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1章 南境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4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们的故事从一开始直到现在,所到达的国家所提及的地域,大多数时间都离不开莫比加斯的西海岸这个范畴,但关于整块大陆的大致面貌,却未曾做过一个笼统的叙述。

  这个事情一部分上的原因与里加尔世界的人类仍未探索所有的土地有很大的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出于篇幅的考虑,不想过早地介绍那些与两位主角的旅行无关的要素。而在他们已经彻底地走出了西海岸的范围的现在,我们也终于可以更进一步地,大致地在本章的开头讲述一下整个世界的一些概况。

  首先要提及的一点是:在邻近到巨大的莫比加斯内海的三面里加尔大陆的陆地上,西海岸的可用土地面积,其实是最为狭小的。

  因为坦布尔山脉和安西西比海峡的存在,西海岸的北部是贫瘠的常年被大浪拍打的悬崖与海峡,由于诸多的暗礁以及最大体型可以达到三十余米的食人水龙,这里甚至就连商船与战舰都拒绝靠近,更不要提任何的住民。

  相比之下地平线另一端的东海岸却有着更为广袤无垠的土地,在西海岸的北部已经没入海水之中的地方,东海岸那边广袤的土地却依然还在向上延伸,直到极北之地全年都处于冰雪状态的冻土之中,也依然不乏文明的踪影。

  由于没有了山脉的阻隔,东海岸的可用土地面积要远比西海岸更大,虽然海岸线相比这一边更为地不规则,到处充斥着湖泊和海水倒灌的湿地甚至还有一个非常广阔的小号内海,文明要在这里发芽却也更加地容易。

  除了这两道我们在之前就一直在提及的海岸线以外,莫比加斯内海与南方内陆连接的地方其实也有着不逊于这两处地方的面积,这里居住的人们与西海岸的索拉丁人有着相似的外表,虽然地处热带但却并没有更往南去的沙漠地区那么的贫瘠。

  南境的城邦当中没有国王,最高层次不过贵族,他们的骆驼商队和马车队以及海上和运河里的商船享誉世界范畴内的美称。假如说帕德罗西帝国继承了拉曼帝国的工程伟业拥有世界上最精锐的战船部队,而财大气粗人口数量占据世界第一位的奥托洛帝国则有着数量最多的海军的话,那么南方的城邦联盟,就有着整个里加尔范围内最好也最多的港口,以及运载量世界第一的各种商船。

  他们出售一切,但这里却并不是购物的天堂。

  令自诩文明社会的各大帝国公民们常常嗤之以鼻的南境联盟最令人诟病的地方就在于这些商人们撕碎了所有的表象赤裸裸地表现出了逐利而行的本质。

  在一座南方的城邦,你起初到达这里的时候会觉得他们十分地热情,好吃好喝不说还有温言软语的美女伴随在你的身旁——但这一切只限定在你拥有足够的金钱的情况下,许许多多的包括各大帝国的公民和贵族在内的人都无法忍受这里那些诸多的诱惑而掏空了钱包欠下一屁股债,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就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他们被拷上了手铐,成为了终身的奴隶。

  甜蜜的陷阱,娱乐的天国,一旦陷入其中便无法逃逸。

  直到所有的价值被压榨一空,或者死掉——或者两者皆有——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南境商人们的手掌。

  这一点远比其他的地方都更为残酷,即便是乱成一团的西海岸许多国家仍旧有奴隶可以恢复自由的选择,而在南境的这些城邦国家,只要一不小心欠债并且无法还清变成了奴隶,那么你一辈子都会是奴隶。

  南境联盟以商业为主,西海岸和其他的许多地方,多数以农业和捕捞以及畜牧业谋求生计,即便有少数的国家对外出口的东西是战争,以上这些文明全部加起来,却都还是属于传统的较为温和的“定居民族”的范畴之内。

  正如人类社会当中有狩猎的猎人和种植的农民这两种形态的生存方式上面的差异存在,从古至今,不喜定居自己种植与畜牧而是以天为盖四处在星空下旅行靠放牧和狩猎以及劫掠为生的游牧民族,也从来不会在人类的历史上缺席。

  里加尔内陆南境的草原广阔无垠,从奥托洛的南方坦布尔山脉结束越过兽人森林往下开始一直到东方的矮人山为止,与沙漠接壤的它缺乏高大的树木和灌木可以生长起来的肥沃土壤,即便是唯一可以在这里长出来的灌木与青草也常常因为炎热的气候和沙漠的侵蚀而消失。

  因此为了生存,这儿的人们也就演变出了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

  “生命在于运动”这句谚语据信就是草原的游牧民族发明的。他们所占领的国土面积非常之大,但国境内却十分贫瘠并且未曾统一,并且充斥着各种连草原人都害怕的强大猛兽——但即便如此,对于南境的城邦国家以及西海岸索拉丁高地的南方地区来说,这些游牧民族仍旧是令人畏惧的敌人。

  尤其对南境联盟而言更是如此,事实上,索拉丁高地的科里康拉德地区外出征战的佣兵们就几乎都是来到了这儿和草原人战斗。西海岸过于贫瘠对草原人来说没有什么劫掠的价值,而不论是奴隶还是食物还是各种资产都充沛爆满的南境城邦联盟,自然就成为了每次缺钱花的时候都会盯上的对象。

  南境人虽然有钱,但却并不擅长打仗,因此他们自然就采取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在这里的佣兵是最容易找到工作的,但相较之下也更加地危险,因为草原人不懂得退缩,所以一旦遇上了他们,你就最好做好死战的准备。

  热带地区是没有什么秋冬季节之类的说法的。

  亨利和米拉到达了南境的时候已经是九月末,他俩没有乘船,自陆路走过去虽然花费的时间较多并且路上可能遇上劫匪,但却相对而言要更能够把握自己的行踪。

  这个时间亚文内拉那边的人已经开始换上了长袖的衣物,而艾卡斯塔平原上怕是又刮起了冷冽的寒风吧。

  离开那边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光阴,在热带的阳光下晒了好几个月的米拉肤色深了不少,与之作比较她的一头白发更显得醒目,这一路过来两人在食宿上面消耗了不少的金钱以维持她在成长期的需求,待到了应当算作是初秋的季节时,原先那个娇小的白发萝莉的姿态已经一点也无法从她的身上瞧见。

  已经有一米七出头的米拉在这大半年的时光里头成长的并不仅仅是身高,幸或不幸,愿意或者不愿意,在接连经受了两次失去友人的灾难以后,她的内心也随之变化了许多。

  死亡这个概念对女孩来说一直都并不陌生。遇到亨利以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她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追随自己的父母死去的可能性。像是两人的生命产生交集的那一个事件一样,对于她还有像她这样的贫穷的西海岸底层的女孩儿来说,爱情是一种奢侈,而长得漂亮,则通常意味着不幸。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去,因此她对于死亡这件事情本身并不像其他那些生活更好未曾见过这一切的人那么地抗拒——但却也不代表米拉就可以轻易地接受它。

  她心境产生的变化与自身能力还有阅历的改变也不无关系,如果说在过去那个娇小而又无力只有性子十分倔强的萝莉看来死亡是一种令人悲伤却无可奈何只能去习惯的突发事件的话,那么如今的她,如今这位不论是在知识还是在能力上都有了长足进步的年轻的佣兵小姐,在她看来的话,一切就都是有因有果的。

  人的恶意,种种复杂的情况,令人无力。

  仅仅只是单一方面单一个体的强大,并不足够。就算是在她看来无所不能的贤者,以及深爱着艾莫妮卡的强大剑客约书亚,当一切发生了以后,意识到幕后的黑手所掌握的资源远超他们所能,也只能选择离开。

  她哭了。

  哭得很惨。

  但是却没有像是一个懦弱又爱撒娇的小女孩一样,缠着亨利要他去报仇。虽然无法改变悲伤的令人深感自己无力的已经发生的事实,但是在如何去应对它上面,女孩拥有了更充足也更冷静的选择。

  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说法她很早就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但直到现在米拉才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涵义——它并不是字面上地你学会了某物就能够改变一切,只是更多的知识可以给予你的选择也更多。只懂得单打独斗的人在选择复仇的时候可能会热血上涌就冲上去跟对方拼命;而更为隐忍冷静的人则试图通过财富或者影响力来吸引一些帮手;精通权谋之术的人可以玩弄得对方家破人亡比直接杀死更加地痛苦——就算不提这些复仇之类的事情,拥有更广阔的知识范围,也可以使得你活下去方式的选择范围更大。

  她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说是盲信也罢,经历过这一切以后,米拉愈发一根筋地相信并且追随着亨利的存在。贤者带着她去到那儿,她也并不询问为什么,亨利的一切行为都有他自己的意味存在,即便他不解释给她听,也仅仅是因为这会儿的米拉还没有办法理解罢了。

  眼下她所要做的,就只是心无旁骛地,一路向前。

  ……

  南境城邦的人口十分地多种多样,最远与北方四岛都有贸易的这儿同样高大的奥托洛人和北方人都并不罕见,身材高大的佣兵挂着武器满大街走来走去就是最热闹的街景——而不仅仅是战争种类的佣兵,由于南方以及草原附近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十分适合用来作为商品出售的缘故,这儿的狩猎佣兵们,同样很多。

  你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判断出狩猎佣兵和普通佣兵的区别,即便他们没有背负着标志性的大号武器或者是拉着弩炮之类的重型工具,那些明显是为了抵抗冲撞而做出来的厚实却并不十分灵活的护甲以及普遍都在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也显得是独树一帜——亨利和米拉刚刚到了这儿,同样人高马大并且还背着大剑的贤者就立马被好几个人跑过来搭讪。

  这些人当然是被他一一婉拒,除了他们觉得米拉不合格不能参加大型生物的狩猎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眼下有另一件事要做。

  长时间的旅行消耗了他们大量的资金去进行食宿,两人的存款这会儿已经是接近告销,加之以减轻负重的需求,作为高价值商品的米拉已经读完的几本书籍,亨利打算先去找一家商店全盘出售。

  穿着各式各样护甲的佣兵们穿梭在这个边境小城上,南境城邦联盟这里是没有村庄的,所有的有人居住的地点都是一个个的贸易站变成的热闹小镇,各色人等骑马或者步行穿梭于此,叶隐于林混迹在这些人当中亨利和米拉不再像是在索拉丁地区的时候那样地醒目。

  这里的房屋类型又与索拉丁那边的有着不少的差距,或许是因为南境联盟的最东部与矮人山的联系十分紧密的缘故,这儿的房屋虽然与西海岸一样采取的都是石灰岩构造,在城墙和各种各样的房屋的设计和布局上,却都达到了人类所难以企及的鬼斧神工。

  亚文内拉的瓦瓦西卡堡垒因为城墙打磨光滑得以反光的缘故被西瓦利耶的工匠们自豪地称之为圣白之城记载于史册之中,然而在南境的城堡这儿任何一座小镇的外墙也都是打磨细致到了惊人的程度的石块完美地契合,矮人们在工具和制作的方面上与生俱来的钻研精神就跟他们顽固的脾气一样著名,而也或许正是因为这种脾气,他们才能够做出那么多人类的能工巧匠都惊叹的杰作。

  作品与性格总是分不开的,一个没法沉下心来一根筋固执地钻研某物,相比起来更加热衷于各种表现和交谈的人往往并不能拥有真才实学——而相反过来,当你遇上一个在某方面上面取得了比较高的成就的工匠的时候,你想要跟他就某一个问题心平气和地讲清楚,也通常都是不可能的。

  ——亨利和米拉刚刚顺着那些明显也是出自矮人工匠之手的铁艺招牌找到了这边算作是比较高端的商业街的入口时,就瞧见了两位稀少的角色站在一群人类的围观当中不停地用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吵架。

  站在左侧的是一位穿着白色华服腰间挂着一把装饰性的细剑,一头金发、尖耳朵的,无法分辨年龄面容看上去十分年轻的精灵女性,而右侧的,则是一团茶金色头发和一团胡子——为什么要用一团呢因为它就是乱糟糟地一团的——的同样无法判断年龄的矮人男性。

  他俩的争吵吸引来了一大堆游客和佣兵们的惊奇,毕竟矮人也好精灵也罢都是相对稀有的种族,所以这么一大群人就这样挡在了亨利还有米拉的前路,并且围观群众还有要增加的趋势。

  “真是头疼。”

  贤者扶摇了摇头,然后翻身下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