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0章 台风眼与利益共同体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82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以貌取人这个词,在如今的现代语里,绝大多数情况往往是以贬义的形式出现在一段话语之中。

  它出现的次数之频繁,与这种否定形式的语境相伴相随,以至于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种恶劣的坏习惯,从而在很多层面上抗拒它。

  但这种行为本身其实并无过错。

  若是追根溯源的话,它实际上是人类作为一种生物的动物本能。

  在弱肉强食的野生动物世界当中,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一旦任何地方判断产生了失误那么必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所以“以貌取人”这种做法,其实是用以进行第一时间判断,衡量对手级别计算自己与其产生冲突的话将要付出何等代价的,重要的生物本能。

  而有了生物本能,自然而然也就会有应对这种本能而生的手法方案。

  以鸟类和哺乳类等覆盖着毛发或羽毛的温血生物为例,包括已经退化了的人类和许多亚龙和巨龙在内,他们都拥有“立毛肌”这种肌肉。正如字面意思,它的存在意义是将己身的毛发立起来,使得自己看起来体型比实际体型更加庞大,以恐吓求偶时期的竞争对手抑或威吓体型更大的捕食者。

  而在这之外,许多体型较小的龙蜥也存在有可以如雨伞一般张开的颈膜,抑或类比鳄鱼,能够震荡自己的喉咙发出恐吓的声响。

  这些视觉、听觉、乃至于嗅觉感官,这些以“貌”统称的外在表现,作为某一生物对另一生物建立第一印象而言,是相当重要的基础。因而即便人类已经脱离了自然,开始建立起文明这种东西来。

  外貌等感官信息依然占据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战场从森林变成了宫廷。

  没有硝烟但紧张感却一点都不会削减。

  舞台换成了社交,本质却并没有改变,在这个基础上甚至延伸出了政治这种东西。

  而拉曼人对此。

  手到擒来。

  胡里昂德公爵是个小个子。

  身高不超过一米六五,体重多半也不会超过五十千克的他,显得相当瘦小。

  加之以脸上蓄着那帝国南方贵族风行的长长八字胡,整体更显得整张脸狭长瘦弱。搭配常年居住于城堡之中缺乏阳光照射的苍白皮肤,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

  但公爵本人显然对此并不满足。

  进入营帐之后的短短几分钟时间双方都在沉默,这是他们用来“以貌取人”的时间——又或者剥析开来用相对严谨一点的说法,是他们用来,从各种细节判断自己交涉对象的时间。

  营帐很大,内部空间巨大的同时还极为华贵。

  内层用的全是天鹅绒,最外层是防水帆布,中间还夹了动物毛皮以便在这种天气之中保暖。

  光是这个面积的材料成本就已经足够置办5套全身盔甲,这还不算人工和各种细节刺绣。

  公爵高高坐在红木椅子上,厚实的椅子高得令他的双脚都离开了地面,他甚至需要仆人跪服在地面上作为台阶才能走上去,而这令自己看起来显得高大威猛的举动尚未止步于此,比起以上一切加起来都让人觉得浮夸的,还是他那镶金带银并且有巨大羽毛装饰的头盔和护甲。

  ‘公孔雀’米拉在心中浮现出了这个名词,虽说实际上她从未真正见过,只是在书上读到过这种存在于极东月之国南面群岛上的生物,但它显然很符合胡里昂德公爵的形象。

  长达三米的鲜红色披风,大得夸张的羽毛装饰,光是从那椅子上走下来就要十几个侍从给他抬披风和扶着羽毛,这显得无比浮夸的作态,尽管在战士们眼里十分可笑,但却也并不是无权无财者能够玩得起的。

  面对刚刚进来营帐门口的众人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积雪,明摆着是想要迅速解决这件事情的模样。

  胡里昂德,却故意放缓了速度。

  说话和动作都缓慢又讲究,仿佛这会儿并不是处在一公里外就是血腥战场的野外而是在宫廷后院的花园里,正在品尝下午茶和甜点。

  摆架子,给人难堪,看起来是一种很蠢的做法,但联系到目前的处境,他打的盘算我们的洛安少女或许还无法理解,康斯坦丁和亨利却心知肚明。

  这位公爵或许自大且缺乏战斗经验,但在玩弄政治这方面上,他是一个十分合格的拉曼上流贵族。

  他知道自己一行人为何而来,而故意作出的这幅慢悠悠游刃有余的姿态。

  显然是想要,讨价还价。

  一只万人大军的总司令官,这个职位需要承担的责任不小。尽管贵为公爵,但庞大的帕德罗西帝国内部可不止一两位公爵。因为自己的手忙脚乱和判断失误,军队直接损失了一半,就算这场战争之后能取得胜利吧,这些阵亡将士家属的抚恤和军队的重新培养等一大笔钱,也必然是要落到他的头上的。

  赢了就荣光万丈,但要是像这样输了,他必然会遭受上头的各种指责,需承担起这个责任来。

  诚然,帝国如今的皇帝性情软弱可欺,即便是胡里昂德这样刚刚继承爵位不久的年轻贵族也完全不怕。但贵族圈子内部同样谈不上团结,那些个犹如豺狼虎豹的亲王和其他地区的公爵与他家有各种细微斗争的也不在少数,若是给了他们话柄,这些人必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在战斗职业者当中流行着这样一个说法。

  优秀的剑术家,武者当中的高手,在进行这一次的攻击时已经在考虑下一步甚至下好几步的行动。

  而换到政治之中,紧迫血腥的战争还在持续,胡里昂德却已经开始考虑自己要怎么找一个台阶下了。

  无需言说,亨利就明白了康斯坦丁一行人为何在营长门口等待着他们的原因。

  这位骑士长阁下尽管许多时候显得冷酷无情,但本质上这是常年从军者,位于高位的领导阶级所必备的杀伐果决。他一心想着要解决目前的事件,因而奉行着的是“能够利用上的一切全都利用上,不要在乎过程,只要结果好就好”这样十分军人化,有条有理目的明确的信条。

  政客的做法是左右逢源,首先考虑的是己身的利益而非事情的解决。除非能够做到全身而退,他们很少会为了某件事十分上心和拼命。

  而典型的军人思维则是以达成任务目的为主,雷厉风行,为了实现目的暂时目前的一切都可以被放下。

  康斯坦丁正是属于后者,而这样的他在遇上了胡里昂德这种明显属于前者的家伙时,不说束手无策,至少也会觉得非常地不好办。

  优秀的交涉者,一流的政客懂得欲擒故纵。

  明白自己手里有对方想要的东西时,不论心里如何波动,他们也会作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等待对方先行开口。

  这是为了掌握主动令对手陷入自己的节奏之中,在一场交涉当中先开口的一方必然会变成“有求于人”的一方,所以在气场和提要求等等这些方面上就变得被动了起来,往往最后会被后手的一方提出各种不利的要求,而无法反抗。

  胡里昂德打的是什么盘算,康斯坦丁明白,亨利也十分明白。

  沉默又处在一种诡异祥和气氛的华贵营帐,与外头的漫天大雪和腥风血雨形成了极致的对比。

  正如西瓦利耶人总是有办法把一切事物都形容成女人一样,拉曼人的天赋是只要凑在一起那么什么事情都能变成政治斗争。

  勾心斗角是他们的常态,只要有利可图那么就会开始争斗。即便看似无利可图,那也只是你没有足够的能耐看出来罢了。

  胡里昂德想做的事情。

  无非是推卸责任。

  用通俗一点的说法来讲,他需要一个身份地位足以承担这一切的角色,来帮他背这个失败的黑锅。

  因为自己的愚蠢和自大,不接受爱德华宁的建议,导致了军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再因为自己的经验浅薄行事缺乏大局观,吃了当头一棒以后不令军队停留原地整理好秩序控制混论,而是直接将后续部队接二连三地投入这场必败的消耗战。

  万人以上的军队短短几个小时已经损耗了一半以上,而就在双方交涉的这个时间点上也依然在持续消耗着。

  康斯坦丁前来的目的是想要拿过指挥权,变更作战方案进行止损,并且努力使一切回到正轨。

  这是胡里昂德掌握着的牌。

  平心而论把这个如今已经变成烫手山芋的位置让给康斯坦丁他是巴不得这样,但若是不在这一步进行协商的话,万一胜利了呢?

  是的,局势是十分地不乐观。

  但是万一胜利了呢?

  这个家伙就会背负着宛如救世主宛如军神再世一样各种荣光万丈的名号,而自己就会面临巨额的赔款,其他贵族的趁火打劫,以及对于一个贵族而言最重要的,颜面的丧失。

  那么若是在这里交涉一下,把双方的地位颠倒过来。康斯坦丁并不是“中途接过”指挥权,而是“一开始就在指挥”,而中途加入并且挽回败局的反而是自己——

  这样万一他失败了自己撤军也并没有问题,只要把责任全都推卸在对方身上就是了。

  尽管一开始占据指挥权的人是自己,但他完全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手法来为自己开脱。

  例如——

  “例如对方用什么手段强行胁迫你,使得你让出自己的指挥权,对不对——”亨利耸了耸肩,而胡里昂德呆在了原地,仆人手里头正要倒进他杯子里的热酒因此没有接住,稀里哗啦地淋了一地。

  但胡里昂德还没来得及痛骂自己的仆人一声,所有人就紧接着听贤者开口,用平静的语调说道。

  “如你所愿。”

  “锵——”

  克莱默尔画出了两道完美的斜线。

  胡里昂德公爵的羽毛和披风应声而落,仆人们抓着半截这华贵的装饰惊呆在原地,而护卫赶忙想要冲上来,但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几分钟前站在门口亲眼目睹了亨利和奥尔诺两人几乎是单方面虐杀了那些巨型食尸鬼的场景。

  一瞬间的迟疑,让贤者成功地挟持了公爵。

  待在营帐中的胡里昂德不知道,因为他没有看到。

  但要比这种通过外在举动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的做法,我们的贤者先生可比他这种只会靠穿着的家伙,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亨利瞥向了康斯坦丁,而米拉则看着这两个十分神似的男人之间沉默的交流。

  自己老师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在回问骑士长。

  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

  “这样你满意么?”

  ——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但紧接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就再度被亨利开口的声音打断。

  “啊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我贵为堂堂一代公爵,坐拥权势坐拥人马,就连其他贵族也必须让给我多几分面子,这个人到底是脑子哪根筋错了才会对着我拔剑恐吓的。”

  “但是啊,公爵大人,你瞧。”他亮了亮自己身上的徽章:“我不是一个有封地有名号跑不开,需要顾忌你们那些贵族的花花肠子,需要注意政治斗争的爵士老爷。”

  “我只是一介佣兵。”亨利语气平和面带微笑,但站在他对面的一众拉曼贵族却都笑不出来。

  “而你可能没有意识到的就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并不是你能够讨价还价的安全区域。”

  “而是任何人都有可能随时死掉的,面对魔女,面对一群亡灵的战场。”

  “懂吗?”

  “任何人。”他再度强调了这个词汇。

  “佣兵是拿钱办事的,而不幸的是比起你这种喜欢玩弄政治在到了这种紧要关头还在想着如何保全自己利益的家伙,我更愿意相信旁边的这位骑士老爷。”

  “所以万一我活下来了,我也更想跟他打交道而不是你。”

  “你瞧,我和你不一样,我的命不那么值钱。”

  “我知道你现在很可能在心里头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报复我了,但我建议你最好回过头看一眼你的护卫,瞧瞧他们当中有谁有这个胆子现在敢冲上来。”

  “如果他们真有勇气想救你的话,也一早就冲上来了不是吗。”亨利说着,而胡里昂德回过头恶狠狠地怒视着那些胆怯的护卫。

  “所以,你现在要不要碰这个运气,试试看一个很可能之后就会死在这场战斗之中、一文不值的无名佣兵,在极度烦躁的情况下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你觉得自己的命,和这个佣兵等价吗?”

  平白的叙述,但直击胡里昂德内心中的弱点。

  他看向了康斯坦丁,但骑士长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在这场由身份展开为了获得一个身份的博弈之中,最后反而是最没有身份的一方拥有最大的行动自由能够改变局势。

  贵族和贵族之间有阶级斗争关系,康斯坦丁无法这样出手,但亨利却不同。

  他只是一个自由佣兵,普天之下到处都是的自由佣兵。

  胡里昂德作为一个传统的拉曼贵族而且是处于上游,对于这种个体佣兵自然是怀抱有一种蔑视的。

  而贤者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责问他。

  责问这个把自己的性命和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的男人,自己的命是否和这个低贱的佣兵等价。

  结局果不其然,胡里昂德。

  垂下了头。

  “我知道了,就按照你们的要求来。”

  “啊——我可不相信口头,请白字黑字签名,并且盖上你们的贵族印章,我知道你肯定有带着那个东西——”

  “......”

  沉默的权力交接活动持续了一分多一点,一共加起来在贤者一行人进来营帐以后还不到十分钟他们就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谢谢。”康斯坦丁从亨利身旁路过的时候小声地说了一句,紧接着加大了音量开始迅速调配指挥各种人员。

  而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情十分复杂的胡里昂德一脸呆滞地瘫坐在自己的巨大椅子上,人来人往也没人去对他投来注意力。

  “你被他利用了。”洛安少女对着贤者这样说着。

  “我知道。”而亨利耸了耸肩:“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所以故意一路把食尸鬼引来也是......”米拉看向了奥尔诺,后者学亨利那样耸了耸肩:“做戏要做充分。”

  “但是之后他报复——”女孩还是有些担心。

  “别怕,他用了认知干涉。”而精灵再度吐出一个她不甚理解,但又觉得自己应该知晓的词汇。

  “认知......干涉?”她用生硬的发音反问。

  “巫术的一种,利用言行诱导对方的思维以留下错误的印象,令对方无法记忆住——”“她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学还太早了。”亨利伸出了手阻止了奥尔诺继续的讲解,而米拉则是有些迷糊地将眼神再度投向自己的老师——后者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糟糕的大人。”洛安少女翻了个白眼。

  “......要来了。”奥尔诺的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嗯。”

  而在漫天飞雪之中,亨利呼出了一口白气,淡淡地说道。

  “真像啊——”

  “和欧罗拉那天的景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