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68章 孤岛(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87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久远过去还尚未出现所谓“文明”、农耕的概念也尚未萌芽的年代,大部分地区的原始人类过着的都是狩猎采集的生活。

  这种古老的生存方式以家族或者部落为基础:人们在广袤的大地上追逐迁徙的兽群,根据季节不同或捕鱼或打猎,再佐以浆果坚果蘑菇等一系列可食用植物与真菌,完全仰仗于自然环境中的供给。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听起来很美好浪漫,但实际上与野生动物一样,由于跋山涉水与狩猎运动对于个人体能的极高要求,那个年代容不下任何老弱病残。人类儿童以及青少年的夭折率极高,进而导致种群一直都维持在较小的规模。

  优胜劣汰是残酷的自然法则,所有存在于自然中的生灵也都避免不了这一点——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最大区别,便是具有智慧。

  智力与智慧是两种概念。

  前者是高度发达的本能,对于事态具备极高的感知与理解能力——就像能够预知火山喷发或是地震到来而提前逃离的动物。它们是优胜劣汰自然法则下的产物,遵循极其简单的逻辑——不具备这种能力的生物都死了,所以幸存下来的经历漫长时间的演化拥有了应对这些情况的智能。

  而后者则更像是一种后天的累积,它不是被动挑选单靠幸运存活下来因而拥有的“能力”,而是一种对于困境解决方法的“思考”。

  思考。

  是一切的开端。

  “如何解决食物供给不均,猎物有的时候能大量丰收吃都吃不完,有时候却不一定能够取得的问题?”的思考,带来了食物保存的习惯。

  “如何更高效地捕鱼”的思考最终导致了渔网的诞生。

  而对于只能依靠捉摸不定的大自然馈赠的不满,进而引发的关于“稳定生存环境”的思考,则带来了农耕文明的起源。

  自行种植,自行畜牧。将生长与收割都控制在可以掌控可以预估的范畴内,这种变化得极其彻底的思想至今是人类独有——不光与野兽区分,就连其它几大种族也并不存在相同的概念。

  所以人类发展壮大了,一片片的森林被砍伐开拓作为农田。充足的口粮保障使得人口发展壮大并且倾向于定居而不再在大地上迁徙游荡——“家乡”的概念由此而生,而为了管理越来越大的人口规模,社会制度、国家、贵族和平民、法律等一系列概念也都应运而生。

  但灾害依然存在。

  定居以及愈发庞大的人口基数,使得人类对天灾的抵御能力大幅度下降——过去仅有数百人的小聚落在遭遇饥荒时可以通过长途迁徙至别的地方寻找食物,但当人口到达了几百万时,一旦出现荒年野地里的东西根本都不够吃。

  而且,如此庞大并且还在不停增长的人口基数引发的资源竞争也极其剧烈——尽管战争在久远的过去部落间就是常有的事,如今却随社会制度一并也变得更加“文明而高效”。

  追求稳定生存环境的初衷在历经数万年演变之后终于开花结果,人类完成了没有其它任何单一物种达成过的成就:史无前例地将自己的生活足迹遍布高山与大地冰原与沙漠——可危机的阴影却也从未消失。

  就像上面所提的:过于庞大的人口基数,意味着过于庞大的资源需求。

  而这个资源需求的供给出现了问题,会发生的动荡。

  我们如今也正在亲眼面见。

  ——时值8月末,夏末初秋。

  短短20天左右的时间,济州的局势恶化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武士阶级与平民阶级公然挑起的矛盾现如今虽然因为混乱反而尚且还限制在济州领地内部——武士们忙于应对下克上未能报告,而缺乏秩序和管理的暴民也没有能力进一步取得成果——但更严重的问题才刚刚显露端倪。

  祸端起源的水俣,是一座兼具了商港用途的渔港。

  不知火海肥沃的水域加上大规模定居的渔民高超的技术,使得这里出产的海产品提供了整个济州将近5成的副食品。

  这是个什么概念?

  仅仅只在水俣那一夜疯狂的隔天,周遭城市的人们就忽然发现原本满满当当的早市鱼摊只剩下几尾稀稀拉拉眼珠子混浊一看就不新鲜的臭鱼、以及腌制好更耐存放的咸鱼和附近淡水中捕捞的河鱼。

  在济州人眼里,河鱼是下等的,是底层人才会吃的东西。稍微有点钱的人都会选择海鱼,不光味道更为鲜美,也往往更加“高贵”。

  但这种关于副食品短缺只能选择不太乐意吃的河鱼的“微小不满”,与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相比几乎不值一提。

  泰州失联了。

  这个消息传了已有一周。

  作为中北部最重要的稻米产地,泰州的失联直接意味着整个济州大量的士族和华族的主粮供给出现了影响。

  华族的佣人与士族麾下足轻们出去采购粮食时,一次交谈的空当稻米的价格就可以翻3番。仅仅一周之间,原本衣食无忧的华族与士族们忽然发现如果要维持迄今为止相同的生活的话,他们也必须像平民家庭那样在餐费上斤斤计较。

  一部分乡士出身较接地气的人为节省支出改为食用薯类与黄米,但绝大多数的济州贵胄,则就像任何阶级严苛的国度中的掌权者一样——做了他们最拿手的事情——以权压人。

  士农工商,新月洲的社会中与其他大帝国相似,商人的地位是相当低的。

  油嘴滑舌投机倒把是社会对他们的普遍印象,而能把控对贵族的口粮供给者虽然势必也有官方背景,底层的实际运营者却还只是实打实的平民。

  新月洲民间有句俗语叫“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也正是济州华族一开始对涨价还算忍让的缘由,这些米铺的背后也是华族,他们不想公然和同等地位的贵族挑起矛盾。

  但忍让也有一个度。

  好面子又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贵族,因为供粮短缺而又囊中羞涩买不起稻米时,会愤怒而不是转而买入其它食品也理所应当。

  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几乎与水俣那一夜性质相同的局面在济州其它城市也迅速地发生,只是含蓄文化下成长的新月洲士族们并没有用直接打砸抢这种“粗暴野蛮”的方式——他们拿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权力去压榨,逼迫米铺老板必须把价格降回到原来那样。

  这显然是强人所难,但贵族又怎会在乎。

  而在他们还在斤斤计较着“吃什么”的时候,因“济州府事变”而迅速呈燎原之势扩展开来敌对情绪和下克上运动。

  直接让“吃什么”变成了“还有没有吃的”。

  月之国是一个农耕大国。

  稻米、蔬菜、水果、茶叶、薯类、小米,这个国家8成以上的人口是以种植为业的农民。

  而当农民们群情激奋地抄起镰刀锄头放下农田前去与贵族对立时,一个非常朴素的问题就摆了出来——没人打理的农作物怎么办?

  最初有其它济州农民不愿意参加这场声势浩大的“下克上”运动,想留在家好好照顾田地时,他们气血上涌的年青邻居还会指责唾骂他们懦弱胆小。

  而当他们疯狂闹腾了一周回家却发现作物都已经全部枯死之时,这些人在热血退去后。

  发现留给自己的只有一地鸡毛。

  最初水俣煽动恐慌的谣言终于在他们自己的不懈努力之下成为了现实——粮食短缺的问题在8月末刚刚入秋本应是丰收的时节确凿无疑地到来了。

  但问题的解决方法却也变得很是明显。

  已经诉诸过暴力,甚至下克上反杀了不知危险依然出门毫无防备的济州士族,品尝过掠夺财物的甜头的农民们。

  会向家里还有余粮的其它农民举起武器也只是一念之差。

  人性从来都经不起考究。

  那些未曾参加暴动老老实实照顾田地的人,他们的“不配合与懦弱”成为了讨罪的理由——沾过血便自以为已经成为顶天立地男子汉的人,品尝过结成团诉诸暴力可以带来的优越感与权威感的人,将他人的粮食与生命全都视作任由自己处置的所有物。

  于是不光是平民与贵族,就连平民与平民之间也出现了对立。

  一部分纯粹主义者认为必须集中精力团结起来对抗那些要处置他们的贵族,但更多的人只是食髓知味地继续品尝通过宣泄暴力带来的掌控感。

  人人自危,分裂成无数小团体互相敌对的局面,在口粮紧缺的现实物质条件催生下出了无数的恶。

  泰州失联,济州动乱,章州孤立。

  新京的掌权者焦头烂额,而在如此动荡不安的背景之下。

  我们的贤者一行,此时却正在济州的森林之中烹煮着食物。

  亨利作为慰问品买给传教士们的那些里加尔式的口粮,在这种时候哪怕不甚喜欢武士们却也得吃上一些。

  因为他们也未曾预料到济州的事变。购入的和式口粮虽然充足,但考虑到往后的路途也许补给不便必须动用贤者个人购买的部分,此刻先尝试品尝一些适应适应口味才是正解。

  只是贤者所购入的东西虽是里加尔式,却并不完全是西海岸或者拉曼风味的。

  陶罐里装着的东西,是用盐腌制发酵的蔬菜。一经打开,一股子浓郁的酸味就飘散在空气之中。不光是新月洲的武士们对这极具刺激性的气味面露不悦,就连拉曼传教士一行也不甚喜欢。

  也就唯独我们的洛安少女与贤者先生尚且能够接受。

  “是酸菜啊。”白发的女孩儿如是说着——这是一种奥托洛风格的腌菜,洛安作为曾经也生活在西方大地上的民族,也具有类似风味的菜肴。

  奥托洛人的餐饮整体上与里加尔大部分其它地方一致,都以面食为主,只是民间爱吃的面包通常是带有酸味的独特黑面包。

  酸菜也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乍听之下似乎与东海岸南部以番茄为中心的料理十分相似,然而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拉曼传教士们也就不至于面露难色了。

  东西里加尔两种传统菜系最大的区别在于——东海岸的“酸”,实际上是追求“鲜味”的结果。

  番茄汤虽然酸,但它的鲜美也十分出众。可奥托洛的不一样,奥托洛的“酸”,实际上是追求长期保存的结果——这恰恰与“鲜美”的定义相反。

  不论是黑面包还是酸菜,只要存放得当都可以放上很长时间。这也是亨利购买这些而不是那家店更擅长制作的拉曼菜系的缘由,他们终归是旅人,并且没有富裕到能够肆意抛弃的程度,所以得好生考量食物变质的问题。

  与此相同的还有一些熏肉和豆子,表面用烟火熏到干燥发硬的拉曼火腿与奥托洛香肠若是存放在干燥地带足以耐久数年,再配上袋装的豆子,算是补缺了青田家一行那典型和人餐饮当中严重缺乏的副食组成。

  除了这些以外,贤者作为慰问品买给传教士们的自然是相对正常一些的面包——而这也是他们眼下在处理的部分,这些面包相对来说更不耐存放,所以要优先解决。

  从陶罐中取出的酸菜用随身小刀切成细丝,再配上事先浸泡的豆子。香肠可以直接煎,但还有一些更耐存放的咸肉却需要过好几遍水——因为它们为了尽可能保存长久,实在是做得太咸了。

  咸肉过水的过程是最耗时的,它们得先切块进锅,烧煮让盐分稀释出来之后倒掉,再加水,重复3遍后取出用平底锅煎至两面金黄,再加入豆子和其它调料炖煮。所以这个是事先准备的。

  但除此之外的东西便都相当省时。

  用咸肉加热融出来的肥油将香肠煎一下,面包切片并略作烘烤,把配上切丝的酸菜和豆子炖咸肉,便组成了在西海岸往西的奥托洛帝国民间常见的一餐。

  除了烹煮咸肉的部分以外消耗的时间都非常短,如果不是香肠而是火腿直接切片配面包的话甚至只需要5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能准备好。

  相较于新月洲的主粮总是文火慢炖才能品用,贤者三下五除二就弄完了这一套里加尔风格的午餐,简直让青田家一行负责煮食的足轻们目瞪口呆。

  “先生这、这就好了?”

  ‘这样真的能吃吗?’的心里话几乎脱口而出,但亨利一如既往不置可否,只是耸了耸肩。

  久违的面包配菜让传教士一行首先动起了手,虽说是更偏向于奥托洛式的餐点,但这终究也是里加尔人的风格,所以他们很快地便大快朵颐了起来。

  里加尔一行加上作为夷人的璐璐还有平民出身的坚爷以及博士小姐与花魁接着都跟上了脚步,他们或半信半疑或满怀期待或好奇地打量。

  而青田家一行在迟疑了一会儿后也终于放下了成见,作出了大胆的尝试。

  “有些重口,但尚可接受。”成为了武士们的评价。

  要让新月洲人普遍较淡的口味接受里加尔式餐饮,不是一两日便可以达成的。但总的来说这一餐虽然不符合习惯,却也没有到不可接受的地步。

  存放方便,储存时间耐久,并且烹饪省时。

  类似这样的一餐不光是奥托洛帝国那边的家常菜,也是奥托洛军人常见的口粮——据说那边的冒险者也很青睐这种组合。

  非要说还有什么缺点的话,也就是存放酸菜的罐子较为沉重易损。

  并且气味有点大罢了。

  ——这本不应该是一个问题,因为他们毕竟为了避人耳目都来到了一片深林之中。

  除非。

  有刚刚好是奥托洛出身的人,又刚刚好避人耳目也走入了这片森林,然后还刚刚好在饭点闻到了熟悉的菜肴气味基于好奇心靠近过来。

  于是,在这种巧合又某种程度上命中注定之下。

  一行全副武装的人忽然从亨利他们附近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

  双眼相对的一刹那之间,空气都凝滞了。

  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啊——嘶——”米拉看着那群人与她一般无二的白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章州的遭遇。

  而这群人打量着他们这一队明显过于奇特的组合,一时之间也慌了神。

  “奥斯托巴奇(撤退)!”待到为首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前面的人并不是他们的友军时,立刻下达了指令转身就跑。

  “这——”老乔愣住了,而亨利两口吃完了面包,抓起了克莱默尔。

  “我说你们。”

  “不想追追看么,一看就形迹可疑的家伙。”贤者耸了耸肩,如是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