点,但也因此可以有畅通无阻的视野与呼吸。

  一味想要依赖甲胄的防御是愚蠢的,武在刚刚用小刀割断了两侧硕大护肩的固定绳,舍弃了它们。这种铁板护肩在骑马时抵挡对手射来的弓矢还好,到了近战并且面对的还是高手,它就与累赘无异。

  这是技艺的比拼,验证他十数载春夏秋冬苦练的刀法,也验证月之国四千多年光阴累积下来的高超剑技。

  “外人的剑豪啊,我必以汝命,证吾剑之道!”按照月之国的习俗,武士在开战前都必须大喊宣言。但不知为何,武脱口而出的却并非他连日以来为自己兄弟复仇的想法,而是这样一句仿佛踢馆一样的话语。

  “呼——”气息再度随风飘散,而他摆好了架势,压低了重心。

  叶子上的积水压弯了春季才萌芽的青草,在它落下的一瞬间,武抬起了手中的大刀,紧接着以足尖着地,抖了抖脚。

  “嘭——!!”

  一米七的大刀,速度却犹如拉曼人手中的刺剑。

  “咔当——!!”哪怕是亨利也没有选择避开,而是以克莱默尔格挡,避免在退步的一瞬间陷入对方的节奏之中。

  “嚓——当!”贤者以里加尔剑术的要点用大剑根部的强部试图格开长刀同时拉近距离攻击,但武的技巧是来到新月洲以后所遭遇的顶尖级别,哪怕第一次和里加尔的剑术交手,他却也立刻意识到了亨利的意图。

  “啪!”身着赤甲的蓝发武士在一瞬间翻转手腕用厚实刀背压住了克莱默尔,紧接着“咔——”的一声“嚓嚓嚓——”地磨蹭出火花就使得两把武器缠在了一起化解了贤者的攻击,他没有急着近身,因为武器长度是他占优的关系保持距离对他更为有利。

  “当——!”但亨利并不打算缠绕下去,他抽开了武器这次选择主动进攻。里加尔式的剑术很擅长利用护手与近身技巧,然而在攻击距离优势被对方掌握的情况下,选择近身意味着要踏入对方的攻击范围之中。

  所以他选择的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以力量压制。

  “咻——锵——”火花四溅,作为顶级的武器,克莱默尔完全承受得住粗暴的应用。

  因此在面对比自己更长的武器时,亨利可以选择忽视对手而是瞄准武器攻击,将武器击毁夺取对方的优势。

  面对长杆类武器大剑配合贤者的力量完全足以一击斩断,哪怕是钢铁做成的其它刀剑也少有能够扛住的。“嚓——”他的攻击轨迹十分明显是瞄着武器去的,但对手却并没有因此退让,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稍稍交手武就已经明白,这个男人的战斗方式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意,只要露出了一个空隙那么他就会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食人鱼一样咬上来。

  修长的大太刀虽然有着更远的攻击距离和更强的威力,但却不如小太刀灵活,若是改变了目前刀尖对着对方的架势,失去了这份威胁就会被近身打败。

  体格的优势在近身之后会显得更加明显,如果失去了距离的安全他就连胜利的机会也不会有——

  “斩断武器吗,你就是这样杀死吾弟的吧!”他调查过战场,见过那把刀的惨状之后也足以猜出大概。

  那把刀与他手中的这把乃是一对,皆是出自扶桑的名刀匠之手,可是即便如此依然败给了那形状奇特的南蛮大剑。

  硬碰硬是行不通的,武器质量输给对手虽然听起来十分令人无语,但确实是战斗之中难以避免会遇到的情况下。

  所以,月之国流传四千余年的刀法当中,也必然有着应对的措施。

  “嚓——”以刀身的平面与对手的武器相碰,在不挪开武器仍旧保持刀尖对敌的情况下,用纯粹的技法缓冲削弱了对手的攻击。

  “嗡!!”长刀震得虎口发麻,哪怕运用了卸力的技法,武仍旧感觉自己快要握不住刀。“啧——”但这一刀接住之后他也争取到了时机,压低了身体的武士整个人向后拉了一步紧接着再次抖起了脚——月之国的刀法总是带着冲步,若说里加尔式的剑术是一招一合稳打稳扎的话,月之国便是快进快出,以速度夺人。

  哪怕是比大剑还要长的大太刀在挥舞时,因为步法的缘故也速度惊人。

  “咻——!”腰身配合步法,冲步之后又拉开,连续的斩击挥舞得密不透风,而因为魔力耗竭在后方休息的洛安少女只是瞥了一眼,就惊觉这个和人武士所用的技法与铁蝴蝶是那么地相像。

  “终究敌不过吾国四千年传承。”眼见这个异邦人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力,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轻笑。

  南蛮人终究是南蛮人,嘲笑格局小只能成为剑客无大将之材又如何?

  终归是因为汝等在吾国无双的刀法面前感到自身劣等,因而找寻另一切入口试图扳回一城的愚蠢做法罢了!

  “区区外人!!”“当——!”“嚓——”克莱默尔与大太刀交接在了一起,武再度利用削弱冲击力的技巧没有直接交锋。

  “不过是拿了一把好剑罢了!”他再度大声咆哮,紧接着在亨利第二次想要尝试用护手格挡时用比贤者更快的速度咬上他的剑顺着往前捅去。

  “雕虫小技雕虫小技!”不过看了一次交锋了一次,他就学会了所谓异邦的剑术。

  和多变又迅捷的月之国刀法相比,不就是用个护手阻碍对方的进攻,实在是不值一提。

  “嚓嚓嚓——!!”剧烈的火花从两把武器交锋的地方出现,他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这个异邦人想要格挡但因为庞大的身形却反应不够迅猛。

  “愚蠢、愚蠢!”对方算漏了一点,他手中的大太刀可不是异邦人那种落后愚蠢的直剑。

  有着曲面弧度的大刀完全可以。

  绕过对方的防护进行刺击!

  “得手了,受死吧外人!”大声咆哮着的武士向着贤者的躯干部分刺来,一侧的樱眼睛眨都不敢眨屏住了呼吸看着这接连的交手。

  亨利的动作如武所料地慢了一拍,尽管武士确凿无疑地感受到从那把剑上传来了阻力,在电光火石的交锋之间却已经迟了一步。

  有着弯曲弧度的大太刀哪怕被推开了锋利的刀尖却仍旧是对着他心脏的。

  ‘这场比拼,是我得胜了!’在内心当中已经下了如此结论的武士,拼进全身的力气,刺出了这一刀。

  刀尖切开了空气,这是他此生巅峰的一刀。

  “当!!!”

  “呃?!”

  想象中穿透皮肉的声响与热腾腾的鲜血,以及这个异邦人难以置信的痛苦表情。

  都没有出现。

  亨利被冲击力推得退出了几步,而武愣愣地站在了原地。

  贤者身上穿着的服装,在被长刀的切先划开了表面的绒布之后露出了下面闪闪发亮的金属。

  “你,这......”如鲠在喉的蓝发武士瞪得快要把眼珠子吐出来,他一时间感到难以呼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卑鄙的——”“啪当!!”亨利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对方发愣的契机,一个错身砍断了大太刀之后从侧面一剑捅进了胸甲的弱点。

  “太、卑鄙了。”肺叶被击穿口吐鲜血的武士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而贤者耸了耸肩:“财力也是实力的一环,有好的装备,为什么不用上呢。”

  他抽出了克莱默尔,而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本该是东西方技艺巅峰决斗的场景以这种方式收尾,一时间失了语。

  “贤者先生。”

  “真是个糟糕的大人。”而脸色苍白的洛安少女喘回了一口气,如是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