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2章 恶斗(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3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离开大火灼烧的矿洞入口部分,一行人步入了一处看起来像是休息站一样的地方。多半是受上方水源侵蚀的缘故,这里的地表尽是湿气,而过去为了抵挡这些也有木质结合防水布制成的临时营帐,只是如今也已经倒塌。

  一行人本应尽可能快地继续前行,但在火把照耀之下坍塌的防水布之中却有某些东西反射着光芒吸引了他们的瞩目。

  在掀开防水布过后,地面上残留着三柄在水中浸泡了不知多少个世纪却仍旧闪亮如新的武器映入眼帘。

  两把装饰着黄金的战斧与一把朴素的暗银色战矛,与新月洲的武器风格差异极大,偏向于里加尔式的风尚,一看便知是矮人所制。显然即便服饰与食物贴近本地,战斗方面他们却还是遵循了矮人的传统——又或者这些其实不是给他们自己用的——总而言之:一大一小的两把斧子长的那把有一米三左右,它们似乎是秘银精制,但却暴殄天物地被随意丢弃在地上。没有战损痕迹,更像是匆忙撤离之中遗忘在了这里。

  战士出身的人都无法将眼光从上面挪开,他们一眼便可看出这些武器的精美绝伦。但诡异的是当弥次郎用力试图从地面上拿起时,却发现它们像是和岩石地表黏在了一起一样丝毫无法撼动。

  以为是自己力气不够大的小少爷让一旁人高马大的愣头青走了过来,然而将近一米九高的咖莱瓦憋红了脸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拔起,最后因为沾水手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咔嚓”一声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

  精神原本有些放松的一行人立刻戒备了起来弥次郎拉起了咖莱瓦而其他人则拿起武器举高火把开始观测周围,但在环视了片刻过后,这个机关似乎同样因为年久失修而失去了效果。

  而此刻夜间视力略微有所恢复的亨利察觉到了某物,他上前去对着墙壁上布满灰尘已经卡死的机关用克莱默尔的配重球重重地砸了一下。在外表的岩石碎裂的同时机关转动,数米高的洞窟顶部“咔嚓”一声先是落下了一团泥土砸在地面上,紧接着又有一段卷起来的绳梯展开,但在同时又因为腐化而直接断裂,“啪!”地一声砸在了地上。

  朽烂的木头当中爬出了一群白蚁,肥胖臃肿的蚁后在失去了朽木保护后暴露于地面上不安地挣扎蠕动着。而上方透过长长杂草投下的淡淡月光照亮了地面,显然这是一个隐藏起来的垂直出口。

  “这下倒好,可以从这边出去了,前提是我们能找到办法从这里爬上去。”洛安少女感叹了一句。几米高的垂直墙壁绳梯已经断掉,徒手攀岩几乎不可能——不,或许有一个人能行——洛安少女看向了自己的老师——但对其他人还是十分困难的。

  好在他们还有剩下预备的麻绳,只是一行人尚且还在思索要不要现在先固定好确保出口退路的时间点,令人不安的声响就再次出现在了洞穴之中。

  难忍的恶臭伴随着翅膀拍动的声音出现,一整群十来只个头硕大又灵活矫健的蝙蝠发出“吱吱”的声音从上方冒出,而立刻反应过来的璐璐用手边改良过的投石索迅速而准确地发出了一击命中了一头,但在它发出“吱吱”惨叫落地的一瞬间整个蝙蝠群似乎也被触怒。

  “趴下!”像是一阵带着腥臭味的旋风,这群蝙蝠向着一行人袭来。亨利一声大喊奋力地挥舞着火把驱散,而旁边其他人先后趴下老乔还按倒慢了一拍的虎太郎同时,咖莱瓦也少有表现出足够的机警举起了那面临时充当盾牌的橡木门。

  “咚咚咚——!”的冲击声在盾牌表面上传来,整个人蹲下的咖莱瓦倾斜着橡木盾挡住了蝙蝠的冲刺,但对于这种体型小而灵活的飞行生物一行人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们只能设法伏低身体并用火把恐吓这些恼人又肮脏的生物。

  尖啸着的蝙蝠向着高空拉起重整阵型,下方的璐璐因为趴下的缘故没法使用投石索便掏出也是她不知何时制作的弹弓再度试图攻击,但这次并没有能够命中。

  被打伤了一边翅膀的蝙蝠在地上挣扎着张开满是獠牙的嘴仍旧试图靠近一行人,亨利直接上去一脚“啪叽”一声把它给踩死。紧接着在旁边的石板地上抹去了靴底的粘稠血污,看着黑色的液体略微有些沉默。

  “退到那三把武器旁边。”贤者在看到黑色的液体之后立刻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如此说着,而其他人虽然不明白理由却还是立刻照做。

  “呆子你先站起来举着盾。”洛安少女一点都不客气地对着咖莱瓦下指令,而愣头青也乖乖照做举起盾牌挡在后方。紧接着其他人接连起身。

  “走!”其余人等迅速地靠近到了地上那三把无法拿起的武器旁边。

  “吱吱——!”不断发出叫喊的蝙蝠群拉到了将近洞窟顶部,在察觉到众人动向的一瞬间向着他们俯冲下来,但就在快要冲到他们头顶的时候地面上的矮人武器忽然散发出了光芒“嘭——!”地一声越过了更为靠近的人类而只是将半空中的蝙蝠震得四散零落。

  “咖莱瓦,把盾牌举过头顶。”亨利用一如既往平稳的声音告知了年青人应该的做法,而愣头青愣了一下便紧闭起双眼照做。

  “呼——!”贤者在吐出一口气的瞬间对着被冲击打乱了阵势像是在气流中紊乱只能拼命拍打着翅膀维持身姿的蝙蝠挥出了一剑,紧接着双手一扭又挥出了另一剑。

  一秒内连续三剑,以惊人的视力和对目标的捕捉能力在大剑切割的轨道上涵盖尽可能多的目标——他并不追求命中躯干的高效杀伤,因为只需要碰到翅膀就足以让这些恶臭的小东西失去行动能力。

  仅仅一刹那的时间十几只蝙蝠便只剩下几只,喷溅的黑色体液被咖莱瓦高举的橡木盾牌所拦截,没有沾到人的身上。而掉落在地上的蝙蝠仍旧试图行动,但不知为何也无法靠近一行人的所在。

  亨利挥舞着火把而剩下的最后几只蝙蝠迅速地升高到他也无法触及的地方并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恶心。”仍旧发出“吱吱”叫声的重伤蝙蝠被余下的人迅速地用各种方法击杀,而回过神来大喘着气一身冷汗的他们也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地面上的矮人武器,又看向了贤者——显然是希望后者给一个解释。

  “是矮人的符文武器,简单来说就是附加有某种魔法的。不适格者无法将它们举起,而污秽之物更是会被武器上的符文所击退。”他走了过来,用火把检查了一下。

  “符文已经快失效了,年代真够久的。”武器上流露的光芒和整体做工都让在场的战斗职业者们心驰神往,但矮人制作的武器似乎做了某种只有矮人才能握持的限制。因而这个地方也只能成为他们当成一个相对安全的据点,而他们似乎也并不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亨利在符文武器附近愈发恢复的夜间视力使他注意到了一些什么,上前去进一步地掀开了倒塌的帐篷,在下方发现了好几具伤痕累累的残破和人武士遗骸。

  三个世纪以前精致的和人甲胄遍布伤痕,这些伤疤很明显并非人类所为,因为尽是爪痕和咬痕。其中一具还具有一个令人胆寒的硕大伤口——将近1毫米厚的层叠金属胸甲破了一个人头大的口,内里的肋骨直接被折断并且从背后穿出。

  像花朵一样扭曲变形绽开的钢板防锈漆剥落的部分已经锈蚀殆尽,但在缺乏阳光照射的洞窟内部尽管已有数百年时间织物部分却仍旧保留着鲜明的颜色。

  “小樱威。”鸣海在看清甲胄的模样之后屏住了呼吸——在封闭环境下保留了颜色的武士亡骸两侧硕大的肩甲上联系甲片的系绳在和人专有术语里就称作“威”,而“小樱”则是指这些系绳上印有无数细小的樱花图案。

  樱乃是新月国花,虽然女子取名为樱并不少见,但作为纯男性的阶层,武侍者阶级当中迄今为止漫长数千年的历史里取樱花为标志的。

  仅有从皇室被贬为藩王的源氏一家。

  ——换句话说,在章州腹地这么一个洞窟内他们所发现的,却是远在藩地的最高统治者的尸骸。

  这或许还不是全部,因为一行人略微靠近观察,这具藩王的尸身手中还握着一把断刀——尽管浸泡于水中,它却没有任何锈蚀,并且上面还有一些明显不属于和人语言的文字。

  “也是符文武器。”亨利语调平稳地作出了判断。

  “这并不是和族来讨伐土蜘蛛的部队,他们是同一阵线。”绫左右看着,然后在记事本上不停地手写。如此诸多的细节已经足以让任何人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月光淡淡地透过山顶的草丛洒落在洞窟内部的地面上。越发深入见到的东西让人细思极恐——虽然乍看之下武士的遗骸仅有几具,但包括洞口的那个在内却无不装备精良,甚至还有一位藩王存在。

  在以忠诚著称的和人武士文化当中,一位藩王或者最少是藩王家系直属成员殒命于此。

  麾下的随从武士部队会消耗了多少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加上有如此多的金矿和秘银矿,甚至有成品的珍贵符文武器被遗弃于此——数百年前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规模和惨烈程度也许远超在场所有人的想象。

  沉默弥漫在队伍中,遗留的武器和骸骨让人对于这里面的敌对势力有些恐惧——但一个疑问也就摆了出来,倘若这个洞窟内所遭遇的敌人足以摧毁强大的藩王军队,为什么他们目前为止面对的都是小队规模都能应付的威胁?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很简单。

  不论那个敌人是什么,想必也是元气大伤,或许至今都尚未恢复。

  就在他们用这样的想法试图说服自己的时候。

  亨利沉默地用手把米拉拨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握着克莱默尔向前走出了几步。

  “咔嚓——咔嚓——”的金属晃荡声响起,紧接着在大部分人铁青的脸色下,一大群盔甲支离破碎的武士亡灵从前方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漫天佛祖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