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0章 逃离阿布塞拉(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6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马背上战斗,与以自己的双脚来掌控前进方向的步战相比,对于战士的心理素质以及身体的协调能力,都拥有更高的要求。

  以剑术为例,在进行步战的时候它讲究的是步伐和动作的一体化,掌握好力度收放自如以达到长时间的持续对招——这是因为步战的情况下双方所处的交战距离极其相近,只要进攻方和防守方的实力和装备不是极其悬殊,基本上战斗就要靠彼此的体力和耐力以及对于局势的判断力来决定成败结果。

  两军对垒或者生死决斗,采取步战的形式除了弓箭以外任何近战的冷兵器通常都逃脱不开这种格挡反击的持续性战斗的局面。很显然,稳打稳扎就是步兵战斗的真谛——而这一点也正是它与骑兵最大的区别。

  战马本身的体重和力量,远超人类的加速奔跑的能力,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使得成建制的骑兵自诞生以来就一直都能够在正面战场上所向披靡。不论是拉曼帝国所擅长的那般运用它作为奇袭包抄的手段还是西瓦利耶和亚文内拉人钟情的阵列冲锋,这一兵种面对步兵所拥有的优势是压倒性的,但骑兵受制于马匹数量和骑手训练所需的时间和金钱的限制,自古以来却一向都只是作为精锐部队而存在。

  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算是所有的兵种都是骑兵的也就只有阿布塞拉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了,只是即便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懂得马背上的骑射技巧,真正的武士阶级和普通的牧民在器械服装乃至于射箭的技巧上,也仍旧拥有着泾渭分明的差距。

  不同于持续进行的步战,骑兵的战斗,往往只是在一瞬之间。

  号称骑士之国的西瓦利耶十分盛行的骑枪比武正是将这种美感演绎到了极致的存在,在百米以上的长方形或者椭圆形的赛马场盛装而行的骑士手持空心易碎的材料制成的骑枪在两侧入场接受观众们的欢呼,之后马蹄轻蹬,缓步跑出之后逐渐加速,在双方交错而过的一瞬间——向着对手刺出。

  凝聚了战马奔跑起来的巨大能量的这一击,需要极度的专注力和准确的判断能力才能够稳稳地命中。与步战截然不同双方都处于高速运动之中的马背上的战斗,普通人光是保证自己不从这个不停甩动的座位上摔下去就已经足够的困难,哪里还有余裕能够去挥动武器更别提要命中对方。

  即便是弓骑兵,在难度这一点上面亦没有多大的区别。草原的战马虽说经历过历代驯化性情较之西海岸更为温顺平和,不会随便地就把主人给甩下去,但要能够踩着马镫做到双手松开缰绳仍旧在疾跑的状态下时设法保持平衡并且张弓搭箭射出箭矢,显然不花上个几年的功夫,都不见得能够初步地掌握。

  狩猎大部分奔跑速度远不如马匹的猎物是一回事,攻击行动缓慢的商队和步行佣兵的队伍是一回事——在对方紧抓缰绳压低身体不考虑别的只是全速逃跑的情况中,要在不减缓自己战马的速度以至于被对方甩掉的条件下仍旧做到稳稳当当地张弓搭箭,这种层次的技巧即便在草原人当中也必须是精英才得以掌握。

  “啪——咻——”飞驰的箭矢,以极高的速度朝着一头白发的少女后背射去。

  距离找到叶卡捷琳娜——或者按照小米拉的叫法:莉娜——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由于贤者的存在他们这一路上虽说不甚丰富总算还是能够保证充足的口粮,而在经历过三天连续朝着同一方向进行急行军确信身后没有追兵拉开了相当长的距离以后,三人在第四天开始回归到了较为缓慢且休息时间更长的巡航速度,让疲惫不堪的马匹和自身都能够得到足够的休息。

  三天时间的极速奔波还不至于是人和马的极限,在拥有足够食物和一定时间休息的情况下即便是体弱的莉娜也还只是显得比较疲惫,若是要强行继续急行军的话他们还能再做三天。但亨利经验丰富到不至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在这种地处茫茫草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情况下最要不得的就是把自己逼迫到极限,求生状态下能够节省一点体力就意味着在必要时刻能够发挥出来的手段会更多。

  深谙这一切道理的贤者于是带领着两位洛安少女减缓了速度开始以郊游的心态养精蓄锐——而事实再一次证明,亨利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红嘴雀氏族的营地本就处于阿布塞拉的西方靠近坦布尔山脉的方向,而当初营救莉娜的下人所居住的地势较低的区域正好对着南方,于是水到渠成地他们自然是就这样打算一路逃向西海岸的索拉丁高地地区。这也是之前因亚吉会对亨利说“家主那边就由我回去报告”的一个原因,两方人马分道扬镳,贤者这边直接就朝着西海岸那侧赶去,去完成他前往这边一开始的目的。

  阿布塞拉广阔无垠,靠近西海岸的这一侧不同于南境拥有崎岖的森林地形而且树木繁多是一望无尽的平原,因而赶起路来反而要更快一些。加之以索拉丁南部的西海岸国家势力实际上向着草原地区也延伸出相当的距离,从红嘴雀氏族那边出发的话,粗略估计只需要七到十天的时间就可以望见西海岸人的聚居点——这比起当初从南境出发要方便上许多,也正是为何历年以来针对草原人的大型战争通常都是从索拉丁高地这边发起的缘故——而在这样一系列的前提条件下,这么一个冲突剧烈的地区,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实力更强可以选择更好的地带的草原氏族,会在这里盘踞的。

  如同红嘴雀这样的小氏族正是本着灯下黑的原理才钻空子找到了那一片尚且算作肥沃的水边营地,若不是因为这里久经风沙的话恐怕也还轮不到他们来。而这自索拉丁南部延伸至阿布塞拉草原深处的漫长的一段除了野草以外几乎没有什么资源但却在千百年来见证了无数鲜血和死亡的广阔大地,也正是他们三人逃跑路线的最佳选择。

  只是从一开始我们的贤者先生就从未打消过警惕,艾本尼的个人能力相当优秀,若不是穆斯塔法这个蠢货拖了他的后腿的话只怕红嘴雀氏族早就已经发展壮大。因而亨利——或者其他对于草原的历史有些了解的人——会想到从这片草原势力缺少的地带通过,没有道理他就没法想到。

  只是即便能够想到,艾本尼手中可以打的牌也并不多。穆斯塔法的愚蠢决定了他要调动红嘴雀里头的人势必会经受层层阻挠,虽说以那位肥胖油腻的族长好面子的行为因为莉娜被救走的事情而愤怒想要找回颜面的可能性也是有存在,但像他这种人更喜欢做的事情通常都不是对着外敌而是跟自己的亲人窝里斗——之前在外人面前毫不留情地数落艾本尼那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会儿也只怕是在一边享用商队留下的物资一边指责艾本尼的失责吧。

  那位草原人的指挥官想要继续追击的话,面对的困难并不会比他们这些逃亡者少上多少。加上实际上即便是追回了莉娜,红嘴雀短期内所真正能够获得的也不过是一次荡气回肠长了颜面的谈资。洛安人的公主殿下在他们的手上是发挥不出什么作用的,就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他们可以把她的身份宣传出去让对洛安王族有需求的人前来提价从而获得利益——但你仔细想一想:若是真的有人打算前来救援还会轮得到亨利他们一行人吗?至于另一个可能对洛安王族感兴趣的,强大又不可一世的奥托洛帝国岂是这种渺小的草原氏族拥有资格去讨价还价的,在暴露出掌握有洛安公主的消息的瞬间,他们就会连同莉娜一起在奥托洛飞龙骑士的攻击下成为一片不起眼的余烬。

  种种的因素共同地导致了追击亨利他们三人只会是一次没有实际利益又艰难险阻多多相当不划算的行为,但面子这个问题可大可小,即便是一些可以一笑而过的问题很多情况下也最终会演变成血流成河的战争——不论是穆斯塔法的施压还是艾本尼的本愿,当第五天恢复了不少的精力,正在进行就餐的时候注意到地平线的远方出现的一支十几个人的骑兵队伍以后,亨利确信了对方最终决定要出这一口气的事实。

  茫茫的野草只有半人不到的高度,一望无际视野极为空旷,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形在他们瞧见对方的一瞬间对方也就发现了他们。

  距离尚且有一些,迅速地收拾好了东西胡乱地塞到皮包里头以后三人立马地就翻身爬上了马背,紧张加上仍旧经验不足莉娜失败了好几次才成功地在米拉的帮助下爬了上去,而白发的洛安少女来不及穿上自己的防具灵机一动干脆解开肩带拆成了两半把背部的护甲给莉娜穿上为坐在马后的她提供一定的防御。两个人简单地用麻绳扎紧护甲以后莉娜紧紧地抱住米拉的腰,之后战马嘶鸣践踏着地面上那一滩仍旧散发着热气的鲜汤迅速地远去。

  远处的人马迅速地调转方向朝着他们的身后追来的事情证明了他们的来者不善,亚文内拉战马更强的冲刺能力将本就存在的距离优势进一步地扩大,然而这一侧的草原地形平稳几乎没有起伏而且方圆百里都是一片荒芜,即便好几次都设法拉开了距离,无遮无拦的空旷视野也令身后的追兵一直都能够紧咬不放,不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真正地甩掉。待到冲刺结束本就背负着更多负重的战马开始粗喘气的时候,草原马惊人的耐力就被发挥了出来,距离眼睁睁地一点点缩减,莉娜不停地往回看小脸煞白而亨利和米拉则是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只是相比起来洛安少女单纯的忧虑,贤者却是因为另一些问题而产生了迟疑。

  ——假如他还没有因为上了年纪而健忘的话,红嘴雀氏族应该只是一个连三流都算不上的极其渺小的氏族而已。

  那么这样的一个小氏族,派遣出来一支仅仅十几个人却能够一路追寻过来并且很可能通过烹煮所散发的烟雾准确地判断出自己一行人的所在方位,然后迅速地追过来并且在这会儿紧咬不放的精锐小队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呢?

  以上的这些条件看起来似乎并不困难,但别忘了这即将被追上的人不是哪里随便的下级佣兵而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他们骑乘的还是实打实的亚文内拉战马,这种只有贵族和拥有关系的人才能够获得的血统优良的马匹即便耐力相对较弱,但那也是和优秀的草原战马相比拟的。两个人这么长久以来的旅行这些忠实的伙伴从来就没有让他们失望过,假如只是普通的草原马的话显然在最初的加速阶段就会被远远地甩开——再加之以足够优秀配得上这些战马能够指挥它们以合适的阵型避开水坑始终不减缓速度的骑手——

  “啪——咻——”箭矢袭来“叮——!”火花四溅“啊!”背后传来的撞击力道让莉娜一个受惊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尽管由于情况紧急米拉并没有把贴身的棉甲也除下来让她穿上,但矮人精工制作的板甲即便缺少了内衬优良的弧度也仍旧能够抵御箭矢的伤害,仅仅留下一个浅浅的凹痕箭矢就落入到了身后疾驰而过的野草之中。

  “放低身体!”米拉的大叫声伴随着风声变得含糊不清,但紧接着她整个人都伏下去的举动也带着身后的莉娜一同,尽管这个距离的骑射当中被后方追击的人的箭矢命中更像是运气而非技术,但马尾辫的洛安少女可不想碰这个运气。

  “啪——咻——”马匹飞驰,而亨利抽空往回瞧了一眼,身后数十米距离紧紧跟着并且还在缓慢地拉近距离的那些追击的人果然是一副草原武士的打扮,皮甲弯刀轻装上阵的他们一共有十几个人,其中不少人都双手拿着弓箭脚踩在马镫上稳稳当当地维持着极好的平衡,朝着这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倾泻着箭矢。

  “咻——”又一枝箭从贤者的面前划过,虽然没有能够再命中这三人二马,但在高速的运动当中这也已经是极高的准头,他皱起了眉毛,这些人很明显是来自于一个有能力进行精锐武士培养的大氏族,可是他们又是如何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过来找到自己的?不,从一开始,艾本尼到底是拿什么东西来说服他们的——

  “老师!”他这样想着,而米拉在前面一声大喊,亨利回过了头,第一眼就注意到这边的地面上出现了不少明显是靠近坦布尔山脉才会有的裸露岩栎——他们接近索拉丁高地了——“老师!沟!”米拉情不自禁喊出来的是亚文内拉的方言,显然相比起真正作为母语的洛安语,这才是她在这么多年的人生当中最为熟悉的语言——山沟——

  “拆掉胸甲,卸掉行李!”亨利的判断极其果断,米拉一手抓着缰绳另一只手扯开了临时固定用的麻绳,同时摸索着把固定在鞍座上的皮包连接带解开,战马背负着的物资补顺势全部卸下“当——哗啦——!”伴随两人经历过长时间旅行的炊具和皮包都这样翻滚摔落在了身后的一草原之中,而同样将物资卸除为战马减轻了大量负重的亨利紧抓缰绳指挥着战马挤出最后一丝力气进行了短距离的冲锋。

  “跳啊!”米拉大声地喊着,喘着粗气的战马上半身跃起后蹄狠狠地蹬地,属于亚文内拉山地战马的骄傲在这一刻展露无遗,他们越过了这一道不算窄的沟壑,成功地落在了另一侧的地面上。

  沙尘扬起细小的碎石翻滚,而三人二马丝毫没有一丝迟疑地继续前进。

  “嘶吁吁吁吁——”

  “阿迪拉!(该死的!)”

  “必西帕!(绕路!)”

  身后嘈杂的声响和努力拉缰绳令战马停下的叫声此起彼伏,显然对于身材更加娇小的草原战马来说跳跃过相同的沟壑是不可能的,这多少为三人争取了一些时间,然而丢掉了所有的补给、装备、燃料和食物,即便知道已经来到了靠近索拉丁的地区,他们接下去的路也并不会好走多少。

  再加上追兵只是暂时性地被甩开。

  这最后的冲刺,真可谓困难重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