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95章 讨好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隼人村落所处的山沟拥有较多地势平缓的部分,因而在附近要找到一片适合扎营的地方并不困难。

  只是在炎热的夏天奔波了一整日,大部分人实际上已经是累得浑身黏糊糊的汗水都不想管,打算就这样倒头就睡了。前面听闻要前往村落的时候足轻们都松了口气,即便是高级武士当中,也有不少人怀抱着终于可以在正经的屋子里睡上一宿的期待。

  想象和现实的冰冷落差加重了疲劳却无法休息带来的烦躁感,平日里已算苛刻的武士们把气撒在了因为疲劳失误连连的足轻身上,用鸡蛋里挑骨头的态度刻薄挖苦着他们。沉重的阶级压在肩上,足轻们顶着更加严重的疲惫仍需扎营,肚子里同样满是闷气,却只能点头哈腰赔笑称是,生怕让武士们不满加剧换来杀身之祸。

  少数较为年青的足轻之一实在忍不住,硬起脖子打算转身理论的一瞬间被旁边的组头拍了一巴掌,抓着后脑勺的头发将他强行按了回去。

  单方面的大声吵架发泄不满声音之大从村口传到了村里,使得隼人们更进一步地紧闭房门。原先不知情的人在经历这一动静之后也都知晓自家门口多了不速之客的事实。有意压低的讨论声在寂静的林间傍晚从村里传出很远,之后又化作一片安静,仿佛害怕被子外有怪物的孩童蜷缩其中不敢吱声希望借此可使得对方离去一般。

  “.......”贤者安静地站在口袋状的村庄入口往里看去,而矮了他足有一个头的鸣海站在旁边也将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仿佛我等与恶鬼是相同,不,甚至更加可怖的存在吗。”蓝发的高级武士语调之中没有多少起伏,因为这样的局面对他来说不见得是意外。

  只是即便是预料得到的事情,亲身体验的时候也还是在内心掀起涟漪。

  身后的骑马武士们还在吵,弥次郎赌气在自己的营帐立起之后就进去自闭了起来不跟任何人说话。大神和老乔在指挥营地的构造和物资的安放,鸣海摇了摇头,走了回去。

  “成何体统!”少有地,一向沉稳的武士队长对着通过指责他人来发泄自己不满的高级武士们大声地吼出了这句话。贤者没有回过头,微不可见地耸了耸肩,继续观察着村落模样。

  口袋型的隼人村落位于山沟底部,背靠着延绵不绝的山脉。四面都是高地且地势陡峭树林又十分密集难以进入,即便是一行人来时的路实际上也是绕了一个又一个的弯而非直接穿行。

  若不直接来到山沟当中,是决计无法察觉到这个村落的存在的。因为周围山体遮挡的缘故,他们在此生火做饭取暖的炊烟也不会被外界察觉。

  如此隐蔽的代价自然是资源相对匮乏,即便在傍晚昏暗的光线下仍旧畅通无阻的优秀视力,令亨利轻松捕捉到了村庄后方整齐的果林。旁边低矮的草本植物看起来则像是某种药草,结合到阿奇等人对于安魂香的运用,想来这些大抵便是这个村庄的主要作物。

  家家户户门口都有最少十来处小石堆,从上面插着的木棍和上面攀爬的藤蔓和宽大的叶子可以判断出是薯类根茎植物。山里无法开辟农田,因而这便是他们的主食。再加上篱笆当中饲养的家鸡,或许附近山上的溪流偶尔可以捉得些岩鳟,男人再出去打猎。在不经常与山下和人主流社会接触的情况下,这片土地供养肉眼所见的这片村落当中十几户人大体没什么问题,但日子多半是不会太过富裕的。

  新月洲大地缺乏优质铁矿,但若没有铁制工具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十分艰辛。隼人或许大多善于铁器制作,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他们哪怕再不愿意也必然还是需要和什么人做些交易的。

  孩子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很明显是布帛制成,棉线得买;饲养在篱笆当中的家鸡也不是山上可以随便抓到的;加上铁矿石——这个村落必然定期会与能够供给这些的和人村落或者小镇进行沟通交流。

  出售的东西可以是山里的药草、动物的毛皮或是自身制作铁器的技能。

  ——为何贤者要做这种事?

  在隼人很明显与他们之间有隔阂难以通过语言沟通交流获取讯息的情况下,自己观察进而进行推理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而基于这些肉眼可见的因素,再结合只有女人小孩出现的事实,大概是遭遇了什么情况也可以推测个八九不离十。

  盛夏时节是动物活动最频繁的时期,即便山里的野兽毛草没有秋冬那么丰厚,去年出生的幼兽到了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会跟着母亲出来行动了。活着的年幼野兽在哪个地方都是有钱的官僚商贾钟情的玩物,加之以其它林林总总如适合制作箭矢的优秀尾羽等商品,结合之前牛马来到唯一的出口道路附近便感到不安这一事实,显然村里的青壮年们是在结伴出门去参加集会换取所需物资的路上遇到了恶鬼的袭击。

  ——那么,从这些讯息和又可推断出什么?

  首先是这头袭击的恶鬼足以独自抗衡最少十几名经常在山间行走体能优秀弓术精湛的青壮年猎人,并且有足够快的速度,也足够狡猾,能够抓到这些敏锐的猎人们一个措手不及。

  迅速、强大而又残暴。面对十几个人的对手也丝毫不会退缩,同时又拥有足够的智慧,等到猎人们察觉之前已经太晚了。

  这些特点显然与之前那仅仅只是身躯庞大,实际上空有一身蛮力智力低下笨拙不堪的山鬼是相违背的——不,这是些什么新的东西。

  其次而又更加与目前他们的处境息息相关的,便是恶鬼袭击时的方向离他们现在的营地很近。

  某种程度上来说武士们算是实现了自己那言不由衷的承诺,他们确确实实守在了村庄的门口。作为唯一的道路,恶鬼若是袭来的话必然会先惊动在外面扎营的武士们——虽然这前提是恶鬼和人类一样好好走路。

  鬼族的体格和身体能力让他们可以直接在人类难以行走的密林之中横冲直撞,对于人类而言十分艰难行走的陡坡他们也可以直接冲过去。

  哪怕是武士们,对上这样的存在也依旧处于劣势。

  今夜的布防得好好考量,尤其是在大部分人都精疲力竭又心态浮躁的情况下。

  细微而熟悉的谈话声从附近的森林之中传来,亨利撇过头的一瞬间米拉、绫还有咖莱瓦“唰唰——”地从树林当中钻了出来。阿奇跟在他们身后,闷声垂着头,没有像米拉想的那样抵触。

  “他要暂时跟着我们?”洛安少女用陈述句以疑问语气问出的方式偷懒掉了后半截,而贤者点了点头之后,她就把阿奇引向了里加尔一行所住的营帐——这是由留在这边的传教士们、樱和璐璐盖起来的。

  一系列杂乱的插曲接二连三,之前武士们对足轻乱发脾气的行为在鸣海的镇压下缩了回去,没有让事情变得更加混乱。

  毕竟现在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起内讧赌气。

  这是外来者更容易注意到,而身处月之国阶级社会之中的武士们总会不自觉忘记的事情。足轻们也是人,哪怕不敢明面反驳武士,私底下的积怨对于队伍长期而言只会更加不利。

  尽管从一开始出发这一整支队伍就隐隐分成了足轻、里加尔一行和武士集团三个团体,而武士们也一直以来都是用这种方式对待足轻。但现在毕竟是出门在外,之前底层的人受了气还有家可回,每日武士们与足轻也就训练时相处,而且在青知镇时除了训练、巡逻与保养武备也没有太多劳累艰苦的体验。

  如今离青知已有千里遥远,一路走来大半的活都是足轻们干。日夜相处间不说这些底层士兵,就连里加尔一行也更多看到武士们骑马叉腰高谈阔论批评指点而非挽起袖子干活,这种体验无意间自然加大了足轻们内心的不满。

  但尴尬的地方就在于里加尔一行哪怕是如今十分受武士们敬重的贤者也只是客人身份,这种东西不应僭越。

  提的时机很重要,提得早了也许人家反而对你反感;提的完了,那事情可能都太迟了。

  好在鸣海终究是个清明之人,他会对武士们发火就意味着他已经意识到武士们的言行会对足轻的积极性和队伍的协调造成影响。

  于是借着将自己观察到的事物说出的契机,亨利也顺带向三位武士领导阶级以及后方的小少爷弥次郎点到为止地说了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武士领队从来并非不思进取之人,短暂沉默过后他便吸取教训,之后责令高级武士今日起铠甲与刀枪弓箭都自行维护保养,以减轻足轻们的工作。

  温水煮青蛙,他没有直接推到底,操之过急总会让事情走向滑坡。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作为领导阶层的人进行讨论并制定计划,改正一些做法的同时,底下的足轻们也将营地全部处理好。

  趁着夏日漫长日照尚未完全结束,他们点着了火开始准备起晚餐来。不少体力透支的人都汗流浃背地坐在营地周围的地上,足轻的胴甲和阵笠被随意地放在地上,武器也依靠在附近的树上。

  这种行为本来会引来高级武士们的指责谩骂,但现在有鸣海严令他们不准恶言相向,这些人有一肚子的“恨铁不成钢”也只能忍着,继续坐在自己的营帐里品着小酒检查装备了。

  骑马的武士们终归只是因为燥热而力竭而已,他们恢复的远比靠自己双脚行走还要干活的足轻们更快。因而在亨利的提议下,今夜守夜的主力自然也会是高级武士们。

  伙夫组开始炊饭的时间点贤者与洛安少女带上了璐璐、樱和绫一并带着一些物品去到了附近的山林之间,利用小树的弹性与绳索相结合作了一些简易干扰性质的绊索。因为附近有隼人村民活动的缘故,他们刻意以贤者自身作为标准调整了触发所需的体重。

  195公分高的亨利即便与鬼族相比仍旧逊色不少,却也足以将普通人甩得没边了。

  以他作为标准,就可以保证陷阱不会被误触。

  这些东西充其量算是预警措施,其中一个连环陷阱上还被绑上了摘下来的鸣箭牛角雕刻的箭头。绑在弹性十足的树梢末端,一旦别的陷阱被触发,解除卡榫的一瞬间高速回弹的树枝速度堪比射出的箭矢,因而也能满足让鸣箭头发声的需求。

  无雨的晴夜牛马和辎重都可以放置在营帐之外。因为亨利说法而感到不安的缘故,鸣海思索之下令人将各种木箱按照规律摆放,又将牛车拉到外围,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保卫营地的围墙。

  但这样的掩体虽然可以挡得住人类敌人的攻击,面对两百公斤重的鬼族,只怕还是显得有些单薄。

  不论如何,有总好过没有。

  但当这一切全部处理完毕,亨利一行人也回来的时候,随着夜幕正式降临,隼人的村落之中忽然亮起了一排火把。

  “做好准备。”不知对方来意如何的鸣海让卸下了武装的武士们也都拿好武器,虽然理智来想隼人们对着他们举起武器百害无一利,但若亨利的推测正确的话,这些人毕竟在夏日损失了一次赶集换取必需品的机会,而又有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最少是伤残状态。

  他们虽然是全副武装的武士,但也是拉着辎重的金山。

  穷山恶水出刁民,愈是绝望,就愈不应当对人类的善意怀有过高期待。

  “武士、武士大人——”随着这个生硬苍老的声音,在一行人面前显露出面容的是一名留着长长白须,颤颤巍巍的老人。从周围人员簇拥的模样看来显然就是这个村落的领导了。

  他的旁边有两个拄着拐杖头上还缠着绷带的年青人,虽然虚弱不堪,但健硕的体格仍旧摆在那儿,显然就是目前整个村里健康状态最为良好的青壮年了。

  除了这三人以外,余下的十个人尽数都是女性——她们手里都捧着木盆或是瓦罐之类的容器。

  不需要是一位贤者你也能猜出大致的发展,他们这群不速之客到来的消息已成既定事实。村里的女人们或许以为紧闭门户就行,但更加老练的村长则势必知晓种种缘由,在比对双方战力之后,此刻前来显然是为了讨好武士们。

  “请、请享用。”他令村里女人端上来的东西,借着火光散发出一股子香气,显然是洗净并蒸熟的家鸡。

  新鲜鸡肉的香味和色泽让后方不少武士们都精神大振,而村长会和人语言这件事情也使得沟通交流变得轻松许多。

  鸣海点了点头让手下人接过了木盆,女人们的表情有些阴郁,但也没说些什么。

  “当心下了毒,先检查。”武士领队对之前阿奇运用安神香的事情记忆犹新,尽管是讨好的举动但他也并未放松警惕。

  武士们当面用银器和其它一些测试手段确认了鸡肉没有问题便拿进了营地,而看着这一切的隼人们则在村长的带领下便都下跪在了他们面前。

  “我、我等罪该万死,但还请大、大人明察,实在是生活所迫。”村长诚惶诚恐地连磕了几个头:“附、附近恶鬼作孽,青壮年重伤,实、实在无法给武士大人们更好的款待,还请宽恕。”

  如此低的姿态与示好,即便是之前满怀怨怼的武士们也变得和声和气了起来。在此之上村长又接连说了一些好话,赞颂他们的武勇慷慨感谢他们前来讨伐恶鬼诸如此类陈词滥调。

  是否是真心我们不得而知,但最少大部分的武士们是很受用的。

  “那、那我们就此告辞。”隼人们奉上了十只蒸鸡之后转过头打算回村,但就在这个时候之前一直沉默自闭的弥次郎忽然开了口。

  “等等。”他说完这句话又小声地吩咐了属下的武士们搬了一些东西出来。

  “这是回礼。”

  “大人?”

  “不收下就是对我的不敬。”逐渐成熟起来的小少爷也变得很是擅长利用自己的身份。

  “万、万分感谢。”隼人族的女人们从武士手里接过了弥次郎给予的东西,有着沉甸甸分量的这些是从队伍中分出的大米和其它口粮——她们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而尽管言语不通,语调中感谢的意味也变得真挚。

  “嚯。”花魁瞥了一眼小少爷。

  “我在书上读过,庶民家里饲鸡是为了谋求每日的鸡蛋。像这样直接宰了送上来。总之——”他别扭地转过了头。

  “这一食之恩我们不会忘记,恶鬼定当被讨伐。”甩下这句话,弥次郎头也不回地再度跑回到自己的营地。

  “万分感谢。”而村长再度深深鞠躬,和其他人一起带着比他们送来的更丰厚的回礼朝着村子里走去。

  “阿奇。”阿奇的母亲也在行列之中,她招了招手又叫了几声,男孩便最终还是走了出来。

  “去吧。”博士小姐对着他点了点头,阿奇便小跑着上去牵住了母亲的手,又帮着她拿了一些弥次郎赠予的礼物。

  “都好了吧。”而洛安少女看着隼人们的身影逐渐远去,搓了搓手回过了头。

  “可以开吃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