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49章 勤王之心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出去吧,团长大人。堂堂龙翼骑士,就算死也要在蓝天下站着死。”没有一份自尊的人是无法成为骑士的,西格对着麦尼斯多如是说着,周围的人也都是点了点头。

  他们逃进来的这家小店是传统的石木结构,易燃物很多还偏巧没有后门。如果对方放火,就只能憋屈地被闷死在里头或者带着一身烟尘逃出去被乱剑砍死。

  与其沦落到这样的结局,还不如趁现在还能维持冷静的时候走出去留住颜面,要死也要在蓝天之下战死。

  即便是皈依了白色教会已有千年以上的岁月,苏奥米尔人的血管当中却始终流着当年异教信仰对于战死的崇拜。

  “陛下——”“不必多说,麦尼斯多卿。”脸色苍白的女王强作镇定地抬起了手阻止了龙翼大团长的话语:“余等仍不相信他们有加害的意图,卿也是如此觉得的吧?”

  “.......我等当誓死护卫。”麦尼斯多没有直接回答女王的问题,而是表达了自己的觉悟。

  这让女王轻轻地叹了口气。

  盔甲部件碰撞的声音回荡,骑士们刷啦啦地都站起了身。狭窄的小店当中挤下这样的人数有些密不透风。麦尼斯多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亨利他们三人,女王有些抱歉地看向了贤者:“真是连累了你们。”而一旁的副官西格则是一如既往地表达出自己的鄙夷与不屑:“庆幸吧佣兵,至少你死算是死得光荣了。”

  他言语之中暗藏的嘲讽令我们的洛安少女还有年青搬运工十分不悦,但贤者本人并没有和他计较。端着长矛的骑士们首先跑了出去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护卫,紧接着是第二批的保护,最后女王才在簇拥之中走了出来。

  仅剩二十多人的骑士面对一百多人的大剑士包围阵列,饶是穿着全身板甲,在人数劣势下他们却也会被架住身体而后捅杀。

  战斗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穿着全身板甲也并不会让你就立刻变成无可匹敌的战神。尽管确实可以顶着箭矢冲上去,在近战肉搏当中某些情况也可以利用盔甲的防护能力顶着攻击上去战斗。但在面对熟知板甲弱点且配合有序的对手时,若是麻痹大意有自己不可匹敌的错觉的话,仍旧会很快地就丧命。

  在惨痛的教训过后,残存的龙翼骑士们已经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人类适应环境的速度总是很快,在最初的混乱和不知所措过后,随着呼吸重新变得平稳,骑士们也记起了自己多年的训练。

  他们排出了互相掩护又留有发挥空间的阵型,肌肉放松但站姿警惕,避免了紧张抽搐却又随时可以发挥出攻击。

  心跳开始平缓,腿脚也不再哆哆嗦嗦。

  气势有所改变。尽管这仍旧无法扭转人数上的劣势,但他们也算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大剑士们沉默地待在十几米外的距离,与他们对峙着。

  正午的太阳光虽然明媚但在这已然入秋的北欧罗拉却决计算不上燥热。

  是拖延时间的战术吗?想让着甲更加完备的己方在燥热之中迅速流失体力,轻松赢得战斗?麦尼斯多脑海里冒过许多个问题,却找不到对应这沉默合适的答案。

  他们没有立刻冲上来。之前说要好好谈谈看来并不是引诱一行人出来的谎言。

  双方开始互相打量了起来。

  骑兵所拥有的战斗力优势加之以更加完善的防具,即便是在准备充足的状态下,大剑士的这次攻击实际上也付出了不低的代价。

  龙羽翼的风魔法爆发加速是出乎意料的隐藏招式,本以为已经将对方限制在难以发挥骑兵冲锋能力的短距离内,却被那看起来只是装饰品的翅膀摆了一道。

  受伤然后经过简易包扎的不少大剑士带伤被安置在了后方。双方沉默地对峙着互相观察,而我们的贤者先生却是转过头开始观察起周围环境来。

  正午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中,整个湖畔小镇波平浪静,似乎经历过某种程度的清场。

  除了大约是贪于想要把东西卖给大剑士赚钱而没有离开的小店老板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平民剩下。此刻那个秃顶的中年人正藏在一条小巷的出口,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店铺。与贤者那双灰蓝色眼睛对上的一瞬间,他“咻——”地一声缩回了小巷之中。

  “看那副模样,你们也就剩这几个人了吧。”麦尼斯多开口说着,从伤员仍旧没有退下阵列这一点可以轻易判断出他们人员稀少的事实。

  这一点让他松了口气,但他控制着没有表现出来。大部分骑士都是政客,他们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语言以达成想要的目的。

  这并不是只靠喋喋不休就能做成的,很多时候沉默反而是最佳的武器。

  言多必失,有些信息一不小心乱开口就会暴露给对方。

  他试探性的话语没有得到回应,双方依然沉默地对峙着。麦尼斯多借着友军的掩护转过头看向一旁,头盔限制了他的视野他只能如此。四散的马匹位于小店的东侧。他们下马的时候很急没有怎么拴好,此刻有不少马儿已经跑到了稍远一点的地方。

  离马有几米远的距离,在没拴好的情况下若是有什么突然动静的话只怕它们会受惊而逃离。他思考着,若要逃离的话必须重新上马,但这个意图想必轻易暴露的话大剑士们就会出手阻挠。只要魔法师释放一下魔法之类的,让这些马匹逃跑,他们就会又一次陷入被动之中——他思前想后绞劲脑汁地寻找着脱困的方案,但正在这时,位于身后的女王忽然脱离了护卫。

  “陛下!!”因为紧张感而走神的女骑士慌张地叫出了声。

  女王头也不回,包括麦尼斯多在内的人全都看向了她。亨利向着米拉打了个眼神,两人一起向后退去。贤者紧接着招了招手,远处和马匹待在一起的小独角兽咬着二人坐骑的缰绳向着这边靠了过来。

  “卿,所求何物?”尽管穿着没有特别华丽,尽管因为这一切而脸色有些苍白,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她却依然相当镇定。

  “陛下,不要向这些暴徒妥协啊!”身后的麦尼斯多急了,他张开了口,但女王竖起了一只手掌阻止了他接下去的话。

  “这是余等的子民,除余等之外,又有谁有这个资格与他们对话?”

  麦尼斯多垂着头退后了几步,同时开始给自己人打眼色意欲靠近前去护卫女王。大剑士们也因此产生了反应,阵型当中有所骚动。

  “主事者是谁?仍说要对话的,卿请出来。”她这样说着环顾四周,而大剑士之中有一人向前走了一步。他正是那个扎着马尾穿着红色板甲衣的年青人。

  “在下,海米尔,拜见女王陛下。”他行了一礼,这个名字让后方的贤者眼角抽了一抽。而海米尔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卿,若是要对话。那又为何袭击,是余等的着装不合理吗,或是拖延了时间,这余等都可解释——”女王明显放低了姿态,这让后方的麦尼斯多还有西格都显得十分着急。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服软显然只会令对方得寸进尺——可他们现在陷于重重包围之中,大团长本人又给不出任何突围的方案。他绞劲脑汁苦思冥想,却发现除了拼个两败俱伤以外确实只有女王所选的谈话这一方案。

  海米尔依然沉默着。

  大剑士们也依然沉默着。

  答案其实很是明显。

  最少对于亨利而言,他是一早就知道这些人的目的的。

  大剑克莱默尔,还有这些大剑士。

  他们从这北地的极寒之中诞生,保家卫国,始终如一。

  它是女王的剑,是教会的剑,是人民的剑。

  是苏奥米尔的剑。

  即便苏奥米尔已经不要他们了。

  即便这个位置上已经有其它人了。

  “无可救药的一根筋蠢蛋。”贤者忽然开口,用西海岸语说出了这句在场仅有他和米拉能懂的话语。

  “我们想。”

  “回家。”海米尔开口,如是说道。

  这是个意外朴素的答案。他们没有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提出高昂赎金或者是其它要挟,仅仅只是一个极为朴素的,甚至有些让人难过的答案。

  “可这——为何这?为何要?”女王的表情变得悲哀了起来,她开始语无伦次。

  “不会给予我们机会的吧?若非让我们处于优势的话。”海米尔抬起了头,望着这边微笑着说:“连对话的机会都不会给,打定了主意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地斩杀。”

  “.......”麦尼斯多被戳中了心头的痛处,他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你们残害同胞的理由吗?!”西格愤怒不已地大声咒骂了一句。

  听不懂苏奥米尔语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满脸迷茫,只知道他们像是在互相咒骂。她看向了贤者,而亨利只是示意她往后退去靠近马匹。

  “这话,由你们来说?”

  “我其实不是大剑士出身,阁下知道吗?”

  “我的父亲是一位塔尔瓦-苏塔的驻军队长,很有人望,很慈祥的人。”

  “在大剑士们离去之后,他仍旧留在了塔尔瓦-苏塔,一方面是为了保家卫国,另一方面则是养家糊口需要资金。”

  “接下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吧?”隔着十几米远,他翠绿色的眼睛之中满怀的恨意仍旧半分未减。

  “在被迫害到无法在岗位工作以后,父亲不得不带着我和母亲还有妹妹离开,去外面闯荡当佣兵。母亲在奔波劳累之中病死,父亲起初虽然赚了不少金钱,但在战场上运气不好伤了持剑手。失去价值以后被抛弃。从那时候开始,父亲变得不像父亲,家也开始变得不像家了。”

  “曾经慈祥的他开始酗酒,赌钱,醉了跟醒着的时候都是念叨着想要一夜暴富回到过去的生活。但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在他欠下一堆债以后,妹妹被人贩子带走去抵债了。”

  “一周以后,酗酒过度我的父亲过世了。”

  “半年以后,被虐待过度的我的妹妹,找到的时候也已经不是人形了。我亲手了结了她。”他背着大剑向前迈出了步伐:“所以你,想跟我讨论残害同胞?”

  “类似的故事。”海米尔摇了摇头:“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讲出来。”

  “但复仇什么的,其实怎样都好了。”

  “我们只是想回家而已.......”

  “呜呃——”女王捂住了嘴,开始发抖。

  “你们的回家可不仅仅是回到苏奥米尔这么简单吧?”麦尼斯多仍旧保持着镇定,他没有因为对方的这些话语而产生任何的动摇。单刀直入地指出了对方话中有话。

  “是的。”海米尔肯定了他的话语,紧接着抬起头,那眼眸之中有着令一旁大主教罗曼熟悉又有些恐惧的色彩。

  “我们要让苏奥米尔回到它应有的样子。”海米尔这样说着,他的表情正是宗教狂热者常有的模样。

  “你们要让苏奥米尔回归到血与火的混乱之中。”麦尼斯多出言讥讽,毫不留情。

  “如果这就是让一切回到正轨的方式的话。”海米尔丝毫没有打算示弱:“陛下的政策过于软弱了,这是错误的。我们将以大剑的名义纠正这一切,让苏奥米尔回到她应有的样子。”

  “余等——”女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望着两边的人,而我们的洛安少女因为对情况的无知而将眼神再度投向了贤者。

  “简单来说。”亨利抬起了一根手指。

  “余等该如何是好?”她望着龙翼骑士团又看着大剑士,双方剑拔弩张,这之间的对立矛盾显然是不可化解的。不论再如何天真,在历经过生死关头以后女王也不会再觉得她可以三言两语让双方放下剑来携手并肩。

  这是观念上的对立矛盾。如今的整个苏奥米尔对于这些大剑士们来说都是错误的。

  她陷入了两难之中。对于大剑士的亏欠使得她想要补偿他们,可是这些人的主张接纳他们回来显然整个国家那珍贵的和平又要消失。

  “就是两头狼。”贤者耸了耸肩。

  “在争一个牧羊犬的位置。”

  “这都是,余等犯下的罪孽。余等的天真导致的结果——”施加在她身上的压力使得女王几乎崩溃。在贤者三言两语解释加之以之前了解过的事迹以后,洛安少女意识到了这场冲突的根源。

  大剑士们的存在立场和政治主张是主动干涉这个国家的一切事物——光这一点上的话和某个米拉正朝着他翻白眼的家伙做法很像,但是后面一点就不太一样了。

  他们想要守住传统,守住苏奥米尔人自己的文化,不被拉曼毒药所入侵。

  而作为这个拉曼毒药的代表的,就是迫害了大剑士以及相关人员的龙翼骑士团。

  相较之下龙翼骑士团的做法就是典型的帝国式忠诚。不干涉君主的行为,拼尽一切达成君主的理念。

  看似对立的两个群体,其实又有很多地方很像。

  一方是对着传统的拘泥与固守;另一方则是对着君主的愚忠。

  他们都放不下自己执着的东西,最终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自己的君主头上,压得女王喘不过气来。

  “无可救药的一根筋蠢蛋。”亨利刚刚说的话,在洛安少女的心头回响。

  贤者或许早就看穿了这一切吧。

  “陛下,请允许我等回归,以克莱默尔的名义,必定使得苏奥米尔回归到应有的模样。”

  “您是时候该放下那份天真了,逐出我等并换不来真正的和平。这些拉曼毒药如何毒害吾国,陛下难道还不明晰吗。”海米尔一字一句地说着,同时离开了同伴的阵列开始靠前。

  “一派胡言。”

  “麦尼斯多卿——”女王转过了头,看着龙翼大团长摘下头盔以后迈着步子向前走出。

  “身为臣子,令陛下的那份天真化为现实不正是我等的责任吗。”

  “你们终归只是暴徒。”他摘下了左手的手甲丢了出去:“说什么一切没有应有的模样,其实只是想像过去那边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罢了。”

  “不论如何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们都不是忠于王室的卫队,你们早就变质了。只知道怀抱着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所谓传统,固执己见干涉任何进步的想法。”

  “我向你发起决斗,大剑士海米尔。”

  “若你仍旧怀抱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荣誉的话,就捡起它。以在陛下、在主教大人、在神明面前决斗的方式,来决定谁对谁错。”

  “如此避免更多牺牲的方式,陛下也赞许吧?”麦尼斯多回过头看向了女王。

  “余等——”她话音未落,海米尔就俯下身接起了那只手甲。

  “如你所愿吧。”他把手伸向了背后,但拔出来的却并不是一把克莱默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