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58章 进退两难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06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正如其他大部分古典时代的城邦,卡蒂加利古城的整体结构也是以四边形这种简洁高效的结构作为基础。

  若非表面蔓生有大量粗壮绿色植被覆盖的话,它从空中往下俯瞰看起来便是一个大的四方形套着一个小的四方形。形状上当然不至于如此标准,但大抵还是以这样的结构组成的。

  大的四方形是外围的城墙,它的四个边上各开有一道城门。而坐落在正中央占地面积最为巨大的那个小的四方形,则通常是兼顾有城主贵族和议员等达官显贵们住所功能,集法庭、市政厅为一体的城邦中心枢纽。

  以它为中心,周遭的建筑物会以其重要性为评定标准呈涟漪状扩散开来。

  城邦驻军的指挥部通常不会离城主府太远,而它的另一侧要么是宗教的祭祀神殿要么就是负责管理商业的商会所在地。再扩大一圈则是相对重要一些的城邦骨干人员,在当地拥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中产阶级所的居住区。

  再往外去是市场、工匠工坊和普通市民的居住点,而驻军军营、马厩以及旅店则会被安排在角落之中,与他们接壤而与贵族们的居住地区泾渭分明。

  至于贫民和乞丐,进城也就只能在讨饭或者工作的时候,居住点通常是位于城外缺乏保护的简陋石屋木屋之中。

  以古典时代城邦的标准而言,卡蒂加利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城了。

  可容纳两千人居住的城邦,亨利他们一行人若是要全面探索的话只怕会花上相当的时间。加之以覆盖在城墙和各种古旧房屋上,掀开了破碎的石板从那里头钻出来的各种巨大植被遮挡了阳光阻拦了去路,明眼人都可以判断得出来要深入调查不会容易。

  实际上若非遭遇地龙,他们一开始是并没有打算进入城邦的。城墙虽然可以提供一定的防护,但两千年的时光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外遭遇敌人若是打不过至少可以想办法撤离,被包围在城墙之中并且还不知道哪里可能倒塌,一旦出了问题只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打算归打算,眼下已经进入了其中,即便地龙因为受到重创而暂时离开,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判断它是否会回来。

  如果这头龙没有被感染那么贤者兴许还能通过一些行动结合知识来判断,甚至于一开始可以避免陷入到这种损失惨重的境地。但这世上没有如果,已经被毒素侵蚀的地龙做出来的行动是毫无规律可言的,因此左右考虑下来,现在留在卡蒂加利反而是最为保守的决定。

  但留下来又要怎么办?——这个问题在被提出来之前,位于他们所在的东城门入口处附近,被各种粗壮藤曼所覆盖的地区当中就传来了明显不属于他们这一行列的声音。

  不过这对于骑士和佣兵们而言,或许不尽是坏事。

  佣兵和贵族骑士,乃至于大部分的平民和商人们的思维和想法都是简单的。

  他们太累了。

  这一路所经历的颠簸所遭受的灾难已经是太多太多,以至于他们都几乎没有空闲没有精力去思考接下去要怎么做。而正如战场上的许多士兵一样,当你已经疲惫而又麻木的时候,最好的方法最容易做的方法,便是丢掉自我,遵从命令。

  不需要自己去思考,不需要自己去决断。

  责任是由上面下达命令的人担负的,决定也是由上面的人帮忙做好,你所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按照他们的指使去前进而已。

  这是区别领导者和被领导者的真正要点,诚然武勇与才略也占据份量相当,但真正决定出发点不同的,还是思维上的独立性和承担责任的觉悟,以及在困难当中找出前进方向的行动力。

  现在面临的情况十分困难艰险,但在再度于卡蒂加利城内出现了疑似威胁的动静时,骑士和佣兵们感觉到的却是一丝宽慰和轻松。

  换在其他战场上,这也是常有的画面。

  杀红了眼,在疲惫不堪的情况下放弃了思考。

  他们的眼中没有对错没有善恶甚至连一开始为了什么而战斗也已经忘记,只是将一切以简单的敌我划分,不需要去考虑接下去的出路,不需要去考虑那些压力巨大得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问题。

  只需要拿起剑,杀,或者被杀。

  这听起来像是一群嗜血而凶残战斗力强大的战士,但事实上越是不专业的队伍就越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地龙的强悍是压倒性的,而他们的后勤部队在之前也已然全灭,再加之以魔女的威胁,再三遭受挫折即便是内心强悍的帝国骑士也难免出现了动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免陷入到了与之前罗诺他们那一群高地人暴徒一样的心理处境。

  他们急需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存在意义,通过其他一些什么事情来令自己觉得好受一些。

  暴民们在自己的生活受到威胁的时候选择了将痛苦施加在别人的身上,而骑士和佣兵们虽然比这好一些,但在几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也选择了放弃思考。

  只是划分敌我,接着与之战斗。

  “停——!”康斯坦丁好歹是具有大将之才的人,尽管情况混乱又麻烦他仍旧注意到了这一迹象。因为抛弃罗诺他们一行人的事情,再加上商人载货的马车与战马产生的些许摩擦,队伍已经隐隐有要分裂成贵族和平民两个集团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放任他们将这种划分敌我然后战斗的思维惯性持续下去,必然会以极其血腥又暴力的方式分裂。

  “冷静!”

  长期养成的个人威望在这种情况下起到了非凡的作用,康斯坦丁出现的一瞬间剑拔弩张已经开始打算朝着内里探索过去的贵族骑士们就收手了下来。

  而佣兵们因为没有直接接触到地龙本来就心理方面遭受到的压力稍小一些,此刻在看到他们停手以后没有人带头了也就只好默默地收起了武器。

  “我们经受不起更多人员的折损了,探索的风险太大,设立周边防卫。”康斯坦丁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解开腿甲和肩甲的带子。帕德罗西的板甲样式再如何优秀终究也只是为了和人型生物战斗而设计的,在面对几吨重的地龙时即便是穿着四肢护甲也完全抵御不住,加之以这一路一来多数时间都是入不敷出的补给问题,这会儿只留下躯干部分的防护其它地方的护甲暂时取下减小负担才是正解。

  就算骑士们已经算得上是相当的精锐,长时间穿戴全身护甲行动也只有少数极端情况会发生。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只会在上战场的时候才穿,而其他时间就只穿着常服和简便的武装衣。

  二十公斤出头的重量换做营养条件和身体素质稍差的人怕是几个小时就足够累趴下来,但即便是这样的精锐到这会儿也是有些遭受不住。

  因此在康斯坦丁的带头下,不少人都除下了盔甲的部件,减轻负担。

  你不需要成为一位贤者也可以列举出他们目前所做的事情到底有多愚蠢,身处的地点是刚刚经受过血洗的魔兽领地,并且在十几分钟前才击退了一头可怕的地龙。而这栋古城到底有多少结构是不牢靠可能随时崩塌的不说,还明显有着他们一行人以外的某种东西在活动。

  若是一位自视甚高夸夸其谈纸上谈兵的年轻一辈帕德罗西贵族在这儿的话,多半会将康斯坦丁的决策讽刺得一无是处。

  但倘若你反问他那这时候该如何做,他必然会因此变得哑口无言,支吾半天而吐不出一个字节来。

  断绝补给,人马皆是疲惫不堪。刚刚经历一场血战,轻重伤者及折损人员都有不少。但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麻烦,最大的麻烦是。

  他们找不到,下去的路。

  “设立周边防线,就地取材,其他人照顾伤员。教官阁下。”康斯坦丁转过头看向了费鲁乔:“请您带领佣兵和商人们当中体力较好的部分人员出去检查马匹和骑士们的下落,若仍有生者必然不能放弃。”

  骑士长这样说着,而老管家点了点头,就回过头带着菲利波朝着马里奥和莫罗他们几人走去。

  老练又成熟的真正指挥官和那些只会纸上谈兵指责他人的年轻贵族差距在此时此刻显现充分,正如我们的贤者常常做的那般,康斯坦丁在遇到问题以后没有一味地只知道把问题提出来去指责别人,而是迅速地安排,在绝境之中也仍旧保持冷静,调解指挥。

  有他和亨利二人在,队伍也因此不至于陷入彻底的混乱和无序。

  但即便是这样,道路这个问题却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也没有办法解决的。

  诚然,他们是必须尽早离开这儿。

  但卡蒂加利古城到底是两千年前的城邦了,纵然在那个时代算得上是辉煌腾达,巴卡古道在岁月的侵袭下也已经破败不堪。

  地龙走后在佣兵和商人们战战兢兢地收拾残局时亨利外出去探索了一下,然而面前唯一可行的道路只有那头地龙朝着山下下去的地方,而有着强壮四肢和锋利爪子的地龙下山所走的道路,很明显不是拉着几百公斤重货物的马车能够行驶得了的。

  说服商人们放弃自己的货品这件事情不可能是个轻松的差事,帕德罗西国内普遍存在的平民对于贵族的不信任感使得即便是康斯坦丁或者玛格丽特给出“丢弃商品,到达城镇以后尽数以金钱补偿”这样的条件,他们也会固执地否定,甚至起反效果更加坚定地护着自己的货物。

  若是在交涉过程当中有商人将舍弃罗诺他们的这件事情拿出来作为争辩的论点,那么两方人马即便不彻底闹翻,只怕气氛也会非常尴尬。

  这是一个最好不要轻易去触及的点。即便是友人,若是在政治、宗教甚至人生方面的观点有所不同,也可能会就这样闹翻。更别提他们现在队伍当中已经隐隐出现了分裂了迹象,若是在这种时候还将商人们赖以为生的东西拿出来作为交涉的要点,早就隐隐约约有爆发迹象的矛盾便会就此彻底铺开。

  人们常说祸不单行,这很大程度上便是由于人类各个个体之间的思想和性格差距所导致的。

  当一切都十分平衡,能够没有什么波折地顺畅进行的时候,社会上各个阶级的人也都能和谐相处。但当因为某些问题人们开始要受苦受难,无法顺畅地达成自己所想的事物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时,出于不满、心理不平衡等等一系列因素,矛盾就会产生。

  现如今他们所处的境地便是这样,尽管如同小米拉这样善良的人儿总是期望着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共同克服困难,但实际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反而开始互相指责推卸责任,才是这世间常有的模样。

  这光景令人感到无比讽刺——亨利回过头望着那些忙碌着的贵族和平民们,尽管已经面见过类似的场景无数次,他却还是不由得如此感叹。

  矛盾之所以没有爆发,不是因为双方还在隐忍,而恰恰是因为有平民们最为讨厌的强权在压制。

  佣兵和商人不敢把矛盾公开化,是恐惧贵族骑士的武力。而贵族骑士将心中对于商人们死死不放弃自己的货车这件事情怀有的不满也强压下去,则全靠康斯坦丁一人的威望。

  若是骑士长是个懦弱又无能的角色,或者骑士们的人数和战斗力进一步地折损佣兵和商人们认为自己拥有了与他们同等的话语权,那么这种尚且能够勉强维持的和睦关系,就会彻底结束。

  摆在面前的问题,还有许多许多。

  但最重要的他们还是要解决伤员和补给以及最为紧迫的安全问题。

  两千年的光阴,就算石质结构没有彻底崩塌,卡蒂加利却也是决计不可能还保留有大门的。

  地龙不知是否会回归,而食尸鬼的威胁也依然存在,再加上那些死而复生的行尸。虽说他们装备完善的情况下造不成多大威胁,但在已经受到重创时就连这些家伙也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度检查了米拉的伤势,确认她只是有些发昏并没有真正遭受到什么致命伤以后,贤者与康斯坦丁等人继续规划着防守的计划。

  而骑士长在细思之后,决定将被地龙咬死的战马用作烹煮。

  对于骑士而言这是一个极为耻辱的决定,因为战马对于他们而言是可靠的战友和信赖的伙伴,这种将战死同伴的马匹用以烹煮的行为与啃食他们本人的死尸无益,但他们实在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那些魔兽马已经被食尸鬼啃噬殆尽谁知道里头的毒素一阵烹煮是否能消灭干净,能够用以就餐的就只有被地龙甩断了脖子拍死的自己人的战马。

  斗转星移,当这以上的一切全部都处理完毕以后,坐在篝火堆旁边,众人撕咬着并不算好吃的马肉。

  “嗝——好久没吃这么饱了!”粗俗又读不懂气氛的一名佣兵笑着说出来的话语令许多骑士对他投来了痛恨的目光,但他们双拳紧握,即便味如嚼蜡,为了能够保存有体力继续生存下去却也只能继续进食。

  星光透过卡蒂加利城墙和房屋上遍布的藤曼和大树枝叶投下来,尽管没有任何人有心思前去欣赏,但这份美景也这样默默地存在于此。

  “呵——”在躺了一整个下午和大半个晚上以后,米拉和米哈伊尔两人总算是先后醒了过来。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两名受伤更为严重的骑士也还活着,其中一人正是被地龙甩断了右侧大腿的骑士。但他们二人的伤势过重,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幸存机率会极其渺茫。

  “还好么?”亨利关切地询问着二人,与骑士副官一样,米拉在醒来以后就感觉到了头脑发胀和酸痛的感觉,她还是有些迷糊,但万幸的是这也是唯一被伤到的地方了。相较之下有头盔保护的米哈伊尔虽说更快地恢复了清醒,因为骑枪命中地龙的巨大反冲力而受伤的虎口以及产生肌肉撕裂和骨挫伤的右臂,短时间内却也令他无法再加入到战斗之中了。

  情况无比惨烈,而在这种局势下,自己还失去了战斗能力变成了拖油瓶。

  这令米哈伊尔在醒来稍加观察周遭情况以后就陷入了沉默,但这道心里的坎也只能由他自己来迈过了。

  众人各怀心思,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和解决。

  但最吸引到贤者注意的,却是白发少女在醒来的一会儿以后,忽然朝着月光下郁郁葱葱呈现出一股子深青色的卡蒂加利古城内部望去,久久发呆,最后轻轻说出口,只有二人能听见的一句话。

  “好像有什么,在呼唤着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