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章 城堡的主人(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们大多都曾有过这样的情况。

  或许是在黑夜之中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发呆,或许是正在忙着一些什么。

  眼角余光瞥到的东西,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这样地靠近你。

  蠢蠢欲动着。

  蠢蠢欲动着。

  它们的躯体隐藏在黑暗之中唯独那双眼睛反射着光芒紧盯着你。

  紧盯着你。

  紧盯着你,什么都不做,只是紧盯着你。

  亨利握紧了手中的短刀,几名精锐战士立马抓起了盾牌站了起来,满脸警惕。

  黑暗之中那一闪而过的黑影眨眼之间就已经消失,战马有些惊慌,而一行人警惕地围在小房间内以这里作为据点严密地注视着门外。

  “那是什么”伯尼拔出了单手剑站在了亨利的旁边,而贤者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但来者不善”

  他们陷入了沉默。

  篝火噼啪作响,但战栗感让每一个人都感觉不到温暖“有些什么东西在墙里头!”那位最年轻的女士用发颤但强作镇定的语调这样说着,亨利和伯尼回过头,一些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大军在前进一般嘈杂的脚步声确实在周围沉闷地响了起来。

  脚底下,天花板,左侧右侧的墙壁之中。

  “……是老鼠”年长的弓手紧皱着眉头这样说道,但亨利摇了摇头:“不,我看到的东西远比老鼠更大,那或许是——”

  他说着,而下一个瞬间紧紧抓着亨利衣角的米拉发出了一声尖叫。

  “呀!!”女孩浑身发颤地缩到了他的后面,贤者迅速地反应了过来丢出了自己手中的火把。“吱吼——!”一阵鸡皮疙瘩的感觉从亨利还有伯尼的脚底传了上来让他们二人头皮发麻,火光仅仅照亮了一个瞬间但两人已经能够看得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它浑身惨白,拖着一条长长的大尾巴,体型至少是大型牧羊犬的程度。满是褶皱光秃秃的表皮上有一些深褐色的斑点而在脑后和背上还有稀稀拉拉的毛发。

  尖锐的爪子和低低趴在地上的模样看着真就像是一只大老鼠,而与此同时众人也闻到了一股经年持久的臭味从外头传了进来。

  它和马匹身上的那种腥味混合让人感觉十分不适——亨利转过了头看向米拉,女孩瑟瑟发抖,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知道那是什么?”伯尼看着亨利的脸色这样问道,而贤者点了点头:“那是鼠龙。”他说,而背后没有像他们三人一样看到那个生物的一名佣兵立马就叫了起来:“龙?!该死的那是头龙?!”

  因为亨利话语中的关键词佣兵立马就惊慌了起来,他左顾右盼着似乎是在担心这儿的墙壁够不够结实能不能承受得住一头龙。伯尼脸色不悦地看着那名手下,而亨利再一次开口,他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鼠龙是它的学名,在亚文内拉的方言里头的话。”

  “管这个叫做比格雷迪。”亨利这样说着,而旁边的伯尼挑了挑眉毛——他似乎挺喜欢这样做——然后说道:“意思是贪婪的大老鼠?”

  “嗯。”贤者点了点头,他左右瞄了几眼然后目光锁定在那些宽大的通风口上头:“我觉得我们必须撤离这里。”

  他说着,伯尼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而之前开口大叫的那名五短身材的佣兵这会儿又叫了起来:“撤离?去哪儿,外头现在天可全黑了,而且还有西瓦利耶的杂碎在搜索我——”佣兵后半截的话被伯尼凶狠的眼神吓回了肚子里,小队领导做出决断的速度相当之快,他转过头,这就对着手下人说。

  “这些野兽看起来不像是单独行动的,我们在这儿并不安全,而且就算可以挡得住门,马匹在外头也会遭受袭击。”

  “城堡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探索,全员武装,我们必须另找一个地儿。”伯尼这样说着,而手下的人立马就将之前卸下的装备重新背负了起来——亨利和米拉倒是不用,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装备。

  一行人重新准备起来以后以缜密的队形走出了门,火光照亮了小半个大厅,没有一丝鼠龙的踪迹让其中几人松了口气,而亨利用较大的声音开口说道:“不要有任何人掉队,所有人都待在一块儿时刻注意自己的同伴,这些家伙是群居动物,会优先攻击落单的目标,我们的体型比它们大,只要待在一块儿我们会没事的。”

  他这样说着,而身后那名五短身材的佣兵有些不忿地嘲讽了一声:“是个猎人还懂城堡,现在又在讲动物习性,下一步你该不是要告诉我你其实是一名贤者了吧。”

  “……”亨利没有理会他,只是身后的米拉用古怪的眼神瞥了那人一眼,但女孩紧接着就紧紧地粘着他不肯离开半米远。

  “怎么了?我又没说什么……”不止米拉,旁边的几人也给了他一个白眼,五短身材的佣兵愤愤不平地这样说了一句,一行人紧接着开始缓慢地前进。

  他们停留的地方是大厅的前半部分约莫三分之一大小的位置,此刻缓缓地靠近才发现大厅的后边有着复数的通道。

  “走哪边?”伯尼望向了亨利,而贤者“唰——锵——”的一声拔出了他背后的大剑。

  “……”这个举动让附近的几个人都犹如惊弓之鸟,但亨利只是抬高了手中的大剑,然后用它拨开了通道上头一些枯萎的藤蔓。

  “莫斯特阿莫,珀斯塔阿密耶。”亨利缓缓地念出了上面写着的文字,这让伯尼皱起了眉:“我没想到你还认得西瓦利耶文”他这样说着,而亨利摇了摇头:“不,虽然发音类似但这不是西瓦利耶文,这是拉曼文。”

  “它们可比西瓦利耶古老多了,虽然我也认得西瓦利耶文。”亨利耸了耸肩,而伯尼点了点头:“我猜得到,所以它是什么呢?一条开启密门的咒语或者?”

  “我不清楚。”亨利摇了摇头:“西瓦利耶人和亚文内拉人都一样不喜欢在建筑物上面写字,什么房间是拿来干嘛的只有凭自己的记忆去认得,所以这条通道上写着文字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古怪的事情了,更不要提还是拉曼语。”他站在这条左侧的通道上这样说着,而身后因为站在黑暗之中等待几人已经有些不耐。

  “嘿!我说你是要在这儿研究历史还是怎么着,快点给我们带路啊。”五短身材的佣兵再一次开口说道,亨利连头都没有回过去接着自顾自地说道:“这句话在拉曼语当中的意思是‘愿爱长久,天长地久’”

  “阿莫和阿密耶分别是爱的单数和复数形态,并且在拉曼语当中‘爱’和‘幸福’是同一个词汇,换句话说它既是祝愿一个人得到自己的幸福同时又是祝愿两人的爱情天长地久的,这种东西应当被用在一个拉曼语系国家的新人婚礼上又怎么会——”亨利陷入了迟疑,而身后的那名一向显得有些‘活泼’的年轻女士则在这时开口,用她清脆的声音说:“莫不是历史上那位著名的神隐公主奥妮娅?”

  她这样说着,亨利回过了头,而其他的人——特别是那名五短身材的佣兵则双眼亮了起来。

  “奥妮娅公主!”

  “宝藏!”

  简单明了的关键词从众人的口中吐出,关于那位携带千人大队无数珍宝嫁妆前来亚文内拉联姻却在半路神秘失踪的公主和她的财宝一直有着众多的说法跟传言,但假若她是真的失踪了这墙上写着的文字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说奥妮娅公主的宝藏就在这座城堡里头吗!”之前对着亨利一脸不爽的矮胖佣兵这会儿冲了上来就靠到了亨利他们的旁边,贤者俯视着他没有说话,而伯尼则看着亨利眼带询问。

  “走这边吧。”亨利点了点头:“这条通道看着比别的通道更宽广一些,而且你们看,地面上潮湿的青苔在这儿也绝迹了。”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这里头通风比较好,另一个是这边地势较高远离湿气。”

  “鼠龙性喜潮湿阴冷的地方,通风比较好的干燥地面是它们所厌恶的,所以我们跑到这边去应该会安全一些。”亨利这样说着,而队伍后方的一名高大胡子佣兵这时朝着身后大大地“啊——!”了一声,然后把手中的火把用力一甩吓退了好几只尾随的鼠龙。

  “这不太妙……”亨利小声地念叨着:“它们看起来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多”

  “是是是,所以快点走吧两位老大。”伯尼还没有开口,那名矮胖佣兵当先推开了米拉从亨利和伯尼中间的缝隙钻了进去,他显得跃跃欲试,而亨利皱着眉头把差点摔倒的白发女孩拉住,之后朝着伯尼点了点头二人一齐走进。

  “哒、哒、哒”的马蹄回响声在通道之中被放大,亨利果然是正确的,在走过一小段之后这条比入口更宽的道路开始有一些盘旋向上的趋势。

  这让亨利愈发怀疑它当年到底是用来干嘛的,因为这种盘旋向上的建筑结构一般都是塔楼使用的,可是这里的地面都是精心打磨过的石板而非台阶。

  “莫不是当年王族们的溜冰台。”伯尼说了句俏皮话让亨利嘴角挂起了些许的弧度,但他紧接着注意到前面的气流变得强烈了起来。

  “嘿!嘿!快来看这个。”矮胖的佣兵站在前面拐弯的路口处朝着他们摆手呼喊,伯尼叹了口气,一行人稍微加快了速度走过了这段斜坡。

  “喔——!”

  包括米拉在内的四名女性露出了相当整齐的声音,而被苍蓝色光芒所笼罩的景象就连男士们也不由得心旷神怡。

  盘旋向上的通道终点处是一条露天的城堡走道。它相当宽阔,莫说是马匹了,就算放上两辆马车都没有一点问题。

  夜风拂过附近树木顶端的枝梢,从通道穹顶的门口灌进来,新鲜的空气让呼吸着的众人都感觉精神万分。走道整体用和城堡其他地方一般无二的白色石材铺就,此刻在三轮明月的照耀下显示出一股皎洁的苍蓝色,从石缝长出来的野草微微摇动,前方往下看去翠绿色的森林在月光下一览无余。

  “我们就在这儿休息吧!”活泼的年轻女士这样叫着,但在两面漏风的地方过夜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并且他们还离得不够远,那些鼠龙不知道是否这会儿还跟在后头。

  亨利这么想着,转过头用火把照了一下身后。

  “咻——咻——”两三个黑影瞬间朝着后面逃窜,年轻的女士打了一个寒颤,不再提及这件事。

  “烦人的小杂碎!”脾气火爆的胡子佣兵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朝着后面丢去,一阵刷刷咚咚的吵闹声传来,跟之前墙壁里头发出的相同噪音经过通道的扩大变得相当恼人。

  “继续前进吧。”伯尼说着往后招了招手。

  月光照亮的整条通道看着通向城堡的另一部分,它约莫有二十来米的长度,干燥加上距离,或许去到那边就能够甩掉这些鼠龙度过安详的一夜了。

  亨利蹲了下来检查了一下石料和结构,然后点了点头确认了这个决定。

  一行人依旧以警惕的姿态前进着,夜风呼啸,月光皎洁。

  而在身后,窸窸窣窣地从黑暗中跟着他们走来的鼠龙用鬼魅般的黑眼睛看着一行人。

  它们的双眼之中倒映着一行人前往的对面城堡,不知为何像是有一丝惧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