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86章 道沃夫博格战役(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17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知晓长弓手优势所在的,并不仅仅只有爱德华一人。

  亚文内拉的山民们虽说善用弓箭,但这从来就不是他们所专属的器物。若非弓手在面对全身重甲的贵族骑兵的时候实在是软弱无力只能对付那些缺乏防御的轻甲步兵和无甲的民兵,他们在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这两个国家当中的地位也不至于会这么低微。

  但不论如何,在更加先进而有效的板甲这种防具出现之前,弓箭曾经是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的。即便是以丹拉索战斧闻名于世的斯京海盗,事实上在数百年前小型的劫掠团伙当中也会拥有使用先进弓箭的射手存在。虽然目的基本上是用来射杀试图逃跑的人,但这种能够隔开距离攻击的武器就好像其他的任何武器一样——它们只有相辅相成,没有什么绝对的某物强于某物。

  而换算到虽然如今式微但仍旧在军事城堡建筑以及骑士队伍指挥之类上面颇有建树的马克西米连贵族——或者说曾经的马克西米连贵族——的身上,他们的种种严谨的思考到方方面的思维方式,自然也是体现在了这种马米式建筑的各个细节。

  厚实的城墙内部开有约莫成年人一个半拳头宽,一人高的竖型窄缝。刻意在构筑城墙时留下来的这种缝隙是用来保护弓箭手的。在外头的进攻方看来它只是一道狭窄的缝隙难以命中其中的敌人,而在内里则是一个窄口向外的八字形,末端自然就是这条窄缝,弓手可以在城堡的内部左右移动瞄准射击敌人,同时又能够处于那厚实的城墙有效的防御之中。

  相比起来歌德式有四方形射击口的尖顶箭塔和巴洛德式的城垛台阶,这种身处城墙内部正面侧面以及上方都被厚实的石块所保护的设计更加地可靠——而继承了马米人一贯擅长全方面防守的思路,狼堡当然也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种反击的手段。

  窄箭缝的设计诚然防御力凿凿,但为了避免过多的开口造成脆弱点过多支撑力不足进而导致城墙本身面对攻城武器的防御力不足,这种设计注定不能过于密集和繁多。由此引发的结果自然就是弓箭手无法以密集的战列投出足够多的箭雨,零散的箭矢只能够在面对小规模军团的时候有效地保存实力,而遇到了如同眼下这样人数惊人级别众多的敌军时,他们就必须做出另一个选择——

  “啪——!”昏暗的仓储室半掩着的木门被一把推开“阿兰——补给的箭矢呢!”头戴钢盔的军士这样高声喊着,被他叫做阿兰的年轻人是一个典型的亚文内拉山民,瘦长的身体乱糟糟的头发和皮料还有亚麻混搭布满补丁的衣物,他刚巧从仓库的内部抱着一大捆的黑铁箭头的箭矢朝着这边跑了过来,保养箭矢用的油脂发出一股不甚赏心悦目的味道,加上灰尘吸附在表面上把年轻人的衣服和皮肤都弄得一阵黑污。

  “找到了,军士。”他开口这样喊道,狼堡的贵族老爷们是不会亚文内拉语的,而要他们这些不识字没文化的弓兵去学习西瓦利耶语显然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做到的事,因此指挥的工作当然就落在了也懂得亚文内拉方言的军士们身上。没有共通的语言多少造成了一些压力,所幸这城堡本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此刻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按照计划那样各自坚守岗位就够了。

  “就这点了吗。”阿兰点了点头,而军士转过头换成西瓦利耶语对着外头的贵族喊道:“爵士,二号仓也完了。”他这样说着,外头穿着鲜亮板甲的骑士点了点头,朝着城堡中央伯爵所在的地方跑去,而军士则拍了拍阿兰的肩膀:“快,上楼梯。”

  他这样说完就下了楼梯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年轻的亚文内拉山民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转过身急忙从另一个方向朝着通向城墙顶部的楼梯跑去。

  “哒哒哒哒哒——”“小心,阿兰!”他刚刚登上城墙的一瞬间就有人喊了一句,阿兰一个踉跄躲开了一枚射上来的箭矢,怀中抱着的一大捆约莫有七八十枝的箭矢差点落下,他急急忙忙站起了身,正待朝着前方的伙伴露出他那山民独有的淳朴笑容说一句谢谢时——

  “夺——”自城墙下方斜着射上来从城垛缝隙本应向着天空射去的箭矢命中了站着的阿兰眼眶下面的部分直直刺进了他的头骨,年轻人几乎是在中箭的一瞬间就死掉了,他手中的那一捆箭矢散落各地,而半弯着腰躲在城垛后面的另一名弓手跑过来想要拉住他但终究是慢了一步,他就这样向着一侧倾倒从十米高度的城墙上方直直朝着下方落去——但他仍是幸运的,比起那些其他部位中箭生不如死的双方士兵,阿兰的痛苦是短暂的。

  短暂,而又渺小。

  如同只能存活一个夏天的飞虫那般。

  “一!二!三——起!”站在用原木木桩钉成的巨盾后面,穿着老旧护甲的军士大声地喊道。前排的四五个人把手搭在了横向的木桩上,青筋暴起一齐用力把沉重的巨盾抬离地面然后迅速地向前奔跑了几步再度放下,后面被倾斜巨盾所保护着的弓手和近战手阵列紧随其后。

  “咻——夺、夺夺夺!”的箭矢破空之后箭头深深扎入木桩之中的声响接二连三地响起,尽管所有的人都因为这明显是瞄准着他们攻来的箭矢而感到慌张,他们仍旧迅速地抓住这个时机:“距离到了,距离到了,反击,反击!”军士这样高声地喊道,十几名躲在巨盾后面的弓手向后退出了几步然后往后把弓弦拉到了耳朵的旁边倾斜角度从巨盾的上方抛射出去,这是那些成熟的弓手的做法“等等,别走那边!”而那些经验不足的年轻人在紧张感的促使之下选择了最简短的路途试图探个头射一箭就躲回来的举动则是令高声阻止他们的军士感到无比痛惜。

  “啊啊——”几个从巨盾的两侧跑出去或者探出身体的年轻弓兵都在一瞬间被射成了刺猬,城堡下方百余米处的这片空地泥土的地面上零星插着许多没有命中目标的黑色箭矢,更多的密密麻麻的它们还布满了巨盾的表面为前面抬盾掩护战友前进的人又增加了负担,他们感到自己的双臂因为用力过度而火辣辣地疼,自进入对手射程以来前进的这几十米的距离就好像要花一辈子那么困难,疲劳和紧张感共同促使着,他们咬紧牙关满脸通红地再度抬起巨盾,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声远比之前更为剧烈的:“咻呜——”的声响出现在半空之中。

  “弩炮,退——”军士高声大喊着,但他话音未落一阵巨大的冲击就降临在了巨盾上头,满脸通红地抬着巨盾的其中一人直接当场被穿过来的如同长矛一般巨大的半截巨箭扎了个对穿,而这还不是结束,上半部分本就被扎了一大堆箭矢的巨盾原本在这枚巨失命中了左侧以后因为重量的缘故开始不受掌控地朝着左边倾斜。

  “撑住!撑住!”一旦巨盾倒下失去防御的他们只能沦为牺牲品,军士高喊了两声之后一步跑了过来也帮忙支撑起来,他凭借着自己的板甲优势站在了左侧暴露的位置拼命地支撑,但穿着鲜亮护甲的精英阶级本就是重点打击的对象,因而箭矢连续地命中了军士侧面的护甲,前面几枚被成功地挡住只留下凹坑就被弹开,但有一枚从他抬起手露出来的腋下弱点薄弱处刺了进去,击穿了内里的棉甲直直刺到了肌肉之中。

  “嗯!”军士发出一声闷哼但仍旧勉力支撑,众人齐心协力总算把巨盾重新抬了回来,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又有两枚箭矢接连飞来,其中一枚在军士刚好放下手臂的时候袭来擦了一下光滑的肩甲顶端然后直直地刺进了他的左侧脖子。

  “咳啊——”下意识地捂了了一下以后,军士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军士!”旁边的弓手们大声地喊着,失去了指挥的他们有点不知所措,但紧接着又是之前那种强烈的声音响起——这一次甚至更加剧烈。

  “咻呜呜——轰!!”

  “咔擦——”用来固定原木巨盾的长铁钉在巨大的冲击之中崩裂,重型床弩发起的攻击即便是原木巨盾也无法抵挡,本就伤痕累累的它在一瞬之间分崩离析,而暴露在弓箭手火力之下的这二十余人只来得及匆忙地射出几箭就倒在了地上成为了极速增加的伤亡人数上面的又一笔数字。

  “准备好——起!”后方更多的原木盾牌被抬了起来,而待到城堡上面防御的箭雨攻势开始逐渐疲软的时候,待在稍微靠后一些民众已经全部逃离了的小镇一间三层旅馆的顶部,莱斯基大公看了一眼爱德华,然后果断地下达了指令。

  “去跟查尔斯阁下说,攻城部队该出发了——”他这样对着旁边的洛安传令兵说道,而率领着一支骑兵分队还有全副武装的步行骑士掩护手持盾牌使用攻城锤的步兵的中年人点了点头,盖上面甲扣上搭扣固定好之后就抽出了腰间的长剑:“随我前行!投石机准备——放!”

  “咚!”大斧砍断了拉紧的麻绳。

  “砰——咻呜呜——轰——”下方的负重朝着另一个方向甩出,长长的投石机末端将形状不规则的石块朝着城堡远远地甩了出去。

  “敌方骑兵出现!”眼看着箭矢殆尽对方已经攻打到了面前的部分道沃夫博格那边终于也是派遣出了自己的骑兵,自城门方向刚一出现就开始了冲锋的伯爵家骑士和军士们手持长剑一个折返就朝着躲在巨盾后面的步兵和弓手们杀去,身着轻甲的民兵们惊慌地四处逃窜但人类哪里跑得过战马,在接连被单方面地斩杀了一百多人以后这支骑兵队伍又朝着刚刚出现的查尔斯他们杀来。

  “国王万岁,伯爵万岁!”为首的骑士高举长剑喊声回荡在周遭,而查尔斯回过头对着自己身后同样是亚文内拉贵族的骑士们说道:“为了亚文内拉的未来。”

  “杀——”“杀啊!!”

  “砰——!!”震天动地的重装骑兵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一个交错之间人数压倒性劣势的伯爵麾下的骑兵队伍就这样分崩离析,而为步兵和步行骑士队伍争取了时间和空间的查尔斯率领着麾下的骑兵队朝着另一个方向再度拉开距离打算来一次回击。指挥着步行骑士和攻城锤分队的亚文内拉贵族骑士是城主阁下的儿子,与爱德华同龄的查理,这位年轻的瓦瓦西卡骑士抓住自己父亲创造的时机带领着将盾牌举过头顶如同乌龟一般的分队迅速地靠近到了狼堡的大门所在。

  “准备——”查理高声地用亚文内拉语指挥,但在下一个瞬间他察觉到了某种液体的声响又忽然大声喊道:“丢下盾牌,所有人散开,散开!”他这样喊着,而作为精锐小队久经训练的这支部队果断地丢弃了好不容易建造的攻城锤朝着城门的两侧跑去。

  “炸——”犹如油锅炸开一样的滋滋声响从头顶上传来,城门上方忽然打开的缺口里头倒出了高温的黑油,几个站在过于靠近城门的位置太过靠前的步行骑士就这样被整个人从头顶浇了下去,他们裸露的皮肤瞬间通红从盔甲的缝隙渗入的高温液体越过了这层物理防御让他们丧命倒地。

  “啪——”一枝火把被丢了下来落在了布满黑油原木制成的攻城锤上。

  “往回跑!”眼见着攻城兵器已经开始燃烧,明白任务无法完成的查理干净利落地命令存活下来的同伴朝着另一个方向撤离出去,焚烧起来的木制攻城锤重要却脆弱的钟摆结构很快被烧毁,而为了防止大火损坏了城门本身在顶部的伯爵家士兵又很快地从开口处倾倒下来大量的清水。

  “呲——滋滋滋——”的声音在查理他们的身后响起,伴随着一股白色半透明的水蒸气。攻城锤损坏而投石机投射出去的石灰岩也只能对厚实的城墙表面造成一些崩裂和剥离就碎裂落下——马米式城堡如同外观一般难以攻陷,虽然早有预料,但在耗费了三天的时间仍旧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上的损伤以后,远处的爱德华也不由得是皱起了眉毛。

  若是按照目前这样的方法继续进攻下去,两个月都未必能够攻得下来,有着加尔里尔河充足的水源再加上早就囤积好的针对被围城而准备的食物,即便箭矢和重型弩炮床弩的弩失消耗完毕,他们也可以就是龟缩在里头撑上好几个月的时间。

  ——时间是道沃夫博格伯爵的同伴,可不是他们的啊。爱德华这样想着,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莱基斯大公旁边空着的位置。

  我们的贤者先生并不在这,爱德华已经四天没有见到他了。亨利率领了很大一群人,在正面展开进攻的同时正在执行一个可以让这一切更快结束的计划。

  这明面上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掩饰。

  即便它也已经是极其地血腥与残酷。

  “还有三天。”爱德华望着远处开始往回跑的一众黑点,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