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5章 新目的地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4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距离在无形之间,拉近了。

  人性这种东西当真是十分奇妙,正如我们之前曾说过的那般:“人们敬畏天才,但不会前去接近他们”——作为统治阶级,里加尔世界上贵族和平民之间的关系也维持着类似的一种微妙局面。

  长久以来世界各地的贵族阶级和平民之间存在的隔阂,虽说正是许多矛盾的根源,但它仍旧现存,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必要性。

  贵族们的所有一切文化,其实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使得他们的统治更加地稳固。以华贵服饰营造容貌上的优越性,严格的措辞和礼节,知识和武艺的学习,这些方方面面的讲究以及生活上的奢侈正是为了与平民阶级拉开距离,稳固确保统治阶级一直都是统治阶级。

  这也是拉曼学者的“人类奴性本质论”论点之一:“人们总是向往那些比自己地位更高的存在,有社会性的动物会对体型庞大的个体表示臣服,而人类贵族们也莫不是在用金钱和权力营造出巨大的印象。”

  若统治阶级并不拥有这种强烈的存在感,那么人民何必去尊敬畏惧?

  若人民并不敬畏统治阶级,那么他们又何必遵从对方的思想?

  人类是复杂的,人性也是十分奇妙的。倘若平民阶级与统治阶级能够平起平坐的话,无数的事情都不能——至少无法顺利地——推进。因为所有人都会各执一词,他有他的想法,你有你的想法,到头来谁也没法吵赢谁,事情不会真正开始有所进展除非一个压倒一切的强硬人物站出来,令所有人都服从于他。

  这就是最初统治阶级诞生的由来。而在跨越数千年的人类历史发展当中,统治阶级与平民阶级的划分越来越严格。到了最后在帕德罗西这样的老牌帝国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忽略掉个人,以身份作为判断的基础了。

  诚然,身份背景和出身这种东西你无法甩掉,但脱离了这些东西,统治阶级和平民阶级其实一样。

  都是活生生的人类。

  都有自己的压力,自己的痛苦,自己的情感。

  他们的隔阂没有大部分钻牛角尖的人所想的那么深刻。

  只是统治阶级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不能总是暴露出弱点,他们必须维持着这种优越性,维持着自己的姿态。说是死要面子也好,但平民们所期待所向往的也正是这样的存在。

  这就在相当程度上造成了矛盾,为了维护统治他们必须保持优越性,有的时候——或者说一直都——在贵族自己的圈子当中都不能暴露出来弱点。一切的苦都只能自己藏在自己的心里头,地位越高背负的东西越多的人就越是孤独。而他们承受着这种孤独和痛苦,其他人却还难以去理解,只是一再地指责他们。

  指责他们不懂平民,不懂人心。

  这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正确的,确实有着不少贵族对平民的生活和想法一无所知,但更多的恐怕还是社会结构不完善所产生的必然悲剧。

  贵族们要保持完美,因为对着错误的人暴露自己的弱点会受到创伤。

  但如果是对着正确的人,双方的距离却会因此拉近。

  某种程度上,这正是信赖关系建立的第一步。

  不是游走于外围圆滑地自保,而是试着袒露出自己的心声自己的真实,不做隐瞒,如实相告。

  队伍当中的众人都不是傻子,即便下级佣兵和商人们不拥有什么高深学识,他们也到底是经历过风吹雨打岁月沧桑的大人。人心这种东西无需样样言明,观察态度和行为细枝末节就可以推断得出来。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只要好好说话,就可以和平地解决。

  差的只是捅破这一层窗户纸的行动罢了。

  亨利达成了他的目的,一如既往地。队伍当中的气氛在整体上明快了许多,他们不再是隐隐地像是要分裂成两个团体,人们开始有更多的交流,一些玩笑话和家常也时时提起,不显得沉闷。

  虽然玛格丽特的事情还不能算是彻底解决,局面在不知不觉也逐渐好转了起来。

  天气似乎伴随着心情在起伏变化,又或者心情和处境的改变令天气的变化更加地容易被感受到。

  米拉记不起自己到底有多少个雨夜逃亡的日子,又有多少在阳光下灿烂欢笑的日子。尽管她明白这些都只是少数的例子,实际上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头逃亡、而下雨天却欢声歌唱的情况也不在少数。但记忆总是容易把相似的事物给联系在一起,每回想一次就添油加醋几分。

  到了最后回忆起伤心往事时周遭的环境就必然也是冰冷痛苦的,仿佛就连空气也背叛了你想要令你窒息,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敌意。

  而换到那些美好的回忆时,一切又都像是打翻了蜜糖一样充满着淡金色的浓浓香甜气息。

  愈是久远,因个人情感影响而多多少少被篡改过的记忆就愈发地不可靠。

  孩童时坚信的某物,长大后也认为一定就是那样。可等到你真正前去触碰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记忆不知在哪一个环节上出了岔,以至于那坚信着的回忆实际上与事实天差地别。

  正如历史本身因记录者的知识和阅历有可能出现偏颇一般,尽管许多人拒绝前去相信,但人类的记忆本就是一种极为不可靠的东西。

  主观上深信着的东西,认定一定就是事实的东西,因为记忆容易混淆的特性,可能错的离谱。

  那么基于此,基于“熟悉”而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人际关系,又是否跟它一样是善变而又脆弱的呢?——米拉回过头望着笑得很是开心的玛格丽特,她停下了,没有再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再深入进去的话,怕是会将整个世界的认知都给否定掉了。

  这会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这样就足够了。就算日后会被此刻的主观情感所粉饰也没有关系,人总是需要一些什么去相信的。

  她最近逐渐开始理解亨利为什么总是那样平静,平静得像是他没有任何情感——尽管她知道这并不是真的——了。当你的知识达到一个水平,你开始可以越过事物的表面摸清一切必然的规律时,你会惊讶于世间一切竟是如此脆弱、善变而又不可靠。下意识地,你就会开始否定一切拒绝一切。

  你越来越难以去相信一些什么,甚至越来越难以去憎恶一些什么,所以到头来你只得对一切保持一种平静的姿态。

  像是个身处来来往往的人流但却站立在原地不动的过客,像个格格不入的异乡人。

  这乍听之下如同某种比人类更加高等的存在在观察整个世界一样,好像是十分地了不起,但却并不是她想成为的人。

  她的榜样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

  贤者是有情感的。

  尽管他不经常或者不擅长——抑或两者皆有——于表达情感,但他确实是能够感受到这一切的。

  唯有站在人们当中,感受着一切,关注着一切,可以成为任何人也可以明白任何人的思考,你才能够真正做到存在于世,而不是像个观察者一样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老师,我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要出来旅行了。”冷不丁地,米拉开口对着亨利这样说着。贤者回头望着她,少见地挑了挑眉毛,但没有说什么。

  身后有说有笑的声音还在继续,玛格丽特他们和佣兵商人一行到底都是相同的东海岸文化背景出身,即便在精神理念和很多想法上面存在分歧,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上头却是很聊得来的。

  双方都默契地避开了政治以及宗教等等许多方面的话题,只谈天说地,聊着轻松的事情。

  就这样日落月升,他们逐渐地拉开了距离重新进入到稍微宽阔一些的道路上,在路旁扎营,打点装备,收集火把用的燃料,进行休整。

  旅行商人们结队出行的优点在此时此刻显现了出来,那一辆有两个轮子损坏的四轮马车被他们拆了下来,在亨利他们同意的情况下用铁钉和麻绳跟他们的那辆小型的平板马车组合在了一起,让它加长增加了许多载货量。

  但考虑到结构的强度问题,他们仍旧没有把所有的货物都放置到上头,而是努力由其他马车腾出空间来,分散消化了一小部分。

  如此一来马车损坏的那位商人损失降到了最低,不仅是货物还能保存,马车的框架也仍旧还在。到时候无需购买一整辆新车只要进行维修和填补就行,可以节省下来一大笔的开支。

  出门在外总是有个同伴照应要好上许多,若是独自旅行的商人遇到类似情况,只怕是只能选择骑马尽可能地带着能够带走的商品了。

  这也是帕德罗西境内许多盗贼的惯用手法由来,在一些小桥或者树林旁边时盗贼会将一端是铁钩的麻绳趁商人不备勾在马车的车轮上而另一端则固定于树木或者桥墩。随着马车车轮滚动绳子在不经意间紧绷整辆车就会被拉得失控,而见到自己马车损坏又被团团包围,商人通常都会选择交出货物或者抱头鼠窜。

  兵不刃血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财富,可以说是在严格的治安之下演变出来的另一种别致的抢劫方法。

  伴着浓汤和面饼,听闻商人们讲述这些轶事,令人不由得感慨即便是盗贼劫匪也是为了生存下去一直都在绞劲脑汁地想着各种方法的。

  所幸他们这种规模又存在护卫的商队因为比较难啃通常不会是盗贼的目标,这还是在没有玛格丽特他们这三名贵族的前提下。有了贵族的存在,只要不再碰上那种对于贵族存在极大仇恨的暴民,基本上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

  晚饭过后,在入睡之前马里奥大叔开始制订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

  东海岸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地方,由于并不存在坦布尔山脉这种高耸入云的巨物,这里的可居住面积实际上比起西海岸都要大上许多许多。

  地大物博滋养的不仅仅是拉曼人灿烂的文明,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生物和智慧种族。

  在越过帕德罗西帝国南部进入那些细小的拉曼城邦王国再继续朝着南方前去的群山之中,就住着里加尔五大种族之一的矮人族。帕洛希亚高原的北部则有着以能工巧匠著称的侏儒王国,但在东海岸的世界各地,除此之外,还有着许许多多精灵的零散聚落。

  “哗啦。”马里奥大叔拿出了一张羊皮纸做的南部地图——这其实是他的商品之一,尽管东海岸的印刷技术十分先进,一张详细绘制的可靠地图仍旧是价格不菲,甚至只有贵族能够玩得起的。马里奥原先是打算以成本价出售给之前那个村庄的村长以维持今后的贸易关系,但眼下已经是这种情况了,他也就不在乎那么多,直接拿出来使用了。

  正如其他许多方面一样,在这个时代当中地理相关的知识也是非常可贵的。

  由于纸张跟印刷的出众,东海岸人判断地图的价值并非是以它的尺寸和囊括的疆域而定,而是其详细以及可靠的程度。

  “从切斯特至帕尔尼拉,行程某某公里。”——如是的讯息以及道路的每一个弯曲的细节,每一处的地形需要注意的地方都被标注出来的,自然是需要绘图者亲自一步一步前去行走,用自己的双脚来丈量大地最终记录下来的。

  背着一个装满羊皮纸的皮包,头上戴着插有好几根羽毛笔的大皮帽,徒步行走各地的绘图师这种职业在东海岸十分吃香。而他们所需要一步一步去仔细观察记录并且绘制地图,这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本身就令成本居高不下了,若再加上阅历不足不懂数学和许多基础知识者根本无法绘制可靠地图这一点的话,更是要将这价格炒上了天去。

  所以尽管只是一张南部的地图,马里奥的这件半赠礼性质的商品,仍旧是属于极度宝贵的存在。

  而这会儿商人大叔指着地图上接下去打算前往的目的地,其周围用绿色的墨水赫然用拉曼语写着一个带有警示意味的语句“精灵出没领域”。

  这支在人类看来相当具有神秘感又极度排外且十分善于魔法的种族本身,自然不会是他们想要前去交易的对象。

  但穿过精灵的领土,有一条小道可以前往南部一个叫做司考提的村镇。

  尽管那儿的话他们这支商队就不会算是独家,商品顶多只能卖去个大半,但在结束以后再由周边逛一逛的话,至少回本再赚多一些利润,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那么,有谁想去见一见森林精灵的?”马里奥大叔微笑着对众人说道:“我是说,空无一物的森林,毕竟那些家伙可害羞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