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88章 魅影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62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门罗领省内的完备治安体系,仅仅只局限于门罗城邦本身。

  拥有充足的纸笔和墨水供应,可以将发生的事情巨细无遗地记录在案以方便日后查询,这种破天荒的优越条件附近的次级城镇都几乎没有,更不要提条件更加简陋的村落了。

  就好像投入水中的一颗石子一般朝着周围扩散开来的数十骑手迅速地覆盖到了门罗-锡林领省内每一处有人居住的地方。他们询问村民、村长、小镇的书记员,甚至是本地商会的负责人,任何可能对这些事情有一丝一毫知晓的人都被盘根问底,尽一切能力试图找出那些下落不明的人的去向。

  一经调查,人们才发现这个失踪人数的数目实在是相当庞大。

  门罗领省在七十年前因为奥布里大公的英明政策而一举成为了克兰特境内最为富有的土地,事实上许多散落道路沿途的村庄也是因为繁荣的商贸才逐渐地被建立起来。即便现如今因为后辈无能门罗已经大不如前,许多商队、个体商户、佣兵和冒险者仍旧会选择来到这附近寻求赚钱的机会。

  ——就好像另一侧的亚文内拉一样,门罗领省内的流动人口也不在少数,加上贫穷的南方王国简陋的安保水平和因为贫穷而缺乏的记录工具,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某一个村庄或者某一个城镇内部的居民到底有多少人。

  会被人们记住的往往只有那些在这边生活了较长时间的居民,又或者是固定来往于某两处地方的商人。今天可能还待在这儿明天就不见了的家伙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克兰特地区毕竟还有很多的雨林地形,警惕的龙蜥和其他掠食动物不会靠近城市和大道这些地方,但凡事总有例外。

  待在安全的城堡最高处王宫当中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指点江山的国王热衷于令手下的战士们投入与邻国的战争而非维护边境的和平,于是没有足够自保能力的平民们只能在不得不为了生计在荒野中行走的时候被阴影处的掠食者扑倒。

  即便是武装起来的士兵,也有许多战败回撤却永远没法回到家乡的人存在。

  人口统计混乱不堪,没有可靠的记录手段,各种口口相传的说法和捕风捉影的猜测混杂其中。一大堆的情报被收集了起来但整理他们却是一个更加繁杂费神的工作,赫尔曼动用了任何可以动用的力量——令人庆幸的是,像是终于打起了精神一样,在三月的二十一日这一天,维嘉拄着拐杖来到了这里。

  “也不能一直颓废下去吧。”说着这样的话治安官和哨所内的其他人一并加入了整理的行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关于失踪人口的排查理顺这一方面缓慢地持续进行着,另一方面关于另一类魔力材料的来源,各种魔兽腺体和心脏乃至于血液之类的收购展开的调查却是取得了惊人的进展。

  再怎么说,贫穷的克兰特境内能够买得起魔法材料的人仍旧只有少数,即便是少量购买也肯定会引起卖家的注意。因此当负责调查的王都亲卫前往可能有这些的商会或者与狩猎类佣兵有联系的商人那里询问时,他们不出意外地得到了确实的答案。

  顺藤摸瓜之后调查人员很顺利地就发现了门罗公爵府确实是位于这一切幕后的操盘手,而就在这边得出来结论的同时另一侧对黑色圆环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分析和计算的宫廷法师一行也搞清楚了他们用以计算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数据。

  即便所需的魔力并不是很高,但要保证在高温冶炼的过程当中持续不断的供给,对于含有魔力的有机材料的消耗也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考虑到即便存放于药酒之中随着生物体的死亡魔力也会逐渐地消失,唐纳德他们得出来的结论是差不多每五到六个人的心脏才能够锻造出来一个这样的圆形手环——而门罗魔术师手下的死者,足足有四十来人。

  虽然一部分是属于另一位更为冲动且感情用事者所为,考虑到他杀死的人心脏同样遗失的事实,众人仍旧推断他也是公爵府上的成员。

  事情在三天后其他调查结果送上的时候达到了高潮。根据多角度的目击证实排查,第一位被认定与事件相关的居民,失踪时间是距今四年半之前——这还没完,第一笔大量收购魔兽腺体的交易也正是在这个时间出现。

  虽然交易的负责人常常改变交易的对象也尽量选择不同是尽显对方的小心谨慎,但公爵这等层次的大贵族毕竟不是普通的平民,他们千方百计却唯独遗漏了一点——

  西海岸的货币通用单位是丹诺,为了方便交易商人们报价的时候也通常都是提及这个概念,但衡量价值的单位是衡量价值的单位,用来支付这个数目的货币,却是大有千秋。

  普通的平民日常使用的是最为低级的铁币,往上去还有铜币,银币对于他们来说用来当成存款用的。而商人们则更多地使用银币搭配铜币——唯有贵族,唯有家财万贯的顶级的贵族,才会大量地使用价值最高的金币。

  因为对于他们而言银币都仅仅只能算是零钱,更加低级的铜币和铁币自然不被放在眼里。

  就好像身高过高的人在进门的时候往往会更加注意不要撞到门框而矮子们就全然没有这种意识一样,即便精明而又狡猾但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门罗公爵一家,在这种卑微到不行的渺小的细节上面,因为天生的优势反而造成了盲点。

  “狐狸的尾巴终于暴露出来了。”赫尔曼在终于调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露出笑容的同时脸上却还有一丝丝的冷汗,因为即便以这些不完全的资料统计做最保守的估计,门罗公爵家也至少拥有两百枚以上的黑色圆环。

  积攒如此大量的魔导器,即便它们最多只能使用一个小时不到,若是提供给足够忠诚的手下的话……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王都亲卫为何会被派到门罗这边来,区区一个杀人事件就让他们动用这么大的人力和物力的原因此刻已经明晰得不行了。

  ——门罗公爵想造反,而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还不是时候,制造魔导器需要的不仅仅是手艺精湛的工匠,最重要的把关和魔法阵刻画还需要一位技艺精湛的魔法师才行,而这位魔法师显然就是那位臭名昭著的“魔术师”。

  劣化过的黑色手环当中封印的干涉法术完全发挥出来就足以杀死数十个人,这可是能够无视任何防具直接起效的可怕器物,除了距离太短以外它没有任何的缺陷——仅仅造物就已经如此可怕,那么这个杀人者本身……

  赫尔曼不敢再想下去,在真正探明实力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王都亲卫的大团长是这样想着的,但他百忙之中忽略掉的是,这一番浩浩荡荡的大肆调查,又怎么可能不打草惊蛇。

  ……

  天色已晚,三月底接近四月的门罗城内气温已经很少掉到三十度以下。

  傍晚时节一场雨过后,洗净了的天空上繁星点点闪烁不停,微凉的气氛正是散步的好时候,但这一行本是有说有笑的男女数人却显然再没有那悠闲的心情。

  “巴尔克!巴尔克!”从脚步声就可以听得出他们的混乱不堪,旁边墙壁上插着的火把一阵晃荡,城内的点灯工人今晚明显地偷懒了,被雨淋湿的火把仅仅只有一处被替换了上去,其他地方全是黑暗一片就连月光也被乌云所遮挡。

  “哈莉!他死了!”二十七八岁上下的年轻人抓住女孩的手这样喊着,宛如死神在敲门一般清脆回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两人都变了颜色:“快!快点,他又追上来了!”

  前方的三名同伴已经甩开了他俩没命地跑开,男性青年一把拉起名为哈莉的女孩的手接着没命的奔跑。

  “啪嚓——”地上的积水让哈莉打了个滑,她差点就这样摔倒在地所幸前方的青年拉住了她:“谢谢你!希安。”女孩一边喘着气一边这样喊道,希安对着她点了点头,两个人紧接着开始朝着前方跑去。

  “咚——咚——”身后的脚步声仍旧在持续,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前方的路口先行一步跑过去的三名同伴在用力地挥舞着双手。

  “他们这是……”一边拼命奔跑一边这样说着的哈莉在下一秒钟看到同伴们的身后跑来了一行全副武装的王都亲卫巡逻队。

  “太——棒——了!”女孩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然后永远地凝固在了这个表情

  。

  “啪——!!咔哒——!!”四肢和脖颈都以诡异的角度扭曲起来的两名年轻人被撕裂的皮肤和口鼻的内部喷溅出了大量的鲜血然后就这样直接地摔倒了下来。

  “呜呕——”

  “快、快跑!”与王都亲卫错肩而过他们生还下来的三名朋友带着嘴角和衣服上残留的呕吐物迈着虚浮的脚步朝着后方跑去。

  “刷拉!”盾牌高举长矛放平这一行十六名精兵连带着为首全身板甲的骑士摆好了警惕的架势。

  “可恶的家伙,竟然在我们的眼皮底子下杀人!”骑士挑衅式地高声大喊道,但昏暗的街道之中一片寂静。站在方阵之中没有持盾而是拿着火把的两名精兵将手中的火把举高以便看得清楚更多周围的景象。

  这里接近北城区的废弃住宅区,虽说最近的治安已经变得良好了起来,但闯进这里头的青年男女也真是不知死活。

  “慢慢地往后退,干涉法术的射程非常近,对方一定是试图利用黑暗悄悄靠近我们。”骑士回过了头这样说着,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就这样开始集体用近乎一致的步伐往后回撤。

  一步、两步。

  “在那边!”“咻呜呜——”一阵清风吹过火把开始晃荡周遭变得忽明忽暗,黑色的斗篷随风晃荡身材与骑士相比相当娇小的“魔术师”就这样“唰——”地冲了过来。

  “可恶的东西!”全身板甲的骑士挥剑朝着他砍了下去,但手腕刚刚靠近到对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歪斜到了一侧。

  “咔擦——”不知道是因为板甲的限制还是对方力量不足的缘故,对方并没有能直接废掉骑士的持剑手。

  “用投矛!”骑士高声地大喊捂着被干涉法术刺激到有着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的右手朝着身后退去,第一排的精兵立马反应了过来投掷出了手中的长矛。

  “咻——叮——锵——叮——刺啦——”

  因为昏暗视野的缘故无法判断出对方所在的几支长矛都没有准确地命中,除了一支似乎撕开了对方斗篷的一角以外余下的都撞在了地上擦起了耀眼的火花。

  “切——”魔术师砸了咂舌然后转过身朝着身后头也不回地跑掉,精兵们端着盾牌想要前进,但骑士挥手阻止了他们:“穷寇莫追!再往前去就是贫民窟了,防具对他没有任何的意义,去到前面没有支援的话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他这样说着,然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呼……还好,魔术师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对付,只要抓准时机注意保持距离的话。”骑士活动着酸痛的手腕,然后转过了头。

  “走吧,回去跟赫尔曼大人报道。”“嗯?你刚刚是说了什么呢——”

  “呼——咻——”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

  那个声音出现的第一瞬间骑士就转过了身甩出了手中的长剑,但之前受到的伤害让他的这一剑落了个空。

  “投矛!投矛!”骑士高声大喊着,同时伸出手指向云朵飘过之后瞬间出现在苍蓝色月光之下的半蹲在右侧房屋屋顶的人物。

  “投——”“噗嗤——”

  “你们……”

  精兵们手中握着的长矛,捅向了彼此。

  鲜血四溅,一行人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你他妈!”骑士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然后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呵,谁让你说我好对付的。”“哐啪擦!碰——!”一跃而起试图把匕首抛向对方的骑士在半空之中肢体扭曲了起来,他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板甲和硬质的地面接触发出巨大的声响。

  “咳呃——”四肢尽废的骑士摔倒在地上因为内伤而不断地咳出鲜血,视线开始变得忽明忽暗,魔术师优哉游哉地爬下房顶走了过来捡起他掉在旁边的匕首。

  “我可是很强的哦。”他白皙的脸上露出鬼魅般的笑容,然后用准确的手法一刀捅进了骑士的脖颈。

  “咳啊……”呆愣地瞪大了瞳孔的骑士再也动弹不得,而“魔术师”起了身,环视了一眼周遭景物,接着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他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几根长矛落着的地方,弯下了腰。

  其中一支长矛的末端有一条似乎是被撕扯下来的麻布布条,魔术师捡起了它,捏在手心里头,然后缓缓地抬起了头。

  “……有点意思。”

  ……

  “……”赫尔曼阴沉着一张脸。

  刚刚完成了调查对方就直接露了一手狠的,王都亲卫的巡逻队连同平民一夜之间近二十人的死亡数量——这是来自门罗公爵府的警告,警告赫尔曼就此收手。

  “……”拳头握紧然后又松开,带队的骑士和精兵都不是弱手,但在没有合适应对手段的情况下他们也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一样被轻易地杀死。

  “还不是、还不是时候……”努力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火,赫尔曼咬紧了牙关这样不停地重复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